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6章 找到你了

高木郁郁葱葱,一朵朵细蕊卷瓣的红花缀在枝头。翠叶红花,棕色枝干,颜色艳丽分明。

莫三辞站在一棵树下,直觉中事情古怪。

除了第一个房间,她每次离开房间的时间点都很古怪。

密闭房间那次,她以为是类似于两方论道,结束后,她所述观点被朝天塔认可,进入了下一个房间。

而圆慈,她只是猜测圆慈可能离开了朝天塔,但圆慈也可能进了下一个房间。

通道房间里,她遇到了乌鸦妖怪,乌鸦妖怪以高速的飞行扭曲了通道的时空,而她借年华一瞬的力量对抗住了乌鸦妖怪造成的时空扭曲,他们同时落到了空白石碑的房间。

虽然依旧不明白为什么会离开,但是合理的猜测还是有些。

可是,在上一个房间里,在石碑上刻完字后,她没离开,而是在乌鸦妖怪刻完字后才离开的。

朝天塔会为每个进入朝天塔的妖怪一一设下不同的房间,虽然有进入相同房间的妖怪,但是任一妖怪只要达成朝天塔所设下的要求线,就会进入下一个房间。

而上一个房间的不合理情况,让她生出她到达的并不是她的房间,而是他者的房间的猜想。

这个猜想怎么也无法被合理的猜测击碎,各种猜测只推着她在假设她对上一个房间所作的猜想是正确的基础上继续推测。

若将她对上一个房间的猜想扩展到她进入的每个房间,那就有一种很大可能性:朝天塔并不存在单独为她而设的房间,她是跳跃在其他妖怪的房间里。

从封意让她代替离遐进入朝天塔时她就有疑惑。

为什么要让她进入朝天塔?

离遐是现任妖王,身具万妖印,可以借万妖印在朝天塔自如行动,基本不受制约,但是他与金乌的花苞的联系导致他不可进入朝天塔。

但是芜泽长老和修竹长老都备受妖怪尊敬,而且灵能修悟都入了参机妙之境,若是按此条件来看,他们进入朝天塔明明比她更有优势。

可是却由她代替了离遐。

这可是事关重要的一件事,封意不可能是一时兴起。

朝天塔的规则本该是不会被任何情况改变的,她的猜想若是真的,那就代表着朝天塔的规则有所改变,而且是在她身上改变的。

这也是为什么封意让她代替离遐的原因。

封意说让她找楼梯,可是她从没听说过朝天塔的楼梯。

朝天塔有遗忘规则,离开朝天塔后,除了被赋予万妖印的,其余者都会遗忘一部分,有些甚至会都忘了,这与各者情况有关。

有关朝天塔的真实可靠的记载都是广为人知的那些,她从没在哪里看过听过有楼梯这种说法。

她从封意讲述毕方的花苞的话中推测,封意应该在毕方封印花苞前见过毕方,更甚者有可能与毕方有过什么约定,所以才让她找楼梯。

毕方封印花苞后消失了,可是朝天塔怎么会任毕方留下金乌的花苞?

这里面本身就有未知的问题。

按她所知推想,现在的情况,很可能是在混元图力量的遮蔽下,她被留在朝天塔的毕方引导着向封印金乌的花苞的地方而去。

但是因为朝天塔本身存在的规则,她只能在不同房间内穿梭,慢慢接近所谓的楼梯。

这么一想,果然是封意早有预谋。怪不得说要来映州,就是来参加万妖大典的。

思及此,莫三辞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她是不是什么都不做就可以找到楼梯?

当然,这个问题被她以否下了结论。

她随便找了个方向,就往相反的方向而去。走了一段时间,忽然听到有奔跑声往她这边跑来,她转身时奔跑的东西已经到了距她三四丈的地方。

它看到她转身后就停住了步伐。

树木相隔下,莫三辞还是看清了那个东西。

那是制造物。

眼前的制造物是一个眼眶里黑漆漆,一头乌黑的秀发,面容精致而妩媚的女子。

女子穿着昂贵的金绣绸缎,空荡荡的“眼睛”直勾勾望着她,见莫三辞看过来,忽然咧嘴笑了笑。

“找到你了。”像是在玩捉迷藏时找到躲藏者一样。

即使隔了三四丈的距离,莫三辞还是听到了它的声音,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制造物笑着,慢慢向莫三辞走来,一步步走着,像是正常人一样,却处处透着僵硬死板。

“跟我走吧。”它边走边机械地重复着,“跟我走吧……”

它说话时,两只手中都慢慢爬出绿藤,那些绿藤像活了一样,如虫子般蠕动着。

莫三辞往后慢慢退去。

微风一阵阵,绿叶簌簌,红花有清香,草尖细嫩柔软,有几只瓢虫停在上面,随风一晃一晃。

制造物伸出手,步子慢慢加快着。

蠕动着的绿藤顶端分叉出三根,从里面又伸出一根黑色的东西,黑色东西冒出后表面不断长出小刺,它的顶端不断增胖,直至成了一个圆球,圆球又裂开,外层如粘液般融化,露出了里面的一个周围长满小牙齿的圆形的像嘴巴一样的东西。

衡州有一种被称“毒美人”的半植物半动物的生物,它上半身是娇艳的花朵,花色红艳,花香袭人,下半身是绿藤,绿藤的藤条中,隐藏着黑色的带刺的毒藤。

它依靠上半身的绿叶和花朵伪装着自己,能到处移动,但是移动缓慢。

它依靠花香吸引小动物,小动物到了它身旁后,它便用长着牙齿的藤蔓控制接近的小动物,以此捕诱更大的动物。

它的藤蔓有两种作用,一为毒性麻痹,二位控制操纵。

莫三辞曾不幸遇到“毒美人”,它的毒藤和眼前制造物放出的绿藤一个样。

已经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了吗?

