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不在乎荣华富贵

且说雪儿跟着那个宫女一路穿过重重宫门,眼看就要出了皇宫,可这时,雪儿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不对劲!

一种莫名的疼痛从小腹开始延伸,慢慢地向胸口移动,几乎令她透不过气来,她不大会运用凤非雪的内力,只是下意识地强压住那股疼痛,细密的汗珠开始爬满了她的额前。

好在那宫女将她送到宫门口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她忍着那股疼痛,慢慢地走向大门口。

“公主!”守候在门口的春雨等人看到公主平安出宫,喜得连忙迎了上来!

“公主,您怎么了?”后赶到的易寒冰也朝她走来,不过,他却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雪儿看到他们,心底一宽,胸口那种疼痛感冲喉而出,她极力忍住,可是,一丝黑血还是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她无力地手靠到了易寒冰的手臂上!

“公主,您怎么了?”春雨三人这才发现公主脸色苍白,嘴角流着血丝,这一惊非同小可。

雪儿将口中那咸腥硬吞了下去,低声道:“别声张,我没事!你们也要装着没事的离开这里!”那杯茶果然有问题!

“好!”易寒冰心神俱裂,他好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大手一揽,也顾不得什么禁忌,拥着几近昏迷的雪儿,迅速离开了那里。

福坤殿。

“秋儿,你送辰王妃出宫的时候,可发现她有何不妥?”太后边喝着茶边问,看似漫不经心的拿着指套轻划着。

那名唤作秋儿的宫女正是刚才送雪儿出宫的宫女,跪在地上,头垂得不能再低了:“回太后的话,辰王妃出去之时,并没有什么妥!”

就连守城的将士都没有看到雪儿有事,她又岂会知道?

太后那双柳眉微微一蹙,沉吟了半晌,这才朝那宫女挥了挥手:“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那宫女低着头,退了下去。

而站在太后身后的沈香这才凑近太后:“姑母,这怎么可能,那药是我亲手下的,倒茶的人也是我们的人,怎么可能出错呢?”

太后阴郁着脸,那双凤目标微微眯起,手不自觉地握紧一旁的椅子:“香儿,这事不急,很快辰王府那边就会有消息传来!”

太后说完,轻轻地朝一旁拍了拍手,一个绿衣蒙面女子悄然无息地出现,恭敬地跪在她的面前:“不知太后有何吩咐?”

“绿莺,你去一趟北国,查一查那个公主的来龙去脉!记住,哀家要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是!”绿莺点头离去,她的命是太后救的,哪怕太后就是叫她下一刻去死,她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姑母,您这是?”一旁的沈香并不明白太后到底是何用意。

太后并不打算告诉沈香太多,当下也只是含糊其词:“香儿,哀家只是想知道那个公主多一点而已,所谓,知己知彼!哀家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那都是不可能的,你和璃儿的婚事,不会再改变!”

“可是,姑母……”

沈香还想说什么,却被太后阻止了:“好了!哀家累了,想休息一会,你回去吧!”说完,朝沈香挥了挥手,闭上凤眼,一脸疲惫之色。

“是!香儿明天再来陪姑母!”沈香不敢违抗,行礼退了出去!

辰王府中。

夜幕早已降临,春雨三人与风辰殁却还焦急地在门口徘徊着,时不时地朝紧闭的房门里张望着,尽管什么也看不到!

“急死人了,这易将军都替公主疗了那么久,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呢?”春雨急得直搓手。

“春雨,易将军内力深厚,一定可以救好公主,我们一起为公主祈福!”秋霜说完,默默的握拳,春雨与夏荷两人也跟着她一起做。

风辰殁则默默地站在一旁,那深邃的眸底,看不穿他到底在想什么,不可否认,他的脸上同样写满了担心!

他知道她进宫一定有事,他早应该陪她一起进去,可是,他居然没有去,是他的错,他自责不已!

而房中,易寒冰正双掌抵在雪儿的后背,将自己的内力绵绵不断地输进她的体内,他虽然知道她体内的毒已慢慢散尽,可他还是继续,想让她快一点醒过来!

