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4章 求死的骑士

战斗只在一瞬间便结束了,这名为首的重甲轻骑不提防来者竟然会射出夺命连珠箭,只是放心的放下了手里的刀,没有在意第二根连珠箭的到来,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射出连珠箭的敌人刚一落地,双腿就像是弹簧一样,原地暴起,弃弓用刀,直接扑向剩下的三名重甲轻骑,这三人也是迅速反应过来,拍马迎上,三柄长刀直直的朝着那人的头上劈了过去,刀锋凛厉,三柄长刀三道白光闪过,只见那人并没有用手里的钢刀格挡,则是身体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姿势,竟然在三柄长刀的缝隙中穿过,毫发无伤!

这人也没有过多停留,将手中的长刀奋力朝着前方的掷出,同时大声喊道:“刀!”

躺在马上的哲赫看到飞来的钢刀,嘴角微微一笑,只见他平地借力,从马上腾空而起,那钢刀就好像是被操纵了一样,直接划开了捆缚哲赫双手的绳索,而哲赫也是顺势接住钢刀,安稳落地。

“矢嘉,来的有点晚啊。”哲赫笑着对那人说道。

原来刚才射箭袭击的人正是矢嘉,当矢嘉发现王界山夜秦军营发生变故之后,就一直守在周围没有离开,直到他看到了几名重甲轻骑带着哲赫与兀鲁前往夜秦帝国深处,便提前来到这里埋伏,并且一击致命,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不过,在哲赫眼里,矢嘉的成长是越来越快了,其实矢嘉参军到现在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而已,但是他的战斗技巧各方面越来越成熟,特别是箭法,堪称寒骨关蛮军第一人,比那些普通夷猴子都强上不少,似乎他天生就是一个射箭高手,虽然哲赫本身也是从蛮族出身,对于弓箭之术也是有一定的掌握,但是绝对不会有矢嘉这么精通。

矢嘉却没有多少时间与哲赫叙旧,因为那三名重甲轻骑手持长刀又冲了回来,再加上之前那两名,一共五名重甲轻骑气势汹汹的挥舞着长刀朝着二人杀了过来。

哲赫用刀解除了周身的束缚,看着远处而来的五名重甲轻骑,笑着说道:“我可是憋了很久了,哈!”

说罢哲赫持刀朝着五名重甲轻骑冲了过去,速度之快竟然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尘影,哲赫手中的刀如同一道幻影,围着一名重甲轻骑上下流动,这名重甲轻骑还没反应过来,就连人带马轰然倒下,他死了。

接着哲赫挥刀再次朝着下一名重甲轻骑冲了过去,一阵刀光闪过,人头落地,这些重甲轻骑明显与哲赫不在一个水平上,哲赫如砍菜切瓜般瞬间解决了两名重甲轻骑,另外三名重甲轻骑看到了这个情况已经萌生退意,勒住马,互相看了看,准备调转马头,往山谷深处跑。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他们的背后响起。

“谁允许你们走了?”

三人惊愕的回头一看,背后的人正是另外一个被他们绑走的蛮人,兀鲁。

兀鲁这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还是一直都是清醒的,他一直按兵不动,就是等待这样的一个机会。只见兀鲁一跃而起,伸出粗壮的双臂直接夹住了两名重甲轻骑的头,稍微一用力,“咔嚓”一声,两人连声音都还没有发出便已经殒命。

现在只剩下一名重甲轻骑了,他恐惧的看着眼前的三个杀神,身体发僵,他想要走却无法走,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他今年才十六岁,还是一个新兵,刚入伍不到半年,原本只是个普通的内地驻军而已,却没想到这次被分派到了前线的重甲轻骑部队,他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也没有杀过人,甚至连拿起长刀都显得有些费力,面对着昨晚的动乱,只能跟着几个老大哥一起逃走,但是却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矢嘉。

矢嘉、哲赫以及兀鲁三个人将这个年轻的夜秦士兵团团围住,矢嘉通过面具看到了对方稚嫩的面庞,知道对方跟自己的年纪相仿佛,便开口说道:“投降吧,投降你会活着。”

这名年轻的重甲轻骑眼神复杂的看着三人,用着些许稚嫩的声音,颤抖的喊道:“夜秦人不会投降!”

