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5章

丢人现眼的东西!”

他鄙夷地瞥了杨明坤一眼,大袖一挥,信步向前走去。

目睹一场如此血腥的杀戮,凝视着一具具鲜血淋漓的尸体,还能如此面不改色,杜学政,果然好胆识。”

龙云风侃侃笑道,轻轻吐出了一圈烟雾,似乎真有点佩服他了。

你是否为军中之人?”杜泽康依旧重复着之前的问话,一缕震恐的神色从眼眸中一闪而逝。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总之,今天你和你儿子都走不出这高尔夫球场。”

爸,你一定要救我!救我啊!”杜子豪面色惨白,嚎啕大哭,什么风度,什么威严,尽数抛到了九霄云外。

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你们是什么人?如果敢动我儿子一根头发的话,我就……

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但话到中途,却戛然而止,似乎说话的人被一只手死死地扼住了喉咙。

来人是一个五十出头,面容富态,体态臃肿,一身名牌革履西装的中年人。

跟在他身后的,是四十来个保持着钢管,虎背熊腰,面目狰狞的打手。

正是闻讯带着集团里所谓保安赶来的刘天宏。

但他们之前的威风与凶狠都已经荡然无存,目光中流露出的,只有惊悚和呆滞。

是恐惧,是目睹了五十多具死尸个上百只残肢断臂之后所产生的恐惧生生扼住了他们的喉咙,让他们的心猛烈地颤动着。

最为刺激他们的,是那清一色的钢盔,制服,以及散落了一地的95式自动步枪和子弹。

他们只一眼便认出,死的全是巡捕,而且是准军事化装备,专门处理突发事件的特遣队员!

也就是说,五十多个装备精良的巡捕特遣队员被团灭!

荷枪实弹的巡捕特遣队员尚且只是人家下酒菜,自己这四十多号只拿了钢管和片刀的“保安”又凭什么和人家叫板?

刘天宏当即秒怂,无边的恐惧如毒蛇般吞噬了他的心。

傲狂,限你十秒钟,送他们下地狱。”龙云风目光一凛,冷然道。

五秒就够了。”傲狂爽朗地道,瞬间如饿虎扑食般扑了上去。

直拳、勾拳、摆拳、扫踢、肘击、膝撞。

没有华丽的招式,只有最基础,最简单的格斗动作,但每一击都重逾千斤,快若闪电,每一招下去,都会传来一声骨骼断裂的闷响。

那些人不是脑袋被打碎就是肋骨被踢崩,尔后断裂的骨头直接插入肺叶之中,鲜血狂涌。

仅仅四秒,这些凶神恶煞,如狼似虎的打手就再也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了。

而刘天宏,这个资产过亿的地产商人,这个脚踏黑白两道的大佬,则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被傲狂活生生撕成了两半。

兵者,国之利器也,本当保家卫国,服务于民,而你们,却以武犯禁,杀执法者,践踏大夏法度,屠戮无辜,以强凌弱,就不怕遭千夫所指,被天下人耻笑吗?”

杜泽康义愤填膺,厉声质问。

欺压良善?以强欺弱?遭千夫所指?被天下人耻笑?学政大人,你这顶帽子扣得还真是大呀。”

龙云风轻吐烟雾,冷冷地笑着,玩味的目光狠狠地刺入了杜泽康的眼睛里。

你儿子干的那些事你难道不清楚吗?祸害无辜女生,利用你的权势,排挤打压在学校的竞争对手,两个月前,他将班上一名女生逼得跳楼,你还利用手中的权势帮他百般遮掩,颠倒黑白,文过饰非,以强权将我的老师方雪莹作为替罪羊,责令学校将其开除,并吊销她教师资格证,这就是你学政大人在各个教育界的大会上若宣讲的大义吗?”

