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盛世婚礼

五日后,杨雪身上车祸的伤也恢复如初,杨雪准备起床,入耳传来一阵电话铃声。

杨雪伸手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是苏宁号码,指尖划过,接起电话。

电话另一端:“雪宝宝?前几天,我说前天有高中同学聚会,过后他们推迟了两天再举办的。

雪宝宝你怎么也不打电话问问情况呀?

今天正好是推迟的同学聚会的日子,雪宝宝要过来吗?”

杨雪:“我就不过来了,爸爸不让我出门,我和夜宗的婚期在后日。”

电话一头的苏宁,眉目一凝:“什么?怎么那么快?”

杨雪讽笑一声:“是啊,挺快的。”

苏宁听到杨雪的笑声,觉得浑身不舒服,这哪是她的雪宝宝?

又问:“那雪宝宝,为什么叔叔不让你出门啊?

不会是怕你逃婚吧?”

杨雪:“可能吧,我先挂了,后日再见吧。”

苏宁知道杨雪心里肯定不好受,只好应下“好”。

一段挂断电话铃声“嘟嘟嘟”一声。

杨雪阖着双眼,眼角流露出水晶似的泪水。

杨雪迅速起身,走向梳妆台前,坐下来,打开第二个抽屉里,一共20瓶分别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和西酞普兰是治疗抑郁症的主要药物,最后一瓶是安眠药。

近期这几天,夜晚来临时常难以入睡。

这些药瓶外写着是维生素C片,实则里面的药物早就替代成治愈抑郁症患者的药物。

杨雪用手拿起一瓶氟西汀,氟西汀寓意:【你是我的命,没有你我会疯,意味着离不开他。】

倒出几片药,放进嘴里。

每次倒药物放在手心里时,双手都会抖的特别厉害,吃下药后的杨雪。

阖下美眸,内心掺杂着莫须有的情绪,难以自抑。

突然杨雪把梳妆台上的东西全部打落在地上。

一声嘶吼,此时的杨雪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美眸在瞬间睁开充满着许多血丝。

杨雪砸完东西之后,瘫痪坐在房间的角落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让人感觉到了无比惊悚。

杨雪扶额,喃喃自语:“妈妈,妈妈,不要跳楼,不要离开我,雪儿不能没有妈妈……。”

杨雪默默蹲在角落瑟瑟发抖,时不时糯糯自语:“不要离开我,不要自杀,雪儿好可怜的,妈妈,丰田……”

楼下的容妈知道自家小小姐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但刚刚却隐约听到了一些声音。

容妈刹时想上去看看,这小小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偶尔下楼在客厅里喝茶,生怕出事。

容妈在楼下想着上去看看小小姐,但又望却止步,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而房间里躲在角落里的人儿,小声哭泣:“丰田……。”

杨雪目光放在地板上,陷入回忆中……。

那时高二的杨雪第一次见陆丰田,那样的阳光,那样的引人入胜。

在杨雪的回忆中,陆丰田就如同神明一般出现在那段时光里,照射这自己黑暗又狭小的世界。

让她懂得了所谓的快乐,懂得观察这片土地,每天都接触着不同新鲜事物,慢慢的去成长,去感受世间万物复苏生长,也懂得了爱一个人的快乐,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无论是去哪里做什么事,都欢喜,古时候,人们常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哪怕每天就在他身边什么都不做都很开心。

杨雪回忆着,慢慢陷入沉睡,等她再次醒来之时,已是下午2:00。

杨雪知道这几天都在自己房间里,抑郁症发作越发严重,药物已经无法控制。

呵呵,这就是整座帝都城都羡慕不已的杨家大小姐,谁都想不到竟会是个精神病人。

杨雪知道,抑郁症发作之后会没有任何记忆,甚至情绪难以自控。

想到这,立马起身,打开房门,下楼就看到容妈,站在客厅内一脸担忧的望着她。

杨雪看到这样的容妈,神情温和下来,温柔问道:“容妈,爸爸在家吗?”

容妈:“先生刚回来不久,现在在书房内。”

杨雪转身就往二楼书房走去。

敲起房门‘扣扣扣’。

书房内传出杨文声音:“进来。”

杨雪走进书房,书房内,杨文正在处理公文文件,抬眸见是杨雪,冷淡道:“找我有什么事?”

