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章 小满(五)

苏少言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也不好说什么,江静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她随手准备点一支烟,想了想,这里是医院,不好做这种社死的事情,

“这孩子的父亲我见过,早知道那天就打死他”江静随口说着一件自己认为很平常不过的事情,不过在苏少言看来,在一个孩子面前说这个,是不是有点过了,再说了,你没必要把自己是个黑社会的事情说出来,

“算了,我一会儿跟你走,我先处理完这边的事情,”苏少言看着一脸冷漠的江静,突然就没了脾气,什么时候能有个笑脸,就算老天爷开眼了,

“我等你,你知道外面那个人是谁吗”江静没来由的说着“你刚刚打了他”

“怎么,我不是道过歉了吗,当时在气头上,”苏少言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大哥二哥老是欺负自己,家里人也不待见自己,所以在苏少言看见小地瓜身上的伤后,心里会特别激动,所以才动手了

“他是白小姐的弟弟”江静看着理直气壮的苏少言,给了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笑容,苏少言立即回了一个白眼,“没事,反正是白小姐生气,”

“他没认出你?”苏少言看着江静,江静摇了摇头,还没正式见面,应该是不认识,倒是黑先生的记性好,知道自己,

“走吧,这事就别管了,我一会儿带你去克姆林”江静摇摇头,

书沫看着齐疏薇,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不安,齐疏薇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个人什么都没说,但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根据齐疏薇的脾气,回去了之后肯定会找吴老六理论,书沫知道自己拦不住,本来自己就不该去管别人家的家事,就算那是兰姐,也不该去管,黑先生的不作为才是最好的,只要能坐下来好好聊一下,就没什么是解释不了的,也许帮吴老六一下他就会变得,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书沫试着样想的,

江静和苏少言来到了医院门口,黑先生早早的等在了那里,对着苏少言轻轻的挑了一下眉,苏少言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了,厚着脸皮走到黑先生身边,

“白小姐会杀了我吗”苏少言问道,她知道白映汐对书沫的态度,我可以欺负,别人不可以,

“理论上会,不过你要帮我做一件事”黑先生示意江静离开一会儿,江静很识趣的走到一旁,黑先生在苏少言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苏少言眼神先是惊讶,然后是疑惑,接着又变得奇怪,

“是江静告诉你我要去克姆林的?”苏少言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江静,黑先生点了点头,不管怎样,事实确实是这样,不管江静这个人怎么样,苏少言还是愿意跟她打交道的,

“你只要去找到她,然后再做决定”黑先生想到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那个曾经拿剑直指帝王的女人,也许在那个时代,她才是最好的存在,现在的白映汐,跟她相比,似乎是一个更加意外的存在,人还是那个人,不过却不是以前那个慕薇凉了,白映汐与慕薇凉,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都一样的执著,

“好吧,那我们就先走了”黑先生目送着两个人离开,苏少言回头看了一眼黑先生,那个人还是站在那里看着自己,苏少言点了点头,

黑先生准备带着三人离开,齐疏薇带着小地瓜不发的走在前面,可能她很生气,但是书沫不知道怎么去说,齐疏薇从小就能很好的去做别人眼中的自己,处世不惊,发脾气也只是简单的一会儿,

“先生”黑先生轻轻的说了一声,书沫疑惑的看了一眼黑先生,

“你不是黑先生吗?怎么还叫我先生”

“没事,想起了自己的老师”黑先生温和的说道,

“嗯,黑先生的老师,一定会更优秀的”书沫笑道黑先生这么优秀,黑先生的老师,一定会更优秀的。

不远处,一朵黑色羽毛轻轻落下。

萧山国际机场,苏沐轻跟妻子顾悦言正在等那个家里最小的妹妹苏紫轩,旁边还跟着苏紫轩小时候的好朋友杨欣,三个人都在等苏紫轩回来,

“小欣,紫轩跟你说什么时候能到的”苏沐轻看着杨欣,杨欣看了一眼手机,紧接着摇摇头,

“紫轩没说,就说今天上午能到”杨欣看着出口处,始终没有人出来,开始有点着急,不知道苏紫轩在干嘛,到现在还没出来,

苏紫轩留着齐腰长发,但此时的她简单的把头发盘在头顶,露出修长的脖颈,樱色锁骨链存托出皮肤更加白皙,Gucci Group的白色连衣裙配上一双白色的板鞋,身材修长的她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显眼,她抬头看了看,好像没看见大哥的影子,苏紫轩无奈的摇摇头,估计又忘记自己是从日本转机回来的,每次都是这样,