你不但心狠手辣,还巧言善辩,那女生摆弄风流,*小儿,敲诈不成,矫揉造作,以跳楼相威胁,最终失足坠楼,乃是罪有应得,我不告她色诱吾儿已是宽宏大量,至于班主任方雪莹,对学生管教不严,枉为人师,将她清除出教师队伍乃是合情合理之举措也,倒是你,不要以为有点武力,有点权势就能肆意践踏弱者生命,夏国律法,你们是很强,能徒手对抗子弹,但是不知,能否徒手对抗重炮,火箭筒,还有战车?”

杜泽康不紧不慢地道,目光阴沉得吓人。

爸,马上,马上让袁叔调兵过来,把炮兵,重机枪营,武装直升机全都调来,我不信,他们还能以血肉之躯硬撼钢铁洪流!”

杜子豪声嘶力竭地叫嚷道,仿佛溺水的人在拼命地抓着一根漂浮的救命稻草。

袁叔,该不会是袁风华。”龙云风眼珠轻转,嘴角边上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

金陵镇守使袁风华正是老夫当年的学生,是老夫亲眼看着他考入京师讲武堂的,只要老夫一句话,他就能调集全城兵力,将你们挫骨扬灰。”

果然,杜泽康目光凶狠,中气十足地道。

你马上打电话,让姓袁的滚过来,我看他有几个胆子给你撑腰。”

傲狂不屑地道。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既然你们自己寻死,就怪不得老夫了。”

杜泽康老气横秋地道,旋即拨通了袁风华的电话。

约莫过了三分钟,天空中就出现了十多架加挂了榴弹的直—20直升机,整片大地也为之颤动了起来,那是坦克的钢铁轱辘碾压地面的轰鸣声。

老袁出兵的效率还挺高的。”傲狂宛然轻笑道。

如果他的兵再晚到一秒钟,我就让他这个金陵镇守使回家抱孩子。”

龙云风淡淡地说。

死到临头,还在谈笑风生说大话,年轻人实在是太自以为是了。”

杜泽康故作高深地瞟了两人一眼,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与嘲讽。

直升机在距离地面约五米处的地方悬停,舱门打开,绳梯如毒蛇的信子般落下,一个个头戴钢盔,身着荒漠迷彩军大衣,足踏作战靴,披着子弹带,脖子上悬挂着95式自动步枪的夏军有条不紊地从绳梯上滑下。

动作迅捷如风,却井然有序,毫无凌乱之象。

子弹带里皆装载着四个塞满了子弹的弹匣,外加四枚67式木柄手榴弹,挂包、水壶、防毒面具一应俱全。

辅一落地,便井然有序地排成了向正前方包抄的前三角队形,每一名军士的战术动作都十分的熟练标准,自然流畅,一气呵成,相互间也是配合默契,相得益彰。

显然,于步兵战术方面,他们已演练多时。

每个人皆右手紧握小握把,左手轻托下护盖,枪托抵肩,枪口朝前,以标准的战术动作持枪,厚重的作战靴踏着被冰雪覆盖的草地,向前包抄而来。

马上束手就擒,否则立即击毙!”

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通过喇叭传来,中气十足,字字如金。

哗哗哗!

一阵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在漫天飘忽的风雪中显得格外的尖锐刺耳。

老袁,你的兵练得不错啊,全军轻装紧急集合,直升机紧急起飞来到这里,只用了三分钟,机降用了四秒,排成战斗队形用了五秒,瞄准我,更是只用了零点五秒。”

龙云风看着手机,一字字地说着,目光清冷而玩味。

速度还可以往上提,另外,我想知道,你的兵是否带齐了战备物资,军用水壶里的水装满了没有?是不是灌的自来水,只为了紧急集合的时候应付检查?牙刷口缸带了吗?两本笔记本地都带齐了吗?那防毒面具还能不能用?”

