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危世

特查莱,步子变轻,走出病房。

假意离开,特查莱则偷偷的在病房外关注里面一切举动。

病房内的杨雪,准备推到吊针架,起身走下去。

特查莱就立马进来,语气中略带怒气:“你疯了吗?你才生完孩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杨雪见状,把自己抱的严紧,低声嘶吼:“不,不是的我没有疯,是你,是你们把我逼疯的。

为什么,凭什么啊,你是医生对不对?你肯定你知道我生病了,你不要吼我好不好?”

特查莱垂下眼帘,双手温柔的把杨雪抱紧自己的双手慢慢的,示意她放松。

杨雪慢慢把双手放下,杨雪抬眸立即抱住特查莱,间接哭成泪人儿:“你别凶我好不好?妈妈,雪儿很乖,雪儿很乖,妈妈不要凶我,雪儿害怕。”

特查莱知道杨雪一发病就是这模样,会把他当成所有人。

而这样的杨雪才是真的很让人想去保护她。

童年记忆刻入她脑海中将近二十年了。

没有谁比她更加恐惧。

这座纸醉金迷的帝都城,住着一位有一位首富商人,上流社会中,杨家大小姐,杨雪高高在上,在各个名媛中出类拔萃。

谁也不曾想到杨雪,这位杨家大小姐竟然患有重度抑郁。

是啊,人们不都是这样的吗?

只看到别人的表面光鲜亮丽,谁又会去在乎别人背后是什么呢?

特查莱曾试问自己,自己不是在精神科界第一教授吗?

为什么一个抑郁症,就难倒他?

他曾嘲笑过自己,自己简直就是窝囊废一个,连一个小小郁抑症都治不了。

明明这近十个月来的相处模式,很好啊。

为什么杨雪最终还是会变成这般模样?

到底是为什么?

明明我保证她不会轻易发病,让她做回正常人,可我好像真的无能为力。

我只能让她减少痛苦,除了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都做不了……。

特查莱回神,才发现杨雪又安静睡着。

特查莱轻轻放下杨雪,盖好被子。

一出房门,特查莱心情很沉重,没注意苏宁向他走来。

苏宁从杨雪被推进手术室开始,就发现这位外国著名医生,心情好像并不好,他隐藏的很深,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

作为医生同行还是能隐约察觉到。

苏宁拍了拍他肩膀,问道:“你好,我看你心情并不怎么好,要不要去休息会儿?”

特查莱良久,回道:“不碍事,雪儿还在这,我还是守着她吧。”

苏宁蹙了蹙眉,很不解,这特查莱关系和雪宝宝那么要好吗?他守着雪宝宝做什么?

雪宝宝有老公,她老公也可以守的:“雪宝宝有老公,你不知道?”

言下之意就是,杨雪丈夫夜宗可以守,不用他操心。

特查莱冷笑:“我知道,这三天内,不会有人来医院,我守着吧。”

苏宁一脸问号:“什么?就算这样,雪宝宝要坐月子你也该知道啊。”

特查莱:“我在病房内的沙发上睡着就行,有些东西你不懂,不代表我不懂。”

苏宁不思见解,觉得这人真奇怪:“雪宝宝才生完孩子,也不至于寸步不离守着吧?”

特查莱没搭理直接进入病房,准备休息。

搞的苏宁很疑惑,这人太奇怪了。

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和雪宝宝相处的。

简称奇葩。

半夜杨雪醒好几次,特查莱都寸步不离,起身抑制住杨雪。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没有过多精力去守住她,这样会出事的。

特查莱知道今晚值夜医生也是苏宁,走到她办公室,敲门。

苏宁都快进入梦乡,以为是病人,立即打起精神,打开门才发现是自己虚惊一场。

抱怨道:“是你啊,你半夜三更不睡觉,来我办公室做什么,我都要瞌睡着了。”

四眼相对,特查莱阐述道:“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雪儿不允许我告诉任何人。

但是现在我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你,毕竟你也是雪儿的好友。”

苏宁一愣,双眼一缩:“什么事?”