“怎么,没有人来接你”时月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熟悉的人,一席青衫温文尔雅,给人一种很随和但又生人勿进的感觉,

“可能我哥哥又忘了吧,他每次都这样,我都习惯了”苏紫轩拿着厚大的行李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那边有朋友帮自己提行李,到家了好像就没有人了,早知道不拿这么多的东西了,顿时苏紫轩有些后悔了,

时月随手拿起苏紫轩的行李,忘出口走去,苏紫轩看着这个古风感十足的小哥哥,只好跟了上去,时月看见了苏沐轻三人,把行李丢在了原地,就消失在了原地,苏紫轩看着自己的行李被丢在不远处,刚准备说那个人不靠谱,就看见了自己的哥哥嫂子朝自己招手,苏紫轩一脸疑惑,苏沐轻看着自己的妹妹傻傻的站在那里,立马走过去,

“怎么在这里发呆,你一个人是怎么把这么多的行李搬到这里的”苏沐轻拎起苏紫轩的行李,一只手好像拎不动,“怎么这么重,你带了多少东西”

苏紫轩嘀咕着嘴“刚才有个小哥哥单手就提起来了,老哥你是不是好久没有锻炼了”苏沐轻看着一脸认真的妹妹,哪有什么小哥哥,我怎么不知道,

“有个小哥哥帮我提行李来着,然后不见了”苏紫轩看着地上的黑色羽毛,觉得有些眼熟,随手捡了起来,不远处,那袭青衫看着苏紫轩,时月突然回头,发现没有那个人的影子,难道是天意,时月没管那么多,还是去找墨琴吧,有一千多年没见了,

陈雨姝一个人待在家,除了上午的时候好像有人进来过,一点事情没有发生,她都无聊死了,不知道书沫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估计晚上能到家都不错了,陈雨姝随手看着黑先生的书籍,黑先生一般都在二楼看书,要不然就在村子里跟老人聊天,陈雨姝随手拿起一本书,全是文言文,看不懂,

“黑先生一般都在干什么,这些书一点都看不懂,真的是,无聊死了”陈雨姝看着满书架的书,基本都是一些老宅子里的书,陈雨姝随手翻着书,突然,一根白色羽毛掉在了地上,陈雨姝拿起来一看,白色羽毛上还沾着一点未干的血迹,估计是鸭子的羽毛吧,陈雨姝也没多想,随手夹到了书里,

没有人注意到,那根羽毛慢慢的渗出血迹,紧接着半根羽毛都变成了红色,陈雨姝走到楼下,似乎齐疏薇的房间里有声音发出,陈雨姝提着胆子走了进去,刚打开门,一个玻璃杯就砸了过来,陈雨姝反应不及,被砸倒在地,一个身影立马冲了出去,倒在地上的陈雨姝不醒人事,只留下屋子里的一片狼藉,

苏沐横约了程雨斯来到自家的西餐厅,程雨斯也是跟着白映汐见过不少世面的人,面对苏沐横没有了第一次见面的胆怯,反而有一点激动,

“别紧张,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苏沐横看着眼前这个面目清秀的小姑娘,突然觉得好笑,“怎么白小姐愿意放你出来”

“白小姐一般不管我,只有在她忙的时候才会需要我”程雨斯小口的喝着红酒,微醺的她脸有些浅红,显得更加可爱,

“跟你吃饭可比跟我妹妹吃饭要好多了”苏沐横想到今天没有去接苏紫轩,估计到家会被一顿骂吧,“刚好我妹妹回来了,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为什么”程雨斯一脸茫然

“感觉你适合当我女朋友,不过要当我女朋友得先经过我妹妹同意”这下程雨斯的脸更红了,苏沐横微微一笑,看着餐桌上的黑色羽毛,什么时候自家餐厅有这种装饰了,还挺不错,

“苏先生别看玩笑”程雨斯别过头去,不去看苏沐横,真是个登徒子,程雨斯心想,

“吃完饭去看个电影吧”苏沐横看着程雨斯红扑扑的小脸蛋,还挺可爱,

“嗯”有蚊子在飞,苏沐横心想,程雨斯不想理他,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苏沐横直接起身牵起程雨斯的手,右手在她额头轻点

