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3章 番外(一)

墨琴看着眼前的老师,这些天走了很多路,每天捧着一本《劝学》,其中大多是启蒙语句,对于一般的学童大概都能理解个大概,可墨琴在成为墨琴之前根本没有见过书本,唯一看过的大概是以前隔壁小鼻涕虫给他的小人书,还差点被小黑娘亲打个半死,从那以后小黑就没有看过书了,直到跟随先生离开都城,小黑才真正意识上拿到人生中的第一本书,苏云轻给小黑做了一个小竹箱,让小黑放自己的东西,几件衣服,一本书,还有一把小刀,至于刀是怎么来的,苏云轻没有问,老师与学生不必太过坦白,除了学问与为人,苏云轻不打算干涉墨琴的私人生活,如果有做的不对的地方,知错之后再改,这是个顺序问题,不能颠倒。

“先生,我们要去哪里”小黑背着小书箱,看着自己的先生,苏云轻没有回答,也许是大燕,也有可能是别处,自己在北齐当了这么多年的书童,早已向往那座青峰书院,露出青峰寒骨势,那座书院起初要成为天下读书人的圣地,如今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青峰书院也是当世书院的执牛耳者,总该去看一下的,

“先去上饶城,先生还有一个朋友在那边,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就是了”苏云轻叹了口气,北齐变化太大,许多老臣全家被血洗,留下的人不多了,那个人曾经在宫里待过一段时间,慕容博念及旧情,留下了前大柱国齐家的一部分血脉,实际上,血洗旧臣,是自己提出来的,当今北齐国子监大祭酒,也是北齐名义上的国师魏渊,只不过是按照自己的提议查缺补漏,当时真正的国师,应该是苏云轻,除了部分权势大人物,基本没人知道,这也是慕容博与苏云轻的交易,帮他夺取北齐之后,自己就该离场了,魏渊治国才能在自己之上,基本自己走后,魏渊会让北齐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国,立足于中原,令他国臣服,

两人走走停停,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夕阳下相互依靠,或许往后很长时间,都只有两个人,

“陛下”魏渊凝视着龙椅上的慕容博,不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帝王在想什么,目前北齐已定,再怎么看来,除了周边几个大王朝,几乎没有人能与北齐抗衡,魏渊身后是定北将军陈当国和燕王齐辞虎,一老一少两位将军,齐辞虎很少进京,这次是因为慕容博的传唤,三人是目前北齐掌权最大的三人,魏渊掌管文官,陈当国掌武官,齐辞虎镇守北境,

“齐老将军,我想提升几个人做为新的将军,您老依旧守北齐北部,至于东南西三方,我想从各地方抽军”慕容博在这里用的我,而不是朕,可见他对先皇遗留下的大将军的重视,

“陛下您做决定就好,老臣只想镇守北方,大燕实力雄厚,非目前的北齐可以抗衡”齐辞虎知道这个年轻陛下的野心,吞大燕是必然,

“嗯,没什么事了,朕想去上饶一躺,送云轻最后一程”慕容博笑了笑,示意三人退下,慕微凉,不知道你见到我和苏云轻,会是什么感受,那时的你,拿的起刀吗

上饶城,一袭红袍的青木羽正在茶管里跟时月在喝茶,两个人是在这里等苏云轻的,时月估计着今天苏云轻就该到了,不过估计还得等一会,

“你一只妖怪也要喝茶?”时月看着装模作样的青木羽,青木也不说话,虽然没有味觉,但是装个品茶的人也挺好玩

“说多少遍了,我不是妖怪,是守门人,这天下所有的妖怪都要听我的,成精了的都要在我这登记,然后送离人间”青木羽不知道眼前这个傻子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早知道之前就一巴掌拍死他

“那么说你是妖怪头子了,要不你借我几根毛,我研究一下”时月看着青木羽,这个整天身穿大红袍子的男人实在是太显眼了,随便哪家的小娘子都没他显眼。

“离我远点”青木羽看着一脸贼相的时月,这小子炼丹炼上瘾了,还敢打老子的注意,“话说云轻怎么还没来,说好要经过上饶城的,这都多久了”

“应该快了,苏先生说会到的,让我先来到上饶城等着”时月看着远处,突然眼神躲闪了起来,把头埋在了桌子下面,远处,一身白裙的少女在往这边走过来,直接走到了时月身旁,

“你小子,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在这躲着”少女手中提着一束枯枝,此时接近寒露,可能是少女随手在路边折的,

“微凉姐,我在这跟老妖怪玩呢”时月立马躲在了青木羽的背后,青木羽也不着急,这两个人也不是第一天这样了,他也就看看戏,反正也闹不出花样。

慕微凉看着这两个人,放下了手中的枯枝,自己倒了一壶茶,坐在了位子上,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还以为能看好戏,结果雷声大雨点小,还没聚起来的人群立马就散了,这时候坐在角落的一个人吸引了慕微凉的注意,慕容博微微一笑,吓的刚撇过头去的时月立马转回了头,王上,他怎么在这里,