你是……

方才那个男中音再次响起,不过已然没有了之前的威严,反而显得十分的敬畏,十分的惶恐,像是在害怕什么。

正在以战斗队形前进的士兵突然不约而同地立正站好,靠脚声响亮而整齐。

之后,他们井然有序地向左向右转,然后整齐地向两旁分开。

一个人大步流星地从队列中央走出,雄姿英发,气场强横,宛若众星捧月的王者。

他的年龄约莫在三十五岁上下,一张略显黝黑的脸与漫天飘落的雪花形成鲜明的对比,鹰钩状的鼻梁微微上翘,浓黑的眉毛下,一双灯笼状的眼睛深邃如海,炯炯有神。

挂了一星将官军衔的荒漠军大衣被寒风撕扯得烈烈作响。

老袁,你长本事了啊,竟然敢让你的兵用枪瞄准龙帅的脑袋,你忘了,当年在天雄关一战,是谁将你从老毛子的枪口下救出,又是谁向兵部保奏你的功劳,让你成功戴上了今日这枚耀眼的将星!”

傲狂怒目圆睁,声若洪钟地吼道。

袁风华愣住了,机械地抬起头,当那张冷峭中带着几分桀骜的脸映入眼帘的时候,整个人瞬间石化。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年,北国边疆,大雪飘忽,寒风凛冽。

天雄关,黑瞎岛西面要塞,战斗正酣。

百丈城头,老毛子数十挺KORD重机枪疯狂扫射,密集的子弹形成了一道强大的火力网,夏军士兵接连被打成马蜂窝,悲壮地倒在冲锋的路上。

当时身为千总三星校官的袁风华为鼓舞士气,亲自抱起一挺95式轻机枪率决死队冲锋,左肩直接被一枚重机枪子弹打得粉碎。

但他意志坚强,身手矫健,依旧不下火线,冲锋在前,并亲手击毙了三名毛子兵机枪手。

但无奈老毛子火力太猛,他身旁的军士接连阵亡,一颗旋转着飞来的子弹眼看着就要命中他的胸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闪电般从他眼前掠过,一只手伸出,像提小猫一样将他生生拽到了一边。

密集的子弹呼啸而过,将他身后的一株怀抱粗壮的榕树拦腰打断。

他惊魂未定地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与今时这般冷峭而桀骜的脸。

唯一不同的是那双眼睛。

那时,目光森冷中带着一丝如火的热忱。

而如今,望眼望去,瞳孔中皆是一望无垠的冰冷,整个灵魂仿佛坠入了无尽的冰川之中。

往事的一幕幕如放电影般出现在脑海里。

沉吟片刻,袁风华挺起胸膛,两臂贴着身体自然下垂,双腿夹紧,脚跟靠拢并齐,“啪”一个立正站好,右手五指并拢,缓缓举到了齐眉处。

金陵镇守使袁风华见过龙帅!”

龙云风也抬起手,回了个标准的军礼,声线平缓地说。

让你的兵把挂包水壶仿佛面具全都放到地上,我让傲狂好好点验一下战备物资,希望你不要和我耍小聪明。”

龙帅?”

执掌金陵城两万兵马,一百架直—20武装直升机,三十架歼20战机,三百辆坦克的一星将官,位高权重的镇守使,竟然如小兵见到长官一般,向眼前这个面容冷峻的年轻人行军礼,并尊敬地称呼其为龙帅。

轰!

杜子豪和刘伟宏只看到眼前出现了无数颗星星,脑袋像是在瞬间被雷电击中。

龙帅,龙帅……杜泽康默默地思忖着,漆黑的眼球轻轻转动,良久,他的瞳孔猛然收缩,脸上那硬着头皮装出来的镇定也在顷刻间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简简单单两个字,在他心头掀起了万丈波涛,让他想到了某种可怕的存在。

所有人取下仿佛面具,打开挂包放下,让龙帅和大统领检查战备物资!”

袁风华斩钉截铁地道。

众军士立即整齐划一地打开挂包,连带着防毒面具,水壶,统一放到了身子的左侧。

二百名士兵,从开始到放下水壶站起身子,只用了五秒,且都在同一时间完成,整齐得令人咋舌。

整齐度和服从意识都还不错,这老小子还挺扎实的。”

龙云风微微一笑,暗自赞许。

傲狂已经认真仔细地检查起士兵们的战备物资来。

这水怎么有股味了,能喝吗?”

