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师伯师兄,你们好

此时的谷然闻着扑鼻而来的饭菜香气,不由得有些想落泪,自打落生以来,从没体验过饿肚子这么久的滋味,前胸贴着后背的说法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

“你跟没见过饭似的,喝点水,别噎着。”看着谷然狼吞虎咽的样子,路远忍不住提醒道。

吃的太猛,很快肚子里就塞不进东西了。

许是之前太饿太累,无暇思考太多,此刻谷然想到了很多,不由得张口问道:“路大叔,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刚才那个是魔法吗?”

“魔法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刚才变出钥匙,还能用额头发光呢。”谷然说着话,心理越发觉得不可思议。

路远皱起眉头,怔怔的停顿了片刻才回答道:“你连这个都没见过?”

“真的第一次见,人还能真的有魔法吗?”谷然睁大了眼睛,一副确实不知的模样。

“这个不叫什么魔法,这叫术。”路远又沉吟一下道:“修行这件事在龙之大陆不是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再说你不是谷家人吗,更应该非常了解才对。”

“谷家?很厉害吗?”初来这个世界,竟然听到谷家这个存在,谷然一头雾水,谷这个姓什么时候这么特别了?

路远又陷入了沉思,他反复观察谷然的神情,确定是对谷家一无所知,他长舒一口气问道:“他。。。是你的什么人?”

“谁?”

“不敢,不敢直呼他的名讳,会被知道的。”路远一脸的崇敬,像是在谈论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这让谷然非常疑惑,说名字就能被对方知道,这也太可怕了,常言道抬头三尺有神灵,莫非真有神仙存在吗?

“这里叫做龙之大陆吗,这里有龙?”

“龙是传说里的无上存在,据说有,但是谁也没见过,这我就不知道了。”路远把杯中美酒一饮而尽:“走吧,带你去一个地方。”

在楼上厢房换了一身粗布衣服,路远安排客栈伙计找来合身的孩童服装让谷然换上,叮嘱到:“记住,切不可乱语。”

休息了片刻,出了客栈拐弯抹角,路远吩咐伙计准备一匹骏马,两人一马往城东的方向而行。

“我不知你为什么没有修炼,在你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修为,难道你们谷家要把你当凡人来养吗?”路远的声音顺着风传到谷然耳边。

谷然真的哭笑不得,什么修炼,这是神话故事的世界吗,真是太荒诞。

“我真的不知你在说什么。”他只能实话实说。

谷然的回答让路远再次陷入了沉默,这一路几乎再没有交流。

马踏古街,一路前行,不一会功夫出了城,踏上一条小路。看到这条路谷然睁大了眼睛,这分明就是出花丛以后走的那条夜路,连灯柱的样式和陈列方式都一模一样。

青山客栈二楼的房门分开了两座城,而两座城像是同一座城?

马走的比人要快跟多,很快谷然就闻到了熟悉的花香,那一眼望去满目是花的情景似乎又到了,这里是他再也不愿意光临的地方。

“这里。。”谷然皱眉喃喃出声。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路远不多说话,到了花林之畔抱谷然下马。

路远把长枪另一端递给谷然,让他跟着自己进入花林。显然路远是知道路的,即便在如此茂密的花林间行走,也似乎沿着一条路在走一般,非常从容。

各类花香和泥土气息往鼻孔里钻,虫鸣鸟叫不绝于耳,谷然恍然间像是回到了那个漆黑的夜晚。

路远突然把他背了起来,长枪插在腰间继续往前走。随着行进,谷然随着他的步伐上下起伏着,一开始还在观察四周的鸟,过了一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傍晚,他却还在路远的背上,一下高一下低的起伏。

“路大叔。”

“你醒了?”路远的声音透过胸腔传递过来。

“有些口渴。”

听到谷然的话,路远从行囊中拿出一个皮革的袋子,晃动有水声,递给谷然。

“路大叔,我们走了多远了,天都黑了”

“我们出城很远了,你自己想回去的话,得走好几天。”路远接过谷然递回来的水袋说道:“前边出了花林了。”

路远走一天,竟然相当于谷然自己走好几天的路程,这说明路远走路像开车一样快,而在他背上的谷然并没有觉得多快。

出了花林前方是一座村落,有百来户人家,炊烟袅袅升起,饭菜的香味又一次飘来,一天下来,谷然又开始饿了,肚子又呼呼作响起来。

“就在前边的村子里就要到了,记住了,这人身份很不一般,待会见到他,一定要谨言慎行,不可怒恼于他。”路远放下谷然,两人一起走进村子。

村里很多孩童,不少是谷然这个年纪的,看到陌生面孔到来,不由得往这边看过来,有几个调皮的还做出鬼脸,谷然也不甘示弱,回敬给他一个大大的鬼脸。

沿着河道走到村子另外一边,在一家不起眼的住宅停下了脚步。

此时天可就黑了起来,月光下,木头的门上开了很多裂纹,低矮的石墙看起来一碰就要歪倒似的。

门自己开了,里面走出一个中年人,挑着夜灯,看穿着打扮像是普通村里老汉,但是精神头和气质来说,明显不是乡下人,眉宇之间更是散发凌厉之气。

“路远师兄。”中年人开口,满是谦逊的语气。

“燕师弟,师父呢?”路远似乎端起架子,有一种威仪所在。

“师父此刻正在房中,师兄这就进去吧。”燕姓男子瞟了一眼谷然,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

