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裂痕

之间在前方不远处,有光芒一闪,等陈天站起身,这才发现,远处三十丈,地上像是露出了一截金属,具体是什么陈天也看不清楚。

陈天站起身走了过去,他走的很小心,此处已经是天月山人迹罕至之地,有些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陈天自小除了喜欢钻研药草学问之外,同时也喜欢去村东头的王爷爷家去听王爷爷说自己年轻时的故事。

王爷爷是村里为数不多出过远门的人,因为年纪大了,所以也回到了村子安稳了下来,但是他在外面的经历对于这个穷乡僻壤的村子里的孩子来说,那就是一个个很精彩的故事,往往让村子里的孩子听的如痴如醉。

陈天记得王爷爷说过,在外面,有些野兽能够伪装自己,比如埋在土地,只露出一个角,引诱别人前来,然后乘机偷袭敌人。

所以当陈天看到这地上的金属是,下意识的脑子里就想到了会不会是野兽伪装来偷袭自己的,但是转念一想,这荒郊野岭的,野兽也没必要伪装在这里,虽然如此想,但是陈天的谨慎依然不减。

等慢慢的走近,地上的金属也呈现在了陈天面前,那像是一个把手,一个握柄的样子,陈天眉头皱了皱,慢慢伸手向握柄摸了过去。

就在他的手就要接触到握柄的时候,忽然握柄上整个散发出红光,那是一种暗色的红光,像是鲜血累计在一个血池百年千年形成的颜色,浓稠且血腥,甚至陈天感觉鼻尖似乎闻到了鲜血的味道,十分呛鼻,同时在手指即将触碰到握柄,握柄散发红光的那一刻,陈天感觉自己似乎在慢慢坠入血池…

就在意识混沌即将沉入脑海中的血池的那一刻,忽然陈天眉心白光一闪,直接照在了握柄之上,那血光似乎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般,疯狂的收缩,但是似乎在白光面前,血光连收缩回来的机会都没有,只见血光寸寸崩断,隐约见,陈天似乎听到了一声绝望的惨叫。

陈天慢慢清醒过来,倒退两步直接坐到了地上,额头一片冷汗,刚才他觉得自己似乎就要死了,似乎只要自己沉入血池,他也会化为血池中的鲜血,永生永世沉沦在血海之中,而后陈天的脑海中,又回想起那白光,但是之前的一幕虽然说起来很长时间一样,但是实际上也只是过去了一息而已,虽然陈天看到了白光但是他却不知道这白光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只不过之前看到了一丝白光一闪而过。

摇了摇头,陈天不再去想这白光是从哪里出来的,转头看向那握柄,只见握柄上血光已经消失,就连握柄四周的泥土都消失不见,露出了握柄下面东西的全貌。

陈天眉头一拧,这坑中的东西是一把断剑,至于那露出来的握柄就是剑的剑柄,但是这把剑的剑身却已经崩断,只留下了半尺长的剑身,陈天站起身,慢慢走了过去,又低头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头,小心的砸向了地下坑中的断剑,石头砸在断剑上,发出一声脆响,只见石头崩碎成了碎渣,散落一地,但是在下一刻,坑中忽然传出一声咔哧的声音。

定睛一看,断剑上出现了一道裂缝,这道裂缝从剑柄顶端一直裂到剑身,像是把这把本就已经断了剑劈成了两半一般,“咦?那是什么”,忽然陈天发出一声惊咦,只见在那裂缝中,似乎还藏着什么东西,陈天走到一颗树旁,折下了一截树枝,朝着断剑裂缝就点了过去。

又是一声脆响,只见断剑彻底裂成了两半,在其中的东西也掉落了出来,在其中的东西掉出来的那一刻,断剑忽然随风飘散,化成了一地的灰烬,似乎断剑的作用就是包裹其中藏着的东西。