莫三辞正观察着制造物到底到了何种程度时,地面上突然飞升起藤蔓,藤蔓交杂缠绕,穿梭着织成了如草垛形状的封闭围墙,将制造物困在了封闭围墙里。

“你没事吧?”声音清脆又带着丝急切,来者是一位梳着高高的辫子的俊俏女子。

“我没事,谢谢。”莫三辞应道。

“没想到这些东西居然被带到朝天塔里来了,真是太可恶了!”女子义愤填膺。

她气愤完介绍自己道:“我是伊珞。”她说着打量着莫三辞,“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蒙着脸干什么?”

同类热门
  • 重生之素手驭妖重生之素手驭妖是客|幻情算命的说她活不过二十四岁,事实证明,这个预言是准确的,车祸让她回到十二年前!生命重来一次,她怀揣先知,却踩着未知,漫步前行。这一世,伙伴是意外的;儿子是现成的;老公是倒贴的;人生是可观的……身处闹市,隐于平凡,却成了这个世界的行走者:翻手云,覆手雨!?(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吸血鬼殿下请爱我吸血鬼殿下请爱我李就是白|幻情夏尘星姑娘赶上时髦了,加入到穿越大军。可是这地点不在古代,而是在一个光怪陆离的地方。这里有血族,有龙族,有鹰族……美的美,帅的帅,万种风情,绝代风华,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当然喽,这么多美男,挑得夏姑娘眼花缭乱的,究竟谁是她的菜?
  • 我把神君当灵兽我把神君当灵兽倾城妃雨|幻情(爽文!爽文!爽文不虐!)林舒音死后穿越,成为洞房当晚的林家二小姐,刚弄清楚状况就被虐打至死,再次醒来却第二次重生。 家族遗弃,仇人无数,当她死里逃生,苦心修炼霸气归来,她不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扫把星。 他身为帝君,心系天下苍生,唯有对她难以割舍。 “你若成魔,我陪你堕入黑暗,你若消失,我以命相陪。”他与天地对抗,护她入怀。 ...... “夫君,有人欺负我。”她娇媚一笑,依偎在他的身旁,灵动的眼眸充满了幸福。 “只能你欺负别人,谁那么大胆,夫君帮你教训他。”男子宠溺的揽着身边撒娇的小女人。
  • 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果冻三千|幻情沉睡数千年的龙王苍灜就要苏醒!可就在他睁眼的刹那,龙珠竟从他嘴里吐了出去,咕噜噜滚到一个奶娃娃脚边。小奶娃放下拨浪鼓,用胖乎乎的小手将龙珠捏起来就往嘴里送……孽障,休要吞本王的龙珠!往后十八年,龙王忍辱负重只为取回龙珠。百试不得其法,只能病笃乱投医——吸!他还敢不从?嘴对嘴那也是本王降尊纡贵。难道本王堂堂男儿,还能看上区区人类?想掰弯我的美男全退散,急急如律令!只是幽幽黄泉路上,是谁在说:今生诛,来世渡。等龙鳞绽放,彼岸花开。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娶你。
  • 新届系统之我被宿主带新届系统之我被宿主带糖奶茶不太甜|幻情新届萌新系统上任,不过作为一个铺助宿主称王称霸的我,为什么被宿主给带了!
  • 在轮回中再次与你相遇在轮回中再次与你相遇魂中蝶|幻情在这茫茫社会中,有许多让人未知的事物在变化着,可偏偏有一人一妖相遇...... “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王,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太过分了”“是的,这就是弱肉强食,他们能奈本王何。”“王,你好残忍,你杀了那么多的人...妖,他们不恨你然后和起手来杀了你吗?”“铭,你放心他们不敢,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 “我真希望没有遇到你,你这个暴君,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是吗?我会等你的...” “王,你太霸道了,我...我讨厌你。”“我就是要这样,我不许你这么说” 我是专门来找你的,这不是巧合... 好久不见,铭!我们会永生永世在一起的...
  • 快穿反派男神小可怜快穿反派男神小可怜君若Jr|幻情每个世界总有个反派,反派总是…………抱歉,简介以后再补
  • 八苦斋八苦斋路舒|幻情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人生百味,十六个故事。他陪着她一同面对滚滚红尘。难以忘怀的过去,可否被他温柔化解。未卜的未来,又是否有他陪伴。
  • 快穿我就是个赔钱货快穿我就是个赔钱货菇凉我想死|幻情你冰冷无情,断崖下孤傲的身影让我心疼。我上前去却只换来————你一剑刺穿我的心脏……凌冰月!我恨你!却更爱你……看完这本奇葩的同名小说凌冰月冷笑“男主神马……”眼神阴了阴“果然还是去死比较好!”结果……坑爹般的冷血动物凌冰月成了————专属快穿员
  • 白月映海白月映海拉拉山脚下|幻情星天泯灭,唯有本鲲有主见?什么?你说我这是叛逆?你看看,一只爱吐槽一副欠揍样子的高傲狐狸,一只不会武功只会卖萌的吃货兔子,再看看那个看起来奇怪、其实比兔子还软弱的不死生物学家,对付一个星月主宰,还是本鲲是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