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古怪

东胜直直看着封意:“我未打败你,也未被你打败,何来胜负已分?”

封意道:“是吗?”

东胜紧紧握住手中的武器,他盯着封意,少许后忽然收了手中的武器,放弃了继续比试。他今日有其它事情要做。

“刚才的一招比试,确实是你技高一筹,但最后的胜负还未分。只是今日我有要事,不便再战,等事情办完,我们再分个真正的胜负。”

封意道:“你若决意如此,我自然奉陪。”

莫三辞看着封意和东胜,觉得两个都很无聊。

封意也不再和东胜多说什么,回到莫三辞身边。

他看着地下,看了一会儿后,在莫三辞好奇的目光中,手指划了两下。

地下的阵符慢慢消失,莫三辞身上的光也消失了。

正当莫三辞想着地下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一团橙红明丽的火焰从目可所及处的地底钻出,橙红的火焰身后,是紫黑色的火焰。

八道金光也从地底直射向天空,此次势头极大,毫无阻碍地铸成了联通的通道。

橙红的火和紫黑的火都在通道中。

血月下,火光中,莫三辞看到了离遐和大形道人。

被困在天地索内的离遐实在没想到会在唤醒六合风雨阵的“自我意识”后遇到了无物:

当灰既进入朝天塔后,对六合风雨阵的感应将会削减,削减的程度足够他不被灰既发现。

当时他下到地下,在水道中行进着,即使有玱其长老的图,他还是费了些力气才找到了主阵眼。他依照玱其的指点,确定了开位和休位后以术法隐藏在了主阵眼的休位。

他藏起来又等了好一会儿,灰既才启动六合风雨阵。

虚实相生是一种特殊的幻术,虚是指由实引发、由意识形成的存在,实则是实际的存在,虚通过实来构造和实现,实要在虚的形成中改变。两相(虚相和实相)相生相制。

这是芜泽长老教授的,他很久很久之前就用得很熟。这对他来说很简单。

他在灰既启动六合风雨阵时以虚实相生进入了六合风雨阵沉睡着的“自我意识”。

他本以为会经历什么才能让六合风雨阵的“自我意识”出现,然后让六合风雨阵认同他,然后带着六合风雨阵从开位离开虚,但一切出乎意料的顺利。

他在进入虚后见到的是一片浓厚的雾气,雾气中隐约可以感知一股无形却实际存在的力量,那股力量对他非常友好,它并没有排斥他的不请自来,反而对他很亲近。

他也察觉出来是得了万妖印的便利。整个过程下来,感觉好像做了一件最轻松的事。

他很容易找到了虚中的开位,带着那股力量离开了虚。

在他觉得大功告成可以完全放心时,周围的地窍水道突然受到了外力的阻塞,被封住了。

因为那时六合风雨阵正在恢复自主作用,只给他开了个通道离开,而有团灼热的力量也跟着他一起离开了地下。

看周围的八道金光锁链,大概就是天地索了,所以眼前这个……邪里邪气的男的,就是他之前见过的不可一世的无物?

真是没想到,无物变成了这么个样子。

据他所知的天地索的能力,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天道”的平衡格外敏感,如果他和无物打起来,后果是不是会很严重?

这么一想,无物未免太夜郎自大了,不过得了区区的天地索,还真以为能掌控乾坤?

离遐冷声嗤笑:“真是什么蠢东西都有!”

自以为占了上风的无物讥笑道:“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离遐伸出食指摆了摆:“真是遗憾,你猜错了,我说的是你。”

无物脖间的咒文越来越明显,暗红的咒文一丝丝爬向神经,他的面色越来越阴沉恶毒。

“让我来猜猜——”离遐继续挑衅道,“你用天地索困我,又想杀我……这种想借天罚的想法实在不是你这种心术不正的东西可以想的。

“其实我也有点同情你,我知道你想杀我只是因为封意,毕竟你在神界的清光大典后就对封意怀恨在心,你就喜欢迁怒他者,这种事也只有你这种懦夫才做得出来。

“唉~真可惜,好好一个上神,偏要堕落成邪魔……”

被说破心思的无物恼羞成怒,怒意在胸腔中积聚,且急剧增长。

终于,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戾气,五官极其夸张地变了样子,一双眼睛染着根根血丝,怒声嘶吼:“你给我闭嘴!”

随着无物的声音,几道闪电骤降。

离遐一个闪身躲过了闪电的袭击,看着眼前浑身散发着邪气的无物,心里咯噔一下:玩过了,无物好像想和我同归于尽。

“清光大典——”无物的笑在喉咙里来回相撞,像磨刀声一样,听上去很是瘆得慌,“你就死在这里吧!”