“嗯。”路远应了一声,拉着谷然的手迈步往里走。

借着朦胧月色,谷然观察了一下这个小院,院子很小,土制锅台,一口圆井,还有几间草屋,侧面空地上种着几蹊菜,看起来很有生活气息。

正堂东侧小屋亮着烛光,应该就是路远师父的所在了。

“进来吧!”还未禀报,里边的人未卜先知。从声音来听是一位老者,透着一股平和。

“路师兄,这孩子。。。”燕姓男子面露难色,似乎是有些犹豫。

“我带他一起进去见师父。”淡淡的回应一声,路远带着谷然就往屋里走。

“是。”燕姓男子应了一声,尾随而入。

中堂并未点灯,本是漆黑一片,燕姓男子在一旁挑着夜灯带路,引他们来到东边房间。

内有案牍,案后面正襟危坐一位白发老叟,长发披肩,慈眉善目,双眼合着。

他并未转身看过来,甚至未曾动一下。谷然看到案牍之上陈列着笔墨纸砚,而铺在桌面的一幅画似乎描绘着山川风景,灯光太暗并未看清内容,谷然这才注意到屋里有一股墨汁的味道。

过了良久,老者缓缓起身,理了理衣袂和胡须,双目如电看向这边。

“远儿,我叫你去外边微服打探驱除妖族奸细,你怎么回来了?”老者说着话,自然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路远和燕姓男子不由得跪伏下去。

“师父,弟子遇到谷家的孩子。”路远奋力强撑着不让身体倒下,从嘴里挤出这句话来。

“你说什么?!”老者如遭雷击的一声暴唳,同时收起了气势的压迫。

谷然就站在那里一声不响,就像没有来到这个房间似的,老者的气势压迫甚至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你。。你是谷家人?”老者这才发现了这个平静如常的孩子:“你是什么境界?”

“我上一年级。”谷然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什么一年级,师父给自己的后代分级了吗?”老者说罢略作思索,问道:“你的爷爷叫什么名字?”

谷然听到爷爷两个字,立马就想到了自己去世的爷爷,不由得有些伤感,葬礼上闪电劈身,还以为会死呢,结果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遇到了奇奇怪怪的人。

“我爷爷叫谷云子。”他还是说出了爷爷的名字,在这个世界,说出来也没什么,反正也没人认识,总不能说别人名字吧。

“真的是师爷!”路远和燕姓男子异口同声的说道。

老者微微点点头,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上下仔细打量着谷然:“师父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你居然脱口而出,你小小的年纪还不敢在老夫面前撒谎。”

“你们。。。”谷然搔了搔脑袋道:“你们认识我爷爷吗?”

“正是我的老恩师,我一身的能耐全是怹老人家传授,我修为到今天,师父帮助很大。”老者双手交叠自豪的说到,双眼神采奕奕。

师父?这倒是让谷然想笑了,这个地方的人也太单纯了,自己姓谷就被带到这里,自己爷爷叫谷云子就成了这位老人的师父?这也太离谱了,太巧合了。

谷然自然认为是重名的人,刚好和爷爷同名同姓而已,不免有些心虚,想溜之大吉。

“这位老爷爷,我想可能是搞错了,我爷爷是叫谷云子,但是肯定不是您的那位师父,您是不是搞错了啊,毕竟同名同姓的太多了。”

“绝不会错!”老者甚至激动的有些脸红扑扑的,继续说道:“在这个大陆上,整个世界不会有第二个怹老人家同名同姓的人。”

“为什么?”

“我师父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几个人之一,怹老人家的存在并不是人人都知道,甚至同境界的几个人也不一定都知道怹。”老者说着自豪的神情又一次浮现在脸上。

谷然十分错愕,谷云子这个名字,在这个世界居然没有重名的,而自己来着别的世界,这可怎么办是好呢?

