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隐瞒真相

说着,她就打算自己亲自跳下池塘看看,却被德福拦住。

“太后,您身份贵重,不可啊!还是让禁卫军下池塘看看吧!”

卫凉歌一把推开他。

“等禁卫军来,黄花菜都凉了!让开,别拦着哀家!”

就在卫凉歌快跳下池塘之时,远处传来了一声高呼。

“太后,找到了找到了!”

卫凉歌脸上一喜,立即朝着池塘不远处的假山处跑去。

因为假山四周绿树成荫,若是从外面看,还真不知道里面躺着个小人影,还是一个宫女发现了倒在假山入口的刘公公,这才继而发现了里面同样昏厥的小皇帝。

“太后到了,还不快让开!”

琴槡冷声厉喝,围在那的一堆宫女太监立即为卫凉歌让开了一条道。

卫凉歌先看了一眼头破血流的刘公公,心下一紧。

“德福,把刘公公送去太医院。”

说完,她这才快步绕去了假山后,把晕厥的宗乐祁抱在怀中,利用宽大袖袍的遮挡,偷偷给他把脉。

还好,只是被吓晕了而已,卫凉歌呼了一口气,只是脸色却是越发沉了,因为她发现这附近根本没有贺兰翘的人影。

察觉怀中的小人儿幽幽转醒,卫凉歌立即看向琴槡。

“琴槡。”

只是一个眼神,琴槡就明白了卫凉歌的意思,她立即对着四周探头探脑的宫人道。

“今日的事谁能添油加醋传出去一个字,全家都别想活了,知道了吗!行了,都退下吧。”

待人离去后,卫凉歌这才低头对怀中小人儿轻语。

“乐儿别怕,母后在这,没人会伤害你……”

一听母后二字,宗乐祁的瞳孔顿时放开,整个人都是一个哆嗦,挣扎着就要从卫凉歌的怀中起身。

“朕不要母后,不要母后!你走开,你走开!”

卫凉歌神色一正,将他小脸抬起,对着自己的眼。

“乐儿,别怕,告诉我,贺兰姐姐在哪儿?你们刚刚到底遇到了什么人,有人伤害了你们对不对!”

一提到贺兰翘,宗乐祁这才恢复了些许正常神智,然后他就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有人……有人出现伤了刘公公,还把贺兰姐姐带走了!”

居然有人敢在皇宫里对小皇帝动手,并且掳走镇国侯的独女,此人是胆子太肥,还是真活的不耐烦了!

卫凉歌脸色逐渐沉下,继续问。

“那个人是谁?长什么样子你可还记得?”

宗乐祁摇了摇头。

“朕……朕不知道,只是他们说要带着贺兰姐姐去什么月香坊……”

月香坊?

卫凉歌心底里就是一凉,一听这名字她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去处,她咬了咬牙,双手握紧。

“好,敢动哀家的人,很好……”

“琴槡,照顾好陛下,哀家今日要亲自去会一会那些人!”

就在卫凉歌怒气冲冲走后,宗乐祁突然抬头,看着卫凉歌的背影欲言又止,隐约可见他双眼中有一丝自责和纠结。

“陛下,让奴婢带你回可好?”

宗乐祁又想起了那个带走贺兰翘的人说的话。

‘陛下,既然您不喜太后,那这次咱们就好好搞一个恶作剧,让太后吃瘪如何?您放心,贺兰小姐没事的……’

咬了咬唇,宗乐祁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任由着琴槡牵着他的小手离开了假山。

因着宗乐祁年龄还小,也因为以前百里太后的缘故,他一直都是与白烬欢住在长央宫,今日也是一样,琴槡将他送回了长央宫,便自行离开了。

倒是宗乐祁,自从受了惊吓回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国师今日一直在忙,也无暇顾及宗乐祁的小情绪,听说宗乐祁晚上没吃什么东西,便让紫萝带了些他平日里喜欢得精致点心来。

紫萝打开殿门,便见宗乐祁趴在桌上,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正在望着窗外的月亮,像是发呆。

“陛下今日心情不好?”

转头看紫萝来了,宗乐祁惊了一跳,立即坐直了身子。

“没……朕没有……”

紫萝很快就看出了这小皇帝有事隐瞒,她放下食盒,眯起眸子。

“今日刘公公被人送去了太医院,此事可与陛下有关?”

宗乐祁一听,双眼立即瞪大。

“紫萝姐姐,你知道今日的事了!不可能,那个宫女说不会告诉其他人的……难道国师也知道了?”

遭了遭了,国师知道他贪玩,一定会又要罚他抄书了。

紫萝立即听出了不对劲,蹲下了身,与他平视,声音有所缓和道。

“陛下,国师今日在忙,并不知晓这些,不如陛下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国师可好?”

