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看着齐穆珩远去,郁山静坐于壶亭思索,任凭她反复在脑海中搜索关于“穿越”的信息,但为什么自己会穿越也是毫无头绪。

从该怎么回去,这个地方是哪里,该怎么生存最后联想到自己究竟是谁。果然“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是不管在哪里做着怎样的事情都会出现。

但是眼下对郁山来说最迫切的便是要做什么营生,在回去之前总不能饿死他乡。

此时郁山才庆幸自己是个小财务,还能去找个账房先生的生计。想罢雨也正巧淡淡洽有停落之意,她便离开壶亭四处转转。正过假山准备过花间时,迎面看到了梁大夫正在低声斥责一侧的药童。若是那药童乖乖听训,两人便不会注意到尴尬的郁山。

只见药童忿忿然出言顶撞梁大夫,郁山又恰到好处的看见二人争执。小药童自觉自己未能尊师重道,羞愧之下便顾自跑开。留下梁大夫与郁山四目相对……

“梁大夫安好。”郁山尴尬笑笑低首问安。

“姑娘妆安,昨日幸得姑娘出手相助。梁某感叹姑娘侠义之心,且手段高明,老夫从医几十年未曾识得手法门派。请问姑娘高名如何称呼。”梁大夫道。

“梁大夫,我叫郁山。这也谈不上什么手法,就是单位……就是我上班的地方会定期培训急救知识。不足为奇,倒是梁大夫通晓医理,手法精妙。我看齐公子现在气色不错,肯定是你医治有效,棒棒哒。”郁山没想到今天日常营业居然对象是梁大夫,微笑回道。

梁大夫没想到郁山如此坦然,心中郁积也渐渐消去。

梁大夫是这方圆几里最有名的医者,但近几年岁数渐长。眼内出现盲处,不仅视力下降。有时强烈的炫光感袭来时便目不能视。渐渐听诊布药时也会有行差踏错的地方,今日那药童便是按照梁大夫的错方子给病人抓了药,索性药材药理相近并未有性命之忧。但病患的家属上门闹事之余全把药童当做那罪魁祸首。恰好梁大夫出诊未带着小药童,他便少不了受着白白的皮肉苦。

梁大夫知晓后自愧于小药童。对他的药理技艺也是愈发上心。但两人未曾互相袒露过心扉,小药童也无法理解为师深意,对梁大夫的误会越来越深。不巧今日爆发时被郁山撞见。

“梁姑娘果是出自高堂,是我贸然打听家师姓名,实在于礼不合。”说罢便行了个礼。

郁山一把拉住梁大夫,“误会了误会了,梁大夫误会了。”郁山尴尬的笑了笑,顺势道,“梁大夫,请问你们诊所还招人不?我会盘点结算,给我薪资标准要求,我可以去学习咱们官定的标准。财务上的活我都会呀。”

郁山突然的毛遂自荐让梁大夫一时反应不过来,但随后一笑。“郁姑娘一身悬壶本事去做些账房之事怕是浪费,若不嫌弃老夫,老夫也想跟你切磋一二……”

郁山见状便行拜师礼,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梁大夫蔚然一笑,扶起郁山。

另一边蒲草阁中的王令仪坐于窗边望着缥缈的小雨。她翘首期待着齐穆珩的身影会突然出现。萍姨见状又心疼又生气。

“萍姨,外头雨时下时停,珩哥哥过来的时候会不会被雨打湿,他的气色刚刚好一些。我就又叫他来看我……”王令仪越说越担心,停下了手中的女红。“要不,我差人去给珩哥哥送伞,不对不对,还是我去找他罢。”王令仪起身就要去寻齐穆珩。

“小姐,老爷刚嘱托你,你这么快就忘了吗?”萍姨道。

原是王户秋在齐穆珩没来之前就寻了王令仪,嘱托王令仪照顾自己之外,透露了他的担心。本朝和离之事并不稀奇,王令仪与齐穆珩又未尽夫妻之实。他还是让王令仪做好别的打算。

“乖女儿,我宁愿护你一世周全,也不愿你孤苦伶仃一人。”王令仪想起王户秋之言,心生慰藉转身对萍姨道:“萍姨,爹爹是担心我,关心我。我开心他就会开心,我只要能看到珩哥哥,我便欢喜。爹爹的想法以后不必再说。你不愿意我赶着去找珩哥哥,那我就在这里等他。”

