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是我 穆季云

顾阡陌就那么静静的站着,定定的看着躲在角落里哭得伤心欲绝的那个小女人,他以为她是坚强的,原来不是,她也会有哭得那么撕心裂肺的时候,她也会有那么凄苦无依的瞬间。

他的心被紧紧的揪起,多希望自己能肆无忌惮的把她拥进怀里,感受着她的心痛,陪她一起就此坠入地狱,可是她想要的那个人不是他,他从来就没有如此的妒忌一个人,他妒忌那个能让她为他大哭的人,因为这样才证明着对方对她来说有多重要,而不象他的爱恋还没盛开就已凋谢。

穆季云不停的翻转着手里的电话,修长的手指在绿色按键上犹豫不决,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打通了这个电话要说些什么,她是否会接听自己的电话,因为担心她,所以一吃完饭就从轩轩那里要来了电话号码,却一直没有勇气按下去。

欧阳瑞西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眼眶一定很红肿,这个认知让她有了些小的尴尬,明天她还怎么见人啊!别人肯定会以外她是因为没有得到升职才哭的,啊!丢死人了,拿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脸试图能减少几许的憔悴。

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响起,犹如地狱的勾魂使者般摄人心魂,伸手拿起电话来看了看,是一个不熟悉的号码,英气的双眉紧跟着蹙起,是谁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点话呢?手指无意识的滑过接听键,慢慢的凑近耳畔,清冷的声音也随之而出

“喂!你好,我是欧阳瑞西,请问你是哪位。”

“是我,穆季云。”他还是打了这通电话,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是她的妻子那么的简单,这就是他的理由,一个忍不住想知道她为什么哭的理由。

欧阳瑞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全身都变得僵硬起来,拿着电话的手在微微的颤抖,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给她打电话,在她刚刚的落魄哭过之后,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怎么去组织自己的语言,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喂!欧阳瑞西,你还好吗?请说话。”磁性的声音就那么的穿透她的耳膜直达她心底最脆弱的地方。

“嗯!我很好,是轩轩出了什么事了吗?”他那么晚给她打电话的原因,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个可能,要不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自己这是他特意打给自己的。

“轩轩他很好,听说你哭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穆季云的话就象敲击到了她的痛处,好不容易收起的泪水再次盈满了眼眶,她能想象成那是他在关心她吗?她能有这个奢想吗?

“你打电话就是为了问我这个吗?”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口。

“轩轩说你很伤心,所以他怕你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其实他更想说的是我也很担心你。

“我真的没什么事,只是那么久没见轩轩了,有点想他而已。”欧阳瑞西自嘲的笑了笑,她还是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如果不是因为小轩轩担心,可能他根本就不会打这么的一通电话吧!

“嗯!没事就好,那你好好休息吧!晚安!”没等对方回应他就匆匆的挂了电话,直接把自己抛进柔软的大床上,懊恼的抓了抓头发,他的初衷并不是这样的,可为什么说着说着就变了味了呢?是因为她的淡漠和疏远吗?所以才让他不想暴露出自己那一丁点的关心。

欧阳瑞西直到那一声声嘟嘟声在不停的响起时都还处于游离状态,迷茫到让她分辩不出这个电话是否存在过,轻摇螓首,叹息声自唇瓣幽然而逝,骄傲如她又怎能轻易的在他面前自暴脆弱。

信步而走,刻意的避开可能碰到的人群,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狼狈,可有人偏偏不让她如愿。

“教授,原来你在这里呢?让俺一阵好找。”小杜微微的喘着气,不难看出是经过了一段小跑。

“找我有什么事。”她不想让小杜看见自己那红肿的眼睛,故意挡了一下。

“今晚那边有篝火晚会,明天我们不是就要离开了吗?所以顾教授说让你也去热闹热闹。”小杜的脸上洋溢着兴奋,估计是对这样的晚会很是期待。

“我就不去了吧!还有很多东西要整理呢?再说就我一个女人,总感觉到不是很方便。”欧阳瑞西此刻最大的愿望就是给自己好好的冲一个澡,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

