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5:医病

“是你,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林小媛寒声道。

“我还没找你,当时说好的演戏,说好的给钱呢?还真是欧氏集团的少总,你给我引了多大麻烦不清楚吗?”唐天羽没好气的说道。

“你没占便宜吗?你可知道你夺走了慕容世家大小姐的初吻,况且我已经警告过欧阳子轩了,他不敢对你下手的。”林小媛一副看唐天羽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爽的模样道。

“...................”唐天羽竟无言以对,这女的这么大条的么,有钱人想玩穷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要不是自己学过几招,上次就被那猪头涛给弄残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慕容浅梦么,被小爷亲过还想跑掉?之前不敢有太大想法,现在么,嘿嘿。

“那你把钱给我,我就不追究了。”唐天羽摆出一副你欠我钱模样。

林小媛翻了翻白眼,没有搭理这货,这时候林俊忠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花甲老头却精神烁烁,孔武有力,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小媛,你跟别人吵什么呢,还不开下车门,请秦老过去,爷爷的病耽搁不起!”林俊忠焦急喊道。

林小媛反应过来,急忙打开了宾利的后座门,老头率先坐了进去,林俊忠紧随其后,林小媛刚要进去,唐天羽看她想跑路,立马不干了,说道:“你欠我的钱还没给呢,就想跑路?都来看看啊,有钱人耍豪橫,欠帐不还。”唐天羽还做出一副弱势群体的模样,吃瓜群众有些喜欢看热闹,慢慢就有人凑过来。

林小媛气的面色铁青,从随身包包里拿出一沓现金,气呼呼的往唐天羽脸上甩去,而后头也不回的钻进宾利车中,汽车轰鸣声响起,疾尘而去。

唐天羽顺势借住了那沓钱嘿嘿笑道:“小妞,谢了啊!。”说完便悠哉游哉的走进了中医馆。

“三十年份干人参,88元一克”,“茸草,30元一两”。“软骨过山龙,888元一株。”“干鹿茸,120元一两”。药馆药材单上各类药齐全,价格清明。

“小伙子,你买这么多药效功能不一的药材干甚?”药馆掌柜好奇看唐天羽买了十几种药材,有治风寒的,还有养生的。

“买药能干啥啊,肯定是治病呗”唐天羽憨笑道。

“哈哈,是了,是我多嘴了,一共是俩万七千块。”掌柜笑哈哈道。

唐天羽出了药馆门口,掌柜摇头心道,肯定是兼职帮人跑腿的,不然一个学生哪来这么多钱买这么多药,关键药物搭配太不合理了。

唐天羽本来就打算买点爷爷治病的药材,哪知道碰见林小媛那富婆,弄到了三万块钱,这下连万界药典中觉醒灵脉和九转混沌诀练体术的药材都有了,当然这都是药典中觉醒灵脉的残缺代替品,能不能觉醒灵脉还得看运气,练体术应该能强壮一点肉体身躯。

地球灵气枯竭,奇药或许只有五岳大山和古老神农架,还有飘渺传说的蓬莱岛与西方世界的亚马逊等奇地可能才有。

西街区贫民窟

时间腐蚀的墙体龟裂出丝丝裂痕,由上而下,陈旧无比,这一片区全是双层小楼,跟贫民窟外的高楼大厦成鲜明对比,等拆迁也不知是何年月!

“小羽子,你在弄啥嘞,怎么一股药味,比烟枪味还浓。”钱爷爷瞅着唐天羽把大包,小包的药材丢在锅里,浓厚的药味布满了厨房。

“钱老头子,你在家捣鼓啥啊,呛死人了知道不?”隔壁王大娘埋怨的声音响起。

“王婶对不住啊,我给爷爷煮药呢,没想到药味这么浓,你把门窗关上吧,今天遇到一个老医师,我跟他说明了爷爷的情况,人家给我开的药呢!”唐天羽喊道。

“唐小子,你可别骗你王大婶,我家铁大柱跟你爷爷情况差不多,都是操劳过度,落下的病,你这药有没有多的,我给你大柱叔试试。”王大婶问道。

“哈,王大婶有多的勒,我待会跟您带过去。”唐天羽爽朗道。

“还是小羽子懂事啊,不像我家小铁柱,这年纪差不多大,区别咋这么大呢,呜呜。”王大婶说着,说着声音便呜咽道。

唐天羽没有搭话。

王大婶跟王大叔本来经营一家裁缝铺的,生意还算过的去,家庭生活还有富裕,以前衣服就是钱老头带唐天羽去王大叔家缝补的,一来二去唐天羽也跟王大叔,大婶熟络了起来,唐天羽经常过去蹭饭,兴许是因为思念小铁柱,王大婶对唐天羽热情无比,巴不得唐天羽天天来蹭饭。

小铁柱,从小就调皮,不喜欢上学,在学校也总是喜欢跟那些抽烟的人聚拢扎堆,中考没考出啥成绩。

王大叔当初花了点钱弄上了高中不过是白蕉区那边,小铁柱不知何时起,染上了网赌,负债五百来万,听到这个消息时,王大婶当场晕了过去,迫不得已把铺子卖了,唯一的小房子也卖掉了,方才补上网赌的那个窟窿。

现在住的地方还是钱爷爷找隔壁的赵奶奶出租给王大叔住的,一个月租金300块钱,算是这片区较实惠的,王大叔现在也起早贪黑的打小工为生,小铁柱后面不思悔改更是跟社会混混聚众吸毒,被关进了少管所。