慕微凉看着眼前的人,手中握紧的茶杯瞬间破碎,她下意识就想直接过去宰了他,可他身边还站着两个人,慕微凉只认出了一个,禁军统领萧自在,另一个估计也不是省油的灯,现在的她估计打不过,还是算了,

“还不笨,你拿起剑也打不过,总不能把唯一的机会用在这里吧”青木羽看着还算有点冷静的慕微凉,轻轻的抿一口茶,

“陛下,过来做吧”

慕容博看着身边的萧自在,他似乎没有听见,估计是个高手了,慕容博也不胆怯,径直走了过去,

“微凉,好久不见”慕容博看着脸色冰冷的慕微凉,还是打了个招呼,慕微凉视而不见,

“我会先杀了陈当国,再杀了你”慕微凉指节弯曲到发抖,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等你,那云轻呢,你也杀了他”慕容博笑了笑“清洗主和派旧臣的可是你最信任的苏云轻,可以说云轻没提出那个建议,你慕家也不会被抄满门,我也做不上北齐国主的位子”

慕微凉脸色发白,她不敢去相信,也不得不去相信,那个人肯定是主谋划者,最后再杀他好了,反正他说过这条命是自己的,

“陛下,您来这里是为了等苏先生吗”时月弱弱的问道,他不敢说话,做为一名术士,偷偷跑出宫可是会被抓回去砍头的,

“是,想看小微凉和云轻会怎么面对对方”慕容博喝着茶,茶杯却被慕微凉击落,

“你敢冒犯陛下”萧自在转手就要拔刀,青木羽随手一挥,萧自在就倒飞出去,人跟妖玩,谁教出来的徒弟,

“我不能对凡人此“手,但教训教训还是可以的”青木羽看着另一个站着的人,那个人摊了摊手,扶了一下自己的斗笠,表示自己不会动手,

“这个阿贝,我刚找到的高手,准备送给云轻当保镖”阿贝笑了笑,似乎不太爱说话,

“陛下手底下能人可不少”青木羽按住了慕微凉的手臂,以心语告诉她别太生气,不管怎样,复仇也不在此刻。

“没想到人来的这么齐啊”老板娘从后厨走了出来,慕容博亲切的叫了一身宋姨,

“陛下这就不对了,都是陛下了,还叫宋姨”宋姨笑呵呵的,毕竟是以前宫里的奶娘,在各个皇子长大之后就回到了上饶城,经营着这家茶管,

“陛下可真是威风,一来就把这里的客人都赶走了”确实,在几个人落座之后,周围就没什么客人了,宋姨也就挥挥手,表示自家能在这养老就行了,何必再考虑能不能赚钱的事,慕微凉也就口头上过过嘴瘾,真动手,还不是时候,

在茶馆里正水深火热的时候,苏云轻正和小黑在城外抄写石碑上的文字,写的大致是一位前代诗人的作品,保存还算完好,苏云轻让小黑自己在那抄写,不懂就问,自己也不赶着进城,

“先生,你不是说要早点进城吗,怎么又不急了”小黑有点疑惑,先生总是做出点不理解的事情,反正先生肯定是对的,不懂就问嘛

“不急,估计有人吵起来了,暂时不急”苏云轻看着远处的农民,走过去看了一眼,便蹲在地上看着,几个人都是糙汉子,身强体壮,也不搭理苏云轻,只是做着自己的农活,

“下次装农民的时候记得要和气点,你们就是杀气太重,我都蹲下来了,还不打个招呼”苏云轻笑了笑,几位大汉瞬间不明所以,苏云轻转身离去,几个人立马离开,苏云轻笑了笑,真笨

“先生,我抄完了”小黑把纸张放进书箱,苏云轻点了点头,可以走了,

“那帮叔叔怎么就走了,不做农活了吗”小黑问道,

“不知道,估计是回家有事了吧”苏云轻看向远处,刚从城里赶出来的萧自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苏云轻,果然留不得,萧自在一脚踢飞脚边的头颅,正是之前那几位假农民,

“统领,陛下那边怎么说”一位随从看着地上的几个人头,不安的问

“不用管陛下,苏云轻必除”萧自在拿着魏渊的手笔,看着远处的苏云轻,等下次出城的时候,就该是你的死期。

苏云轻一到宋姨的茶馆,就被时月拉去看自己的研究成果了,留下小黑面对青木羽与慕微凉等人,小黑也不见生,坐在一旁自顾自的看书,

“苏先生,我看陛下对你不是很放心,这个药丸是我师父要我交给你的,能救一次命”时月看着苏云轻,拿出了一堆东西,苏云轻也只好收下

“你微凉姐姐没有生气”苏云轻问道

“还好,有老妖怪在,没事的,慕姐姐说要送你到边关,她怕陛下身边的人下黑手”