话落,他身上的邪戾气息伴随着紫黑色的火焰暴起,完完全全充满了天地索围困的范围。

冲天入地的紫黑色的火柱骇然骤现在合明,八道金光在火柱之上闪着光泽,像极了跳梁小丑。

闪电劈里啪啦地在紫黑色的火中炸起,天空迷蒙着一层云气,淡淡悠悠的风中,八缕水雾从地上升起,攀着天地索往上流淌。

只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天地索一节节断裂,落在地上化成了土灰。

随着八缕水雾,源源不绝的雾气从地上升腾而起,很快遮住了火柱。

有音乐奏起,有光点飘荡,天空蒙着的云气渐渐随风散去,与其一起散去的,是天空的血色。

万里无云,星海露出了它原本的面目,深邃浩渺,湛然无尘。

祥云异彩中,朝天塔站在满月的光辉下。

水雾弥漫在整个合明地面,雾气飘游,困住了剩下的所有制造物。

风铃将信息传递给了金甲长老和舞儿,金甲长老和舞儿相互配合,给了制造物最后一击:

蓝色的火焰从舞儿开始、顺着金甲长老构建的“传送带”,向合明的不同地方传送。

蓝色的火在雾气中燃烧,烧掉了所有制造物。制造物被消灭后,地上的水雾很快散去。

与此同时,围着火柱的水雾,正慢慢聚起。

它们聚向空中,聚成了一个水球。紫黑色的火似乎被水雾包裹起,一起变成了水球的一部分。

【明日入V,希望大家支持正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罪奴逆袭:天才三小姐罪奴逆袭:天才三小姐芝女|幻情蓝家因为一个皇后姐姐彻底被牵连,男子杀头,女子流放。废物三小姐蓝傲君隐忍不发,却被同族二姐害死,怎能不恨!一朝穿越,意外契约,努力修炼,修为大涨,有狼妖来袭?杀!有兽潮来袭?灭!还有二姐恨的牙痒痒,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犯我者死!说我是罪奴,我会用身份告诉你什么叫做罪奴,说我是废物,我会用实力告诉你,什么叫做真正的废物!——蓝傲君。
  • 医毒双绝:学霸逆天七小姐医毒双绝:学霸逆天七小姐枫叶潇奕|幻情顶级重犯监狱天字号里,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少女破解重重密码,来到了最后一层,那里关着被人陷害的好友夜合,莫倾城拿出一根曲别针,然后敲开了最后一把锁。墙角蹲着的少女终于抬起头,脏脏的长发还是盖不住她绝美的容颜,那双大眼睛看着莫倾城,“城,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不过,一分钟后就会有巡逻的人来的!你快回去吧!” 莫倾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天亡我,我必死无疑!她闭上眼睛,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莫倾城睁开了眼睛,大量的记忆涌来,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是莫倾城了,她是简兮大陆的颜家嫡系唯一的废材七小姐颜倾城。
  • 据说我是天界公主据说我是天界公主浅离轻音|幻情在无数次的转世中,我立志当一名真正的反派,但是每次都以成为救世主收尾。好吧好吧,当一个救世主也挺好的,至少我能增加气运。可为何我又突然转世成为一个天界公主了?而且还有一个花心父亲,啊啊啊我不要这个渣男当我父亲,我要退货!(另一个作品正在回炉改造中)
  • 折妄长筝折妄长筝沽酒子|幻情“折辰,你还是忘了我吧,把折妄也带走吧……”“快走,走的越远越好!”
  • 涅槃之倾世狂妃涅槃之倾世狂妃姜慵|幻情重生为花痴草包,某女本想有怨报怨.顺道祸害天下苍生 她.一顾倾城再顾倾国 他.凶残妖孽痴情一人 “主上,主母要吃了灵兽。” “嗯。清蒸红烧皆可” “主上,主母要灭了二重镜。” “嗯。无妨” “主上,主母要纳一男宠” “剥皮抽筋给本尊炖了” ……
  • 废柴小姐逆苍天废柴小姐逆苍天天蚕小土豆|幻情一次约定,使得她成为了绝世废柴,紫丹被碎,无法修炼玉体成为斗士。可一次偶遇,她遇到了他,他叫做怜苍,一个绝世强者。他怜她,爱她,一生守护她,最终让她成为绝世强者。“嘿,小苍苍,奴家会保护你了,因为奴家是绝世强者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亦时年少亦时年少繁落无痕|幻情江泠只是一个普通人,出生于贫苦百姓家中。一次意外,爹娘去世。亲戚都是穷苦人,没谁养的起她,便将她送去了林太医家。这林太医林怀安是太医院之首,也是美名远扬的大善人。林怀安无女,夫妻两个把她当亲女儿看。一天,江泠意外发现自己有一个空间,名时之森。同时,林怀安把她送去云水学院求学。求学期间,她得知了自己前世的经历,并和朋友们开启了前世的世界,最终成长,也收获了自己的友情和爱情。
  • 伪禁之恋伪禁之恋顾澹爻|幻情你觉得神是什么?是造物主吗?这个世界应该有神明吗? 跨越种族的恋爱真的会接受神的愤怒吗?这真的是神的“大公无私”吗? 神也有贪恋,你愿意和我翻开这一篇章吗?
  • 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九淮|幻情抓鬼被雷劈结果一朝穿越,她成了废材七小姐,不想正好砸中绝世美男,奈何邪王太凶猛。 什么?她是废物?看老娘天雷咒劈死你! “王爷,王妃说她要去浪了。” “那就把浪的地方铲平了。”
  • 邪王追妻:异世折翼天使邪王追妻:异世折翼天使妖零左少|幻情她,是新晋神王,表面上要历练,实际上却是上天一次又一次对她命运的考验。“等我……”他这样说。殊不知,这一句话却成了虐心的阻碍。她徘徊,她心痛,放不下他,又拒绝不了“他”。一场追妻计划悄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