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阿稚呢

辘辘的马车声碾着呼啸,悠然驶过迎接的家丁,将赵府的烫金匾额甩在后面。

辰王那天听了他的话后也被带偏了思绪,不断追问赵长宴说的话,最终正事也没谈下去,于是另约了今日去望春楼谈。

马车突然停住,小厮弯腰对着车门,毕恭毕敬的禀报:“主子,王大人拦车。”

那两扇紧闭的镂花木门里穿出一声清朗的男音:“叫他过来说话。”

车夫和随从见状便明白他又要当街谈公事了,自家大人未至而立便荣登三品,成为开国以来最年轻的大理寺卿,最近不管走到哪都有人拦下套近乎,哪怕是今日大人想独自去酒楼过个生辰都不能清净。

他们自觉的退避三舍,躲到一边墙角等着。

远远的看着王大人站在马车前卑躬屈膝,姿态与他们这帮奴才无二,之前的李大人好歹还被请进马车里,今天这位只有弯着腰在外边说话的份。

“六山,你说这回王大人找咱们主子什么事?”

“你不晓得前阵子进大狱的陈家公子吗,就是这位王大人的外甥。”六山撇撇嘴朝那边看了一眼:“当我们大人是九品县官吗这种事也来求。”

这场公事谈的有点久,冻的他们俩将双手对着插进袖口里,冷得直吸气,脚掌在地上摩擦了两下想缓解僵硬,偏偏又怕惊扰了自家主子,连脚都不敢跺。

他们说着说着猜起了主子的心思。

车夫:“我觉得能成,这件事对咱们大人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王大人仕途正顺,肯定能得咱们大人一个人情。”

六山反驳:“不会的,我跟主子这么久我最了解他,主子四两拨千斤的功夫最拿手了,既不办事也能不落埋怨,等着瞧吧。”

终于看见王大人灰溜溜的走了,他们赶紧趁机跺跺冻麻的脚,小跑两步到马车跟前。

“大人,还去望春楼吗?”

男人冷漠干脆:“不必了。”他已经从王大人那知道辰王想同他说什么了,吩咐道:“回府后找人给辰王递个话。”

“是。”

回去的路上,六山眼尖的瞧见了家中丫鬟的一方衣角,拍拍车夫,“你看那个像不像夫人身边的阿稚?”

赵长宴阖着眼在车中打盹,解决了王大人这一桩心事可算能安心休息了。

在晃晃悠悠的节奏中渐渐意识淡薄,隐隐听到外面蚊蝇般交头接耳的声音,似乎在谈论阿稚。

阿稚,阿稚......

无人知亡妻名讳,只有他听了这个名字会有所反应。

第一次听时,心揪起来疼。

马车再回到赵府门前,门口的家丁已经退到后面,迎在最前面的,是过门刚满一年的赵夫人。

赵长宴端坐在车里,听见自己身边的人叫了声夫人。

赵长宴曾做过一个梦,那是他第一次梦到她。

他清楚的记得她在梦里笑得温柔,精神也比从前好了,她还讲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他想一字一句连她说话的神情都记住。

可醒来时却只记得她求他娶妻......

她难得有事相求,他不舍她失望。

遂娶了妻。

赵夫人孟心莲身着狐裘披风,立在这腊月天中也不免感到刺骨的严寒,她牙齿轻微打颤,连带着头上的金叶步摇也沙沙细响。

她朝赵长宴福了福身,温顺的唤了一声夫君。

他点头,细长的眸子里波澜不惊,只路过她时瞧了她一眼,好似这已经是他能给的最大的体面。

她疾步跟上赵长宴的步伐,当着下人的面,试图找回一点正派娘子的存在感。

笑容得体,仪态端庄,用和善的温声细语道:“夫君,生辰宴已经安排下去了,您看是摆在您那边还是摆在妾身房里?”

赵长宴愣了一下,生辰。

他当年娶阿稚,也选了生辰那天。

岂料成了她的忌日。

自那以后他便没再过生辰了,但眼前的女人无辜,没必要驳她的面子。

“摆你那吧。”

孟心莲喜笑颜开,朱唇上扬,规规矩矩地应了一声后引着人往承欢院走。

府中上下皆知赵长宴性子寡淡,不喜热闹,一路上丫鬟仆役见了他都是无声行礼,到他跟前时恨不得踮起脚尖走路。

太冷清了,孟心莲挂着笑容,心里盘算着该让府上添点人气了。

进了她的承欢院,自有她的丫鬟帮他解开大氅,换下官服。

这种事每个月丫鬟们都要经手几次,早已熟能生巧了,可今日不知怎的接连出错,先是打翻了赵长宴的官帽,又是系歪了常服的腰带,孟心莲正张罗下人布菜,从外间都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她柔荑轻拂帷幔,微微垂头走了进来。