萍姨看着王令仪长大,自然是爱护与心疼她,但一转念俯身与王令仪小声嘀咕:“小姐,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令仪重新拾得绣花针与手上,准备重新将鸳鸯戏水图绣完。补线时看着萍姨道:“萍姨,虽然我嫁给珩哥哥,做了齐家大娘子,但我仍旧是王家的女儿,我自打小你就照顾我。以前都畅所欲言,连你家里的趣事偶尔分享于我。怎么现在我就不是王家姑娘啦?”

萍姨看着王令仪道:“小姐留意到昨日救姑爷的古怪女子了吗?”

见王令仪未有反应,手中继得穿针引线后继续话道:“她言语粗苏,行为怪异,不知以后会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来……”王令仪难得看到萍姨这般紧张与认真。转过身道:

“萍姨,郁妹妹救了珩哥哥。也等于救了我,对齐家大恩,就等于对我大恩,我十分感激呢。”

“我的小姐,我就怕你的善良助长了某些人的歪邪念头,我看姑爷寒窗苦读未近女色,对男女之事同你一样懵懂。就怕有人别有用心,日夜惦记。”萍姨忧虑的看着王令仪。

的确,王令仪从未想过若是她的珩哥哥身边并非只有她一个女子会怎样。齐穆珩看郁山的眼神好似也未出现在看她的眼中。王令仪一边想一边停下了手中的针线。

她晗首道:“珩哥哥才华横溢,心思又岂在莺莺燕燕飞旋中。且不说珩哥哥有无在意,做为齐家大娘子,自然也有责任为齐家开枝散叶。若是为了绵延宗族,珩哥哥有什么打算,我都是愿意的。”

