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娶你

端木辰曦轻轻推开九儿的房门,脚步声几乎隐于寂静的夜中,透过自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桌上的饭菜丝毫没有动过,他的眸光渐渐泛起了涟漪。

视线微移,眸光再次一闪,不禁心里一痛。

“曦哥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九儿莫名的梦呓了一句。

端木辰曦闻声轻抿薄唇,他不由自主地轻轻地坐在了她的床沿上。

带着淡淡清香的气息自她口中轻轻唤出:“曦哥哥……”

端木辰曦心头一动,他每一次听到九儿唤他曦哥哥,他就会觉得一股暖流浸入自己的心窝,他抚上了她的额头,细细地端详着她,沉睡中的九儿还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天真,那么的让人舒心。

九儿唇间美好的触感让他闭上了眼眸,意识开始模糊起来,这一刻他好像融入其中,很难将其放开。

他感到有一道刺眼的眸光紧紧地绞着自己,瞬间他恢复了意识,定睛一看,一双水眸正直直地看着自己。

“醒了为何不吱声?”他慌乱的端坐在床沿,轻咳一声带着浓浓的尴尬与窘迫,平静淡定的他,瞬间面颊充血,一丝火辣毫无准备地袭上了两侧的耳根。

九儿愣忡了好一会儿,抹抹唇间遗留的温柔:“我没法吱声。”

“方才……”端木辰曦微感唇上的粘湿,僵硬着背脊没有动弹,却发现呼吸越来越急促,同时带着心虚的尴尬。

而愰然不定的目光不知该落往何处。敛着桌上的菜式,轻叹一声转了话题“为何不用晚膳?”

“不是你不让我用么?”她的字字句句带着委屈。

端木辰曦倒抽了口气,那种尴尬的气氛慢慢的舒散“我不让你用,你就不用么?几时这么听话了。”

“阳春说让我听话,如若不听话,曦哥哥就会不喜欢九儿。”她的视线一直一瞬一瞬的绞着他,眸光中透着丝丝忧伤。

闻言,端木辰曦指尖收紧,毕竟今日在门口自己是做得过份了,为了一个女人竟伤害了另外一个女人,他以为她不懂,谁知她却这么的在意。

端木辰曦抿了抿唇“饿么?”

“嗯”九儿嘟着嘴,点了点头。

“饿就穿鞋下床用膳。”他拾起床榻下的鞋子牢牢地穿在她的小脚上,这好像还是四爷第一次为别人穿鞋,幸亏此处没有其他的人,若是让人看见,肯定又是一番说辞。

九儿趴在桌上,开始狼吞虎咽起来,睹气饿了一下午了,这要命的饥饿感早就反复做着抗议了。

“曦哥哥,你会娶九儿么?”她边咀嚼着,边试探地问道。

他胸口一滞,抬了眸看着她,聚见她眸中又仿佛闪过一丝陌生,眨眼间却又不见了,他转了眸,当她还是一个孩子,低斥道“用膳的时候,不要问这些?”

“方才曦哥哥与九儿有了肌肤之亲,往后九儿就是曦哥哥的人,曦哥哥你不能不认帐。”她直直的绞着他,丝毫都不闪躲。

端木辰曦心口一滞,支吾着低斥“谁跟你说的这些?”

“那方才曦哥哥为何要那般做?”九儿满腹疑云,不知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端木辰曦闪了闪神,端起桌上的茶水送至唇边“我,我做了什么?”

“你方才在床上亲了我。”她挑了挑眉,略带一丝大姑娘的羞涩之意。

“噗……”口中的茶水随着她的话,噗出了口,亲她,方才自己确实这么做了,这么敏感的字眼为何在她的嘴间,竟如此的洒脱出口。

想着这还是第一次在她面前如此失态,脸色红到了耳根,闷闷地哼了一声朝她睨了一眼,却发现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他不由淡淡的开了口“亲了你就要娶你么?”

