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生日

就在易安吃果子要吃到厌食时,寒筝终于回来了,易安绕着寒筝直直跑了三圈,又扭着圆滚滚的身子求寒筝抱抱。

寒筝刚回来看到易安时也吓了一跳,易安脑袋上的头发乱糟糟的一团,衣服也穿得歪七扭八,小脸更是瘦了一圈,像个路边的小乞丐。再看看妖王,依旧是衣冠楚楚,清新俊逸的,与寒筝离开前没什么两样。

…………

易安一边吸溜着寒筝匆匆忙忙做的葱花鸡蛋面,一边听着寒筝对大妖王的絮絮叨叨:“公子啊,我这才走几天,小丫头成这样子了,公子也太不会照顾小孩子了。”

易安很认同地点了点头,顺便瞟了一眼大妖王,见他面不改色地躺在竹椅上,微阖着眼,好像睡着了的样子。

寒筝替易安捋了捋头发,拿了根发带把她那乱糟糟的头发拢起,易安吃着面,嘴里鼓鼓囊囊地问道:“哥哥,你去哪里了。好些天都见不到你。”

寒筝微笑着,拿了块方巾给她擦了擦嘴,又道:“哥哥出去办了点事,走得急了些,还没来得及和你说。”

易安奥了一声,没有再问下去,也不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急事,便没有刨根究底地问下去。

晚上,易安洗完澡,坐在小院子里,手里摆弄着寒筝给她带回来的小玩意。寒筝坐在身后给她梳着头发。

“哥哥,你下次走得时候可不可以把我也带上。”易安想着这几天过得实在是素,除了果子就是果子,便对寒筝抱怨道。

寒筝轻轻地点了下易安的小脑袋道:“好,下次哥哥走得时候,一定把饭给你留足了,不会让你挨饿的,放心吧。”

易安嘿嘿一笑,转身抱着寒筝的小腿,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膝盖,撒娇道:“哥哥,你一定是温柔的小兔子,为什么你这么好。”

寒筝愣了下,有些反应不过来:“小兔子?”

“哥哥不是妖吗?那一定是小兔子变得妖。”

寒筝噗嗤一笑,带着些为难道:“嗯……我不是小兔子变得妖,是白鹿,而且我也算不得妖,只能说是半妖。”

“半妖?可是哥哥是一整个的呀,怎么会是一半的。”易安歪着个脑袋问道。

寒筝拨了拨她的刘海,继续道:“我母亲是人,但是我的父亲是妖,所以我的血脉里只有一半是妖。”

“这样啊,那大叔呢,他是什么妖,我觉得他像……嗯……像蛇,冷冰冰的。”易安冥思苦想道。

“公子怎么会是蛇族的呢,他是龙!”

“龙!”易安有些吃惊,想不到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龙。

“是啊,公子怕是这世上最后的龙族了。”寒筝眼神透着落寞,低头轻叹道。

易安见寒筝有些走神便不再说话了,转过身去,背靠着寒筝的小腿,也正想着事情,又突然听身后的寒筝道:“你喜欢吃粽子吗,人族的端午节快到了,到时候给你包一些。”

易安听到端午节,眼睛一亮,顿时来了精神,想起来自己曾经的农历生日就是端午的前两天,跳起来,便抱着寒筝的胳膊问道:“那还有几天到端午节。”

“还有七天。”

易安笑逐颜开道:“哥哥。再过五天,我就过生日了,我就四岁了。”

“是吗,这是你在龙谷的第一个生日,一定要好好给你过,你想怎么过呢?”

易安想了一会,摇摇头道:“我不记得以前是怎么过生日的了,所以我也不知道。”

寒筝莞尔一笑,揉了揉她的脑袋道:“没关系,还有五天呢,你可以慢慢的想,不用着急。”又看了看天色,继续道:“太晚了,你该睡觉了。”

易安乖巧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便跑回房间里。

…………

过了两三日,易安依旧没有想好怎么过生日,她也去征求了一下大妖王的意见,可大妖王却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随便!”

