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温暖苏木

当看到苏木的背影时,路南星心里酸涩极了,双手握了握,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向苏木离开的方向追去。

齐甜悄悄的看了一眼顾繁,两人也跟着离开了食堂。

苏木离开后并没有回到教室,而是来到了操场的树荫下站着,他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擦这瓶子。

只要想想路南星那副样子,他的心就拧巴巴的疼。

路南星一直与苏木保持着五米的距离,远远的看着他,直到苏木站了有一会儿她才敢磨磨蹭蹭的走到苏木后边。

“苏木哥哥,我错了,下回再也不敢了…”

路南星的手戳了戳苏木的后背可怜巴巴的道歉,还没等说完,就被突然转身的苏木抱在了怀里。

路南星一脸问号。

她不是在道歉吗!

这是什么神发展!

歪歪歪,占便宜也不是你这么占的吧!

尽管路南星这样腹诽,但是也没有挣扎,就这样任由苏木抱着。

正值中午,炎炎烈日的照射下操场上基本没有人,除了偶尔几个精气足的男生来回跑一趟,所以自然没有人看到这一隅之处的拥抱。

苏木抱了一会儿就放开了她,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发,一脸温柔:“下回千万要小心,糖墩儿我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所以你不可以在这样大意,好吗,答应我!”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苏木,路南星的心里突然不是滋味,特别是那句我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和苏木分开的生活会怎样,她们两个从相识就没有长时间分开过,在生活中也是苏木一直照顾她!

越想越不是滋味,泪珠顿时从眼睛落下来,路南星低着头无声的落泪。

“糖墩儿你别哭,你一哭我的心都疼了!”

苏木笨拙的抬起路南星的头擦眼泪,结果路南星听到这话,眼泪越来越多。

她突然紧紧得抱着苏木的腰,脸埋在他的他的胸口哭泣。

“嘟嘟,你以后—也别离开我好不好!好不好!”

听着路南星哽咽的话语,苏木眼里闪过复杂的情绪最后还是回抱住路南星,说了一句:“好,不会离开。”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啊!给我撒手!”

赵林今天中午本想吃完饭就回办公室歇一歇,突然想起自己的水杯还在操场那边,所以就顺道来到操场,结果还没等找水杯呢,就看到一对学生抱在了一起!

听到不远处的怒吼声,吓得路南星打了一个泪嗝赶紧放开了苏木,双手赶紧擦了擦泪水看向喊话的那边。

苏木看到现在这个情况,皱了皱眉,他完全没注意到那边的来人。

他认识这人,是学校著名的教导主任,人称外号“恋爱终结者”,意思就是所有早恋的情侣到他手里都没有好下场,他能大道理讲的你再也不敢早恋,据说曾经一个星期拆散了百对情侣而得名。

路南星虽然不认识什么教导主任,但是她心里也知道如果被抓了,那这件事就大条了。

她的眼睛转了转,不知道又想起什么鬼主意,冲着赵林喊道:“老师,你的假发掉了!”

说完赶紧拉着苏木跑起来,绝对不能被抓!

赵林听到这话赶紧摸了摸头发,片刻后想起他这是实打实的头发,哪有什么假发。

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那对小情侣早就跑的就剩个背影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疾风剑皇疾风剑皇黑黑感冒啦|短篇一个游戏宅的异世界强者之路,风之剑客的艰难旅程,一步一个脚印的复仇之路,哈撒给,我的剑融入风,消逝于风。
  • 我与你同在2020我与你同在2020唠叨婆|短篇不管过去的我们经历过什么,2020新的一年,我们一起加油!
  • 最后的龙猎人与龙最后的龙猎人与龙叹苍穹|短篇我曾仰望星空星空告诉我宿命我将会是这世界上最后一名龙之猎人直至死亡直至消散--------泽
  • 异常生物旧闻录异常生物旧闻录进宫的鸽子|短篇狼人少女是如何磕磕绊绊走过混乱的近代晚清,最终走上称霸民国文坛的文学之路。 看一个最古吸血鬼度过由辉煌走向灭亡的神话时代,及关于她的神秘……就是饿了一万年,穷了一万年,揍人爹爷祖宗被写进族谱的传奇故事。 原本普通的恶魔又是如何展开他车翻整个世界的宏图霸业……虽然最后被人吊着打。 可靠的哥哥和勇敢的妹妹为了寻找失踪的父母,那又发生些什么故事了呢? 你……想知道吗?
  • 蔡哥随记蔡哥随记蔡大哥|短篇该书作品是近几年的随记小文,说了什么不重要,集录成册吧。
  • 明天,人生如梦明天,人生如梦我欲无难|短篇美好的生活已经向明天招手,一场意外的车祸将给明天带来别样的人生。一切都像是个梦,那么的真实。不要,不要离开我,飞燕,琰儿。
  • 苏晋龙诗词歌赋苏晋龙诗词歌赋苏晋龙|短篇岁月如歌尘飞扬,万里河山育英郎;日月渐新筑鸿事,留之余名汗青长!
  • 孽缘孽缘阿来|短篇就在这天早上,草上的霜针还没有被阳光融化。那只临产的母羊叫声凄厉。舅舅叫我转过脸去。母羊的叫声变了,低沉而叉深长。群羊在早上料峭的寒风中和我一起轻轻颤抖。待我转过脸时,看见母羊正在替刚刚落地的羊羔舔净身上的血污………
  • 不一样的同龄人不一样的同龄人零山衣|短篇从五个人不同的角度来描述各自的小半生,讲述了同龄人之间没有“她只是个孩子”之说。
  • 万年韶华没有光万年韶华没有光南宫凝曦|短篇前世1万次的回头换来今生一次的相遇; 前生1000年的守候,换来今世一生的相守; 可为何,守了上千年的我却只换来数十年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