特查莱悉心阐述:“雪儿有长达二十多年的抑郁症,半年前雪儿在f国医院救治一位生产妇人,最后那位妇人却当杨雪面抱着她出生不到半个小时的儿子从医院36楼窗户跃下,死得面无全非。

那次刺激到雪儿,此后她无法再动手术,患有重度抑郁症,十多个月之前,我不让雪儿回国。

可雪儿执意回国,我怕的就是雪儿一回国,被刺激这样那半年的治疗就会功亏一篑。

雪儿的病情原本在白天我已经又把握,在她生完孩子,我可以让她成功变回正常人。

没想到,这次抑郁症发作在重度上再加重,出乎意料。

现在光靠我一个人是不可以的,晚上一定要守住她,因为现在的她是另一个想解脱自己的人。

你也是她朋友,你可以做到吗?”

苏宁听完完全就不可思议,甚至觉得这人在撒谎,斥问:“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出来?雪宝宝病的这么严重,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

为什么你作为医生会束手无策?”

特查莱很冷静,回道:“抱歉,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我现在的确有毫无办法。

我现在说,是靠我一个人已经护不住雪儿了,若是能,我也不想打扰你,雪儿精神上,心理上都有过阴影,曾经我让她让我给她做消除记忆手术,她没答应。

她说不想忘记妈妈的样貌,我又去做个实验。

结果实验失败。我也不敢去赌,赌对了雪儿恢复正常,赌错了,雪儿可能就没命。”

苏宁,双眼潺潺,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小水晶划落下颚线。

声音颤抖:“为什么会这样……。”

突然声音落下“碰”的一声传出。

特查莱一慌:“不好。”

苏宁和特查莱一起快速走入病房内。

入眼便是杨雪在打开窗户。

特查莱身手敏捷,把杨雪拉入怀,不悦道:“你不好好睡觉,扒拉窗户做什么?”

杨雪傻笑:“妈妈,雪儿没有,那里有妈妈,雪儿不怕。”

苏宁怔住在一旁。

她没听明白杨雪话中的意思。

窗户那有她母亲?

什么意思?

特查莱跟哄孩子似的:“乖,好好睡觉,今晚上你已经折腾不下三回了。

乖,乖孩子有糖吃。”

话一落,两人在病房内,只听到柔软而平稳的呼吸声。

特查莱把杨雪轻柔放在病床上。

又一次盖好被子。

苏宁:“刚刚雪儿说的窗户有妈妈是什么意思?”

特查莱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并没给与解释。

直接转移话题:“你先守会儿,我休息,若是雪儿再醒过来,吵着要下床,你一定要告诉我。”

苏宁点头,算应下。

天亮后,特查莱和苏宁两人都睡着了。

醒来就没再发现杨雪身影。

特查莱瞬间六神无主:“人呢?”

苏宁一醒来也发现病房内,毫无痕迹,病床上冰凉显然是走了很久:“病床上没有温度,雪儿走了很久了。”

特查莱:“不能让她出事,我答应过她的,会想办法去治疗她,让她变回正常人,不再发病,我答应过她的。”

苏宁拍了拍他背,算安慰他:“我们去找找吧,会找到的,雪儿我从小到大都清楚她,不会乱走的。”

特查莱却不信,跟着魔般的发狂:“不,你不懂,这半年来是我守着她,她发病的时候很可怜,又很无助,就像个没人要的孩子,她内心很苦,苦到所有人都无法感同身受。”

苏宁何尝不明白?

她怎么能不懂:“走吧,我们去派人寻找,这件事还是要通知雪儿的家人才行。

现在找到雪儿才是关键,就怕她出事。”

特查莱认可这一句话。

两人走到护士台打听:“你们看到那个病房的病人没有?”

护士回答:“VIP381病房的病人今天早上就出院离开了。”

两人又问:“那你们知道她去哪了吗?她又说她要去哪里吗?”

护士回答:“我们问过她,她说要回家,我们就办理出院手续了。”

特查莱看向苏宁:“你快打电话问问,雪儿在家这样就好办了。”

苏宁:“好,我们打电话问杨叔叔。”

他们却无法预想到,一个患有重度抑郁症患者,怎么可能真的回家呢。

杨文看电话显示是苏宁接起电话:“小宁,有事吗?”

苏宁:“杨叔叔,雪宝宝回家了吗?”

杨文在公司正在开会接起电话,他不可能知道杨雪回家没,“小宁,雪儿不是在医院吗?”