“那当然,难道曦哥哥想赖账,我要找阳春评理,阳春……阳春……唔……”九儿焦急地一唤,却被他捂住了嘴。

端木辰曦面色怔怔,咬了咬唇“好了,不要叫了,我,我娶你……”

次日

晴空之中微微泛着朵朵可爱的白云,微风拂面,聚感神清气爽。

九儿早早就起了床,好似早己将昨日那些不开心的忘得一干二净,她现在脑子里只记得昨夜端木辰曦半夜潜入她房中,对她所做的事,和对她所说的每一句话,他答应了要娶她。

“九儿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阳春聚见今天的九儿姑娘好似不一样了,她也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但总觉得她身上少了一丝傻气,多了一分灵气。

“阳春,昨日你见曦哥哥来我房里了么?”她细细地盯着她,好想从她的口中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嗯”阳春一脸蓦然的点了点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昨日还满腹怒火,今日却如此的开心,难道昨晚爷与九儿姑娘……,她有些不敢再想下去。

“你看到了?”她再次瞅着她的表情。

“嗯”阳春还是蓦然的点了点头。

九儿拍着掌,一丝长长的笑容挂在嘴间,一个人自言自语,喃喃道“太好了,这下曦哥哥想赖账也赖不了了。”

“九儿姑娘你……”阳春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下就不见了她的身影,她晃了晃自己的双眸,再一次确定自己方才所看到的,和所听到的是真实的。

四王府门口站着一道柔弱的白色身影,转了身,面容泛起了那一抹诱人的微笑“曦哥哥,谢谢你的莲子羹。”

端木辰曦好似整个人己经陷入了方才那一抹熟悉的笑容之中,面对那一道倩影,他终是顿了顿,转了话题“多加注意些身子,身子弱就不要往外跑,好好休息。”

杜念心心里一紧,犹豫了下,一丝暖意袭上了心头,眸光柔情的一瞬一瞬的绞着他,微微垂眸“心儿还可以再来曦哥哥府上么?”

“当然不可以。”九儿威凛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端木辰曦闻言,身子一僵,眼底闪过一丝震惊“九儿……”

九儿冲他浅浅一笑,款款向前高抬玉手上前挽住了他的臂膀,紧了紧,抬了眸,瞪大了眸子,全身上下散发出一丝寒意“因为曦哥哥是九儿的,你不可以随便来找九儿的曦哥哥。”

杜念心眸光一闪,视线落在了她挽着他的臂膀,他却没有挣脱开来,她的双手己是泌出了汗,抬起己湿润的眸光,低沉缓缓开口“我……”

端木辰曦抬眸面向一脸苍白的杜念心时,心头一紧,紧了紧指尖,将臂膀上的玉手松开来,眉目一冷“阳春,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她带回屋。”

“九儿姑娘,随奴婢回去吧。”阳春向她伸出了颤抖的手,眸光透着丝丝胆怯。

九儿微感手上一空,摇了摇头,便指着一旁的杜念心“不要,九儿要和曦哥哥在一起,九儿不想让曦哥哥与别的女人在一起。”

“胡闹,给我回屋去。”端木辰曦眸光越来越冷,心上不免染上了一丝痛,这种痛是源于杜念心还是九儿,他连自己也分不清。

九儿委屈愤怒抬眸,眸中己是一片湿润,咬了咬唇“我不回,曦哥哥,你说过会好好照顾我,会娶我的。”

杜念心闻知全身一颤,一个踉跄,差点要倒地,幸好身旁的丫头扶着“小姐……”

杜念心心头的酸意,更加的浓郁,面颊两侧涌出一丝温热,己然是立不住脚,将身旁的丫头推开,迈着杂乱沉重的步子出了府。

端木辰曦心上泛起了一丝涟漪,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微微挪动了步子,欲要追上去,不知为何,他又立住,转了身,头也不回的朝书香殿而去。

“曦哥哥……”

任九儿怎么大声的唤他,他依旧头也不回的离去,九儿心里睹得慌,欲要追上去,却被身后的阳春伴住了脚“九儿姑娘,您就不要再闹下去了,爷真的会生气的,快随奴婢回屋吧。”

“可是……”九儿很想抑制心中的情绪,瘪了瘪嘴,眼泪不争气的充满了眼眶。

“乖,随奴婢回屋。”阳春轻轻的抚上的手,将她拉往另一处。

九儿甩开了她的手,怒目一扫,泪水直下“阳春,你为何要拉着我,我要去找曦哥哥。”

阳春皱了眉,急忙上前替她擦拭面颊的温热,轻轻一叹“九儿姑娘,你就不要烦爷了,爷己经为了杜小姐的事够难受的了。”

