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2章

张镭选了一家西餐厅,法式浪漫风格。

刚入座就有一名服务生递过来热毛巾,陶绾绾平时是不会来西餐厅的,相对于这里面的菜系,她更喜欢中餐,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量大,她能吃饱就行,像这样偶尔情调一次,感觉一点都不习惯。

对于西餐的礼仪也只停留在左手拿叉右手拿刀,牛排点五分熟七分熟,其他的就不知道了,陶绾绾自认这方面还是接触太少。

张镭相比较她就要自然很多,慢慢的绅士感,却不会让陶绾绾感觉压力。

“您好二位,请问现在可以点餐了吗?”一个服务生十八九岁的年纪,培养出来的气质连陶绾绾都自叹不如。

张镭看了看菜单,又递给陶绾绾,“想吃什么随便点。”

陶绾绾自然不会跟他客气,而且菜单上这些菜系她都好想吃,光看图片就更饿了。

牛排必不可少,意大利面也可以来两份,芝士披萨要大寸点的,黑森林蛋糕也不错,再来份沙拉……

张镭喜欢看她点菜时眉飞色舞的生动表情,当然最喜欢的还是相处下来的那种舒适感觉,陶绾绾不像其他女孩一样爱装模作样,她喜欢的她会大方承认她喜欢,就比如吃这一方面,从没在他面前拘束过。

陶绾绾都不记得点了多少了,看到每样都想吃,总算点完了,抬头看到张镭似笑非笑的神情,她有些囧,“一会要加油了,今天心情不错,这顿饭我请。”

张镭挑眉,“我还从来没有让女孩子请客的习惯,再说了,明天是你生日,今天就当是我提前给你庆生了。”

陶绾绾知道他大方,又是说一不二的主,之前的住院费给他他都不收,当下也就不再推辞,毕竟有人给她庆生也是一件高兴的事。

“谢谢你,对了,李哥和你说了吗,明天要去追踪案件。”

“来接你之前他已经和我说过了,这次调查也是要你陪同吗?”

他说话间几分笑意,陶绾绾当然知道他在笑什么,李为东这货为了尽快破案,回回来找她这个不相干的人帮忙。

陶绾绾一直都不是很清楚,怎么死了的那些个人都要跑来找她,她到底是属于什么体质,这么吸引鬼魂?

“对啊,这次查案过了我要申请奖金,不能白给李哥办事。”陶绾绾半开玩笑。

张镭煞有介事点点头,“完全同意。”

没过多久,陶绾绾点的食物就上桌了。

陶绾绾吃得欢快,哪还记得什么礼仪问题,只要不是太出格,也不会有人会注意到她,张镭一边吃一边看她,唇角始终带着宠溺笑意。

刚吃完最后一口披萨,一名服务生推了一个蛋糕过来,上面还点着蜡烛,蛋糕周围全是玫瑰花瓣,铺满一整个小车,看起来浪漫极了。

陶绾绾此时还没来得及感动,反而在纠结一个问题,这个天气上哪找的玫瑰花?

专门培养出来的,也很难找到,可见张镭为了她的生日确实是上心了。

“你还准备了蛋糕。”陶绾绾擦了擦手,拿起一片玫瑰花瓣闻了闻,的确清新怡人。

“许个愿吧。”

陶绾绾放下花瓣,双手合十,这是她的第二十六个年头,身旁陪她过生日的竟是大法医张镭,不得不说是荣幸之至。

处处逢归路,条条达故乡。

陶绾绾心头默念,如果愿望真能成真,能做到这十个字便很不错。

陶绾绾和张镭一起回了酒馆,几天没打理,房内都落了一层灰。

张镭帮忙将酒馆重新整理了一下,陶绾绾看不出来,他这样神仙样的人物,做起事来也是一点不含糊,随即又想到这几天他时常在医院照顾她,心下更是柔情一片。

女人啊,果然都是感性动物。

在医院这么久都没能好好洗个澡,陶绾绾往身上闻了一下,都感觉有味了。

“镭哥,想喝点什么?”