宗乐祁耷拉着脑袋,像是个做错事了般,语气闷闷。

“朕……朕今日下午在御花园和贺兰姐姐玩儿,遇到了一个宫女,那个宫女说可以帮我搞个恶作剧吓唬太后,所以……”

“所以你们就打晕了刘公公?”紫萝凝眸问。

宗乐祁的小脑袋立即摇得像个拨浪鼓。

“没有没有,那个宫女说假装带走贺兰姐姐,然后让朕装晕,说太后知道贺兰姐姐失踪,一定会偷偷出宫去,到时候国师知道了一定会责罚她,所以朕才答应的……至于刘公公,朕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样没头没脑的一段话听下来,紫萝倒是明白了大半,估摸着就是有人故意利用宗乐祁对太后的憎恶,以及太后对贺兰翘的在意,从而对付太后。

想来,卫凉歌现下早已经偷偷出宫了吧。

见紫萝不说话了,宗乐祁又抬头,神色中带了丝后悔。

“紫萝姐姐,朕是不是做错了,国师以前说过,身为君主,一言九鼎,不能骗人……”

宗乐祁并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他只觉得觉得等到晚上还没有贺兰翘的消息,心里有些后悔。

紫萝眼眸中异色闪过,却是笑了,嘴角扬起的弧度格外诡异。

“陛下别担心,那个宫女说了恶作剧那就是恶作剧,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不会告诉国师的。”

一定不会……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夜梨花城一夜梨花城墨柠曦|古言上元灯节初遇公子 便好生欢喜 上元灯节初遇姑娘 便好生爱慕 虽然仅仅只是对彼此的一眼
  • 春秋待叙春秋待叙三分大象|古言她曾以为自己只是平凡的一粟,而命运早已瞒着她写下难行其意的序章。乱世逢生,她的出身究竟是救于兵戈的护身符还是越陷越深的枷锁?遇到的他们又将走向怎样的路途?嘘,这春秋正待叙。
  • 曲终泪成双曲终泪成双月牙半满|古言如果可以,故事一波多折,在遍地风景处寻找刹那间的驻足。
  • 盛宠第一妃盛宠第一妃瞎子摸鱼|古言小尘:“娘子,我决定以身相许!”小漓:“阿弥陀佛!”小尘:“娘子,你看为夫多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小漓:“色即是空!”小尘:“娘子~”小漓“滚!”
  • 九酒归一之华灯恋九酒归一之华灯恋墨染湛|古言折扇折往昔,纸灯照来世。三世可有缘,华灯初上恋。 我叫小九,是阎罗王的第九个孩子,但一生下来就被鬼帝爷爷养在了冥池里,我因前世的诅咒需亲自搜集九种聚灵石方可救命。灵物有灵,混合感情。最终的那杯酒,便叫做九酒;最终的那个陪伴,便叫做鸾一。
  • 毒女掌柜毒女掌柜小馥儿吖|古言为什么人家穿越都是大小姐,我却是一个小小的农家女? 不对,我这个农家女,好像不小心撩拨到了王爷。 又不对,我这个农家女居然成功当上了王妃。 且看我林若璃怎么逆天改命吧~
  • 凤旭为凰凤旭为凰西街花儿爷|古言凤旭在现代死后,魂被吸进了珠子,千年来一个和尚从不停歇的念经颂文,只为凝聚一个强大的魂魄。 凤旭挥剑怒指眼前的人:“荒北的女王,我从未想当。这凤氏的江山我也从未想要,这天下是谁的,我也不在乎!我只是想要守护自己身边的人而已!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算计的,是不是?为什么? 凤君临:“哈哈哈哈…对,所有的一切都是朕算计的!凤旭,你认命吧,这江山你不要也得要,除非你想看着你身后的几十万荒北大军因你而死哈哈哈哈…” 赫连钰:“原以为能像在佛珠一样可以再陪你千年。呵呵,我是做不到了。阿旭,不管以后多辛苦,替我活下去好不好?” 凤旭:“你们都死了,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想守护的山,她的确守护了那座山,可最后却没有护住山上的想护住的每一个人! 这是一部女帝的成长的故事!
  • 农门贵女:夫君,有点田农门贵女:夫君,有点田明媚的白云|古言本文讲述了一位平凡小白领寒露,魂穿到架空时代大漠朝一位平凡村姑章寒露身上,淡定的生活,并用现代所学知识,用于古代的生产与处世之道。于是呼,贫困生活发生改变,混的风生水起,抱得美男归。广大女性励志必读!
  • 绝世仙君:丫头,来抱抱绝世仙君:丫头,来抱抱九尾千魅|古言【穿越幻情1V1致命互宠】校花梅若雪奇迹般穿越到玄幻小说中,终于见到一直仰慕的男子风离痕……她居然意外看光了他!某男性感的肌肉曲线一度让她忍不住欣赏,这么好的身材怪不得风度翩翩。他还是第一次被女人看到,脸上不由的一热。“我不是故意的,看到黑烟,以为你走火入魔……”她吞吞吐吐。风离痕见状不禁莞尔,掌心轻轻一握,衣服已穿戴整齐。“既然看到,丫头就对我负责吧!”他墨色的眸子里闪耀着微妙的波光。【读者群号:390667065】
  • 惊华废后不冷生惊华废后不冷生龟宝妍|古言她景筱晓用了八年时间去追寻,被诬陷杀害了自小关系好的姐妹,在厉衍登基后被一朝废后; 他容齐一直喜欢着她,却不顾她的感受,害她和自己心爱的人越走越远 他不后悔曾经那样对她,如果不那样做,就与她越走越远。 她却后悔了,错付青春 到最后谁是良人,她该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