“没事的,我跟小黑会安全到达边关的”苏云轻摸了摸时月的头,

“我师父说,要借你一点血,估计是要炼制长生药了”没有人知道,苏云轻是天生的炼妖人,他的血能融合妖与人的血脉,这件事只有苏云轻,时月,青木羽,还有那个老道士知道,这也是为什么青木羽会待在时月身边的原因,至于炼制长生药,就是老道士的突发奇想了

“嗯,可以”苏云轻没有拒绝,立刻拿刀划破了自己的手腕,时月拿起瓷瓶把血液装起来,两个人解决完了,出来就看见慕微凉踩着慕容博的鼻子,当今皇上混到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

“什么时候走”慕容博起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慕微凉坐回原处,冷眼看着两个人,青木羽打了个招呼,接着品茶,

“一会儿,不打算停留,不然你手下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苏云轻苦笑一声,

“我让阿贝跟你一起,是信的过的人,在我踏平大燕之前,你可不能死”慕容博给了阿贝一个眼神,阿贝点头示意,苏云轻微微一笑

“嗯,等你”说完,苏云轻拉着小黑就离开了茶馆,身后跟着阿贝和慕微凉,慕微凉一身白衣,紧紧看着阿贝,阿贝也不在乎,就跟在后面,

于是紧接着,一队禁军就跟了上来,是萧自在,萧自在点头示意,“陛下让我带领一百禁军护送苏先生去往边境,这段时间就叨扰了”

苏云轻摆摆手,“在到边境之前,我和萧统领还是朋友,有劳了”萧自在知道苏云轻话里有话,也不明说,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走出上饶城,茶管里,慕容博跟青木羽正在下棋

“陛下看来很难办啊,既要杀了苏云轻,却又派一个高手保护他”青木羽笑着,随意落子

“杀他的是北齐君王,帮他的是慕容博,这不矛盾,”慕容博笑了笑,“青木先生的棋术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凡人的东西,学起来不难”青木羽又随手丢了一子,然后转身离开,慕容博手中黑子还未落下,就发现白子落在棋盘上,是一朵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新诗词三百首新诗词三百首石平|短篇新寓意为创新、改变,作者以自身经历,现实生活,人生百态所写诗词!本文情感丰富,富有寓意。文学爱好者的必备之选!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能够发现诗词中意与景对你有所帮助!
  • 笔墨春秋笔墨春秋天地雄侠|短篇这是一本散文集,一本能表达作者这些年经历过的人和事的感悟,闲话人生,寄语春秋,但愿我们能在网络上,书海上有缘相逢,品茗共勉。
  • 我是马脚子我是马脚子愚钝的老梆|短篇本作品为二十集电视连续剧文学脚本,反映1924年至建国初期滇藏茶马古道马脚子的赶马以及他们悲美的爱情故事。
  • 梦转三千年梦转三千年桃世|短篇“在十三朝古都西安新开掘古墓中,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件,十二名科考人员全部失踪,紧随寻找的二十四名警务人员也是全部失踪”引起了国家的重视,一名被称之为国家机器的男人奉命处理这件事。神秘的鬼墓又会传出怎样的因果?
  • 这个初恋不好追这个初恋不好追有脾气的人|短篇盛夏时节。我找到了我的心上人。以为他便是我的全部。但有一个人告诉我,我的一生要为自己而活。
  • 曼布克奖得主短篇小说精选曼布克奖得主短篇小说精选郭国良,徐红|短篇编译了自1969年到2011年历届曼布克奖得主的优秀短篇小说,展示了这一国际重要文学奖项的文学成果。英国图书界提议设立一项可以与法国龚古尔文学奖、美国普利策奖相媲美的文学大奖。除诺贝尔文学奖之外的另一大世界性文学奖项。
  • 荔之言荔之言谢虞子|短篇“言儿那么可爱,哭了就不好看了。” “爷爷最喜欢言儿了!” “言儿,如果你爸爸欺负你,跟爷爷讲,爷爷揍他去,替你出气。” …… 冬去春来。每逢五月,女孩手中必有荔枝,那是她的念想,放不下的欢喜时光。
  • 荒诞小事荒诞小事江南幽月|短篇以上风格为本人写作风格。故事,题材异常离奇。
  • 初爱日记初爱日记地狱浪漫天使|短篇发生在深圳的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连街道都是真实的,甚至真实到一张电影票都可以在网上查出来。除了人名用化名,作者把它记录了下来。此书看的是一种真实,没有夸张和华丽的剧情。更多的是前期主角间的对话,和后期主角悲伤的回忆。
  • 我与冥王有个约定我与冥王有个约定多梦春秋本尊..|短篇你看到我了么我是冥王啊修罗,我们定下一个约定你一定要找到我啊傻瓜,冥王也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