在天月山丛林中陈天面前的断剑消散的那一刻,在远在万里外的一片山脉中,只见在这山脉中,有着五座高足有千丈的高山,这五座山相互环绕,成一个圆形,其上隐有光芒闪耀,似乎这五座山就是一条庞大的巨龙,首尾衔接在保护着这五座山的环绕的中心一般,只见在五座山环绕的内部盆地中,存在着大量的阁楼琼宇,呈现圆形环绕中间,分成内环和外环两个区域,在其中,小桥流水,假山树林应有尽有,在池塘里甚至还有成群列队的鱼儿欢快的游走,天空中鸟儿自由的在翱翔,宛然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象。

外环环绕着内环,而在内环的中心,也有一栋阁楼,其上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恒云殿”,其存在在内环和外环环绕的中心,仿佛一只百兽之王,爬在地面之上,散发着威严的气息,而周围的阁楼就如同王的子民一般,想着王的位置朝拜着,敬仰着。

而在万里外天月山断剑碎裂的那一刻,在中间宏伟的阁楼里,有着一位老者,身穿暗绿色蟒袍,身体干瘦,如同皮包骨,最奇异的是他的头发,居然呈现淡淡的红色,只见他猛的睁开了眼睛,两道精华在眼中一闪而逝,在其睁眼的那一刻整个阁楼的气势忽然一变,从原本的威严,慢慢变得危险起来,似乎野兽从睡梦中被惊醒过来,要择人而噬一般。