“那个。。。”他欲言又止。

“小友是叫谷然吗,我是师父的大徒弟涟水青,你可以叫我师伯,我猜你的父亲一定比我小一些。”老者看着谷然,一脸的期待:“这两位是我的徒弟,路远和燕飞,你可以叫他们师兄。”

谷然完全懵了,这是让人认准了,都要开始认亲戚了。但是他谁也不敢得罪,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一个小孩子只能很乖,才能让人喜欢。

“师伯,两位师兄,你们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夺舍了魔教教主我夺舍了魔教教主雪满林间|玄幻新书《我是魔尊大BOSS》已经发布! 一觉醒来,居然夺舍了号称魔焰滔天的魔教教主,但却没有继承半点修为。 这就有点坑了,活不过三章的节奏啊! 好在,金手指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一切属于您的物品,都可以兑换成经验点。 您身中雷霆之力,获得二十年内力。 您沐浴在月华中,经验+10+10+10…… 您提升镇教神功,练就功法异象,受万人膜拜。 您疯狂吞噬对手的毒气,体质+3+3+3……对手不堪容忍,羞愤至死。 正所谓装逼一时爽,一直装逼一直爽! 为了继续晋升,您在装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 位面大穿越之叶良辰位面大穿越之叶良辰江黎99|玄幻叶良辰,一个正直的不良少年,无意中获得了上古大神留下的东西。于是,他开始了穿越在无数位面中。升级的他又来到了仙侠的世界,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那里人都认识他?卧槽,我没抢你老婆,别打我。靠,你闺女是谁啊,表揍我…看他,如何在位面中升华,飞升…
  • 独划时代独划时代宇世尘封|玄幻在这万法皆可修的世界里,修到深处者,只手可翻天覆地,弹指可灭星辰,只要修到绝巅便无所不能,可与天争,逆天改命,长生不死。在这里不论人,妖,魔,但凡不是修道者皆为蝼蚁。在这里但凡修道者,不突破就意味着任人宰割,寿命无多,不得道超脱终将寿限而去。突破一个又一个境界,终极一生只为得道,这是众多人所愿,但一南蛮少年不求得道超脱只为好好的保护爱人,家人,朋友!在大时代的背景下,一系列的因果,使得南蛮少年不得不做一次又一次的突破,最终他是否能独霸一时代?他守护的人是否都能护得住?
  • 就值得就值得潮落白|玄幻撕下一根兔腿递给她,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开玩笑道:“你怎么不先告诉我!”她笑了笑也不在意,抬起拿着兔腿的手臂,指向天上的明月,“一轮明月挂枝头,月色青青照四方。我名青月。”我不由大笑,站起身,手指苍茫大山说道:“几度急风过青山,秋风清清万丈行。我为清风!”青月满脸笑意对着清风问道:“哪个清风?”清风反问:“你又是哪个青月?”
  • 倚天拔地倚天拔地海龟十三|玄幻世界喧哗了太久太久......万千神禽异兽,无尽妖魔乱道,自古以来,就在争夺着什么。太极有天,天上有神灵,可怜众生,降下恩泽,普度众生。一只不知从哪里来的小兽,受得恩泽,伴随着女主人,开始了一场君临天下,无人可拦的至尊路!
  • 重生之弑天帝尊重生之弑天帝尊东北大地瓜|玄幻他!稀里糊涂的重生在一个落魄少爷的身上,靠着前世的经验与秘籍,一步一步成为弑天大陆的掌控者,被世人称为弑天至尊!!!
  • 五行狂战士五行狂战士南湖菱|玄幻========创世新作《符道狂人》已签约,请书友们多多支持。========海灵,逃亡中逆境成长,偶遇祖先契约灵兽黑神,开始走上复仇之路,找寻生父,挑战母亲遗言.....海霞遗言:要么做凡人,要么做天人,想要见我,那么到天人。
  • 宗横天下无敌手宗横天下无敌手不会叫的蝉|玄幻在古代的修炼世界,打造一个现代宗门是怎样的体验?@九霄门主江黎 饭桶江黎:先摆个碗^_^。不请自来,强答一波。 人在异界,下重生的灰机有一段时间了。 其实作为一门之主,我一开始以为每天无非就是和弟子们吃吃火锅,骑骑共享飞车这样子。 可是实力它不允许啊! 弟子们要我养,后来一群妖怪也不让我省心,世界说不定也等我拯救,主角的人生就是如此艰难。 ~~~~~分割线~~~~~ 评论区有人说我在胡扯…… 等等,我好像没有评论,这可能是最悲伤的故事了。 圈里重生者太多,先匿了。
  • 我的师祖大人我的师祖大人墨雨成殇|玄幻某位因面基失败愤而怒删游戏的家伙,在打开老爸寄回来的古文物时发生了意外,穿越到了一个武侠的世界里。在这里,他莫名其妙就被迫拜入了一个超有钱的门派,还莫名其妙地就多出了一个师祖大人……等下?这个师祖,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 独步行天独步行天时光亡魂|玄幻一个无论怎样修炼都在原处的废柴,被嘲笑,被歧视,从未放弃,终于有一天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