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入宫4

康熙爷却对赫舍里氏说:“无碍,你这小格格生的可是很机灵啊!看到朕。不似别的孩子那般生疏。”赫舍里氏听到这话就知道圣上不和闺女计较了,连忙带着佟宣凝回话:“多谢皇上夸奖!”佟皇贵妃打圆场道:“皇上,你看宣凝又朝着您乐呢!这孩子可是很喜欢您呢!”康熙爷大笑出声……康熙爷也没在佟皇贵妃这儿耽搁太长时间毕竟这前朝还是有事务的

赫舍里氏也带着宣凝回府了,佟皇贵妃望着这寂静的宫殿叹了一口气,春杏看到这样的佟皇贵妃心里也难受,自家娘娘不得宠,也没子嗣皇上自然也就来的少,平时还得应付那些妃嫔,宫里又没有什么知心人,难免孤独……

赫舍里氏抱着佟宣凝,在马车里想康熙爷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把宣凝抱进宫养着,以后去和亲吗?赫舍里氏确实想对了,不过也只对了一半

此时御书房内,康熙爷刚写完一副大字,把笔放好,唤来梁九功,问梁九功:“梁九功,今日你看到了佟氏小格格,觉得如何?”梁九功心里想,“皇上怎么突然问起佟家小格格了?”不过还是认真的答了:“奴才见小格格可是很机灵呢,又爱笑,奴才都想要一个这样的格格,不过奴才……嘿嘿”康熙爷听到梁九功这一番话,踹了梁九功一脚,笑着对梁九功说:“行了,退下吧!”

三日后,佟府

赫舍里氏正在逗佟宣凝,宣凝很是无奈,自己都快二十多的人了,居然还被这样逗……

突然一个小丫鬟,对赫舍里氏禀报说:“福晋,梁大总管来了,圣上有旨,是……是给小格格的!”赫舍里氏听到这心里突然就乱了起来,想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无论赫舍里氏怎么想,康熙爷的圣旨还是要接的,赫舍里氏抱着宣凝到前院的时候,梁九功就开始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佟家格格宣凝聪慧机灵,特召入宫由太后扶养,钦此!佟福晋,接旨吧!”赫舍里氏无论有多不舍也只能接旨:“臣妇接旨!”梁九功又说:“福晋,您先给格格梳洗打扮一番吧!我估摸着半个时辰后,宫里就来人接格格入宫了!”赫舍里氏:“谢公公提醒!”又亲自递给梁九功一个荷包,梁九功接下惦着轻飘飘的,是银票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凤唳天下:王的鬼面将军凤唳天下:王的鬼面将军生世飞花|古言那一年的战乱,至亲的人永远离开了她。她无奈之下,选择代替哥哥从军南诏。战争,是残酷的。她身披战甲上战场的那时,才发觉一切来之不易。可为什么当年,还是那么固执的离开家乡!他是一个国的王,血拼来得天下,他为子民,甘愿付出。后宫佳丽虽有三千,可他从不在意。他有江山,有社稷,便已足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乖:快到为夫怀里来乖:快到为夫怀里来娢沁|古言“今晚我们去看看戏。”欧阳忻忻转身“行啊,不过还是得沐浴一番再说。”东方昊然挑眉“一起。”欧阳忻忻头也不回往沐浴的地方而去“没门!”“对你夫君这么苛刻,别人知道吗?”“抱歉,别人不需要知道。”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那一瞬地老天荒那一瞬地老天荒姜女|古言这是一本穿越小说集,每个故事都很短,大约每个故事在十多章左右,每个女主都是穿越过去的,可以这么说吧,每一篇都是和上一篇没有关系的文章。女主在现在的职业不同,所以性格也都是不相同的,她们有的是学生,有的是博士,有的是杀手。男主有的一片痴情,有的却是渣男,有的隐藏自己的情感。一篇篇的文章写尽一个个不同的故事,一个个悲伤的故事。穿越时空的人迟早会回来,留在古代的人一次次的回忆,最后有的人沉迷于回忆不愿苏醒,有的人重新娶妻生活下去,可怎么也该变不了他们在回忆里那个不可替代,一瞬天荒的女子。小说中所选的故事情节,故事人物之间的情感纠纷只是小说而已,历史上不存在。纯属本人虚幻……
  • 茶楼事录茶楼事录程赊|古言在苏城的小镇上有个旧事茶楼,这里的掌柜没人知道她来自哪里也不知道在这里多久了。她的茶可以实现愿望,但是得到的标准是要用故事换取的,必须是要实现愿望的的人的故事。拒绝买卖。
  • 重生之倾城药后重生之倾城药后楚灵|古言前世她天真懵懂,却被心上人利用,万般折磨不够,还被受哄骗的亲子刺死。重活一世,她发誓要将这一切改写!前世负她,她必夺其志;前世辱她,她要加倍索回!
  • 殊世庶妃殊世庶妃夏木暖晴天|古言曾经有一位儒雅王爷对她说:“以我之名,冠之你姓。你可知我心意?”结果他将她当做礼物送给别人。 曾经有一位多情帝王对她说:“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我们同生共死,可好?”结果他丢下她,一个人跳下悬崖。 曾经有一位温柔琴师对她说:“在下独身一人,唯有陋室一间,可否邀佳人长相伴?”结果他富贵逼人,另娶她人。 曾经有一位艳丽美人对她说:“我素来不喜欢亏欠别人,今日你的救命之恩已还。小不点,你我从此天各一方,永不相欠。”结果“她”经常跑到她身边蹭吃蹭喝。 当儒雅贤德的王爷成为腹黑城府的野心家; 当风流多情的帝王成为励精图治的情痴; 当温柔谦和的琴师成为挑拨离间的权谋者; 当婀娜艳丽的美人成为仗剑江湖的侠客…… 她看清了所有人的面目,惟独看不清自己的设定:她是四处流浪的孤女,还是诞含金匙的贵族?她是才姿双绝的绝世佳人,还是征战沙场的质子? 飘摇半生,执手天涯。夕阳西下,幸而有他在身旁深情呼唤:“缀儿!我们回家!”
  • 乱世王妃之王爷请自重乱世王妃之王爷请自重不眠夏日|古言上辈子命运坎坷的许清莲死后穿越到了多国并存的古代,一心想着混吃等死,没想到却一路帮着七皇子打怪升级至王爷,嗯?什么?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我做你王妃?王爷还请你自重!
  • 命定痴缠,天命贵女小痞妃命定痴缠,天命贵女小痞妃行走的冰|古言她是他厚着脸皮求来的妻子,曾经高高在上的王爷娶了她后便沦为妻奴,昔日禁欲男神光环不再,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老婆要去逛青楼,要去卖唱?这可不行,万一那些个不要脸的又凑上来拐他老婆怎么办?
  • 桃红桃红幽兰静|古言本文共有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她在一个上午遇见了她,奠定了她们一生的友谊。她们一同进宫,却不想:一个独宠后宫,一个却倍受冷落。她们是坚守初进宫时的赤子之心,还是被宫廷的染缸浸湿,近墨者黑?是姐妹情深,还是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