他也深深自责,他觉得自己应该冒死也要跟在她身边,这样,她就不会这样,看到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她,他愧色万分!

“呃!”雪儿嘤咛一声,如蝶翼般的长睫毛微微抖了抖,看样子似要醒过来了!

“公主!”易寒冰连忙收回自己的内力,将她扶在怀中。

雪儿争开双眼,对上易寒冰那双满是担忧的眼睛,心下十分的感动,曾几何时,有人如此在乎过她?

“易哥哥,别担心,我没事!”为了风辰殁,她不会让自己有事。

易寒冰总算是舒了一口气,疲惫的脸上牵起一丝笑意:“公主没事就好!”手中却舍不得将柔软的她放开。

他知道这样不对,可是,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对公主的感情,看到她跟王爷卿卿我我的模样,他的心真的好痛!

从七年前第一眼看到她,她那柔弱的模样,就让他有一种存在就是为了保护她的感觉,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对她的感觉慢慢地起了变化,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一天天出落得倾城倾国,他的心底眼底,除了她,再也容不下其他!

“易哥哥,王爷呢?”雪儿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令她万分依恋的高大身影,却并没有看到他,眸中忍不住闪过一抹失望,他居然没在房里。

易寒冰眸中划过一抹失落,强笑道:“刚才属下在为公主疗毒时,他们都在门外!”原来她最想见到的人还是那个王爷!他一直都知道,不是么?

“易哥哥,谢谢你!”看到易寒冰一脸疲惫,知道他耗了很多的内力替自己疗毒,当下撑起虚弱的身子,想要站起来。

“保护公主,是属下的职责,公主无须言谢!”那张俊颜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毫无表情,只是眼底还是隐着那浓郁的担忧:“公主,您试着运气,看看似乎还有不妥?”

“嗯!”雪儿点点头,闭上眼,用易寒冰教过她的运功方法试了试,除了些许的不适以外,那些莫名疼痛感已经消失!

于是,收回双手,睁开美眸,冲易寒冰展颜一笑:“易哥哥,我没事了!”

易寒冰在那个笑容中失掉了半颗心,好不容易移开眼,问道:“公主,属下有一事不明!”

“易哥,你有何事不时?”

易寒冰剑眉微拢,道:“属下将公主带回辰王府时,曾替公主把过脉,公主中的是一种奇怪的毒,但更奇怪的是,公主身体里居然有一种相生相克之物,就像是事先吃过解药,之所以会晕倒,是因为两种东西在体内发生冲突,才致公主吐血而昏迷,公主莫非?”

雪儿听了也是疑云丛生,那太妃娘娘给自己居然真的是解药,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她要提醒她小心太后?

“公主!公主!”易寒冰见公主沉吟不语,忙轻唤了数声。

雪儿哦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易哥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那个下毒之人,暂时还不想我死吧!”她不想说太多,免得易寒冰担心。

“看来这里步步惊险,公主一定要小心,以后,不管去哪里,都一定要带上属下!”他很想说,她若有个什么闪失,他也不会独活于世。

雪儿冰雪聪明,这些天的相处,易寒冰那有意无意痴情的眼神,她又岂能感受不到?只是,她注定要辜负他,她的心被温柔的风辰殁一点一滴的柔化!

“易哥哥,你是雪儿这一辈子的朋友!”除了这样,她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他了!

“寒冰是公主永远的属下!”他懂,所以,他痛!

“易哥哥,去叫王爷进来吧!”她不敢面对他的眼睛,她害怕看到那里面的深情,只得转移话题。

“是!”易寒冰转身朝外面走去,一打开门,春雨几人就迎上来,急急地问道:“易将军,公主怎么样了?”

易寒冰还是那一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公主没事了!”