苏宁内心着急上火:“不是的杨叔叔,雪宝宝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了,护士台的人说雪宝宝回家去了。”

杨文:“我现在有个会议在公司开会,一晚上都在公司,不知道雪儿是否在家,我给你打电话问问容妈。”

苏宁听出杨文语气不紧不慢,一点都不关心杨雪的样子,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想着挣钱。

催急道:“杨叔叔你快点。”

杨文挂断电话。

顺手拿起手机拨打容妈号码。

容妈听到杨雪失踪,手一滑,手机掉落在地上,缓过神来,捡起手机回答:“先生,小小姐,并不在家。”

杨文不信的,不在家那就是在夜家老宅。

“容妈,那你再问问夜家有没有雪儿。”

容妈:“好的,先生。”

容妈挂断电话后,拨打夜家号码。

苏素正在修剪花园里的薰衣草。

就听见佣人让她接电话。

苏素走进客厅,拿起电话:“喂?”

容妈:“你好,夜夫人,我想问一下,我们家小小姐在夜家老宅吗?”

苏素心里很纳闷,雪儿不是在医院吗?“容妈,雪儿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可能回家,你作为我好朋友的贴身佣人,你也多少知道,雪儿昨天在医院待产。”

容妈得到答案:“是是是夜夫人这边我回先生话了。”

电话挂断,苏素又起身踏进花园,深思一想,总发觉不对劲儿,这雪儿在医院,怎么还打电话?

难道?

苏素花都不管,就迅速跑回到客厅拿起电话,拨打儿子号码:“阿宗。”

夜宗知道自己母亲没事儿都会打电话,习以为常,语气恰杂着微微不耐烦:“说。”

苏素:“阿宗,你老婆可能不见了,刚刚杨家容妈打电话过来问我雪儿在不在夜家,我就很纳闷,我这儿媳妇不是昨天生产完,还在医院的吗?

你赶紧去查查你老婆在哪,我告诉你,这可是大事儿。”

苏素说完就挂完电话,心想着,希望这儿子争气点。

夜宗闻言,正做办公室的夜宗,脸色凝重。

唤特助过来吩咐道:“你去查查杨雪在哪里。”

特助:“是的,老板,我马上就去查。”

杨文听到容妈的回复,杨雪不在夜家老宅那边,瞬间脸色黑不见底,好好的人就在医院消失了?

起身:“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走进CEO办公室,秘书过来后:“老板,你找我?”

杨文皱起眉,冷厉起来:“你去查小姐现在在哪!人务必在十分钟内,查到,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秘书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老板,看来小姐肯定是出事了,这帝都城谁都知道,他们家公司老板最爱的就是他的女儿杨雪。

呵护的跟个宝贝一样。

“是,老板。”

秘书走出办公室许多股东,高层人员都纷纷过来三连问:“礼秘书,这老板知不知道今天这个会议很重要?这才开到一半没有就结束了?”

秘书:“冷静,各位董事,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不过这小姐失踪现在下落不明,老板在让我去查小姐在哪,抱歉。”

各位股东,高层人员一时间噤声。

医院内,两人得到消息,杨雪的确不见了。

特查莱深感自责:“都怪我,我怎么就没想到,她不可能回家,该死!”

苏宁:“我知道你在自责什么,我们先出医院吧,想必夜家和杨叔叔已经在查雪儿在哪了,很快就会有消息。”

特查莱只好点头,走出医院。

苏宁就接到一通电话。

苏宁一囍:“快走,在新耳酒店,房号1314,雪儿就在那。”

特查莱和苏宁赶到地点时,夜宗,杨文都带着人抵达酒店。

1314房门打不开,叫来工作人员,威逼之下,房门被打开。

入眼帘的一幕却是杨雪趴在床边,穿着一身白衣吊带连衣裙,脚裸在外,一身整齐,嘴角渗出一丝血。

整一画面太美,沉静。

杨文作为一个父亲亲眼目睹这样的残忍场景,血压一高,晕倒在当场。

苏宁叫人带出杨文送往医院。

夜宗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都是假的,他把杨雪放在心尖上二十多年,不曾放弃过,可现在她竟如一个睡美人一样,安详睡在那。

他不信,不信杨雪就这样死了。

抱住杨雪,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悄然一看不知道的,就觉得这人受不了刺激疯了。

相反特查莱很镇定自若,当他听到苏宁说在酒店,就已经明白阻止也来不及了。

特查莱若有所思,眼神瞥视发现桌上有东西。

是三封信。

一封寄夜宗。

二封寄爸爸(杨文)。

三封寄陆丰田。

又环顾四周,没发现其它东西,就这三封信。

特查莱安抚住夜宗,动着薄唇:“你节哀吧,已成事实,无法更改,逝者已逝,让雪儿安眠吧。”

夜宗疯狂嘶吼着:“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雪儿不会这样丢下我的,她不会的!”