见自己夫君木头般的脸已经露出了些许的不耐,连忙招招手把丫鬟遣出去,“夫君可是嫌她们伺候的不顺心了?”她眼睛不错珠的盯着他脸上的表情。

那丝清浅的焦躁淡下去,赵长宴又恢复了让人无处探知的样子:“无妨。”

孟心莲想顺势提出给他添两房妾室的话被他的“无妨”堵了回去,只好讪讪的合上嘴,伸手帮他整理袖口以缓解尴尬。

宽大的绸料刚落到手里便被抽走。

赵长宴看了她一眼,自己两下整好。

她的手艺还还没刚才那帮丫鬟强呢。

到了桌上赵长宴才真真切切感受到屋里的变化,他挨个打量了一遍旁边服侍的丫鬟,将那片没剔干净刺的鱼肉放回碗碟,缓缓开口:“夫人,你房里怎么少了个丫头,平时那个怎么没在?”他凝神片刻,想起随从在马车上提起的名字,“阿稚。”

赵夫人微愣,夫君向来对家里的琐事不甚关心,对仆从更是从来不闻不问,府上用了十几年的老仆都叫不上名来,怎么今天会突然提起阿稚。

她谨慎询问:“夫君识得阿稚?”

赵长宴眉头轻佻,这话从何问起。

整日里嘻嘻哈哈在院子里闹腾的小丫头,别人都是严实的捂紧铃铛般的笑声,偏她一个人整天把那喉咙铃铛摇啊摇的,声音不大,且都避开了他,可时候多了他还是听到过几回。说她顽皮不守规矩,她却礼数样样周全,做事也妥当。

还有她的名字。

再有数月前她的屡屡出丑。

更有,那是他曾在街上买回来的。

这样一个特例,他为何会不识得?

他的表情被孟心莲读出了另一种意味,眼神不自觉的深邃起来,面上依旧笑着,让人挑不出一丝不妥,重新夹了块鱼肉,将刺一根根用筷子捏出来,回答道:“阿稚去给家中寄信了,夫君可是想让她伺候用饭?”

她口中的“伺候”可不止是用饭,她想以此试探赵长宴对阿稚的想法,赵长宴却又不答了。

直叫她干生闷气。

他吃了没几筷子就放下了,孟心莲的亲信嬷嬷在一旁紧使眼色。

孟心莲心里吸了口气。

母亲催的厉害,她的两个庶妹已过了及笄礼,再拖不得。

“夫君。”孟心莲也放下筷子,招手让人上了杯清茶给他。“夫君难道不觉得家里太过冷清了吗,夫君公务繁重无暇踏足后院,妾身整日里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赵长宴不接招:“递帖子邀些官眷。”

孟心莲面露难色,“那些人终究不能一直陪着妾身啊,夫君,家中有两个庶妹,生得标致......”

话还没说完,赵长宴忽的展开袖子起身,撂下句“你安排”后大步走了出去。

他前脚踏出承欢院,后脚里面便摔出来几只碗。

“京城谁人不知夫君不贪女色,每每提起纳妾他都要烦我!别家人巴巴的想往院子里塞人也就算了,母亲居然也要来为难我,怎么她们都以为这里的日子风光无限吗!”

钱嬷嬷上前安慰道:“夫人莫动气,大人他是因为顾全你的颜面才不乐意纳妾的,就这份夫君在意的荣耀谁家能比的上啊,就算两位小姐过来了也撼动不了您的地位,她们行事轻佻,大人定不会喜欢那样的,既然大人已经松了口,咱们就体体面面的把人迎进来,适时人人都会敬您宽宏大量呢。”

孟心莲抚抚胸口,气的口干舌燥的,抄起赵长宴没喝的茶就灌了下去。

“罢了罢了,谁叫我没福气怀上个孩子呢。”说完放下杯子,一瞬间想到什么,忙拉住钱嬷嬷的手:“嬷嬷,孩子!”

钱嬷嬷挥挥手叫人都下去,目光与自家小姐对上,心意相通:“夫人的意思是......”

“庶妹们平日里对我恭敬有加,但进了一个院子就说不准了,万一......钱嬷嬷,你务必要帮我去办一件事。”

钱嬷嬷附耳过去,听完之后若有所思,最终还是点了头:“不过夫人,这样做着实太冒险了些,老奴倒有个周全的法子。”

“什么法子?”

