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小的时候,我的家在一条小溪旁边的半山坡上。小溪和我家之间有碧油油的稻田,一个有很多户人家汇在一起的湾子和一大坡的碧翠的森林。说它是森林是因为它四处相连,顺了山势与小溪相伴一直向上延展,直接大山的顶端。像一条绿色的围脖,紧紧地粘了大山。

小溪旁的湾子叫刘家湾,围着它的是大片大片的稻田。当鱼楸串和折耳根长满田坎的时候便要插小秧了。那些田块的最外边便是小溪了。有高高的大石头垒的保坎,保坎上有一棵枝干很是粗壮的黄桷树。

那时节嫩叶已经长了出来,黄桷花在枝头诱人地摇着。一片嫩绿的叶子包一片花叶,包得紧紧的仿佛一个子弹头。花叶紫红紫红的,吃起来有点酸酸的。五六岁的我很是眼馋。顺了溪流往下,水流折弯而行,水击石响。谓之响水堂。小溪两边有翠竹一丛一丛的,站在高一点的坡上望去,它像一条绿色的龙婉蜒着随山脉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我的父亲在很远的矿山里上班。留在小山村里的家里有我,妹妹,姐姐和妈咪。姐姐要去上学,妈妈要去刘家湾大田里插小秧。只有我和妹妹是闲人。

妹妹裹了小裙裙,肉嘟嘟的脸蛋红润润的。她不太爱动,大概会走一点了吧。一双眼晴不是很灵活。我走到那里,她的眼睛便跟着转到那里。显得很是呆萌,并不太理我。逗一会她玩后很快便没劲了。肚子咕咕地叫,于是我便四处翻找吃的。灶台上应该有吧?。我如是这般地想。

灶台离地有1米多高,比我高出了一大截去。怎么看都看不到。于是我搬了小桥板凳垫了,终于看得见灶头了。只是灶台上空空如也,并没有吃的。只有大铁锅孤伶伶地躺在那儿,伴着它的是一把把儿圆溜溜细长细长的锅萨。于是拖了我的小桥板凳,去条石上的碗柜里再找找……

一番东翻西找之后。却一点收获也没有。我呆呆的去屋外坝子边坐了。坝子坎下的竹林里,小鸟在竹枝间跳来跳去。啾啾地好象在跟我说话。有时它们会歪了头看看我,用尖尖的嘴去梳理它们的羽毛。仿佛在说,看。我的衣服多漂亮。那像你的衣服,又脏又破。于是便扔了小石子逗小鸟玩。只是不久就厌了,肚子也叫得更是响亮,一串,一串的响。我忍着吞下了一口口水,鼻涕也不争气地流了老长。

我呼了呼,小脑瓜转了起来,在灶的旁边水缸的另一侧应该有一个坛子,里面的水里有菜可好吃了。我一下兴奋起来,跑回屋找到了角落里那个不起眼的圆家伙。揭开盖子,把脏兮兮的小手伸了进去。嗯,有货。随便摸了一块,拉出一看。是块微黄微黄的箩卜。还在滴着水,当然一同往下滴的还有我的口水。我急急地放到嘴里啃了起来,顺带也摸了块小的给妹妹。可是她不吃。我也没招,便自顾自吃了起来。

好好吃哦,咸酸咸酸的。可能盐少了一点吧,酸味多了很多。还有辣辣的味道。嗯,肯定是青青的二荊条味道也吃进箩卜了。又酸又辣,鲜美无比。只是好吃却并不扛饿。清口水便吊了线流得更多了。

要不,要不。我自已做饭吧。可我没做过呀,那可是一个大活计。可妈妈和姐姐不在呀。饿了怎么办。边想边去了灶边。水缸太高去打水我很害怕,看旁边木盆里有水,好象是掏红苕的水吧。尝了一下,好象貌似是可以喝的。搭了小桥板凳,用木水瓢转了好多次,沽摸着够了。便去里屋装了一点米。小心放进锅里。

灶头上没有洋火了,咋办呢。我用棍子去翻灶蹚里热灰。哈哈,里面还有几个火炭。掏出放上青杠树叶,用嘴轻轻地吹。好久,哇,有点烟烟了。当火蹚里红红的火苗燃起来的时候。我很是高兴,脸儿好象比火苗更红一些……

我终于吃上稀饭了,还是去泡菜坛里摸的箩卜下的饭。应该也喂妹妹吃了点吧……好象妈咪也没吃吔。于是使了家里最豪华的餐具。搪瓷大盅盅装上稀饭,再特意去坛子里摸了几块姜伢子。没忍住又啃了一小口。

不久,一个小小的人影便穿行在山间树林中。他忍住没有去看树枝上的松鼠。光光的脚丫,踏过青石板的路。撕开的裤腿,露出的小腿上马耳草割了好多的小血路路。那时,对于他来说。走那里不是千山万水呢……

妈咪还在田里插秧,深深弯了腰,小腿大半陷进泥里。间或,手在秧垄边浑水里搅两下,直身捶捶腰。皱一皱眉头,在眉头还没打开时便又弯了下去,2寸长的小秧苗嫩绿嫩绿的,很是好看。它可是会变成一棵大谷子树哦……