还没等他说完,风辰殁早已三步并作两步踏了进去,春雨三人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易寒冰默默地站在门边,没有表情的脸上,隐去了那颗不能表白的心,只有静下来的时候,他才敢去面对自己的心。

“雪儿,你觉得怎么样?”风辰殁坐到雪儿身边,手自然地将雪儿拥入怀中,那温柔的眼神,似乎永远只有雪儿的存在。

“辰,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雪儿冲他甜甜的一笑,在他面前,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宠爱的孩子一般。

“公主!”三个小丫头,也在一旁焦急地望着。

雪儿亦冲她们嫣然一笑:“三个傻丫头,你们看看,公主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又没少什么,刚才只不过是一时血气攻心而已,没事的!”暗递眼神,示意她们不得乱说话,免得吓坏了王爷!

三个丫头自然会意,躬身退了下去,将空间留给了情意绵绵的两人。

“雪儿,你吓死我我,我以为,你……”风辰殁一想到易寒冰带她回来时,那个双眸紧闭的模样,他的心就揪着痛,手下意识地将她抱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今生寻前世缘今生寻前世缘风风炊烟|古言一句:该回去了。我竟莫名其妙的穿越了,我这是在哪儿?他的身影为何和我梦中的身影如此的相似,他是谁?我们究竟有什么关系?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才发现自己早已爱上了他,就在自己用情最深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只是他的一个替代品,我失去了最爱,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 帝宠凤妻:爱妃,你别跑帝宠凤妻:爱妃,你别跑寒墨音|古言“爱妃,孤是怪兽,还是洪水猛兽?让你看见就逃?”君梓汐:“以上都不是,你是禽-兽。”“那好,孤就让你尝尝孤禽-兽的样子。”说着帝冥轩翻个身,将人压在身下。事后,某女扶腰欲哭无泪。这辈子,她就后悔两件事:做了凤后,救了他。不管到哪里,他都能找到她。逃也逃不掉。君梓汐怒了翻桌。“你是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怎么到哪里都能见到你?”帝冥轩无辜。“孤什么也没做。”“……”——“爱妃,听说你在教邻国小公主壁\咚?要不要指导下孤?是这样做,还是这样做?”帝冥轩一边虔心求教,一边将某人给吃干抹净。(女主思维跳跃,不喜勿喷)
  • 兽妃难驯:妖孽邪王花式宠兽妃难驯:妖孽邪王花式宠鹿夭夭|古言他将她掌弄于股掌之间,还死皮赖脸的对她穷追不舍。她对他避之不及,她恼羞成怒的将他拒之千里。“你可要想好了,赖上本姑娘的后果。”“娘子放心,为夫财大气粗,娘子别操心。”“那还等什么!”……翌日,“MD,要是让老娘知道谁设的局,老娘非剁了他的宝贝!”身侧正意犹未尽的某男闻言,妖眸微闪,顿时眼皮一跳,下意识的伸手捂住…---“相爱本是陪伴,宠你何须多言。女人,地狱天堂,火海刀山,本王绝不会让你孤独一人,绝不会。”“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和你,我说永远就永远。”--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国倾城也折腰倾国倾城也折腰居羡竹|古言【爽文,逗比,一对一甜宠,坑品有保证】 欧阳家有花初长成,不喜女红,喜大刀,拿着户牌去参军,气的阿娘哇哇叫,阿爹面上哄阿娘,手在背后比个赞。 大哥手拿起针线备衣衫,二哥冷眼旁观塞兵书,小妹拿起偃月刀,偷偷摸摸去军营,从此战场讨生活! 从军不让上战场,非要花花去做饭,结果人吃人吐、猪吃猪嫌弃;又让花花洗衣服,结果军营现丐帮; 教头无奈又摇头,只得将花送步兵,碾压男人成第一,从此嫁人是问题; 后与将军共患难,彼此嫌弃又互助,从此结下欢喜姻缘闹腾腾。 