杨雪缓和道:“爸爸,女儿要去一趟f国,刚刚接到学院消息,让我过去颁发博士毕业证书,顺便商量进入世界学医教授研究院一事。”

杨文半解半疑:“哦?不是拿下双修博士学位了吗?

确定只是处理这些东西?而不是逃婚?嗯?”

杨雪解释道:“只是女儿为了进研究院一事,忙碌三年,还请爸爸看在女儿辛苦一份上让我过去一趟。”

杨文微不耐烦:“行了,什么时候回来?”

杨雪平静道:“明日下午。”

杨文:“又什么时候去?”

杨雪:“现在。”

杨文勉强信下了。

点头答应:“去吧,信你一次,而不是为了逃婚而借用学业之事作为借口,尽量快去快回。”

杨雪得知自己父亲答应,就转身离开书房不再多加叨扰。

杨雪回房收拾一番,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粉色大衣,戴上墨镜口罩,穿戴整齐。

鸭舌帽遮住上颚。

之后走下楼,容妈缓缓走近杨雪身边:“小小姐,先生同意你出去了吗?”

杨雪点着头,头也没回就走了。

司机把杨雪送往机场。

杨雪坐着下午4:00航班飞往f国。

国内,书房内,一保镖正在禀报关于杨雪行踪一事:“先生,小姐的确坐的是去往f国航班,属下也去查过。”

杨文挑眉:“哦?途中她没见谁?又或者没遇见谁?”

保镖一直弯着身,低着头:“属下并没有发现小姐途中见过谁,一直都只看见小姐一人。”

杨文暂且放心下来:“嗯,你下去吧。”

保镖:“是,先生。”

f国内,杨雪来到f国市都中心,f国国际医院。

这所医院,杨雪待了两年时间,救助了许多需要帮助的人。

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家庭,都因为杨雪的救治而得到幸福的希望。

杨雪知道f国讨厌华国人,可她杨雪在这个国家,却得到了崇高的信仰。

可自半年前给一位孕妇接产,却没曾料到那孕妇一醒来,看似平平静静,结果一转眼就抱着自己生的儿子。

从病房内走向38楼的窗户,越身一翻,怀里抱着自己生出不到三个小时的儿子纵身一跃。

就这样一尸两命。

谁都不曾想到杨雪作为医生,在医学界的威望很大,拼命保下的孕妇就这么当着她的面跳楼。

当时的杨雪只有轻微抑郁症,经历这一场景过后。

抑郁症突然变得重度抑郁。

自认谁也不信,救助那么多家庭的医生,乃至世界各国都名誉极高的杨雪,杨医生,杨教授,竟会是重度抑郁症患者。

至此之后,杨雪心情好的时候才会接下手术,情绪阴霾的时间里,她不敢接手术,她一直都知道,她是一位医生,她做的是救治需要帮助的人。

不让更多的家庭家破人亡,至少能治好一个病人也是好的。

若是一旦让她在自己都难以自控的时候,给病人做手术,结果是什么样,难以想象。

同时的她也害怕,害怕因为自己而害更多的人。

杨雪走进医院,进入SVIP电梯按62楼,不一会儿抵达62层楼。

杨雪由于戴着墨镜和口罩,没人认出来。

杨雪走到精神科,精神科主治医生是杨雪在f国挚友。

半年前杨雪抑郁症发作,都是他的主治和陪伴。

杨雪站在门外,用精致的双手敲了敲门‘扣扣扣’。

咨询室传来流利的英文:“Come me.”

杨雪顺手推开房门,走进咨询室,坐在椅子上。

精神科主治医生正在阅历自己手中关于抑郁症的文件资料。

精神科主治医生(特查莱·mister T)

杨雪就这么安静的坐在椅子上。

特查莱顺势抬头,把目光看向杨雪。

内心微愣,她不是在一周前才回国了吗?

怎么又过来了?

开始杨雪坚持回国,特查莱坚决不同意,给杨雪说:【不行,你现在这样回国?你是疯了吗?】

【我没疯,到时候你给我多配点药就好,我不碍事。】

【我看你就是疯了,半年前,你见到那位孕妇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儿子从38楼窗户上跳下去,你就抑郁症病危。

你知不知道你若是一旦回国,被什么刺激逼上绝路,你会做什么事吗?