“你愿意什么?”齐穆珩问道,此时他正从院中走来,见王令仪低头绣花,细看花样的同时问道。

“珩哥哥!你来了!没什么没什么,快坐下……”王令仪抽回团绣,被他看到了这绽出的欢喜,她竟绯色满脸。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妖孽王爷溺宠倾城妃妖孽王爷溺宠倾城妃顾朝歌|古言妖孽腹黑的他,羁傲不训,权倾天下,连身为皇帝的哥哥都要让他三分。而她,21世纪穿越而来成为了将军府的嫡出小姐,却迫于无奈女扮男装示人。当他遇上她,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片段一:“你,你,你是女的!!?”某男瞪大了眼睛很不可思议。“啪!”“流氓!你个无耻的王八蛋!”片段二“六哥,你怎么能让她这么放肆呢!”“你想怎样,我的女人我来罩,有意见?”“……”某女很无良的翻了个大白眼。
  • 笑里轻轻语笑里轻轻语忱灯|古言寻父的迢迢路上,无意来到大汉都城——长安。成君先后遇到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卫太子遗孤刘病已,和温文尔雅、卓逸不凡的丞相之子杨恽。落魄之际被杨恽所救,发现温润如玉的杨恽竟患有天生残疾——哑疾。为了感恩,也出于同情,名医之后的成君决心为杨恽专研治疗。期间,先是爱上了温润的杨恽,后知杨恽的有心利用,心灰意冷之际再次陷入刘病已默默守护的暖意之中。阳光之后是暴风雨,本已决定和刘病已闲云野鹤之时,刘病已青梅竹马的许平君却怀了他的孩子,平复的内心再次受创。接二连三的是汉昭帝刘弗的驾崩,皇位的悬空,刘病已的真实身份……权利相争的残酷之下,是谁笑到了最后,谁又成为了牺牲品…
  • 念君似我心念君似我心倾仇月|古言曾经,他们他们因失约而分离,待误会解除,二人并肩,去改变即将到来的厄运,他们能行吗?
  • 毒妃:谋倾天下毒妃:谋倾天下漫妖娆|古言她是21世纪某组织的试毒人,天生冷漠,却无法孑然一身。一朝穿越,她成了青国将军府的痴傻三小姐。任人欺凌,命该如此?呵呵,安沁玥放肆一笑。教训目中无人的小妹,她游刃有余。反击心狠手辣的庶母,她乐在其中。无所谓阴谋阳谋,她来者不拒。本以为这辈子可以清闲度日,却不曾想既定的命运无法改变。青国先祖曾预言,武帝三百年,有女安沁玥,将可倾覆天下。她一笑置之,却有人暗中打起算盘。身怀异能,所有的生物为她所控。血液含毒,百毒不侵。不停地强大自己,却也只是为了......
  • 如痴如梦三生如痴如梦三生佳一棒棒的|古言第一世爱上你,错付真心,后果是全家被灭。 第二世还是遇见你,爱上你。后果是全族被灭。 负我两世,可对你不怨不恨,只求不想见。
  • 泪无痕,花开与君绝泪无痕,花开与君绝殇梦筱|古言花开花落,与君相逢;夕阳西下,倾城绝色;草长莺飞,花随风散;茫茫天涯,与君绝。一场因为相思酒的奇遇,造就了一段旷世姻缘,却又因为种种原因,不得背井离乡的她竟被邻国之主纳为小妾,两国战争即将爆发,她又该何去何从?
  • 三生三世倾国恨三生三世倾国恨陌无夭|古言父亲的抛弃,母亲的打骂,兄弟姐妹们的嘲笑,这一切都成了女孩阴影。就连带给她光亮的人也要她死。她恨这些带给她痛苦的人。所以她要他们死,所有抛弃她,打骂她,嘲笑她,让她不爽的人都得死!两千年的封印三生三世的惩罚。第一世她爱的人不爱她。第二世她爱的人要她死。所以第三世她挖出了自己的心,除去所有的感情,只为复仇。重生异世,一个被人厌恶的私生女,一个耻辱的名字,还有一名好友。改朝换代。好友病死,顶替好友回到家族。他,暗夜国的最不受宠的九皇子,他长得虽是倾国倾城,同时也是体弱多病。二人相遇,一句无意识中的话,在几年后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战争。少年得到了一切,却永远地失去了她。六年的等待,又是谁负了谁?
  • 倾城毒妃:世子塌上跪倾城毒妃:世子塌上跪羽莅|古言白若璃,梁国有名的纨绔公主,大婚之后,一切都变了,向来疼爱她的祖母疯了。父皇中风了。自己信任的夫君赵谦将自己绑起来折磨,然后扔给了中了春药的寒世子。更不可思议的是,她与自己最亲最亲的姐姐白惜惜居然当着她的面做那种事。她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她看着自己身上渐冷的血,发誓,如果有来生,一定要这对贱人不得好死!可是,她真的重生了,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一定!
  • 农门贵女:夫君,有点田农门贵女:夫君,有点田明媚的白云|古言本文讲述了一位平凡小白领寒露,魂穿到架空时代大漠朝一位平凡村姑章寒露身上,淡定的生活,并用现代所学知识,用于古代的生产与处世之道。于是呼,贫困生活发生改变,混的风生水起,抱得美男归。广大女性励志必读!
  • 素手为谋动京华素手为谋动京华顾翕若|古言“你到底是谁?”拔剑相向,他充满疑惑的双眸似乎想要看穿什么。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剑之所指,一张绝世倾城的脸上,不但毫无惧意,反而挂着淡淡的笑。 “我是猜到了,可那不是全部,对吗?”审视着那张带笑的脸,他再度问道。 “是!”那绝色的脸上依旧挂着笑,承认了。 “一直在暗中搅弄风云的,是你,对吗?”他质问出声。 “搅弄风云?”一双美眸微动,“如果你觉得那些是搅动风云的话,那便是!” …… 战功赫赫的铁血将军,一朝归来,成了各方势力拉拢的对象,可不但谁的账也不买,还在暗中翻云覆雨,只为心中那深藏十年的恨与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