张镭正坐在凳子上,随意拿了本杂志来看,乍然听到这个称呼还以为是他耳朵出问题了。

“你叫我什么?”

陶绾绾正在拿酒杯,闻言一愣,“镭哥啊,怎么了?”

张镭皱了皱眉头,下意识不太喜欢这个称呼,总觉得有些疏远,可又觉得这么叫也实在是正常,一时找不到好的理由来纠正她的称呼。

陶绾绾看他脸色,以为她这么叫他,他不高兴了,于是又换了一个,“张大帅哥?”

只见张镭眉头皱得更深了。

陶绾绾暗道不好,那要她叫什么?镭镭?张小镭?

“我外婆以前给我起过一个小名,怀枫。”

怀枫?张怀枫?这样听起来的确还挺顺耳的。

“因为我父亲名字里有一个枫字。”张镭面无表情,黑眸平静注视前方,陶绾绾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种别样的孤寂,还有隐藏着的波涛汹涌。

这个话题,陶绾绾不知道该怎么接,每个人都有过去,而有些过去是不允许别人触碰的。

“怀枫很好听,那我以后也可以这么叫你吗?”

陶绾绾看见了,他沉寂的黑眸里开始出现点点星光,嘴角也渐渐勾了起来。

“好。”

陶绾绾有些莫名,不太清楚张镭为什么要跟她说他的小名,还说到他的父亲,只是因为她对他的称呼,让他不喜欢了?还是想两人之间距离更近一步?

不是陶绾绾自作多情,张镭这番表现也不能怪她想多。

“那怀枫要喝什么呢?”陶绾绾现学现卖。

“一杯白水就行,我不会喝酒,据我所知,你也不会喝。”张镭继续低头翻着杂志。

陶绾绾现在已经练出了一定心理素质了,当下并不奇怪,只是好奇张镭是不是去专门调查过她,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

陶绾绾接着递过去了一杯白水,张镭接过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指,只感觉到一阵电流绕过指尖,两人都愣住了。

光影昏暗,夜色流转,一个脸红如霞,一个唇艳似血。

陶绾绾咳了一声,随即松开手。

张镭在她目光注视下,红唇一开一合,喝下一大口水。

陶绾绾脸越来越烫,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她还是赶紧去做事才好,下一秒急急转过身。

张镭放下手中水杯,握住她一只手腕,随即往怀里一带。

陶绾绾没料到他这个举动,一时重心不稳,直接跌坐在他的身上,身后的热气提醒着陶绾绾,现在正在经历什么。

“你……”陶绾绾心脏都快跳出喉咙口。

“绾绾,我喜欢你。”张镭靠在她耳边,嗓音低沉磁性。

陶绾绾说不出话了,从脸到脖子都已经红透,浑身僵硬。

张镭将她转过来侧对着他,随即把她的脸转过来,让她看进他的眼。

“绾绾,你听到了吗,我喜欢你。”张镭气息灼灼,一寸一寸抚着她的脸。

“听到了。”陶绾绾咬唇,怔怔看了张镭一眼又垂下眼睑,眼前俊脸太过完美,不带任何情绪都足以叫人沉迷。

仅凭着本能的冲动,张镭抚着眼前艳若桃花的脸,突然靠了过去吻住了他日思夜想的唇。

意料之外的柔软温暖,让他深深沉醉。

陶绾绾有些惊讶张开了嘴,不料被一条舌趁虚而入,男人口中浓郁的雪松香气息纷至沓来,席卷陶绾绾每一寸神经。

心跳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呼吸不过来,陶绾绾急着想呼吸新鲜空气,慌忙推开了眼前男人。

只听到一声轻笑,“傻瓜,换气都不会么?”