特查莱摇了摇头,表示有点头疼:“她已经去世了,你怎么就不接受事实呢?

自她回国起,你们若是善待她,也不会是这种结果,你们的孩子你也不管不顾了吗?”

特查莱说完,拿起信封就转身离去。

房间里就剩下夜宗一人抱着杨雪尸体。

傍晚,杨文正坐在客厅里,整个人看上恍惚间老了几十岁。

夜宗抱着杨雪尸体一步一步走进杨家别墅。

杨文看到,起身,声音暗哑:“你让雪儿安心吧,棺材已经准备好,我们送送她,好歹你们夫妻一场。”

夜宗潜意识里,杨雪根本就没走,她还活着:“爸,我想抱着她,雪儿身体很凉,我怕她冷。”

杨文不再理会,任由夜宗抱着杨雪尸体。

特查莱此时拿出一封信,给杨文:“我想你需要看看这个。”

杨文接过信件,缓缓打开:

【亲爱的爸爸: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或许已经不在您身边,作为你的女儿,我感觉我很幸福,若有来世我不想再作为你的女儿,我也恨极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你看到这里肯定会猜到陆丰田那件事对吗?这里我不恨你,你为了家族利益,破坏我和陆丰田,我为什么要怪你,妈妈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我恨你的原因妈妈是你,是你这个刽子手逼死的,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想瞒着我妈妈死的真相,可是你却想不到我当时为了给你们惊喜,我偷偷躲在你们两个人房间里的衣帽间内,妈妈因为顾叔叔和你吵架,你强要了妈妈,后来妈妈在半夜郁郁寡欢跳楼自杀了,当时你肯定没想到,妈妈在死前写了一封信,那封信我收起来了,你会看到的。其实我多么不想认你这个父亲,你对我呵护是真,可关心一点也没有,我连真心喜欢的,你都要逼我放下,妈妈是抑郁症,我也是,你知不知道我回国这段日子,我活得多么痛苦么?表面云淡风轻永远都不是我,是你们逼我的,凭什么,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要逼我去死,我已经极力去克制自己,可是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为什么我那么努力,换来的还是不正常,对不起,……】

这一段字迹很是潦草,并不清晰……。

最后一段【爸爸,我已经尽力了,这次我离开对我而言是种解脱,我不想让爸爸成为一个笑话,很对不起,怀孕那十个月来,我强忍着,最后结果却是一触即发,我不想变成另一个人,那样的我,让人多么多么恐惧。我爱你,亲爱的父亲。】

看完后,杨文一把老泪纵横,捂着苍老的脸,声音低沉着:“对不起,孩子,我不是一个好爸爸,从小到大一直逼你去放弃你喜欢的东西,也没关心过你真的喜欢什么,可是爸爸为了你好,不让你走上歧途,这是唯一的办法。

至于你妈妈那件事,爸爸也很无奈,都是年轻犯下的错,请原谅爸爸。”

说完一阵撕心裂肺的哭死传出。

特查莱又递给杨文一封信:“这封是给夜宗的,现在夜宗情绪不对,到时候记得找个时间给他,还有这个保险箱里面有东西。

密码是:220899这是她出国时的年月日,这封信是雪儿母亲留下的,给你,还有这几份遗产分配,在f国雪儿是有些许产业,分别划分到她女儿和儿子,在他们未满十八岁继承不了遗产,也不会被谁继承。”

交代杨雪让自己说的话后。

特查莱就离开了,去往陆丰田公司,交给他那封属于他的信封后,踏上回国旅途。

特查莱回到f国后,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久久无法走出,这栋医院全是关于杨雪的记忆,都是他。

是他间接害死杨雪的,如果当时能够及时阻止就不会发生那一切。

特查莱倍感自责,他是精神科界第一教授,最后什么都做不了,他恨这样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特查莱下意识抱头痛哭……。

华国内,陆丰田看完信封后,久久无法释怀,不可能的,这都不是真的,杨雪在他的记忆中是个阳光明媚的女孩儿,不可能自杀的,更不可能有什么狗屁抑郁症。

不,都不是真的,这是假的,假的,不,我不信。

陆丰田手里紧握着信封,一边苦笑,眼里掺和着苦涩。

以泪洗面,陆珊珊一进办公室就看到这般模样的哥哥,她一脸惊愕,根本就不像她的哥哥。

眼神定住在陆丰田手窜拽住的信封,走近,把信封拿出,看完后,内心五谷杂粮,平静如水道:“哥,有时间最后去看一眼杨姐姐吧。”