易安很是生气!什么叫做随便!这可是我四岁的生日!怎么能随便呢!为此,易安与他赌气了好几天,还和寒筝告状,控诉着大妖王的冷漠,无情。

寒筝在小厨房里忙活着,一边揉着手里的面团,一边静静地听着她的埋怨。等易安说得差不多了,才道:“要不,我们出去玩吧。”

易安顿时来了精神,眨着大眼睛道:“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但是妖界还是有很多漂亮的地方,应该带你去看看的。”

易安越听越心动,雀跃地拍了拍手,很赞同寒筝的想法。

…………

晚上,寒筝就和大妖王说了这件事,还想了很多提议,不料,被大妖王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易安正吃着饭,听到大妖王毫不留情的拒绝,当即便放下筷子,生气地瞪着大妖王。

大妖王没有理会她,慢条斯理道:“出去太危险了。”

“不要嘛,我也想出去看看,我还这么小,什么都没见过呢。”说完又跳下板凳,噔噔噔地跑到大妖王身前,抱着他的膝盖,仰着个小脑袋道:“我们就一起出去嘛,你是大妖王,没有人会欺负咱们的。”

大妖王:“…………”

“如果有人欺负我们,你就变成大龙,咬死他们。”说完,易安便做出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

寒筝在一旁偷偷捂嘴笑着,大妖王横了他一眼,寒筝立马起身,进了里屋。

易安殷切的小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大妖王,一眨也不眨的。

大妖王觑她一眼,低哼了一声:“什么时候去。”

易安眉间团簇的阴云一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露出抹了蜜似的笑容。

…………

第二日,易安和寒筝商量着出行要带的东西,两个大人还好,易安需要的东西就比较多,要带她平时爱吃的小零食,还有换洗的衣物,毛巾,小梳子,各种发带什么的,零零碎碎太多了。

到出发那日,易安早早起床,发现门口停着辆马车,不过那马,有些眼熟。易安细细想着,终于想起,那不是自己被黑衣人白衣人买走的那天见过的吗,狮首马身,甚是奇怪。

易安偷偷地问了寒筝,原来这东西叫英招,是妖族常见的坐骑。上车后,寒筝目光柔和,微笑道:“小丫头,四岁了,生辰快乐。”

易安灿然一笑,脸上漾出一片明媚,如雨后的晴空一般,清新,明丽。

“我们这次出去玩几天呢?”易安有些小激动,毕竟是第一次长途旅行。

寒筝没有回答,而是瞄了一眼大妖王,易安顺着他的目光,也望着大妖王。

受着两人的目光,大妖王扭了下脖子,简单道:“看情况吧。”

