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不翼而飞的谢礼

不过,这样招摇过市,这是真的想致谢,还是在替她拉仇恨值?许安然不由地黛眉轻蹙,眸光一凛。

“三小姐,属下奉我家主子之命,为您送谢礼,这是清单,请三小姐过目。”狂风难得毕恭毕敬地踱到许安然的近前,施礼道。

“呵!你家主子出手还真挺大方啊?代我谢谢他。”许安然接过那两张破有深意的清单和银票,仔细瞧了瞧,不由地一愣,随即勾了勾唇角,直接将清单和银票揣进怀里。

原来战王也是有心之人,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战王府的人前脚刚走,许府的女眷们便一窝蜂似的拥进了院子,许尚书碍着面子,不曾露面,派艾氏过来先探探口风。

众人都盯着那几十箱“金银财宝”,眼睛泛着贪婪的光芒,恨不得立即占为己有。

“安然啊,你看你这院子小,不如将这些宝物抬进库房,更安全些。来人啊,帮三小姐将箱子抬进库房。”艾氏皮笑肉不笑地自作主张道。

“慢着!这是战王送给安然的东西,艾姨娘没有权利支配吧?再说了,我这院子虽小,但是这东西,放得下,就不劳艾姨娘操心了。”许安然横眉怒目地扫了艾氏一眼,甚是鄙夷地道。

闻言,艾氏脸上的笑容绷不住了,立即笼上了一层冰霜,随口骂了一句:“哼!不识好歹的东西。”

“听说这是战王府送来的东西,人家怎么舍得放入许府的库房呢,人家这是要吃饭捧着,睡觉搂着,平时含着,这才觉得安心呢。”许美夕眸光淬毒,酸溜溜地道。

“你倒是想捧着,想搂着,可惜不给你机会,你酸也没用!”许安然没心没肺地一笑,气死人不偿命地道。

“三妹妹,瞧你想哪儿去了,姨娘也是为你好,你一个小丫头,这院子里放着这么几个大箱子,也不安全不是?”许倩茹扭着扶苏柳腰,陪着笑脸上前做和事佬儿。

“谢谢大姐姐和姨娘的关心,安然自有主张,就不劳诸位费心了。”许安然懒得瞧她们虚伪贪婪的模样,只想立即打发了众人。

艾氏母女一看许安然咸淡不进,立即改变了主意,眼底闪过一抹狠戾,带着众人气呼呼地退出了清幽阁。

“主子,她们来者不善,居然这么容易就离开了,属下觉得这其中必然有诈!”魅影睨了一眼众人离去的方向,一脸忧虑地道。

“嗯,既然她们想玩儿,我们奉陪到底就是!”许安然眯着凤眸,一脸阴鸷地道。

于是早早的用过了晚膳,锁了院门,命沫儿将那几个婢子住的厢房门上了锁。

许安然进屋翻腾了半晌,这才带着魅影和幻月将箱子里的药材都取了出来,转移到屋子里,而后装了些别的东西,又将箱子原封不动似的伪装好。

箱子底部用万能胶粘住,墙周围空地上洒满了青豆,一切准备就绪,只等鱼上钩了。

夜悄悄地落下了黑幕,夜鸟也停止了鸣叫,新月如钩,惨淡的月色透过枝叶的缝隙,斑驳地落在院子里。

主仆四人则蹲在暗处,静静地等待着鱼儿的出现。

夜幕之下,星光点点,凉风阵阵拂过,繁花随之轻轻舞动。

夜风徐徐,沉寂一片。

许安然透过窗棱,眯着眼眸,盯着窗外。

魅影和幻月手按在剑柄上,蓄势待发。

沫儿手里握着木棒,蹲在许安然的附近,竖起耳朵,紧张万分地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大约等了一炷香的功夫,外面便有了一丝响动。许安然做了一个手势,提醒大家注意了,目标貌似出现了。

只见四五个黑衣人伸手敏捷,翻墙而入,本来落地无声,怎奈一脚踩在了青豆上,几人同时一趔趄,差点惊呼出声。

“哼!这点小伎俩就想阻止我们拿走宝贝,真是太可笑了!记住!一定要洗劫一空!毛儿都不留!”为首的黑衣人眯着厉眸恶狠狠地道。

夜深人静,他们说话声音虽小,但是也传出好远。

看着一根秸秆缓缓伸了进来,瞬间,一缕缕白烟被吹进了屋子内,就是身经百战的许安然也不由地心底颤了一颤。

魅影和幻月握着剑柄的手,已经满是汗水,屏住了呼吸。

许安然眯着眼,从腰间摸出四颗秘制解毒药丸,悄无声息地分发下去,主仆四人立即服下。

沫儿更是吓得脸色煞白,额头冷汗直冒,呼吸都要静止了一般,一双水眸睁得老大。

片刻,只见门上的横栓一点一点移动,主仆四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吱呀!”一声轻响,一道黑影蹑手蹑脚地推门而入。

“唔!”还未等魅影和幻月出手,只见许安然悄然终身一跃,手拿绢帕死死捂住了那黑衣人的口鼻。

黑衣人挣扎几下,很快便像一滩泥一般躺在了地上。

剩下四人朝着屋内暧昧的瞧了一眼,而后便笑着踱向院子里的木箱子。

他们一人负责一个,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前四个箱子。

刚掀开箱子盖,“噗!”一股子浊烟扑鼻而来。

很快四人都栽进了箱子里,屋内的主仆四人这才将屋子里躺着的那个也拖了出来,随意扔进一个空箱子里。

而后许安然示意魅影用那个秸秆,用同样的法子对付厢房里的那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她们是二夫人送来的,留着早晚是祸害。

魅影接过许安然给她的秸秆轻轻捅破窗户纸,往里面吹着白烟,一会儿的功夫,屋子里的人便熟睡过去。

许安然带着几人将艾氏分派来的几个下人的衣服扯破,故意在身上掐出各种暧昧的痕迹,而后命魅影回战王府搬救兵,称奇珍异宝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

观梅阁里,艾氏焦急地来回踱着脚步,她暗自估算着时辰,大约半个时辰了,也该回来了。

许尚书被艾氏转悠地心烦意乱,略显不耐地道:“你瞎转悠个什么,几个大男人还对付不了四个丫头片子!”