说完离去,陆珊珊不知道该怎么做,说些什么好,杨雪高高在上的人,说什么都不会信,她会有重度抑郁症。

果然,人们都是看表面光鲜亮丽的,别人背后付出的代价多大,经历什么,没人知道。

两日后,杨雪骨灰被夜宗抱在怀里,一步一步送到公墓里埋上。

现在是六月天,半空中突然下起大雪,一片片雪花盖住这边大陆,格外干净整洁。

PS:曾经我也有过阴霾,我也无法跨过山河,无法接受残酷事实,我颓废过,狼狈过,逃离过,最后有人告诫我,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迎难而上才是最佳选择,过后,我慢慢振作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未来,路上石子真扎人,风景却别有一番韵味。

祝大家都该开心,快乐,阳光灿烂的活着,来到这个世界上请不要藐视生命,生命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东西,都说身体来自父母之肤,不可以轻践生命。

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能看到这本书,我只知道唯一我能为抑郁症患者做的,只有这么点微不足道的事情,若是某一天,患有抑郁症患者的病患看到这本书,一定要记住,还有我,我虽不能立马到达你的面前给你一丝温暖,但我和你共存,会活在你内心深深拥抱你。

我爱你们哟~么么哒^3^。

本书本是下个月发布,作者手痒提前半个月发布了,嘿嘿。

qwq爱你们,你们则是我写书的动力来源。

木马~。

(全书完结。)

今天是11月15日。

别太想我哦,其中会有很多错别字,我检查时未被发现,小可爱们,麻烦一下下,指出来哦,我会虚心接受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一路梅花处处香一路梅花处处香木子传奇|短篇有人说,生活中若没有的诗,犹如黑夜里没有了繁星。诗不能改变生活的质量,但诗可以改变生活的品质。一首诗就是一朵梅花,绽放自己,送香他人。人生苦短,前路漫漫。真挚的希望所有行走的人处处都有梅花相伴。
  • 湖面上的告别湖面上的告别雨落燃烧|短篇乐声响起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她在身边的时光里,她的样子依然真实清晰如在眼前,而她曾出现在他的生命中这件事却如梦境一般迷离
  • 卿妃她又失败了卿妃她又失败了遇你安|短篇顾夜:卿卿,我应该早点认识你。 叶卿:为什么? 顾夜:因为那样我们就是青梅竹马了 叶卿:我的青梅竹马是言哥哥,我小时候可是吵着要嫁给他的 顾夜瞬间黑脸 顾夜——叶卿 × 命中注定
  • 快思考慢思考快思考慢思考紫夜星沙|短篇身处一个快速经济发展的时代,在纷纷扰扰的世界中,我们如何能多一份理性的思考。
  • 疾风剑皇疾风剑皇黑黑感冒啦|短篇一个游戏宅的异世界强者之路,风之剑客的艰难旅程,一步一个脚印的复仇之路,哈撒给,我的剑融入风,消逝于风。
  • 情满巴蜀情满巴蜀魂锁西亚之力|短篇本书不是我的个人作品,我只是代发。要吐槽的要开喷的也别针对我本书讲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某山里娃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滑稽)
  • 邪之战邪之战梁星语|短篇落入凡间的天使为了拯救人类与恶魔展开殊死较量,天使到人间后戏剧化的与人类发生了爱恋,生为魔界的小魔女却有一颗冰清玉洁的心灵,不愿看到人类被恶魔迫害,小魔女不顾自己面临灰飞烟灭的危险与天使携手救出被困魔界的受害人类···
  • 夜谭聊韵夜谭聊韵南极老抽|短篇由很多小故事组成的一部短篇小说。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的想法也都是不一样变数?定数?人在做,天在看,只是希望做的事情能够问心无愧。希望读者看完后能够给你们带来许多的感触。
  • 冷之昔予念冷之昔予念故人未远行|短篇人人都知水昔予是冷血之人,却不想她后面有这样一段往事。她本为忘川河畔的一株血之彼岸,却因佛的一念而入轮回。本应守在忘川河畔的她入轮回后冷血而孤傲,“情”字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不管是否错负轮回,她,都不悔! 佛给了她三世的机会,只愿她……不负初心……
  • 小粥从此逝小粥从此逝Zhou舟|短篇小舟从此逝小舟从此逝小舟从此逝小舟从此逝小舟从此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