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准备开始

第二天一早,顾明月就起床开始收拾堆在墙角的木料。

搭架子什么的不难,就是顾明月没多少力气,打钉子用的时间久。用了大半天才打好四个木架子。顾明月将木板铺在架子上,撒了厚厚的一层土,又加了些肥料,家里如今也养了鸡和兔子,肥料还是不缺的。再盖上厚厚的一层土,才走了出去。

现在去取铁炉太过扎眼。五个铁炉她一个人怎么着也拿不回来的,估计还得雇个车,到时候不好跟村里人解释,这毕竟是家里唯一挣钱的法子,她不想让别人知道。

思来想去,顾明月决定先去取炭,等过一阵子天色再暗一点,大家都在家待着的时候她再去镇上。

吃过午饭,顾明月就带着明青明欢,就往昨天烧炭的地方去,刚到就发现泥包烧的黑漆漆的,火已经灭了,温度也降下来了不少。摸着只有些温热了,顾明月用锄头两三下就捣烂了泥包,泥包里热气腾腾,顾明月用长棍子扒拉了几下,有些已经烧成灰了,有些还没烧透。顾明月心里也犯嘀咕,不会没成功吧,一旁的明青明欢扒拉的欢快,长棍子使劲搅和了几下,就看见了几块清脆透亮的木炭。顾明月兴冲冲的冲过去。用手掰了掰干刷刷的木炭,高兴的不行。明青明欢也拍着手笑,顾明月松了口气,这下好了,最缺的东西有了,她们就不怕种不出来菜了。

将能用的好炭一一收好,放到了背篓里,一大堆木头,也才烧出来两个背篓的炭,才二十多斤的样子。顾明月决定多烧两窑,这样每天产六十斤木炭,怎么着都够这个冬天暖房里的消耗了。烧火烧炕的时候也能添点木炭,还能省点柴火,这样大冬天的也不用出去拾柴。

照着昨天的样子又堆起来三堆木头,点了火之后,顾明月就背着背篓带着明青明欢回家了。天色渐晚,一路上家家户户都闭着门户,不知哪家婶子在训自己家孩子,又不知是谁家皮猴子被揍的哭声震天,各家的猪牛鸡鸭都饿的哼哼,农村的黄昏就这样生动的出现在顾明月眼前。

趁着天色,顾明月回家就将背篓胡乱的靠在墙角,锁了门就直奔镇上,一来一回怎么着都天黑了,明青明欢还在家里,自己必须快去快回。

老板看见她来,忙拉着她走到内室,五个铁炉整整齐齐的摆在墙根下,烟筒也尽量打的十分轻薄。顾明月一一看过,由衷夸赞:“老板手艺不错啊,这炉子打的真好。”老板嘿嘿一笑:“哎,这不算什么,那姑娘你要帮忙送吗?”顾明月倒是没想到铁铺还帮忙送货上门,连忙答应了下来,学徒柱子帮忙搬上铁铺的牛车,就让顾明月也坐上去,自己赶着车往林家村走。顾明月坐在牛车上晃晃悠悠的,心里盘算着如果自家的菜能种成功,再成功卖出去,自己家也应该买辆牛车,出行,送菜什么的也方便一些。

牛车比人快些,进村口的时候天还没黑,在顾明月的授意下,牛车没发出太大的声音,快速的到了顾家门口,卸下东西就低调快速的走了。

明青明欢捂着嘴,眼睛里亮晶晶的围着铁炉转圈,顾明月看着她们的样子笑了出来:“这个叫铁炉,有了这个,咱们冬天就不怕冷了,咱的菜也就能种出来了。”明欢脆生生的问:“那是不是就能卖钱了?那可以给欢儿买糖吃吗?”