陶绾绾的确不太会,不然也不会急于推开他了。

上一章第81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家相公有点怪我家相公有点怪葁辣|悬疑还是黄花大闺女的某妞见一小孩(小人鬼)可爱,过了没几日某个云淡风轻的某大夫告诉她你怀孕了,赶紧给你孩子找个爹吧,某妞顿时傻眼了。某大夫在水边洗了个手,一美艳水鬼滴溜溜的道“公子,下来和我洗个鸳鸯浴吧?”某妞正看着手中闪闪发亮的珠宝,舌头老长吊死鬼张着嘴巴道“乖啦,把脖子再伸过来点好吗?”某妞看了看自己的发型自觉满意,却见一头发蓬松的蓬头鬼对着她道“嗨,你看我的发型怎么样?帅吧?”某大夫走在路上一貌美女鬼哭哭啼啼道:“公子求你帮我申冤,奴家愿为奴为婢”-----------某妞再也忍不住怒了这些是什么鬼?某大夫表示很无辜。
  • 我的灵异旅程我的灵异旅程玲珑结|悬疑在五岁之前,我和那些普通的孩子一样,可是五岁的一场意外,使得我不仅能够看得见鬼魂,更能听得到他们说话。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它们似乎对我非常感兴趣,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个都围着我,你们想要干什么……而我的灵异旅程也就此展开。(PS:找作者,或者有什么好提议,请加书友群372261392)
  • 吓到你了吗吓到你了吗荧果儿|悬疑信则有,不信则无。就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
  • 童谣奇案童谣奇案眉毛子|悬疑十个性格迥异的少年少女因意外落在了一个不知名的荒岛上。抵达后迎接他们的只有两个遇难者。然而奇怪的事发生了,他们在自己的房间都发现了一首奇怪的童谣。众人惊慌之时,一人的惨死,揭开了死亡游戏的序幕......
  • 夜半惊魂:校草帮捉鬼夜半惊魂:校草帮捉鬼婕妤夫人|悬疑听说,尤其是阴气重的女人,极容易见鬼,尤其是七月半。室友离奇殒命,死状凄惨,学校传言,这是厉鬼前来报仇,原来,里面竟然藏了如此血腥往事。相继死亡,下一个死亡对象就是自己,幸好同桌校草出手相救,可惜,校草捉鬼技术没练到家......所以,厉鬼在身后追的时候,就出现了这么坑爹的一个画面:吕逸枫,不带你这么坑人的呀,我快被鬼上身了!小茗语,对不住,我不小心将法术忘记了......
  • 天降鬼王:盛宠傲娇小魅妻天降鬼王:盛宠傲娇小魅妻篁猫|悬疑自十六岁那年起,我夜夜做噩梦,梦中的景象似在古代。我尝试着醒来,在梦中挣扎,但却无济于事。梦里忽远忽近若有若无的男声暧昧的在耳边响起:“我回来了……”
  • 重生的死亡之光重生的死亡之光云裳熙|悬疑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让她如何生存下去,没有人会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更没有人知道这是哪里
  • 探案悬疑探案悬疑帝理|悬疑一件看似简单的命案,背后却有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被害者,谁又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 深山傀事深山傀事海聿|悬疑一次偏远山村的诡谲经历,造就了一队奇葩组合。探险?寻宝?盗墓?自以为拥有了一切,却在不知不觉中走向毁灭。护身龟甲是定情信物还是神秘地图,他们寻找的是真相还是宝藏!?当她看清楚身边的一切,不由得一声长叹,“原来是你……
  • 豪门通灵小姐豪门通灵小姐言世之灵|悬疑为了活下去,君落成了地府的审(打)判(工)者(的)。在白天,她要伪装成脑子秀逗的孤女,在晚上,她要累死累活的抓鬼,还要被黑白无常克扣。而当有一天,一个穿着不凡的大叔跑到她面前说是自己的老爹,君落表示淡定,然而当麻烦一个一个跑来时,君落怒,还让不让人好好工(抓)作(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