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计算机 币游app下载安装

第3874章 晕倒被抱

王超擦了擦汗,说:“我下车看看车有没有事情。”
   过了一分钟,王超上车,高兴地说:“没事没事,我还以为撞报废了呢。他妈妈的,我第一次撞车。坐好了,我继续开。”
   大家连声说:“哦。”抓紧了车的把手。
   王超努力起步,车慢慢向上爬,快爬到桥顶的时候,王超又换了二挡,但只有前轮还在飞速空转,换挡时没有了动力,车又开始往下滑。王超吓得又是一脚大力刹车,车渐渐往下溜了。
   这一次,车上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凝视着后面,咬牙切齿,眼珠突出。沉默了半天后,阿雄叹气道:“唉,还是那栋房子那扇门。”
   王超摇摇头。我们默默地看着,等待事情的发生。
   过了几秒,车“呼”一下又撞在原来的地方。
   我们四个人面色发紫。
   半天后,里面传来类似叫骂的声音:“谁啊,不会好好敲门啊。”
   健叔说:“我说过了,轮到你了。”
   我马上接着说:“对不起,敲错了。”
   里面嘟哝道:“都是神经病,今天已经有十几个人敲错门了。”
   健叔小声说:“王超,你看,大家都这样,不要难过,你才敲了两次。”
   我冲着门里喊:“对不起,对不起。”
   王超开车稍微往前挪了挪,说:“怎么办?”
   健叔说:“这次要慎重啊,不能再敲人家门了。”
   王超说:“索性,我往后倒车,留一段距离,冲刺一下。”
   我说:“对对,就不要爬上去了,直接冲过去。”
   王超说:“对,就要这样。”
   我们往后倒了大概五十米,王超一脚油门到底,但因为路上有雪,而且被碾过以后变成了冰,所以滑,尽管他很努力,可到桥前的速度只有不到四十,当然就算慢点,也已经足够过坡顶了。
   我们在往上冲的过程中,王超说:“桥的这面是冰,那另一面也肯定是冰啊。”
   健叔说:“是啊。”
   王超说:“我们冲动了,应该派个人去看看桥对面的情况。”
   健叔说:“是啊,万一那面有危险。”
   王超说:“迟了。”
   健叔说:“你快刹车,停下再冲一次,我下去看看。”
   王超带着哭腔说:“我一直是踩着刹车的。”
   说着,车冲过了桥的顶部。车头向下的一刹那,突然我看见周围都是人,尤其是前面五十多米的地方,很多的闪光灯在闪烁,大家挥舞着双手,摇动着彩旗,大声地叫喊着--小孩欢呼雀跃,青年面露微笑,情侣相拥凝视,老人指指点点。我们四个人一下蒙了,缓过神来才发现在前面四十米的地方,有一大块为了铺设不知名管道而挖开的壕沟,可能因为下雪,工程就停了,但壕沟还在,宽度大概有三米多,至于深度是多少现在还目测不出来,要等几秒钟后才知道。
   健叔大喊一声:“大家快下车。”于是,我们四个人醒过神来,整齐地打开车门下车,当时离壕沟还不到十米。我们下车后都滑倒在地上。此时,四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们瘫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王超的桑塔纳往沟里滑去。王超痛苦地叫着:“唉,唉,唉,唉,唉!”还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仿佛想将车抓住。当车到达壕沟的时候,我们都闭上了眼睛。
   “轰隆”一声,桑塔纳侧歪在沟里,使我们得知那沟差不多深两米。周围又传来了欢呼。我们爬起来走到沟边。突然来了两个城管人员,说:“你们不要站在这里,很危险的。”我们被请到安全地带。突然,拐角开过来一辆庞大的吊车,人群自动散开一条路。城管说:“你们的运气真好,数字真吉利,是第八辆。”
   王超没能说出话来。
   城管说:“快去吊车那里,要吊了。”
   我们跑了过去。没等我们说话,吊车司机说:“五百。”
   王超说:“这么贵,我还以为免费的呢。”
   吊车司机说:“废话,哪有这么好的福利,你当这是欧洲呢。”
   王超说:“便宜点吧。”
   吊车司机说:“不能便宜了,你吊不吊?不吊,马上会有车撞过来,到时候你的车就要压报废了。现在还不严重,回去修修敲敲就可以。”
   王超说:“吊,吊。”
   司机二话不说,点了支烟,开始下车干活。
   不一会儿,车已经被缆绳固定。