“教授,你就去嘛!不是你说的吗?在研发所里没有男人,女人之分,只有弱者和强者的区别。”小杜偷偷的瞄了眼欧阳瑞西那对红肿得象核桃似的眼睛,心里有着小小的担忧。

“小杜,你就自己去吧!我真的不想去。”她现在需要的是自己独处的空间。

“可是顾教授说让你必须过去。”小杜嗫嚅的说着。

欧阳瑞西有点无奈的抚了一下额头,娇小的脸上显得有点苍白,这个顾阡陌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非要自己过去不可。

“我先去洗一下脸,你稍微的等我一下吧!”既然如此那就过去瞧瞧吧!

“好的,我等你。”小杜也知道她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

还没走到场地便传来了一阵阵的欢闹声,那愉悦的氛围让欧阳瑞西也不由得轻轻的勾起唇角,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不少,都说同事们都很热情豪迈,这句话说的可是一点也不假。

“瑞西,你可算是来了。”一看见欧阳瑞西的身影顾阡陌就迎了上来。

“你都说了我必须参加,我敢不来吗?”偶尔的欧阳瑞西也有着调皮的时候,所以才会那么的调侃顾阡陌。

“没办法,我怕你不肯赏脸啊!所以只能动用一下特权了。”知道欧阳瑞西有意的捉狭他,只要她高兴,他倒是乐得陪她戏虞自己。

“你就不怕这么的滥用职权会被骂。”不知道为什么,在顾阡陌面前她总能很自然的收放自如,总感觉到他就像个邻家大哥哥般可亲,所以总会不自觉的在他面前放下那一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老婆亲亲,坏蛋老公快走开老婆亲亲,坏蛋老公快走开聆伊|现言本着不让帅男人都因为同性恋灭绝的精神,夏茗悠决定:消灭一对是一对!怎奈出师不利,老天都不帮她,还没动手呢,自己就先被拐上某人的床了╯▂╰,看着夏茗悠皱成一团的小脸,某腹黑内心就特别有成就感,哼,居然怀疑他的性取向,叔能忍嫂子都不能忍!不过。。。呵呵,既然都被误会了,那就先拐回家,然后……“于霆浩!你干嘛?”“干”“……你去死!!!”“那老婆,你想让我怎么死?是欲仙欲死还是....嗯?”看着某张突然放大的脸,还有那不老实的手,某人:呜呜呜,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倒霉啊,我想静静……
  • 美厨妈咪诱捕计美厨妈咪诱捕计赤砂|现言秦雨被那个又爱又恨的男人抓回来,她以为,她回来的目地是为了报仇,可是…… 当某个在外人面前强大冰冷没有感情的男人,一身制服微乱的躺在大床在对她微微抬眼一笑低沉说“睡吗?“ 某女感觉瞬间,大脑仿佛被回档清空了一样,一片空白,双眼发直,鼻血横流,双眼不听使唤向某男扑去。 结果,第二天,没能起床。 在秦雨还在与某男斗智斗勇的时候,华夏有一个可怕的传闻,据说,华夏最无情,可怕,最有钱,最俊美的帝爵大人,金屋藏娇了,为此,将向他表白的M国小公主丢河里了,理由是:肃清一切老婆的情敌(包括自己的)
  • 赤足荆棘路赤足荆棘路1笑清城|现言夏纯是一个美丽坚强的女孩子,她过着贫穷艰苦的生活却还要照顾着没有血缘关系被哥哥随手捡来的孩子,更要给不负责任到处欠债的哥哥夏泽收拾烂摊子,她对救了自己妹妹的男子产生了淡淡情愫,却因债款转身与另一个男子签下了契约……
  • 那些年遇到的人那些年遇到的人绿色泪珠|现言一个人的一生,会遇到多少人?有多少人会在擦肩而过后,再一次相见?相信每个人都会有着多个曾经,你的曾经,你是否还记得呢?就让我们,从这本书里,回忆一下,那些年,我们所经历过的事吧。