你自己在这f国一直研究抑郁症,直到现在你却变成自己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你自己都是医生,你知道一个人的生命有多么的难能可贵吗?

你不在乎你的命,那爱你,在乎你的人就也和你一样不在乎了吗?

你这一年多,救治那么多家庭,见识到那么多的家庭的不幸,怎么到你杨雪这里,你反而不问不顾。

你还是我认识的杨雪吗?

成了所有人的救赎者,却成了自己的葬送者?】

特查莱,收回刚刚飘在天际的思迅。

问杨雪:“一周前,你强行要回国,怎么?现在又来给我装深情,要治病了?”

杨雪眼中晶莹剔透的水珠在打转,很是安静道:“不是,我现在越来越难控制住自己的的情绪了。

甚至些许吃完药也会带有莫须有的复杂情绪。

我过来想让你再把药量加大3倍,可以吗?”

特查莱,刚开始,还以为她来是要求他继续治疗的,却没想到听完之后。

特查莱是f国人,是世界精神科教授,父母在f国是首富。

特查莱,棕金发,一双桃花眼,牟子是蓝色的。

穿着一身白大褂,内穿一身白西装,鞋子也是白的。

身高186。长相甚是俊美。

特查莱听完后,一双蓝色牟子都要喷出火来。

他实在是强忍不下这样的怒气,当然他也没想忍:“杨雪,你回了趟国,是不是更加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把我的话当做玩笑话吗?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你明明知道那些治愈抑郁症的药物,吃下去会有副作用,你还敢来找我加大药量?

本以为你学乖了,乖乖接受我对你的治疗,你看看这是什么?”

特查莱一边说着,便拿起桌上关于抑郁症患者的文件资料,丢到杨雪眸下。

“你好好看看,看清楚!一周前你坚持回国,我没说什么,也没怪你,我想你始终还要靠我救治你。

你也是一位医生,抑郁症是什么?恐怕你做的研究比我这个精神科主治医生的研究还多的多吧?

明明你比我还了解抑郁症,你再看看你,你现在病情都成什么样子了?

可我听到的却是,你让我再给你加大药量,还3倍!

两年我就认识你,到现在为止,我发现你这个人根本就不在乎旁人的感受,一副我行我素的臭脸。

真不知道我当初怎么看上你这种女人!”

杨雪微低头,从牙缝挤出来一句话:“没,我只是在情绪比之前更加阴霾了,你是我的朋友,你会帮我的。”

特查莱冷哼一声:“你还知道我是你朋友?你现在的行为就是在伤害自己,且行自己还完全不自知的表现。”

特查莱犀利的眼神瞥视杨雪一眼,问道:“说吧,遇到什么事了?”

特查莱故意顿了一下,调侃道:“让我猜猜看,多半你回国,有人给你端祸水来刺激你了是不是?”

杨雪没有吃惊,微微点了点头,默认特查莱的猜想。

特查莱一副吃力不讨好似的,霎时恢复正经,追问道:“竟然如此,你总要说出发生了怎么吧?

你一来f国就给我要3倍的药量,对我而言可是挺突然的,我看就是你病重了,想拉着我一道死,你就甘心了。”

杨雪艰难的从牙缝中款款道来回国后遇到的事一切原委后。

特查莱听完,脸色难看到极致:“什么?要我是你,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我可不管那么多,直接拿起枪看谁不爽就直接崩了他。

我说你也是,爱一个人怎么就这么容易放弃了呢?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胆怯?

遇事就放弃自己对他的感情,说什么爱,说什么喜欢,简单来说,你根本就不爱他,他自然也不爱你。

你们华国有句古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你们的爱实在是过于脆弱。

这么脆弱的爱情,你还好意思说很爱他?只是你爱的这人,他出现的时间恰恰是你遇到他,他也刚刚好给你打开了你阴郁多年的心事。

让你敞开心扉,接受这个世间万物而已。

我给你讲,真爱是无坚不摧的,真爱是经历历史长河磨合出来的,两人不分彼此,这才是爱。”

杨雪很聪明,听的很明白,她又何尝不知道呢?

是啊,他只是出现的刚刚好,时间上对上了而已。

特查莱温和的大手轻柔着杨雪的褦襶【脑袋】。

语气缓和道:“好了,等会儿我先给你催眠一下,看看你情绪怎么样?!