   这时候,一个青年跑过来,对安静的人群说:“来了来了,这次是辆奔驰。”
   人群顿时骚动了。
   突然,人群里出来一个长者,两手摊开往下一压,顿时人全安静了下来,但每张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王超说:“师傅,快点,那里来车了。”
   吊车司机说:“急什么,人家还要敲门呢。”
   吊车司机不紧不慢地将车吊出,放在旁边。有人轻轻说:“这辆桑塔纳就是要比夏利结实。你看,铁皮都没大变形。”
   另外一个人说:“急什么,不相信你看,一会儿奔驰更加结实。”
   人群里一个中年人拿出傻瓜相机要拍照,马上被旁边的人阻止。人群轻轻指责道:“一点都不自觉。”
   老者出来说:“这个时候是严禁有闪光灯的,大家也不要出现。吊车快走,停到拐角去。”
   周围又安静了下来,吊车也马上倒走。王超说:“我们也去看看,我还没看过奔驰撞车呢。”
   奇怪的是,大家都觉得这个建议很好。大家觉得,自己被这个社会戏弄了,所以必须继续戏弄这个社会的别人。我们埋伏在人群里,专心致志地看着前方。周围一片死寂,没多久,传来”咚”的一声。大家脖子一探,听见一声“对不起啊,敲错门了”的话。
   最激动的时刻要来到了。我们隔着桥听见了奔驰特有的每汽缸三气门双火花塞的发动机的怒吼,所有人张大嘴巴看着前方,有人已经端起了相机。只见巨大的奔驰S500出现在高端,人群一片哗然,闪光灯亮成一片,照得车里的奔驰司机的脸惊慌失措。王超说:“这下要比我那下贵多了。”
   但是,让人失望的是,奔驰居然在沟壑面前停了下来。司机在车里整理了一下面容,下车看了看,望着大家诧异的脸色,说:“哈哈,这钱不是白花的,一分价钱一分货啊。我这车有电子稳定系统!照什么照,走喽。”
   说完上车,浑厚的关门声音让大家敬仰不已。可当车刚刚启动,桥上又突然滑下来一台北京吉普,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奔驰的后面。一阵巨响,吉普车停在原地,而那台奔驰连人带车一起歪在沟里。
   吉普车司机一片茫然地下车,迎接他的是潮水般的掌声,就差没有花环和香槟了。这时候,负责施工的施工队终于赶到,人群轰然散去。老者拍着吉普车司机的肩膀说:“小伙子,今天就你一个人没掉下去啊。”
   王超看着自己的车,说自己的零花钱也没了,而且要大修,估计以后家里也不让开车了。我们都很着急,健叔更是悔恨不已,说自己赚到那一万后一定要让大伙过好日子。然后他转身问阿雄:“你是怎么过来的?”
   阿雄说:“跑过来的。”
   健叔说:“那就请你跑回去吧。发邮件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们这要修车呢。”
   过了一个星期,我们才看见王超,他还没有开上自己的桑塔纳,据说这次的掉沟事件让那台老车的车架有所变形,需要校正。
   这一个星期里,发生了一些事情。首先是雪化了,但雪化了以后我发现远处树林里的那堵围墙不在了,从头到尾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据说雪天容易出现雪盲,我估计这正是属于雪盲的一种。为了证实,我一个人跑进了那片树林,发现那围墙是真的没有了。
   我一直往树林的深处走,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走得昏天黑地,鞋袜俱湿。天色越来越黑,我却走得毫无怯色。我很奇怪的是,我觉得进入这树林的时候似乎是下午一点,但过了半个小时就已经天黑了。当然,那可能是我认为的半个小时,而时间的本身是不能用“小时”来计的,何况是“半个”,“半个时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所以,我只是走了一段相当于昼夜交换的时间罢了。我只是用自己的疲劳和脚步来衡量自己走了多少时间。我想我们都应该以头顶的太阳作为标准。我们的脚步总是随着疲劳而缓慢,两个互相关联的东西如何能用来衡量另外一个东西呢。
   我走到了天黑,还是走在树林里。树林深处的草地不再有雪覆盖着,踩上去感觉干软平缓,脚感舒适。我想,什么时候能走到头啊,如果不能从它的另外一端穿出去,那真是让人失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