  • 魅少宠妻:老婆大人抱回家魅少宠妻:老婆大人抱回家旷世浮沉|现言新书已发,可以直接搜索书名《傲娇男神,请滚开》或搜素作者旷世浮沉谢谢支持,么么哒第n次见面,某男不悦:“怎么又是你?”小白兔高傲的扬起下巴:“没错,就是我!”某男无视她的蛮横,直接撂倒,“跟我回家生包子去!”“你行不行啊?”小白兔鄙夷某男冷笑,你试试!“臭流氓,老娘要跑路了!”某男抵住她,“是我还不够用力?魔都都在我的五指山,你想去哪?”
  • 霸道宠溺:总裁大人请放手霸道宠溺:总裁大人请放手夏迟|现言“余少寅,你放开我!再碰我一下我废了你!”男人霸道地将她禁锢在怀里,“哦?那你试试,看是你先废了我,还是我先上了你!”在他人生低谷之时,父亲逼着她代替姐姐嫁给他,而当他登上巅峰之时,被姐姐取而代之,一脚踹出豪门,自生自灭。三年后,她华丽归来,没想到这个恶魔般的男人竟然纠缠不休,还对她百般宠爱,她怒从心生。“余少寅,我早不爱你了,放手!”“不爱我,那你爱谁?”男人发狠的咬住她的唇,“爱上其他男人,你想都不要想,我不许!”
  • 韩少特宠:呆萌小仙妻韩少特宠:呆萌小仙妻宵虫公子|现言她修仙失败,一朝穿越,砸在了韩氏金融集团总裁韩北辰的豪车上。住宿费、修车费、医疗费……她迷迷糊糊地背上一身巨债,成为他的贴身女保镖。可保镖即使再贴身,怎么连睡也要睡在一起?“夏小姐想重修灵力早日回到修仙界,也不是没有法子。”韩北辰勾起一抹邪魅笑容,抖了抖手上名为“双修之术”的古籍。夏瞳深信不疑,任韩北辰做尽禽兽之事,将古籍上的姿势用了个遍。然而灵力没恢复,肚子里不知何时却多了两个小宝宝……
  • 重生之影后腹黑系统重生之影后腹黑系统一见倾宸|现言一朝重生,她竟获得一个腹黑系统,偶尔飙个演技,虐虐白莲,写写小说,唱唱歌……直到有一天暴露了她的马甲。某影帝在颁奖礼上死缠烂打,消灭情敌,忙的一发不可收拾。
  • 恶搞突袭未婚夫恶搞突袭未婚夫乐小莹|现言刚从国外回来,就被母亲送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家。告知,这个妖孽的男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夫。怎么可能啊?她毫不认识他,怎么能就这样成为他的未婚妻呢?“你去告诉我爷爷我们不合适,不在一起了”“不去,我觉得咱们俩挺合适的。”“你,你”好啊,算你狠,那就就准备承受我的怒火吧。就这样,一场又一场的恶搞,接连不断的发生。从恶搞成为了专情恋人,这过酸涩的无法比喻。
  • 豪门宠婚:罗先生,很温柔豪门宠婚:罗先生,很温柔马凡淅|现言上层社会的联姻从来都是越简单越快越有保障,所以刚见面就商量订婚事宜,这一点都不奇怪。 “你要做什么?去我家干嘛?”听到他说要去她家,岚欣颜不淡定了。 “去提亲。”他淡淡地说。 “我才不要嫁给你!” 罗晨宇挑眉:“刚刚还说要和我搭伙,怎么?这么快就后悔了?” 岚欣颜的脸顿时一阵青红,她撇过脸去,低声道:“那句话说完我就后悔了,你别当真。” “不好意思,我已经当真了,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我们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我才不要嫁给你!”她瞪着眼睛说。 他也不恼,不紧不慢的说:“没关系,可以慢慢了解。” “我对你没兴趣,也不想了解你。”她怒了,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