“小傻瓜,你跑不掉了”程雨斯一把甩开苏沐横的手,

“我什么时候跟你关系这么好了”然后向外面走去,苏沐横看着那个俏丽佳人,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苏少言和江静来到了克姆林,一所精神病院,院长是个穿红袍的女人,不,应该是男人,主要是苏少言没看清院长是男的女的,哪有男生长这么清秀还穿着红裙子,哦,是红袍,

“苏先生是吗,这边您是想见谁呢”青木羽看着苏少言,一脸坏笑,

“黑先生让我来的,说是能不能见一面钱琳女士”苏少言不紧不慢的说着,黑先生交代了,见不了也没事,反正自己是来找另一个人的。

“墨琴吗,那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来看我,唉,见不了,没到时间,”青木羽微微一笑,”你去见你想见的人吧,我这里没什么规矩,二楼第二间门进去就见到了”说完递给苏少言一根黑色羽毛,苏少言接过来看了一眼,便扔在了一边

“这可是好东西,你就这么扔了”

“不要”苏少言简单的回答道,然后走出去,只留下江静和青木羽在房间里,江静点起一根烟,青木羽则看着江静

“唉,又是个苦命的人,要不你跟着我,我保你一生平安”

“不要”江静直接拒绝

“你会死的哟”青木羽把苏少言丢掉了那根羽毛放在了江静身旁,黑色羽毛在江静肉眼可见的情况下逐渐变白,又染上血色,接着又变成红色,青木羽笑了笑,唱起了一句歌谣

“殊不知云轻已去

往来的都是持剑的将军

我的先生又在何方”

同类热门
  • 陌上花开卿可在陌上花开卿可在月七夜|短篇月澄净,花满庭,玉宇无尘。云遮月,花弄影,萧瑟秋风。梅依旧,灯如昼,月满西楼。风北起,叶枯黄,冷月寒霜。花飞谢,人空瘦,残月如钩。鸿飞东西,无处寻觅。
  • 一夜男友一夜男友十二清玄|短篇张艺兴为韩国SM集下EXO团一员,他回国后自行发展,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他跟随男人帮录制了极限挑战,并参加了星厨驾到,奔跑吧兄弟,拥有无数圈粉,兴迷,他本性善良,呆萌,此篇小说纯属扯淡,如有雷同,还望海量。 此乃是梦中梦。
  • 我的脑壳到底做错了什么我的脑壳到底做错了什么咕噜酱啦啦啦|短篇又名病娇的护头法则 让你五雷轰顶的究极狗血三角恋,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慢慢揭开多年前尘封的故事。 逝去的时光,破碎的记忆, 埋伏在黑暗中伺机而动的毒蛇。 ———————— 当我们携手从黑暗森林里走出的时候 是否还能看到璀璨的满天星光?
  • 是毁过还是悔过是毁过还是悔过樱花恶魔的泪|短篇“啊啊啊啊”她咆哮,“华天坠,你这个人渣,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 宅女の減肥日記宅女の減肥日記敗金腐女|短篇1
  • 沈氏见闻录沈氏见闻录沈矜晗|短篇我叫沈矜晗。我生活在一个和你们不同的世界,让我把那个世界里的故事讲给你听,可好?
  • 怎样舍,怎样得怎样舍,怎样得东方飞扬|短篇舍得舍得,人这一辈子应该学会舍得。舍得二字蕴含着极其深刻的智慧,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两个民族的语言和文字能够达到如斯境界,一个是历史的民族——中华民族,一个是哲学的民族——日耳曼民族。舍得,有舍必有得。本书并不是要读者按照圣经的教义那样——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相反,本书要告诉读者的是,不是任何舍都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在作出决定前,务必三思,毕竟时间一去不复返。本书不可能为你提供一个万能的公式,让你简简单单就成功。若成功真的这么简单,那写这本书的我不早就成功了——本书要告诉你一个事实,你这一辈子都很难成功。只有明白这个事实,你才会真正的舍,才有可能得,才会真正的快乐。
  • 大邑传大邑传不灭胡萝卜|短篇在于母宇宙连接的子宇宙,战争不断。战火慢慢蔓延,大贤衰败,五龙岗之役,杨明拜讯。一件件史诗都在这之间绽放!
  • 泪星泪星云卷云叔|短篇莲花是六十年代出生的农村妇女,为维护自己的婚姻家庭,吃尽千辛万苦,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
  • 十万个小故事十万个小故事公子扶南|短篇一些偶然间写的小故事。此书无关风花。对的,我是来无病呻吟的。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