“夫人觉得阿稚怎么样?”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皇上娘娘要改嫁了皇上娘娘要改嫁了若水吟琳|古言“皇上,娘娘把您的衣服剪了一个洞”“剪在哪儿了?”“您的裤子!”“来人,把皇后给朕带过来!”皇上一脸阴沉,怒吼道。 五年后 “爹地,你居然欺负妈咪,宝宝要带妈咪离家出走!”“小不点,你还是乖乖地继承皇位吧,朕和你母后要去游山玩水,感受大好河山,你就呆在这吧。等什么时候你有儿子了,再来找我们吧!"
  • 后宫之丑女皇后后宫之丑女皇后聪明的小疯子朔|古言后宫女人的辛酸史:丑女皇后.她,其貌不扬,左脸上有块丑陋的伤疤.一代贤德皇后忽然无故薨逝,身为其妹的她奉旨入宫,续皇后之位。皇恩浩荡,她却心如止水。“任何女人都可以,就是你姬妁偏偏不行!”帝皇的冷漠,绝望的爱恋。是那个让她痛心却无法割舍的人,还是那个全心全意为她付出的人.后宫中明里暗里的争斗,无尽的是非,无辜的她却不得不卷入这场是非之中``````群:38590481(满)2:41953592(满)3:42134023(新群)4:6861221(新)
  • 妃临天下:王妃太腹黑妃临天下:王妃太腹黑孤疏慕容|古言什么?渣父渣母要她嫁给一个又丑又好色的老头?!当她是软柿子好捏?!看我不灭他家满门!嘿嘿,下一个就是你们了。隔天早晨,帝都就被传的沸沸扬扬,宰相千家全府被灭,无一生还。某女心情极好的俯视着尸横遍地的宰相府。“我替你报仇了,也替整个魔族报仇了,你该安心了。”她是21世纪的杀手榜上排行第一的杀手,擅长医毒,俗称毒医,一次意外穿越到傲苍大陆,就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杀人······且殊不知,怎么把那个变态给抹脖子了。某男吃饱喝足,一脸得意:“爱妃,要抱抱。”某女揉着自己的腰,苦着一张脸:“滚一边去。”某男长臂一挥,“你说的哦。”某女仰天长啸,她只不过就是把某帝君的衣服给弄坏了而已,从此就被缠上了···
  • 鬼才神医:重生之女鬼才神医:重生之女叶颜舞|古言豪门之女遭遇亲人背叛,死于堂妹之手。重生于一个废物身上,被租出家门,从此独自一人。几年之后,回到哪里,她小心行事,却还是被他们所注意,更被他注意。初次见面,却是擦身而过。不管怎么样,她引起了他的注意了。“你有完没完。”“娘子,你看了我的身子,要负责”某男害羞道。“滚!”某女忍不住要打人了。某男立即装可怜,“娘子,为夫知错了。”她曾想过,不再爱,可是却还是爱了。倾世狂妃,鬼才神医!
  • 穿书之女配才是真大佬穿书之女配才是真大佬天知惜|古言失败透顶的唐欣穿越了,还是穿到了书里,她也就是心情不爽骂了几句角色嘛,至于这么坑她吗? 既然都这么倒霉了,唐欣表示没什么害怕的。抢走女主金手指。在这个陌生世界她就可以混得风生水起,走上人生巅峰,她简直就是来虐配角的。 可这事实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这个原本不存在的陌生男子从何而来,为何会凭空的闯进来,缠着她不放呢?
  • 相守一生所爱相守一生所爱媕婼|古言她是现代古武世家的家主,同时是异能界排名第一,她是别人眼中的废物,怪物。当成为她时,看她如何开挂,谁要说我是废物,我把他变成废物。当他遇上她时宠妻无限,追妻路漫漫。
  • 迷失的爱旅之曼珠沙华迷失的爱旅之曼珠沙华千米阡陌|古言安曼穿到了另一个时空。鳏夫阿哲痴迷安曼。不同于其他纳西女子,安曼柔弱冷淡的推拒,越发引得这位英气俊朗的土司之子难以自制!几经波折坎坷,两个人的心终于贴紧了,可是接二连三的打击接踵而至。当真情无法阻挡时,安曼竟穿回2015年了!怎样的别离呀?还好,本书作者爱情至上,所以书中女主为自己的舍与得做了抉择。
  • 妃常逆天:绝色废柴小姐妃常逆天:绝色废柴小姐莫川|古言她是落魄废柴的云府四小姐,他是世人皆恐的安王殿下;她是21世纪的黑道女王,一朝背叛她离奇穿越。他宠她上天入地,她带给他一次又一次惊喜。“你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因为你是本王认准的丫头啊”“我可是废柴?”“那真是石头里捡到玉石了”“可是我在沐浴对吗?”“没事,我不在乎。”当她霸气宣誓“你是我的,世界也是我的”,他微微一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曾经负我,伤我,辱我的人,统统纳命来!
  • 穿越千年去救你穿越千年去救你南笙歌|古言一朝穿越,只为改变他的一生,却不知,丢了心,原以为可以永远守护这份幸福,可老天却和她开了个大玩笑…………
  • 步莲错步莲错青史俱旧|古言一场巨大的漩涡袭来,一场异世的风云涌动,不知道还有多少可能,不知道她还有多大的勇气去面对。抛弃,另娶,情根深重怎奈梦已空,抛空一切是否真的忘记,又是何时懂得这一切不过是成全。梦醒,人依旧,茶凉,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