妈咪终于看到我了,很是惊喜。急急扔下活路,赶到田边来。妈。来吃饭。我怯怯地说。她笑得好甜,有两行眼碌水也流出来了。她打开盅子,"唉。‘’深深叹了一口气。小鱼,干活要吃干的。就算是稀饭卖也要舀点干的撒。这怎么吃。她确实也饿慌了,水水稀饭就水水稀饭吧。有总比没有好吧。就着姜块她很快便吃完了,舔舔干干的嘴皮,眉头便渐渐舒展开来。但很快又皱了起来。鱼儿,用什么水煮的呀?。怎么味道怪怪的。我说用木盆里的水煮的。她一听火冒三丈,一把掌呼了过来,只是待得打近了到底不忍。只轻轻在脸上拍了一下。不疼,只是沾了好些泥。她神情略有一丝凄苦:‘’鱼儿,你爸到外地上班去了,妈妈要忙农活。你姐又读书去了,妈没时间挑水,洗了红苕又洗了脚。等镇清亮了毕来煮猪草的。所以才没倒。妈妈一个人干活实在是太累了呀,不想动。"

我不太理解,不过插秧挺好玩的,我也要玩。用小手指把谷头子摁进泥里,隔几分钟也学妈咪的样子捶捶腰。妈咪笑着吵,小娃儿家家的那里有腰哦。我其实腰一点也不疼,只是做活路要有做活路的样子,我点了点头。母亲看了一会,到底没忍住。别过脸去……

只是那时我耐性并不长,一会便跑去摘黄桷花吃去了……

我的家乡,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宝贝。三餐之味都在里边,我们全家人都喜欢吃那个黑不溜秋家伙肚子里的东西。从此,那酸酸的味道便印在了心里。再也忘不去……那个时候,我可是喜欢去摸坛子了……好好味。

上一章
下一章第2章
同类热门
  • 一个清洁工的尊严一个清洁工的尊严二族|短篇那人又当着郭洁的面点完那一千多块钱,确定无误,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从里面抽出了十块钱抛给郭洁。
  • 罗德彼得和狗罗德彼得和狗组长小二三|短篇这是一个穿越时代,穿越地域的故事。两个穿着白袍子的希腊人在不同的时空,只为了遇见彼此。
  • 泪星泪星云卷云叔|短篇莲花是六十年代出生的农村妇女,为维护自己的婚姻家庭,吃尽千辛万苦,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
  • 银色枷锁银色枷锁三瑾竹|短篇她患有DID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主人格陷入沉睡。 这是她用来束缚自己的银色枷锁。
  • 外婆的丧事外婆的丧事二族|短篇外婆走了,是上吊死的。她的那些儿女、侄子侄女们,外孙外孙女们,都从全国各地赶回来奔丧了。
  • 泪星泪星云卷云叔|短篇莲花是六十年代出生的农村妇女,为维护自己的婚姻家庭,吃尽千辛万苦,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
  • 异世小恶之兵临天下异世小恶之兵临天下包子不吃馒头|短篇大道三千,各行其道,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善者,仁爱天下,侠之大道,恶者,以暴制暴,掌刑天下,代天刑罚,恶棍林枫正邪难辨,一念成魔,一念神佛,踏足江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从恶棍到兵临天下的进阶之路……
  • 非法夫妻非法夫妻宾炜|短篇故事伴随着人类语言出现,是最早的文学形式,也是当今一切文学之父。创作故事,我常把自己设置成为其中某个角色,体味尽各种人生角色,品尝尽各种人生况味。随故事而喜、而怒、而悲、而乐。当从故事中走出来时,忽然就会发觉,生活其实比故事还要精彩!
  • 总统溺爱的女王总统溺爱的女王易忘他|短篇“紫涵我们离婚吧,如果我们不离婚的话。我的母亲她会直接去自杀,而且在我娶你之前我已经有了未婚妻可是我们从来没见过面所以我不爱,她我爱的是你”江念雨面无表情说。“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你当初结婚时不告诉我”紫涵哭着说。“把离婚协议书给签了吧”江念雨说。说完之后离开了。紫涵最终把离婚协议书签了。然后拿着行李离开了总统府。第二天相亲会上:“母亲不要做这些,可以吗?再说了”紫涵伤心地说。“好了,我的女儿”英国王后说。这个时候,门口走进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与一位年迈的老婆婆走进来。两人的眼睛都瞪大了。他们还会怎么样?
  • 是我的小欢喜是我的小欢喜辞安安呀|短篇[欢脱恐婚小护士VS“高冷有颜”许老师] 在遇你之前,我做好了“玩归玩,闹归闹,别拿结婚开玩笑,小姐妹,手拉手,以后养老院再相见”的准备。 后来,三生有幸,遇见了你,相信了一眼万年。 突然发现,星星没有那么遥不可及,生活也没用那么糟糕,而你成了我的非你不可。 (日常傻吊治愈文,1V1,无任何狗血女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