少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多想想别的事情,至少要让你开心的事。

你呀,和我做朋友这两年,你知不知道你特别气人,让你治病的时候,你很是不乖。”

过会儿后,特查莱让杨雪躺在检查室内的床椅上,对她进行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催眠。

杨雪醒来,又乖巧的坐会刚刚的椅子上。

杨雪知道一个多小时的特查莱,对自己催眠,脸色以及嘴唇变得毫无血色,每次他于自己催眠后都是这样的结果。

杨雪正准备问他,她的病情是什么情况,特查莱先开口:“这次关于的你的病情,可以说比一周前差到极点。

我建议你还是别回国了,药物有副作用,也会让病人对它产生依赖性,你留在f国治疗,回国还一团糟。”

杨雪潺潺开口:“真的严重了吗?在华国内,我发病时,我怎么都不记得,我……。”

特查莱打断安慰道:“好了,我都知道的,抑郁症患者发病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清醒了也会记得,更何况你的病情那么严重。

半年前的你也是这样,好不容易经过治疗,恢复的不错,结果你一回国一切都恢复出厂设置。

你简直让我头疼,要不是你是我朋友,我还懒得给你治疗了,直接甩你一句,你爱治不治,到时候死了可别赖我。”

杨雪咧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语气温柔道:“好了,我知道了,药量还是加倍吧。

我回国后,若是途中再出现问题,你顺便来华国工作一段时间吧,就当照顾我这个不争气的朋友吧。

我正好尽尽地主之谊招待你。

我的病情一直都是你照料着,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

特查莱疑惑,眉目一紧:“回国?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杨雪赔笑:“那怎么办?等会儿我睡会儿我就购票离开了,我的好爸爸可不允许我逃婚。”

特查莱火气正在暴露的边缘:“你那什么父亲,不要也罢,真是把自己亲生女儿往绝路上逼。

特么就是作死。你不会还傻傻的什么都没告诉他吧?”

杨雪摇摇头,表示否认。

特查莱见杨雪否认内心更是火大:“靠,你是蠢货吗?任凭他作践你?愚蠢,你杨雪各个方面都出色优秀,这现在就变成胆小鬼了吗?

你那父亲也不是个东西,简直一群人都是禽兽嘛。

当初你母亲恐怕也是被他这样逼死的吧?

哼,连自己的女儿,还是亲生女儿病了都不知道,简直就是妄为人父。”

杨雪噗嗤一声,又忍下去,虚心道:“好了,就这样吧,等会儿你把要给我配好送来酒店就是了。”

特查莱问:“什么时候离开?”

杨雪回答:“现在我来f国已经5个小时后了,我再睡5个小时会儿,定个航班就可以了。”

特查莱:“那好,你先去酒店休息吧,你也很累了,等会儿记得给我发门牌号,我把配好的药给你双手捧来献上。

你就是我的祖宗。”

杨雪“好”。转身就离开咨询室。

去往医院旁边的酒店。

开好房间后。

进入酒店房间内。

洗漱完,准备休息,顺手拿起手机给特查莱发送酒店房间号【这是我的酒店房间号F1314】。

对方正在输入……

【得嘞,祖宗。快休息吧,差不多你睡醒了,我就送来了。】

对方正在输入……

【好。】

当即就把手机放在一边充电。

杨雪躺进被窝里。

5个小时后,杨雪被闹铃吵醒。

杨雪拿起手机钟表显示f国傍晚6时。

杨雪接着先是洗漱。

穿戴整齐,收拾完自己,准备离开酒店,就听到房门响起,顺手打开房门,特查莱就抱着一小纸箱:“雪儿,这里面有你要的东西。

你放心包你拿回家也不会遭人怀疑。”

杨雪接过纸箱。

特查莱开车送杨雪去往机场。

一路上特查莱叮嘱一路,让她回国好好的照顾自己,千叮咛万嘱咐,叫杨雪一定不要做傻事。

杨雪就是沉默。

特查莱心想,靠,我这都依着她让她回国了,她竟然不听规劝。

算了,过段时间给她一个惊喜。

然而这个惊喜的出现,特查莱久久都无法走出。

杨雪坐上航班回国。

回到国内正是华国上午11:00左右。

杨雪回到别墅内,容妈见杨雪双手抱着的小纸箱,见势就要去帮忙:“小小姐,你给我吧,你给我说放哪就是。”

杨雪却开口:“没事的,容妈,这里面是宝贝,还是我自己来吧,再说也不重。”

杨雪把东西放在自己的保险箱内锁好。

正准备下楼。

杨文就站在二楼上问:“去一趟f国你倒是心情都好了?