“小馋鬼,肯定给你买。”顾明月捏着她的小脸,笑眯眯的。

笑闹了一会儿,顾明月就搬了三个铁炉到暖房里,一一生上火,架上木炭,因为刚开始烧,浓烟滚滚,幸亏顾家离村里远,要不然真搪塞不过去。

铁炉要先烧一两天,才能投入使用,顾明月搬了几盆水放在角落,增加暖房的湿度,要不然菜也是长不出来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明远明安拉着一根粗壮的树干呼哧呼哧的走到一座空空的炭窑旁边,大柱叔正忙着填装木头。树干立在炭窑里,等装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封窑点火。一窑烧三天,他们这些人在山里待一个月,守着这三十口炭窑,总共够烧十次,在十月末开始急降温的时候回去村里,带回温暖。

装填完毕,大柱擦了擦汗,笑起来:“该点火了,告诉你们,点火才有意思呢。”说着将从树干上折下来的细小的枝条混着这时节随处可见的干草全放在了窑口,掏出火折子点了火。干草易燃,很快带动了树枝,发出了哔哔啵啵的声音。炭窑慢慢升温,大火熊熊燃起,大柱叔带着笑意示意明远明安听声音。不远处的炭窑也如同这里一样,纷纷点火封窑。这一窑已经开始烧,接下来的三天在等待开窑的同时,也要为下一窑砍树做准备。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的缓慢,刚过两天,顾明月就把菜籽都撒了下去,全是生长周期只有一个月的菜。这样也好快些换成钱。明青在一旁帮忙洒水,明欢也想帮忙,却因为人太小够不到架子,气鼓鼓的去后院看兔子了。顾明月抽空看了眼自家的兔子,已经长大了不少,看着就肥,她倒是很想尝尝麻辣兔头的味道,只是看明青明欢喜欢的样子,估计是不能动手。

叹了口气,顾明月将手里的柴火扔进灶里,小青菜也挺好吃的。

……

明远明安跟着村里人回来的时候,顾明月正在暖房里看自己家的菜。明青明欢从门外冲进来拉着她就往外面走,明欢开开心心的说:“二哥三哥回来了,村长他们正套车去山里拉炭呢,二哥说等会他还得跟着去,三哥一会儿就回家了。”顾明月点点头,跟着两个小姑娘去村口,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她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当中的两个少年。明青明欢已经跑了过去抱住两个人不停撒娇。明安把肩上的袋子解下来得意的给明青明欢看了一眼,三个人兴奋的又蹦又跳。明远笑着冲顾明月喊了一声:“姐,我们这次没有一窑没烧好,这次的炭烧的很足,每家每户分的炭也多。一会儿拉回来就送到咱家了。”