傲狂拿起一个水壶,熟练地拧开水壶盖,凑到鼻子边上闻了闻,忽的脸色一变,“嘭”的一下把水壶重重地扔在地上,无数片雪屑直接被震得飞了起来。

回大统领的话,这水是自来水,我灌满专门专门用来在紧急集合的时候应付检查的。”那个士兵目光灼灼地看着傲狂,不卑不亢地道。

你倒是老实,我问你,拉紧急集合的目的是什么?”傲狂厉声问道。

上一章第154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带着盲僧去装逼带着盲僧去装逼小丸纸|都市【2016快节奏爆爽都市文】宅男杨松,巧遇盲僧空降,从此获取了盲僧所有的天赋技能以及全套召唤师技能。从此,他铸造了一个神话,成就了一个无敌盲僧。“唉,天天有美女来投怀送抱,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打撸了?”杨松左拥右抱,十分无奈。【书友群469660038,进来就带你装逼带你飞,打撸扯淡两不误!】
  • 恶魔的后花园恶魔的后花园枫舞秋水|都市出身富贵的少爷被迫尝受人间疾苦,却在一次车祸中丧生.带着强烈的执念,他的灵魂和肉体来到了神身边,化身恶魔也仍是神之子.他能否继续正常的生活?在同类疯狂的杀戮下又能存活下来吗?作为绝无仅有的一个恶魔,几百年前他干过什么?美女一个接一个垂青于他,他该如何抉择?恶魔的生命从此不在平凡,恶魔的花园里百花争艳!
  • 无敌从野猫开始无敌从野猫开始风无痕|都市一觉醒来,变成野猫!
  • 灵起风云灵起风云玄建|都市人死了之后,真的就消失了吗?这个世界上有‘鬼’?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想象?其实,人有了智,就有了灵······其实,这个世界,是一个能量循环的世界~能量守恒定律是维持这个世界一直平衡存在的真理~可是,当一个少年能够吸纳他人的一种能量,甚至是世界的能量为他所用时,这个世界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 我打通了任督二脉我打通了任督二脉干锅肥牛|都市摸了一把取款机后,盖茂打通了全身筋脉,得到了传说中的内力。 本以为自己从此可以横着走了,却又发现这个世界远比他想的还要复杂。 3米长的大龙虾, 长着脚的巨齿鲨, 子弹都射不穿的大海豹, 会开军舰的南极企鹅, ……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 英雄联盟之涅槃天生英雄联盟之涅槃天生笔巳壬|都市山医命相卜 六壬奇门太乙 “想学吗?” “想!” “叫爸爸就教你!” “你好歹也是当代的神仙,能不能要点脸!” 去你大爷的元始天尊!去你大爷的道门五绝! ...... 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 .......
  • 重生八九之缔造传奇重生八九之缔造传奇我有一只黑猫|都市刚当上爷爷的他,被命运一脚踹回了三十年前。 这一辈子,他再也不想穷了。 本书又名《老大爷的重生》
  • 最强能手最强能手渠义|都市当重重枷锁被冲破,且看王博如何由一个技术宅变成无所不能的高手!
  • 朵朵奇葩向阳开朵朵奇葩向阳开慕时雨|都市某高官东窗事发,深陷囹圄,给侄子留下了一笔说不清,道不明的巨款。为了这笔巨款,各路奇葩纷纷登场。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说学逗唱无不费劲心机。究竟是道高一尺,还是魔高一丈。都是机关算尽,谁会真正的赢家。
  • 关于我的宅生活被少女打乱关于我的宅生活被少女打乱几多愁肥|都市关于主角父母失踪并留下巨额遗产,上个网突然从电脑里蹦出个少女的故事,这个故事注定会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