说了跟没说一样,易安撅了噘嘴,便没有说话了。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灵犀佩灵犀佩碎冰刺儿|幻情相传上古时代,天神女娲有一块玉佩叫做灵犀佩。它分为外环和内坠两部分组成,能让相爱的人穿越时空的阻隔重缝相聚。
  • 快穿系统:宿主别冲动快穿系统:宿主别冲动巫殇病菌|幻情006系统绑定了这么天使的一位宿主,可爱,温柔,又霸气。可是,一不小心宿主受到刺激就……团子:宿主,不可以!!玖熙:为什么不可以呢?团子:因,因为主角死了位面会崩溃!玖熙:那就换掉TA的主角再杀了TA
  • 妖王独宠:绝世小萌狐妖王独宠:绝世小萌狐妘婷|幻情是夜,一位年龄不大的女孩趴在一堆不成样子的黑色废墟前失声痛哭......不久,拿起水果刀狠狠的划向自己带着点点血渍的手腕。最后,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闭上了如星星般耀眼的双眸......忽的打了个冷颤,猛的睁眼发现自己在水里。狗刨式游到岸上,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入眼是一片陌生的景象。我怎么还活着”吱吱...吱“听到这奇怪的声音愣了下。猛的发现是自己发出的声音,跑到水边看看,妈呀!我怎么变成狐狸了!既然穿越到一只狐狸身上了,就要好好珍惜这次生命!想开之后。在这片陌生的林子来转转,咦,有房子。想也不想就进去了。哇!美男沐浴,水果在旁。额...被抓了,“很好。你是第一个看了本尊这么久还活着的东西!”
  • 魔武双修,逆天大小姐魔武双修,逆天大小姐沐玖柠|幻情苍泽大陆,魔武盛行,强者为尊。一场意外,21世纪的她香消玉殒,魂临异世。为救娘亲,家人团聚,魔武双修,一路逆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步步走向巅峰之路。
  • 影对祭影对祭却人半尺遥|幻情红尘云起,搅人神共愤,身在局中的他们,抉择万千,却可因一念之差相隔千里,人们生来便有着不同的使命不同的身份,可谁又不是沉溺其中,却在最终葬身其中的呢?
  • 万妖丛中一个神万妖丛中一个神一串紫|幻情一只自称是神的奇葩从天而降砸中了她,软的硬的求着她当神,于是某小女子从凡人变成的神只经历一个眨眼的瞬间,打破了三界千万年的记录。初出小神一个头两个大,被坑入神祗欲哭无泪,又领了掌管万妖之境的活儿,于是她华丽丽地成就了万妖丛中一个神的传说,小神时常捏着鼻梁心哀叹,“狐君啊狐君,好歹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你可千万别胡来。狐君浅笑,本君向来不喜妖,万妖之境就你一个神,不如咱俩凑合凑合。
  • 神尊之妻奴养成记神尊之妻奴养成记花9儿|幻情听说过车祸撞死的上吊吊死的跳楼摔死的,这次是第一次听见喝水呛死的。苏玫兮放假独自一人在家看肥皂剧,看到最有意思的地方喝口水而已竟然被呛死了………阎王爷表示,黑白无常岁数大了眼睛花了,不小心钩错魂儿了,所以允许苏玫兮在冥界呆着等以后在投胎。苏玫兮从此调戏天尊战神,砸烂阎王宝殿,毁了妖王容,火烧天界桃花源………最后甚至大闹魔界…哎呀呀。欢迎收看战神成为妻奴之路。
  • 仙魔痴恋:仙妃莫逃,魔君追来了仙魔痴恋:仙妃莫逃,魔君追来了锁蔷薇|幻情九重天上的神仙,各个运道都好,可有谁像她一般,如此倒霉?飞升上界没多久,她还是个九品小仙,居然天道姻缘来了,对方是魔君?nonono!远离魔君,珍爱生命才是真的呀!于是,为了晚些灰飞烟灭,她到了下界历劫,然而……一岁时,她刚刚出生,他便看她,待她能说话时,他说:“叫师父。”她很乖,于是:“师父~”进入宗门后,没想到他出现在她面前,他又道:“叫师兄。”她犹豫了下,道:“师兄……”成年后,突然有一天,他将她拥入怀中,吻住了她,再次哄着她道:“乖,叫夫君。”
  • 清冷少年别宠我清冷少年别宠我笔笔小星|幻情#十八岁女孩因杀人而步入监狱,恋爱的牢笼向她一步一步包裹……身世谜团悄然解开…… 那天夏日炎炎,浅蓝色宝石眼与漆黑漩涡相碰撞,火花悄然升起……# “阿泽,你会一直爱我,对么?” 女孩音色软萌,宛如一片片绒绒的羽毛在心海荡起几波痕,引的心尖痒痒。 “嗯。”,少年清洌的嗓音低哑,修长的身形俯下,一片阴影笼罩女孩。 “我的乖女孩。”…… …… “阿泽,你为什么要丢下我?”,女孩软萌的声线微微颤抖,依稀可听出几丝害怕。 “呵,半血族,你不配。”,少年清洌的嗓音带着几丝嘲讽。 夏笙低低的笑了,眼底却是悲凉似深渊…… …… “南,宫,泽。从此以后,我夏笙与你便是仇人” “好啊,我随时奉陪,我的血族小公主。” …… 世人只知,他伤她最深,却不知,他爱她更深……
  • 食妖奇谭食妖奇谭神勇天涯|幻情心痛、伤心、懊恼、悔恨所有的情绪蕴藏在这一声怒吼里,铁血大旗拔地而起,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鲜血在飞洒,大旗在挥舞,人命如草芥。 血在烧。 一柄寒光利刃让燃烧的血液凝固,未感到丝毫的痛,只有那无尽的恨。 插入身体的剑戟越来越多,凉了的血液不在流动,他执掌大旗屹立不倒,冷若刀削的面容直对敌人的狞笑,无尽的血液从伤口溢出,每一滴血都在带走生命,宛如绽放过后的花蕊,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