国内就这么让你不如意?”

杨雪赔笑:“怎么会呢?你是我爸爸,再怎么说我也只有你一个爸爸,你也是为了我好不是?”

杨文:“既然这样,待会儿婚纱会被人送过来,你看上哪件,就选哪件吧,都是按你尺寸定制的,一共20套,都是你的,至于你要穿哪套看你自己。”

说完,杨文就去书房了。

不一会儿,国内著名设计师就把20套婚纱送来杨家别墅客厅内。

杨雪坐在沙发上看着20套婚纱,有些一怔。

是不是有些奢侈了?

国内著名设计师(林柯),英利的牟子注视在沙发上的女人身上。

没想到这位就是有名的杨家大小姐,美则美矣,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病娇似的。

让人内心很不舒服,甚至多盯着看会儿也不舒服。

没想到夜宗我那好哥们儿竟然喜欢病娇型的小美人儿。

看来口味不是一般的重。

话说这帝都城最尊贵名媛也就只能是这杨大小姐了,不仅人美,还那么像一幅油画。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和传闻中一样呢,很是温柔,颇有大家规范的大小姐呢。

杨雪见这人不男不女的模样,打量着自己,内心稍微有点爆炸,很快收回,莞尔一笑:“你就是国内著名设计师,林柯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人如其名。”

林柯赔笑:“杨小姐也是,如传闻中的一样,现在的名媛大多数都是刁蛮不成样子,像杨小姐这的大家规范的千金,真是难得。”

杨雪微勾嘴角,没再说话。

林柯绅士礼貌道:“杨小姐,看看这20套婚纱怎么样?

要不?一件一件的试怎么样?”

杨雪从沙发上起身,走过去,目不转睛的看着婚纱,扫视一圈,最终把美眸定在中间一套:“你把这个拿下来。”

林柯立即拿下杨雪所指的婚纱。

杨雪仔细打量着林柯手中的婚纱,上半部分是有公主式设计,下半部分是由羽毛扇形状设计,带着金气,让整套婚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杨雪:“就这套,其它的当作礼服放我衣帽间内挂着吧。”

林柯没想到杨雪会选择这件,20套婚纱当中有19件是他亲自在一周内设计赶忙出来的,而她杨雪选的这套正是夜宗设计的。

前几天夜宗说杨雪必定选他设计的婚纱,我还否定来着。

结果还真的如夜宗说的一样,料事如神。

林柯如同翩翩公子,绅士口吻:“杨小姐,剩下的要礼服恐怕还需要改进一些较好,不然穿着他们参加宴会场所多有不便。”

杨雪质疑:“怎么会呢?我到觉得很是完美,最多的就是过于奢侈了些,并没有什么。”

林柯暗自腹诽这话说的话,就是怕你穿的繁琐。

杨雪走进沙发继续坐下:“就这样吧,你送上去吧,那套婚纱挂在我房间中央,容妈会帮你的。”

林柯也不再说什么,直接和容妈送进杨雪闺房之中。

林柯一进去,就发现杨雪的闺房全是粉色梦幻系。

连床上用品,包括布娃娃大多都是粉色。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走进天堂。

而后,容妈打开衣帽间,林柯内心那叫一个惊讶,我的妈,这衣帽间真大,放完一半的衣服鞋子,竟然还有空的一大截。

衣帽间颜色却是白色。

地板也是白色,除去这些都是粉色,连浴室也是粉色。

林柯感慨,果然是帝都城最尊贵的名媛千金,这房间打开阳台,阳台上全是粉色玫瑰,香气逼人,俯视下面,我去,那么大一个游泳池。

泳池旁全是粉色玫瑰,真是美。

原以为进杨家别墅进来那一刻,就够大了,却没想到这后面还有那么没得景色呈入眼帘。

容妈放好婚纱,就见林柯在阳台,咳嗽一声:“林设计师,不用那么吃惊,若是你参观完了,就和我下楼吧,小姐很少让人踏进她的房间。”

林柯这才反应过来:“是我的失敬了,容妈,我原本进别墅的时候,就觉得杨家别墅前门就够大了,这没想到,站在这阳台上,景色会这么美。”

容妈:“那些花都是小小姐喜欢的,房间设计是小小姐母亲设计的,先生也准备了一些功夫,原本家里的花之前只是向日葵,自从夫人去世后。

先生就问小小姐喜欢什么花,所以家里现在唯一一盆向日葵在先生房里,偶尔会被先生拿出来晒太阳。”

林柯听容妈这么一讲背后的故事,都可以想象全身向日葵又该多美。

又问:“容妈你刚说杨小姐不喜欢人进她房间?”