这一变化也引起了在盆地中其他阁楼中的人的注意,此时在内环的一处在内环也算得庞大的阁楼的二层,“嘿嘿,方盛,你注意到了吗?”在阁楼二层的窗户旁,一个眼神阴逸,皮肤异常的白皙的青年慢慢放下手中的匕首,慢条斯理说道,“哼,阴贺,我可没那么弱,我怎么没注意到,不过我好奇的是,到底是谁,能把老祖从闭关中惊醒”,在被称为阴贺的男子背后,盘膝坐着一位身材魁梧,满身肌肉的男子,此时慢慢睁开眼睛,说道,“是啊,我也很好奇,我记得上一次这种情况,好像是十年前的那个剑客,那一战真是惊天动地,现在回味起当时满天弥漫的血腥味,现在都让我兴奋不已”阴贺一边说着,一边用匕首在手指上割出了一道血口,放在嘴中吸允着,露出陶醉的模样,脸上更是露出异样的红韵,那位被称为方盛的魁梧汉子看了看阴贺,皱了皱眉,眼中露出了一丝厌恶与忌惮,但是很快隐藏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记得那位剑客好像身怀四品巅峰宝剑,且在短短二十五年,就成长到可与老祖等大陆一线强者抗衡的境界,而且当时据说他自创了一式剑诀,也当真是强大无比,同阶之内,纵横无敌,此人本不是张扬之人,且为人低调,本来身怀宝剑,自创剑式的事倒也无人知晓,因为知道的人全部被杀,却不知为何消息还是泄露,引得各路强者纷纷追杀大战,那人也当真了得,一路从包围圈杀了出来,到后来大陆乱成一团,几乎所有高阶修士纷纷出动,最终在大陆边缘的无尽海岸最终一战,可惜啊,那一战,他的佩剑崩碎,分成了两部分,大部分剑身被老祖暗中夺了下来,可那位剑客也当真强悍,最后拼着经脉断尽,杀了出去,最后消失无踪,到现在也没有被发现,真是一位传奇人物,可惜啊,不能与这等绝世强者切磋一二,当时的我只能远远观望,实在遗憾”方盛眼中露出倾佩与遗憾,“好了,这件事早就过去了,不要再提了,我之前说的,你考虑考虑,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阴贺把手指从嘴中拿出来,舔了舔嘴唇,冷冷的看了方盛一眼,走出了阁楼…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阎罗谱阎罗谱西湖吹梦|玄幻这是一个落难王子的复仇传奇,也是君临冥界的鬼神史诗。和所有的英雄人物一样,共工泓——这个共工氏最后的部落首领,在经历了国破家亡之后,来到了鬼界,开始了他的复仇之路。《淮南子》:“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故事从上古时代开始,信奉水神的共工部族和统治中原的颛顼部族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战争,结局是共工氏族全灭,轩辕氏成为了胜利者。而在地上失败的共工泓,在怒触不周山之后,来到冥界,无意中参与到冥界的权力阴谋中,最终蜕变成心狠手辣的阎王。
  • 九天揽月挥星斩棘九天揽月挥星斩棘royalu|玄幻本文由两个故事构成,会更很久。如果喜欢的话能否给个支持?
  • 天道星风天道星风潇乘风|玄幻韩风,西牛贺洲须弥山下清水村的孤儿,自幼父母双亡,偶得鬼王宗掌门传承,后得雷音寺大师传授绝世功法,天榜灵火,鬼道秘术,上古神器,炼丹仙诀······佛家、道家、魔教、蛮、蛊、巫族百族争锋!域外邪魔,惊天阴谋!游走在佛道魔的边缘,一世杀伐,只为情故!仙道争锋,只为拥有掌控自己命运的力量,守护我的亲人与挚友!
  • 血色夕阳——曦殇血色夕阳——曦殇逆命狂徒|玄幻阴谋,谜团,生死,爱恨,为了找回那段被抹去的记忆少年踏上未知的征程,而与女孩的意外相遇是幸运还是……又一场离殇。命运的大网已展开,被网住的人又将被牵引何方......
  • 神奇视角神奇视角黑白小丑.|玄幻一位不择手段为了追求神一般力量的人类,成功的研发出了传说中的神粒子,但是却应爆炸而去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因神粒子拥有了无穷的创造能力。只要他想,就可以创造出无限的可能,各种影视幻想世界的一切皆有可能,那么他将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呢?神吗?文明会进步,不会停止不前!淋漓古怪的生物会变多!新奇的科技、技能、武器也会变多!此书的视角为全方位大世界俯瞰性。
  • 盖世神道盖世神道极速小龟|玄幻战鼓响,狼烟起,血染诸天界。悟神道,修戟剑,横扫众天骄。神秘的狱界之主,欲势降临;西牛的恶佛势力,日益壮大;天生神力的北蛮巨妖更是蠢蠢欲动.......远古的战场即将拉开序幕.......乱世之时,必是衍生霸主之际!!!
  • 观海记观海记kaosan|玄幻陆小凤说:“不要杀人。”他却杀了许多人。 诸葛光说:“不要美女。”他却爱恨难舍。 常见说:“不要称帝。”他却开创一方霸业。 卡哦桑说:“请大家不要看本书。”他却月票成山。
  • 我真想低调点啊我真想低调点啊窝爱吃辣条|玄幻一觉醒来,世界大变。 熟悉的界面,陌生的功能,全新的世界,系统让我做好事去升级,做坏事去抽奖,而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挂壁。 “恭喜您获得新英雄:韩信” “请选择是否升级一技能:无情冲锋” 叶风心疼的花费了1000点善意值升级技能,看着后台所剩无几的善意值,不禁叹道:又要去做好事了 …… 来自凌修杰的善意值,+50 来自宋才俊的恶意值,+50
  • 异世重生之逍遥游异世重生之逍遥游堕落的魔王撒旦|玄幻晨风,一个武道界的天才,年仅二十六岁就拥有了破碎虚空的实力,但在度劫的时候却碰到了最为恐怖的天劫--五彩仙劫,晨风肉体被毁,但元神却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异世大陆,而又不小心的附身到了一个公主和圣女的纨绔皇子身上,从此他凭着华夏武学纵横亚蒂斯大陆,过着逍遥猎艳的人生。
  • 幻灵契歌幻灵契歌析听|玄幻存在的意义,旅行的目的。时空旅行者,在所有世界旅行,不该存在的幻影,所谓相遇,只是迎来死亡的开始。世界所唾弃,世界所眷顾,自相矛盾的个体。对于我而言,人又怎么会在意蚂蚁的打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