“王婶……”唐天羽不知道怎么安慰。

“没事,小羽子,今天你婶,话有点多了,你待会记得给你王婶端药过来喔。”王大婶说完便回屋子里去了。

咕噜噜~沸腾的水声响起,唐天羽关掉了火,等药冷却后,给钱爷爷勺了一碗。

钱爷爷喝完药后,脸色逐渐变得红润,呼吸也变得平稳,整个人容光焕发,仿佛精气神全部达到了顶峰。

“哈哈,小羽子,爷爷感觉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腰也不痛了,胸口也不闷了。”钱爷爷心情极度舒畅,笑道。

唐天羽看着钱爷爷开心,自己也跟着开心。

“哦,小羽子,你把剩下的给你王大叔送去,不,还是我去吧,爷爷浑身力没出使,憋得慌,待会爷爷散散步,你记得早点休息。”钱爷爷提着半罐药汁出门了。

唐天羽抹了抹脸,继续调理起了觉醒灵脉所需药材,半小时后,药液提炼出来了,喝下去唐天羽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唐天羽心想道,难道失败了?唐天羽并没有气馁,又拿出了练体术的药材,煮烂后把汁液涂满了全身,不一会儿全身通红,唐天羽急忙盘坐在地,呼起吞元吐纳法,身躯上溢出一些黑色杂质,粘稠无比,唐天羽急忙向卫生间跑去,冲完澡的唐天羽皮肤如嫩白的婴儿一般,光莹剔透,过段时间才转变成肉色,唐天羽感觉浑身充满了劲,感觉能一拳打死一头牛。

唐天羽打开了卧室里的电脑,登陆了QQ,QQ群里英雄联盟代练消息不计其数。

唐天羽苦逼的叹道:“终于不用在做代练兼职赚钱了,现在随随便便卖个药方出去自己都能致富了,钱这玩意,够用就行了,现在是真的好奇地球外的世界又是怎样的了呢!”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的气功有点凶我的气功有点凶血纹蓝眼|都市(文艺版)璀璨斜阳,映照帝国余晖,蓝眼咆哮,沸腾黑暗热血,当他头戴黑暗王冠那一刻,群星颤抖,俱都臣服。 (普通版)赤血魔蛟:听说张昊什么都吃,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没有他不能吃的。 蓝血妖凰树:可怕的是,张昊什么植物都吃啊 噬金魔蚁王簌簌发抖:他还吃虫子,咬一口嘎嘣脆,快跑啊 张昊大喊,都别跑啊,快到碗里来,哥哥疼你们。 张昊眨巴着眼睛,无奈,为了变强成为最强气功师,多吃点有错吗?
  • 疯心年代:青春无悔疯心年代:青春无悔朱格靓|都市青春好似还在昨天…………那个时候,有欢笑,有眼泪,有无奈,有心酸,百味杂陈。很多记忆,经过时间的洗礼,非但没有消散,反而在心中越发的明亮。很多遗憾,再也无法弥补;很多美好,再也无法找回;让人感叹,世事无常!那些可爱的人,你们可曾记得——那些年,我们一起疯过。
  • 都市之机甲风暴都市之机甲风暴林中沙漠|都市一次意外,使余成得到了电系异能,但这只是开始。随后,特工、忍者、机甲一一登场。
  • 一魔之王一魔之王似雪流年|都市世界广袤,灵魂无限。 神仙,妖魔,鬼怪,重新定义。 世界是波,负波堕落,正波飞升。 转世而来的麻炅,一款修改器,成为了他唯一活下去的希望。
  • 这个赘婿开了挂这个赘婿开了挂一马成功|都市瞎子!这个称呼林天傲听了整整八年,也让人白眼相视了八年。 除此之外,作为萧家上门女婿的林天傲,自然也成了别人眼中的废物,垃圾。 今天,八年之期已到,一切全都回归。 别人眼中的“瞎子”,却可洞穿一切,从此彻底开挂! 废物?瞎子?窝囊废? 林天傲呵呵一笑,“曾欺我,辱我的人,让我妻子委屈,落泪的人,请把你们的脸洗干净!”
  • 极品玄术师极品玄术师遗珠|都市浮华尘世,那美好和谐的另一面有一个我们看不见的世界,这是属于超能力者的世界……古武者,玄术师,灵能者,巫蛊师,魔法师……带你走进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 超神转学生超神转学生只说废话|都市一瓶酒桌上,倾一世情谊;一碗酒手上,干一场淋漓;一口酒嘴里,灌一夜宿醉。一包烟在兜里,散一股悲愁;一根烟叼嘴里,燃一口刺疼;半根烟在空中,举一生悲欢。干一场痛痛快快的架,少一场骂骂叨叨的仗。
  • 韩娱之我是歌手韩娱之我是歌手笑红尘羁狂|都市如果不能成为一个被众人记住的歌手,那么成为一个可以带去欢笑的歌手也不错但我还是一个歌手。。。。。。。
  • 我真只想过气啊我真只想过气啊夜苍|都市顶流巨星陈处安,被世人赞誉为“解说界的预言家”、“短视频行业的先驱者”、“歌唱界的绝世天才”、“导演界的风向标”。 时代杂志更是不吝赞赏的称其为“一年一影帝,百年陈处安”。 然而,面对这诸多荣誉,陈处安却是非常的郁闷。 “求求你们别再捧我了!” “我真不是什么当巨星的料!” “天地良心,我一开始只是想过气而已啊……” 这是一个以掉粉为目标,不断作死的故事。
  • 我捡到一张角色扮演体验卡我捡到一张角色扮演体验卡飞散|都市军人世家出生的高中生陈语,捡到一张角色体验卡,陈语辗转各个平行时间中体验不同的角色,同时获得的能力使得他平淡的高中生活有了巨大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