容妈细细说道:“小小姐,三岁后都不喜欢人随便进她房间,小小姐这间房隔音效果极好。

我记得小小姐五岁那一年,有个新保姆过来,很年轻,我让她喊小小姐下楼吃饭,那人看着房门没关紧,就打开走进小小姐房间。

小小姐刚刚洗完澡,走出来就看到阳台有人,直接就把人轰出去了,后来那小保姆,没几天就死了。”

林柯听的内心发麻:“这么吓人?那小保姆为什么会死?”

容妈脸色一僵,很快回复正常:“这我就不知道了,林设计师,衣服已经放整好,我们下楼吧,小小姐不喜欢有人在她房间多呆。”

林柯也觉得有道理,就和容妈一起走下楼。

谁也不会想到容妈根本就没讲完……。

那小保姆,进房间后,只是逛了一番,被杨雪看到之后,杨雪假意把手上一条价值3000w的手链送给她。

小保姆当时内心嫉妒心极强,见杨雪如此讨好她,自然内心美滋滋的收下了。

小保姆和杨雪一起下楼,吃饭,容妈和杨文以及管家都发现杨雪手上的手链不见了,杨雪却说她刚刚在洗澡,把手链放在梳妆台上,可能是没戴。

当时小保姆在厨房哪里知晓这其中的预谋。

随即杨雪喊上容妈到房间,让容妈作见证,杨文亲自给她戴上妈妈在世送她唯一的手链,却不曾想,杨文和容妈在房间里看了一圈都没发现。

杨雪就诺诺的说:“爸爸,容妈,刚刚那个小保姆进来在我房间里闲逛,当时我正在浴室洗澡来着。”

言下之意就是小保姆偷的。

杨文立即就让人去搜小保姆身,却不曾料到手链正在小保姆腰包之中。

从此杨文和容妈以及管家就下死命令不允许家里的下人随意进主人房间。

若是发现有人不听劝告,就别怪他们翻脸无情。

而后,杨文表面上开除小保姆,暗地里就让人处理她,自然几天后她就死了。

这些陈年往事,自然容妈不会给谁提起。

容妈也是知道当年的事,杨雪是故意这么做的,小小姐向来都不会轻易放过不听劝告的人。

况且那小保姆也不是什么善茬,被先生处理了也好。

杨雪坐在客厅里见林柯和容妈下楼,杨雪招呼道:“林柯?你可以走了。”

林柯心想,他这一盏茶都没喝呢,问道:“杨小姐你就不让我这个设计师坐下来喝口茶吗?”

杨雪没有先前的温柔,语气中带着怒气:“喝茶?喝绿茶怎么样?嗯?

我让你和容妈去放衣服,话说这么久才下楼,你是不是闲逛我房间了?”

容妈见杨雪发怒,识趣后退几步。

林柯脸部一紧,解释着:“不不不,杨小姐误会了,我只是有点惊讶和好奇,所以多看了会儿。”

杨雪冷声道:“是吗?好奇?不知林大设计师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好奇心害死猫,嗯?”

林柯听到这句话,魂儿都要丢了连忙趴在地上:“是是是,今后我再也乱看了,杨大小姐你大人有大量,饶过小的这一回吧。”

杨雪可没好语气:“可以是可以。”

趴在地上的林柯听到这句心情大好,可听到下句直接吓得颤抖。

“容妈搜他身。”

容妈立马过去搜身。

容妈搜到一串红宝石。

杨雪勾起嘴角笑了笑:“你抬头看看容妈手上的东西,我竟是没想到国内著名设计师竟然是小偷呢。”

林柯抬头看着容妈手上的红宝石,心都跟着凉凉了,人就像花朵一般瞬间焉了。

他想解释,可杨雪却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

此时正好,杨文从二楼下来看到这一幕。

杨文也不曾想到,这夜宗的好兄弟是个市井小贼。

大怒:“我杨文活到这把年纪,浑然不知国内著名设计师是小偷!这红宝石名贵得很呢。”

林柯连作解释:“杨叔叔,真不是我拿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在我兜里。”

杨文挑眉:“是吗?当年偷东西的小保姆也是这样解释的,可监控显示就是她拿的,你觉得你说的话能有可信度吗?”