话音刚落不远处套好的车队就走过来了,驴车牛车,只要是村里人养的能用来拉车的都被征召来了,一行人热热闹闹的去了山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腹黑帝王唯爱娇妻皇后腹黑帝王唯爱娇妻皇后安香忆侬|古言一个封建王朝的天之骄子,一个来自现代的少女,一场宴会上水晶灯的掉落意外将少女砸入封建王朝,这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在这其中少女又会遇见谁,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本书的主线为女主师千幻与男主祁北辰之间相识相爱的过程以及男主祁北辰登基前后的遭遇。 支线为女主穿越浩渺大陆的原因以及女主身世之谜,男女主父母辈,兄弟姐妹,朋友之间的爱恨纠葛,东祁西越北周三国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 朱门长女朱门长女荌昊|古言前世她一心与人为善,处处忍让小心谨慎只为落得贤淑之名。 嫡母待她亲厚,姨娘待她良善,祖母视她如珠如宝,姐妹更与她手足情深。 她贵为皇后,育下皇长子,一朝宫变,她为废后,亲子却变成了嫡妹所出。 她所爱之人所亲之人联手将她逼死城门之上。 原来她不过是个棋子。 再次重生归来,娘亲还未身死,外祖还未被贬,长兄还未为救太子葬身狼口。 国公府,皇室,欠她的要百倍奉还。
  • 穿越之修真路漫穿越之修真路漫古风小妹|古言狗血女大学生柳如,应烤羊肉串买的及时,恰逢银行抢劫,英勇狗带。穿越而来,积极承担女配职责,不跟女主抢机缘,不跟女主抢男人,不跟女主结怨仇……开不了金手指,含不了金汤勺。然修仙路上机遇多,萌萌狐狸太傲娇,拜的师傅太无奈,前有冰山围堵,后有身世迷离,唯一正常的暖男师兄也被女主拐跑,便宜娘亲冲自己挥手告别:“宝贝加油!娘亲看好你哦~”看区区小女配可以如何逆袭女主,杀得了白莲花,斩得起绿茶婊,练得了极品仙丹,收得了上古灵兽,人生赢家在此含泪大笑。我说,这是女配中的VIP吗?【新书上传,暂无封面,亲们谅解,有日再补……】
  • 凤医神鸾凤医神鸾QK.白纤夜|古言神医特工被迫的穿越。。。竟然要从婴儿开始长大!? 神冥界与凡界好似真实的故事 她,他们与这两个世界的关系 都与这枚红色花边戒指有关? 他们都是帝国不能惹的存在 她,记忆尘封,被外人公认的不能修炼的废柴,还是一个仗着亲爹和颜值生活的小霸王 但谁都没有想到, 她是四千年难得一见的神凰体,绝世小天才,精医通毒,还有一身特工身手 他,是下一任神父,现在的神君大人 为什么都要从小屁孩长起? 神冥界与凡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这到底有什么秘密? 是否与红色花边戒指有关? 当强者遇上强者,这又会发生怎样的追逐恋爱? (注:1v1爽文,男强女强,男女主身心干净)
  • 一乐千秋一乐千秋与卿还书|古言钟离簌:虽卿本无心/身护血亲 钟离绡:愿不亏不负/自绝恩怨 年如磊:当手段不择/为己而争 栾珹毅:因微不足道/明路自造 也许本为血亲至亲,但在一次次恩怨面前,只为情,义,利,怨四字。 ↓ 任之清穷及一生想追求的,便是妹妹安好快乐。 但是她无法接受的是,她爱护了她十多年,却让她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自杀。 在任之清百般疑惑,几近绝望之时,任之清看到了她的日记本。 知道了那段不为人知的事——侵!规!则! 她几近颠狂,却告发未果,最后,她将那禽兽投入安定桥下,而她自己,自行了断。 谁知却卷进了一场赌约。 奖品可谓是扎中任之清的心——让她妹妹复活! 所以,她穿越异世,与仇人相斗。 虽然生来卑微,但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 钟离簌:若许我来世,亲人在侧,定不复恩情 栾珹毅:身有万般苦,心有千番乐,该是我者还为我 钟离绡:用我几朝,复尔仇怨,用我几载,换卿恩情 年如磊:独有千计万谋,自有千痛万苦,为己而计,为己而谋
  • 相思琴之红衣缭绕相思琴之红衣缭绕夜子凝|古言红衣缭绕,一曲奏相思。她,是天地之间诞生的第一位神,却宁愿留恋凡尘,只为寻找一个可以让她刻在灵魂深处的那个人。
  • 乱世天下郁千凛乱世天下郁千凛凛凛苏婶|古言你可知天下有一女子,本生性柔弱,却练得一身武艺,杀戳成性,行走于江湖之上?若没有世间江湖之恨,哪的这一面孔玲珑内心野性的郁千凛?秦裳,安静;千凛在这江湖也就你们这亲人了。花满楼就是我们的家,若敢动花满,休怪我无情!
  • 卿心蛊:姻缘劫卿心蛊:姻缘劫暖城碎影|古言时空的谜局,将她带到一个未知的年代,各怀心事的两人只因一场交易牵系在一起。当那坚定不移的脚步义无反顾地向着那片未知地域前行,殊不知命运的轨迹又一次偏离了方向,朝着预想不到的未来行驶,直到,在那个掩盖着所有谜底的命运纠缠点相逢。明明为的不过是一个答案和一条归路,为何目光却不受自己掌控了。分明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回去,只是,心落在这里,还怎么回去……
  • 绾君心之锁清秋绾君心之锁清秋阿顷|古言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 槿花诺倾世独宠槿花诺倾世独宠南纳辛|古言她是商业千金,却惨遭背叛而死。一朝穿越她是东幽不受宠的二公主;他是天下闻名的世子赫连翼;本无交集,却被命运牵绊,相知,相许。她本以为可以安稳过一生。却不想一场兵变。他是耀眼的新帝,她是前朝公主。她远走天涯,却不想他紧追不舍,只为一句江山如画,权倾天下,都不及木槿花下,她笑颜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