小剧场: 高孝瓘:欧阳花花,你之前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欧阳花花:是真的啊!你看起来比我大哥、二哥都好看……当然喜欢啦! 高孝瓘点了点桌子这一片狼藉,忍耐的闭了闭眼睛,“那你就在喜欢的人面前吃成这样?” 欧阳花花:在你面前吃成什么样都行,反正我也不指望你能娶我! 高孝瓘额头上青筋直蹦,“我什么时候说:不打算娶你了?” 欧阳花花:可我没打算嫁啊! 高孝瓘:欧!阳!花!花! ——欢迎各位小可爱加入读者群:836852311——
  • 这个太子妃很狂这个太子妃很狂少忧多乐|古言什么? 太子妃要知书达礼,婉婉有仪,温顺端庄? 洛思情表示:…… 片段一: “你不怕本宫废了你?”明承越冷眸微眯。 “你敢吗?”洛思情一脸的不屑。 “你……”明承越气急。 “殿下,你不得不承认,你这辈子都废不了我。宗祠史书上你明承越的正妻只会是我洛思情,这辈子你都甭想摆脱我!” 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 片段二: 洛思情禁锢住林轻月的手腕,“当着本宫的面,动本宫的人,看来是没把本宫这个太子妃放在眼里。” 林轻月嗤笑,“你还真把自己当太子妃?满盛京的人谁不知道太子厌恶你,还好意思端着太子妃的架子出来吓我。” “哦?是吗?”洛思情手掌微微用力。 “啊,洛思情,你竟敢真的对我动手,你就不怕太子废了你!”林轻月小脸疼的皱成一团。 “你放心,只要父皇母后还在,只要本宫还是丞相府的小姐,你的太子哥哥就不敢废了本宫。况且,因为你废了本宫,你也得有那脸面不是?”洛思情说的得意又嚣张。 片段三: 早膳时。 “太子妃,殿下正在处理政务,不见人。” 午膳时。 “太子妃,殿下正在处理政务,不见人。” 晚膳时。 “太子妃,殿下正在处理政务,不见人。” 洛思情闻言,火了! …… 众人表示:这个太子妃很狂!!!
  • 孤本性凉薄孤本性凉薄暗夜幽妃|古言她是王,他是她的男宠,他们有了一个萌宝。 他在双重夹击下,诈死而逃。 再见,他是南燕之皇,她是大雍女皇。她依旧无心,他却是深情。 他说:“天下与她,皆是寡人囊中之物。” 她说:“朕之所愿,为天下耳;尘世之百媚千红,不过过眼云烟耳!” 萌宝:“谁要孤的父皇母皇分开,孤就跟谁玩命!”
  • 卿非良善卿非良善姗梧桐|古言性格怪异的姜姝,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她爱喝酒,爱胡闹,还会赌大小…… 楚景逸不是温柔谦和的俊贵公子。他不学无术,桀骜不顺,还爱喝花酒……
  • 君心难测之皇后太撩人君心难测之皇后太撩人祭夏悦|古言一朝穿越过来成元国最受宠的静恪公主却要去和亲,遇见多变美男皇上大人,洞房花烛夜时多变美男皇上说:“皇后偷瞄了朕这么久,不如我们到床上仔仔细细看一遍”夜静恪说:“原来皇上想做受,臣妾不介意做攻”多变美男皇上说:“皇后原来这样等不及呀”一本正经的调戏着静恪,后来静恪才发现他根本没在调戏她,他的眼神里充满冰冷,静恪心想既然皇上这么爱做戏我就奉陪吧。后来因为一场赏雨却被某个妖孽王爷给盯上了从此之后便甩不掉了。“妖孽你又来干嘛?”“当然是来看你啊”“我可是你皇嫂”“反正你和皇兄又没洞房算哪门子皇嫂”“你,妖孽你怎么知道的”“你猜呀”静恪满脸黑线转头就走,“亦瑶,走慢点”妖孽王爷说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华闱乱:弄玉传华闱乱:弄玉传大萧婠|古言从卑贱宫女,到当朝太后;从孤苦无依,到权倾朝野;弄玉、弄玉,你的双手沾了多少鲜血,你的脚下踩了多少人的尸骸;你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无情无义、两面三刀、蛇蝎心肠、祸国殃民……总有一天,你会有报应的!【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他是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