林柯腹诽大叫冤枉啊,夜宗我给你老婆送婚纱来,现在性命堪忧,你一定要来解救我啊。

杨文见林柯不说话,扬言就把人丢出去,门外就出现夜宗身影。

夜宗:“伯父,这林柯是我的人,他偷东西偷到杨家来了,我亲自带回去审问。”

林柯想到夜宗的到来,就如同看到了天神,眼睛里流露出苦楚。

杨雪却没那么轻易放过:“夜少,你让你的人来送婚纱,他进我房间闲逛那么久,偷这仅存的红宝石,说不定和你也有干系。”

示意便是夜宗命他林柯来偷东西的。

杨文:“……”

容妈:“……”

忠叔:“……”

忠叔腹诽,我的祖宗,夜少偷东西?这人可是活阎王,偷东西还不至于吧,得饶人处且饶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

小小姐你倒好,还直接两个都不放过。

夜宗:“雪儿的意思是我让他来偷东西的?”

杨雪看都懒得看他,甩他一句没心没肺的话:“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的意思可不是。”

言下之意就是他夜宗变相的承认是他让人来偷东西的。

夜宗牟子微眯,狐疑道:“是吗?你这句话的意思可不就是指,我夜宗承认我让他来偷东西的?嗯?”

杨雪白他一眼:“我有吗?好像没有吧,你可以走了,我房间里也没失去什么。”

林柯连忙站起身来,准备走,夜宗拉住他,在他耳边呢喃:“你还真以为她让你走啊,蠢货,你走了就是做贼心虚。”

林柯:“那怎么办?上次那个小保姆没几天就死了,我还是保命要紧。”

说完夜宗双眼俯视林柯颤抖的双腿,又抬怼杨雪:“雪儿,这件事到此为止怎么样?看在我母亲和你母亲的交情份上,放他一马。”

杨雪冷哼:“好啊,我都让你们走,怎么?还不走?”

夜宗和林柯走后。

杨文开口:“那设计师也不是个东西。”

忠叔笑道:“先生,他们都承认了。”

容妈:“是啊,先生这偷东西还是未来小小姐的丈夫。”

杨文没再说什么。

坐在饭堂里和杨雪一起吃完饭。

翌日,这天化妆师一早就到杨家别墅内等着杨雪起床。

化妆师越看时间,越是心中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万分:“容妈,你家小姐怎么还没醒?

这都八点了,等会儿还要换衣服,杨董事长都早早去和夜家筹备婚礼现场了。”

容妈愣是没给夜宗派来的人好脸色,想起昨天的事,她就笃定小小姐不喜欢这位夜少。

良久慢悠悠的开口:“你是化妆师,我家小姐被小贼吓到了,睡得有些晚,多让我们家小姐睡会儿怎么了?”

化妆师也不敢多说什么,紧紧的闭上嘴巴,他内心也知道这容妈口中的小贼是谁,正是他多年的好友林柯。

无奈,化妆师只能再等等。

有过一个小时后,化妆师看着手腕上的钟表,心都快急上火了。

正想开口,就见杨雪从二楼优雅又缓慢的下来。

化妆师第一次见到这位美名帝都城的杨小姐,这可真美啊。

但也很快拉回自己飞出云霄的思想。

化妆师以为杨雪是要化妆的,没想到正当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却看到杨雪坐在饭堂吃饭,不仅如此,还吃相优雅,这位姑奶奶完全不知道这天是她结婚的日子啊。

杨雪吃完早饭,又让容妈那甜点,拿完甜点,又接着让容妈那酸奶。

化妆师看着手腕上的钟表,九点半了,化妆师再也忍不下去内心的焦急,打破宁静:“杨小姐,姑奶奶,这要吃到什么时候啊?

婚礼过了,够你吃的,先化妆好不好?”