“话虽这么说,但是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我这心一直悬着,许安然那贱丫头,鬼得很,我怕她出什么幺蛾子!”艾氏停下脚步,一脸阴冷地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清风拂晓夜犹凉清风拂晓夜犹凉莫二之一|古言一朝落地,繁花似锦。 她渐渐忘记了前世,和现世的羁绊越来越深。 她拥有了亲人,却不得不相离十年。 她拥有了朋友,却各自成殇。 她拥有了钱权,却不屑一顾。 为了天晟皇朝的繁荣昌盛、为了天晟百姓的富足安康、为了内心深处最炙热的信念… 十年沉浮,只待归来。 与爹爹、娘亲同桌吃上一碗薄皮儿馄饨… 与景皓煜、苏月朗喝酒吃肉… 鼓起勇气去见记忆力眼角带伤的青衣少年…
  • 惑君心之妖后不好惹惑君心之妖后不好惹星雨旭|古言她是他一辈子唯一的深爱,爱至骨髓,永不负心。深冬寒梅,那种香是她记忆中最美的回忆,那是他身上的气息,有谁会记得当初的诺言,那个答应她为她每年种梅的诺言。如今梅已成林,佳人何处?
  • 绝色神医:毒舌大小姐绝色神医:毒舌大小姐近妖不语|古言末世女神医一朝穿越,沦为声名狼藉的炮灰姐,后爹怂娘贱妹渣夫个个想踩她上位!废物!我本至尊邪医,岂容尔等放肆!嘻笑怒骂,贬得你人不如狗!指尖轻弹,保管你药到命除!
  • 老大,你又黑了老大,你又黑了月昭昭|古言陆离是个孤女,因为长得特别黑,一直饱受着异样的眼光。她立志要找回自己的父母,然而当她踏破重重困难找到的时候,却发现她并不喜欢这个结果……甚至,她的黑都是因为她母亲……
  • 女皇南青鸢女皇南青鸢祈久|古言当最终她君临天下,没人明白,其实最初,她只想和那个人携手看夕阳西下
  • 本妃很倾城本妃很倾城蓝色寒殇|古言当她在玄武大陆上混得风生水起时,又一次意外让她穿越至千年前,魂穿于臣相府不受宠的二小姐。她,夜九歌,本受万千宠爱,可有朝一日,外公失势,皇后小姨被废,失去所有庇护,她不再是将军府的掌上明珠。可当她成为了她,又将在大陆掀起如何强烈的风暴?面对将军府的黑暗,她不再犹豫带着衷心丫鬟,提着包袱款款逃离将军府。再次回归,她已名震天下,更有一个家大业大到让皇帝都恐惧的后爹。她背后的势力另人闻风丧胆,身边更是有一个人人都敬畏的男人。所以,再次面对昔日亲人,她仅是唇角一扬,眉宇间尽是狂傲不羁:“我曾经说过吗,若我不死,早晚有一天,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现在我回来复仇了,你们可准备好了?”
  • 皇后鸿福皇后鸿福闲阶桃花|古言重生女主:我不想报仇,敌君请走开! 重生男主:怎么办,我想娶你。
  • 竹马勿忘我竹马勿忘我夕色琉璃|古言伊昃辰“你像一片轻柔的云在我眼前飘来飘去,你清丽秀雅的脸上荡漾着春天般美丽的笑容。在你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里,我总能捕捉到你的宁静,你的热烈,你的聪颖,你的敏感。我永远忘不了你”司徒安韵:“你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我也不会忘了你的。”
  • 王爷戏太多了王爷戏太多了与你挽月色|古言世人皆知尚书府嫡女心智痴傻,是个人人都可拿捏的软柿子。 一朝醒来,凤凰涅槃。 说她痴傻?分分钟算计到你怀疑人生。 说她是软柿子?本姑娘是钢筋混凝土做的柿子好吗。 一道圣旨,皇上将她指婚给安定王。 听闻安定王性格乖张,阴晴不定。 安定王,又怎样。 只要你乖,给你买条gai,要是你不乖,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一日下人撞见王爷跪在门外,问道:“王爷,您怎么了?” 王爷摸着腿,面不改色:“腿疾又犯了。” 谈论间,屋内传来一道女声:“罚跪还有心思聊天,再跪半个时辰。” 又一日下人又见王爷跪在门外,问道:“王爷,您又被王妃罚跪了吗?” 某王爷一脸淡然:“你哪只眼睛见本王罚跪了?” 罚就罚了,王爷罚个跪戏也这么多吗 [戏精作死王爷X腹黑怼人王妃] 本书又名[王爷又双叒下跪了][总有白莲花想害我][暴躁王妃在线怼人]
  • 可否真的断舍离可否真的断舍离王子玫|古言初念遇到他时,他心灰意冷,多年征战保国家平安,最后被百姓背叛,被皇帝背叛,被国家背叛,他说“天下百姓不值得救,我也不值得”。初念带他回家,告诉他“你最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