她知道爷的心方才又受伤了,她看得出爷还是放不下杜家小姐,九儿姑娘方才的话刺痛了杜家小姐的心,那也是刺痛了爷的心,爷似乎还对杜家小姐抱着一丝希望,也许是因为那么渺小的希望,爷才会对九儿姑娘发怒,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九儿姑娘带回屋内,她了解爷的性子,如若九儿姑娘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定会心烦意乱,此时的爷只想好好静静。

“曦哥哥很喜欢杜家小姐么?”九儿闪着水水的眸光,一瞬一瞬地绞着她的视线,她小小的心灵好像被刺扎了一般的痛。

“这……”阳春不知如何向她说起。

九儿抹掉面颊上的泪珠,瞪大了眼眸“阳春,你若不告诉我,我就自己去问曦哥哥。”

阳春慌忙地张开手“不行,九儿姑娘你不可以去问爷。”

九儿睹着气,直直地看着她,眸光灼热“那你告诉我。”

阳春拧了眉心,无奈一叹“是,爷是很喜欢杜家小姐,但是现在杜家小姐己经被皇上指给了太子殿下,成了爷的嫂嫂,爷和杜家小姐是不能在一起的,所以,九儿姑娘,你就不要再闹下去了,不要再给爷添堵了。”

九儿好似听懂了她的话,面上的情绪慢慢缓和,抿了抿唇“阳春是说九儿惹曦哥哥不高兴了。”

阳春摇了摇头“也没有,只要九儿姑娘这个时候不去找爷,爷自然就不会怪罪姑娘的。”

九儿依旧望着端木辰曦离去的方向,抿唇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不会去找他的。”

王府大门口两道身影而过,背影中散发出了丝丝狠唳。

“殿下,杜小姐她……”身边的小厮紧跟其后,欲言又止。

端木辰皓停止了沉重的脚步,双手握拳,回望了一眼方才四王府所发生的那一幕,眉目一冷:“哼,既敢背着本宫私会男人。”

小厮连忙福了福,轻声道来“殿下无须动怒,这杜家小姐迟早都是殿下的,这四爷再有本事,也拗不过皇上的一句话。”

端木辰轩闻知,方才那一抹冷冽幻化为了一丝毫不在意的弧度“你错了,一个女人而己,本宫又岂会在意。”

杜念心虽是如花似玉,但终究只是个女人,他堂堂的太子又岂会在意一个女子,只是他不喜欢这种认输的滋味,只要是他端木辰曦的东西,哪怕是个女人,他都要先他一步,享受胜利。