说罢,便丢掉了手中的长刀,将腰间的佩刀拔出横在自己的脖颈前,努力的呼了几口气,手腕一抖动,一股殷红的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便从马上摔了下来,砸起了一阵烟尘,身体抽搐两下,便不再动了。

矢嘉有些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重甲轻骑,他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相差无几,都是稚气未脱的年轻人,但是对方却在这种情况下不畏赴死,即使他的内心对于死非常恐惧。

发现矢嘉怔怔的看着到底的重甲轻骑的尸体,哲赫走了过去,拍了拍矢嘉的肩膀,说道:“兄弟,这都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就像我,刚才如果你没有出现,恐怕我第一时间想要做的也跟他一样,主动求死,不能成为俘虏,虽然我们是蛮人,只是在东唐作为一名雇佣军,但是军人的荣耀却让我们明白要坚守最后的底线。”

矢嘉不明白。

但也不是不明白,只是不知道对于十几岁、一个刚成年的孩子来说,这军人的荣耀竟会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人活着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可以洗刷耻辱、可以再创辉煌,但是人要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眼下情况紧急,也不容矢嘉做过多的思考,毕竟三人地处夜秦边境内,要尽快离开,否则遇到夜秦军队,恐怕三人就凶多吉少了。

于是,在哲赫的带领下,三人迅速的处理好重甲轻骑的尸体,换掉了自己身上的东唐铠甲,同时只留下了三匹健壮的马匹,其余的马匹都被杀掉,与其他重甲轻骑的尸体一起处理掉了。

三人见一切处理妥当,便扬起马鞭,骑马朝着寒骨关方向飞驰而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斗武异界斗武异界中华美食家|玄幻武道之路,从啃老开始... “啃老系统为你啃到父亲唐大牛两个时辰的练功经验;” “啃老系统为你啃到母亲叶二娘两个时辰的练功经验:” 唐白默默的啃着烧鸡,心中暗爽又有些羞愧的数着经验,爹妈我的武神之路靠你们了。
  • 一剑破天机一剑破天机禾下凉人|玄幻天机山上有座天机宫,天机宫里有个老人,老人卜卦显天机,算尽人心,世人欲求天意,却皆为摆布。看着天下之乱,他自嘲说道,此乃天下为局,众生为棋……山下有一人持剑而来,朗声道:“世人皆说天命不可违,天机不可破,今日看我一剑破天机!”
  • 灭世阴阳剑灭世阴阳剑不会魔法的神|玄幻两千年前的灭世之战中幸存的男主神浩,灵魂附体在女主苏凡的项链上。将苏凡引入魔法修炼的道路上,修行成长之中,彼此产生了特别的感情。可是苏凡却有婚约在身,陷入矛盾之中……
  • 界龙界龙八角亭|玄幻这是一个强者林立的世界,没有力量,就没有活路!家丁梁旭,先遭爱人背叛,又遭世人遗弃,万念俱灰时他遇上神秘老人,成为老人关门弟子!从此他修炼功法,磨练精神,一步一步的登上修真的巅峰!然而这个世界还有更多谜团等待着他去解开——界龙玉真的存在吗?黄金圣岛是否遍地黄金?不一样的热血,不一样的奇遇,彪悍的人生不需解释!
  • 傲世灵祖傲世灵祖南天桥|玄幻六颗均衡灵球,掩藏了百世秘辛;五口锁龙井,封住了千年恶灵;当恶灵被释放,当秘辛被发觉;宿世恩怨突起,几世纠葛乱心。他穿越而来,一切不相干的事情似乎与他关系颇大,他是至高灵祖的前世弟子,却又是这一世背叛者的长子……
  • 燃魂纪燃魂纪分界|玄幻上古至强者附体,原本的废柴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 活泼而过活泼而过欧孤儿|玄幻摇晃的红酒杯,曳地的流苏裙,炫舞灯光,闪烁着迷离夜色的幻醉。舞池中央,陈白东一身深蓝色的皮夹克敞开,棕黑色的皮鞋后跟踢踏作响,合着女人高跟鞋的咚咚响声旋转摇摆,卖力扭动着露出稀轮廓的六块腹肌。
  • 主宰圣世主宰圣世月下无辰|玄幻乱世中,少年身怀半颗心脏,从大山里走来,一步步走上巅峰,踏古路,弃乱天,寻找自己另外半颗心,夺造化,窃生死,成就无上主宰。记得,这是修炼的世界,有的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
  • 魔域传奇魔域传奇右手无尘|玄幻一段另类的魔域神话,一个颠覆传统的传奇故事。为了尊严,为了自由,为了爱情,轰轰烈烈而又可歌可泣。鲜血与生命,友情与爱情,正与邪的颠覆,激烈对撞与终极PK。硝烟散去,曲终人了,只留下蓝天白云,只剩下青山绿草,诉说着千秋家园的梦想。
  • 破尊记破尊记z魂魂一世|玄幻相传,亚陆修士,天仙为尊。天仙之能,可翻江倒海,上天入地,屠龙擒凤,弑怪斩凶。张雷成,一个禀天地而生的四系修士。修肉体,炼精神,尝人间辛苦,汇世上精粹,用自己的实力,走上一条另类无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