杨雪腹诽,这就受不了?老娘还没做更过分的呢。

杨雪不紧不慢开口:“急什么?这才九点半,十点也不迟。”

化妆师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这夜少要娶的是个什么祖宗啊。

杨雪察觉到化妆师的神情,想着算了,等会儿到婚礼现场都要开一个小时的车,不逗他玩儿了。

“你给我化妆吧,容妈你把我看上的婚纱拿下来。”

容妈很快就上去拿婚纱下来。

化妆正在给杨雪化妆。

一个小时后,准备做发型,被杨雪说话声音打断:“等等,我先穿婚纱吧。”

化妆师:“好。”

杨雪换上婚纱,又过了半个小时。

同类热门
  • 清枫诗阁清枫诗阁戏追风流|短篇朋友啊朋友,到底什么是朋友啊?谁能懂我的寂寞
  • 回忆璐回忆璐露露无谓|短篇每个人都会有迷茫期,瓶颈期,那么在这种环境中,你该如何选择,如何继续。向着风,拥抱彩虹,勇敢的向前走
  • 重生之大人那人又来了重生之大人那人又来了莫白邪璃殇|短篇上一世,她本是绝情阁的阁主,统领绝情阁数百门徒,在众多门派中站得一席之地,还成为了苍蓝大陆的一流势力。 他,千秋谷的谷主“叶子枫”,一次外出,看见被刺杀重伤的她,从此一见钟情。 一场梦幻的爱恋,她冷漠淡然到温柔体贴,没想到最后是那个说爱她,要守护她生生世世的人却是给她致命一剑。众势力杀她,只因她偶然得到了琉璃珠和山河凌冰扇,本以为是她的幸事,却不想成了她的劫………… 世间哪有情,呵呵呵,可笑,绝情阁么,绝情,那么这一世,她,“百里芜殇”定做个冷情无心之人。 【叶子枫】“殇儿,我还是来迟了,下一世等我,我一定要保护好你,绝不会再弄丢你”
  • 寻心寻心潘呆|短篇这是我平时生活中的一些灵感,因为个人喜欢心理学,所以文大部分都有些黑暗。注明,这是短篇合集。小伙伴们请慎入!
  • 杂一杂杂一杂张从戎|短篇很遗憾最近的时间比较紧张,所以内心所悟所想不以小说的形式展现出来。杂文是一种我比较喜欢的自由文体,以后我会在这个平台发表我对这个世界杂一杂。愿我们都能在这个繁芜的世界喊出自己内心的声音。
  • dog的日常之铲屎官dog的日常之铲屎官墨璃叶|短篇有只狗叫dog,还有它的“铲屎官”,他们的日常充满搞笑,也充满了悲伤...
  • 风铃风铃刘国芳|短篇中国小小说30年心血结晶,23位名家殿堂级作品,精短文学的至高水准,值得一生珍藏的经典文丛。由当代微型小说之父刘国芳编著的《金麻雀获奖作家文丛.刘国芳卷》为金麻雀获奖作家文丛之一。《金麻雀获奖作家文丛.刘国芳卷》收录了拔去心里的草,爱在天上飞着,风铃,黑蝴蝶,吹笛到天明,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过去,结婚,老鼠带来的爱情,快乐情人节,开始就是结束,忽然,警察与小姐,向往阳台,模特与车,角色,小品,对面……
  • 心光林夕录心光林夕录虺静|短篇心光如林夕,但晨往,终暮归,不觉知。彼穷也道不尽,长喟方思,流过水清,不返仍心意忆。林夕若心光,不过一瞬而已。一心光,一林夕,谁不是在徘徊?
  • 努力的另一个名字叫成功努力的另一个名字叫成功白云清水|短篇语录:人都会经历喜怒哀乐,成长的路上少不了他们。经历痛苦、磨难、绝望,然后从中再走出来,相信你会收获很多!
  • 足球文学知识学足球文学知识学伊泽森|短篇《足球文学知识学》,是“足球文学”理论三部曲之二,即“足球文学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另外两部书分别是《足球文学方略》、《足球文学录》。其中《足球文学方略》在腾讯文学也有上架。作者借创世中文的平台,将此文集隆重公开,最终也希望能签约出版实体书。偏向理论的读物,但我也希望做到尽量接近市场需要。而它们,不仅是“足球文学系”的重要阐述组成,也将成为中国乃至国际体育交流、教学的重点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