“殿下圣明。”小厮唇间泛起一丝笑,微微侧了侧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建个女尊岛之妖女秦念初建个女尊岛之妖女秦念初比翼连枝|古言她历尽十年寻找失踪的亲人,为此性情大变,生生逼得自己如妖如魔,什么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皆抛闪在脑后,哪怕他们不离不弃,始终陪伴;她是世人眼中的蟒岛妖女,四处掳掠美少年,狠心虐打,然而他们在她的鞭笞下竟产生依恋的爱;亲情,十年前她就没了,爱情,十年前她就放弃了,为此她轻易地付出随意地收回,游戏人间;世人只道蟒岛妖女秦念初是个冷心冷面的主儿,并不知她心底那丝柔情为谁展开,远观而恐惧,接触却迷恋;如有一天水落石出,她是否愿与世人和解,如有一天真相大白,世人是否原谅她非恶却善?
  • 重生之上神你又认错人了重生之上神你又认错人了小乔77|古言作为九尾狐仙她修行千年,日行一善,方飞升上神,成神不到一日就被人下套被贬落人间,历经情劫。 成功找到男主方能重登神界。 她的命怎么这么苦? 不论她是将军嫡女也好;征伐战场替父从军也罢;再或者她只是身份低微的戏子 即使他一直在她身旁,她却一次次的认错,一次次的跟他错过 …… 到底,谁是谁的情?谁是谁的劫? 暖暖,你确定自己历对了劫,没有认错人吗? 和暖暖上神一起找到她真正的命中注定,重登神界,永世相随…… 本文纯属虚构,有宠有虐。 女主可甜可咸,一起跟着时而精明时而蠢萌的暖暖上神去人间历劫吧…… 【一句话简介】 这是一个上神下凡历劫,却屡屡认错男主的故事。 -- 月陌:暖暖,你一定要认出我,爱上我。 暖暖:多给点提示,我眼神不太好.... ... 喜欢本文的小可爱记得收藏+评论哦! 推荐小乔完结文《漠路王妃》
  • 豪宅:倩女传豪宅:倩女传官塘|古言一场清宫政治阴谋,致全家老少惨遭屠诛。她带着贴身丫鬟艰难求生,求昭冤雪,得后宫高人传授谋术,潜入权势交织的大宅府内。在满城风雨的大清后宫之中,皇权潦倒,妃嫔手段凌厉……她忍气吞声,步步为营。从娇养闺房的卓府千金,一步步攀上复仇的巅峰。黯然回首,一将功成万骨枯。
  • 浮生若梦三世情浮生若梦三世情水昕若|古言【穿越前世今生,我只爱你一人】续写三生三世的情缘,跨越百年的爱恋。 “找我夫君?我还是高中生!” “你夫君也是高中生。” 现代女高中生被意外告知要返回前世和夫君在线续缘? “我夫君好帅啊!我好喜欢他,等等他不是那个谁?” “娘子~见到为夫你可还满意?” 嘤嘤嘤~要夫君亲亲抱抱举高高~
  • 步步为营:谋策天下步步为营:谋策天下千霜汐雅|古言若有来生,我定化天为盘,连子成棋,步步为营,夺你所珍,算你所爱,宁可双手染血,背上千古骂名,我也毫不在乎。大火烧起,乾圣阁上上下下八十万精兵竟是一个不留。丞相府嫡女苏醉落终究还是负了天下,负了他。丞相府嫡女苏醉落,文武双全,为五皇子慕子霖谋下了江山,却在登基第二天下达苏醉落意外病故,立水仙仙为后的诏令。终究,没有了苏醉落的江山,守不了多久,只在三年后,更换帝王,更换了整个王朝。如若两生之间我有愧对,那愧对的,只有你——苏醉落。两生之间,我只信你,就算捅破了天,我还在。——北君默
  • 嫡女谋:倾城俏佳人嫡女谋:倾城俏佳人橙子炸鸡|古言他们相识地太早却又分离地太久,儿时相伴短暂的欢乐记忆都被命运碾碎藏在梦的深处。在那之后,她为寻找害死母亲的真凶甘心被世人咒骂,在青楼中习武读书只为报仇雪恨的那一天。而他则不得不的重新面对皇子身份,为寻找解开母亲身上的毒重回皇宫夺回本属于他的东西。再相见时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她已是辰国的名妓,他则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与她而言他是一个高不可攀的皇子,自己再无力追随。但在他的心中她却始终是那个在十几年前就已点在他心口的那颗名为沈绯云的朱砂痣,滚热至今。
  • 快穿系统:漫漫重生路快穿系统:漫漫重生路唐丽儿|古言海甜,一个因爱而死的人。因为机缘巧合,跟一个名叫旺旺的重生系统签订了契约。说是只有得到一定的积分,她就可以重生。方才双十年华的海甜表示自己不想死,于是她就开始穿越于各个不停的世界,开始了她的漫漫重生旅程……
  • 失忆人失忆人花陌.CS|古言清醒总是很难被接受,我们大多时候都不肯面对现实
  • 古代小小娇妻古代小小娇妻阿渟|古言一个穿着青色衫裙的丫鬟正在堂屋外毫无精神地打盹儿,内室,大红罗帐内何汐早就醒了,此时呆呆坐在床边看着眼前的房间。 水墨画挂在墙壁上,尽显风雅。木制的桌椅,古朴的样式,略懂一些历史的她看不出是哪一个朝代的东西,雕花的木床,上好的绸缎,轻盈的床帐。离她不远梳妆台上放着一面黄铜的镜子。 桌子上有一封她夫君的来信。 那字迹清逸笔锋温和写道”下官后日归,小姐勿忧。“ 何汐有些奇怪哪有……
  • 窈窕将军窈窕将军雁芦雪|古言三年前,面对你的怀疑与背叛,我选择了刳腹产子,与你割裂。三年后,我穿越归来,武功尽失,容颜憔悴,相逢未必曾相识。山河可以重整,感情如何收拾?天下无战只是我的一个梦想……谁与我一道,手挽着手,一起面对征程上的雨雪风霜?【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