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3章 又一个黄二狗

从张江被背回的那一刻起,王虎是充满了期望,又带着些许忧虑的,他看着黄二狗的成长,好像看到了年轻时的王翦、王晨和自己,那个时候虽然没有人逼他们这么做,但好像无形中都在自我成长着,黄二狗也是一样。

虽然王翦把飞鸟尽交给了黄二狗,要求他绑在四肢上练体力,但好像黄二狗还不知道并不知道那就是飞鸟尽一样,有时候王虎认为王翦的飞鸟尽所托非人,因为飞鸟尽虽然指哪打哪,能尽数发挥用弓人的技艺,即便是用弓生疏的人,只要瞄得准一点,四、五十丈十中七八,所以飞鸟尽这种神器对用弓人简直就是一种加持,不仅是准确度,还有力度;唯一缺陷是它只适合身形较小之人。虽然黄二狗并非高大之人,但很肯定的是这弓不适合这种正常的成人。所以王翦这种自己用不了,就废物利用,拆了当负重,显然被王虎嗤之以鼻,但他和王翦胜似兄弟,在私下也劝过王翦,说飞鸟尽不能这么浪费,但王翦说他自有想法,所以王虎也不好再说什么?

转眼王虎回到自己的帐内,他卸下一身的甲胄,漏出了贴身的衣物,他将四肢上的负重取了下来,这是他这些年睡觉都不曾取下来的,贴身物品,忽的,他用手掌紧紧握住,用力捏下,“嘭”的一声,两个石块碎了,露出了菱角,他将另外两块也同样捏碎,四块菱角分明的物体显现了出来,王虎将四块物体拧合,从最后一段物块的底部将一块缠着丝线般的三角形石块,他将三角形石块拆下来,从底部绕到顶部物件的上部,弓弦拔出,倒三角插入,飞鸟尽现世了。

王虎抚摸着弓,此弓他已不适合使用,即使开满弓,他也感觉不太适用,因为自己的身形无法打开,所以不能做到人弓一体的天人合一境界,虽然王虎不能像王翦一样的盲射,但他的听风辨位的本领已经炉火纯青了,也就是他不但50丈内一弓射三箭,三箭不落空,而且连射中,他可以凭余光,甚至是马蹄声射中马上的人员,王虎跟王翦的区别可以说只差于天分,王翦是属于那种天赋极高的,弓射不久就领悟了盲射,这种逆天的技能,加上自身通过锻炼出来的体质,可以说是天之骄子,再加上自身90多年的阅历和认知,在这个时代身体素质的全面性来说可以说是举世无双的人才,如果他不是想遵循历史的发展,每一步的小心翼翼,他完全有能力一统世界,只是他自己顾及太多。王虎却是伴随王翦一起走来的手足,他不嫉妒、没太多的追求,只想陪着这儿时的兄弟一起走下去,王翦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王翦晨跑,王虎就晨跑;王翦负重,王虎就负重;王翦读书,王虎就认字;王翦练弓射,王虎就弓射;所以这周围的伙伴是怎样,你就会是怎样?这就是近朱则赤,近墨者黑;在身体素质上,王虎是不输王翦的。认知则差距甚远。。。。。。

第二天寅时,75人站到了校场,没错,75人,张江站到了,王虎来到校场,他看见张江,微微一笑,手一扬,“出发”,黄二狗率先跑了出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异界之不灭异界之不灭古月华风|玄幻一个异世界的强者,在濒临死亡面前,终于领悟到不死不灭的真谛,看一个不死不灭的怪物如何纵横异界!
  • 在末世茁壮成长在末世茁壮成长一朵娇花儿|玄幻甄淳度过了18年的乖宝宝时光,一场真实版生化危机却迎面袭来......一个书呆子如何在末世茁壮成长?
  • 紫尸皇族紫尸皇族黑色凌晨|玄幻僵尸中的另类,僵尸中的皇族,紫尸的巅峰!命运交错,紫色双瞳男孩儿凌迟进入真正的始皇陵,始皇真龙之气及其属下四将强大的魂力融入凌迟的身体,可是长年征战创造出的不仅是强大的军魂更蕴含无与伦比的尸气死气,幸或不幸?
  • 我为秩序掌控者我为秩序掌控者孤诉梦|玄幻时间长流,历史长河,血脉一战持续上千年。 入侵守护称霸的三者较量。 一个大陆一分为二。 千年前耀眼一世的体修沦为禁忌。 一个年轮,为何称为寂灭时代和复苏时代? 有多少秘密湮灭在历史中。 重新翻出又将是怎样的精彩绝伦?
  • 鸿蒙风云录鸿蒙风云录扶琴殇|玄幻大劫再起,风云涌动。 是鸿蒙再判,天地苏生。 还是劫狱苍生,黑暗笼罩。 一代魔尊,如何再舞风云?
  • 无双剑皇无双剑皇死鱼眼|玄幻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少年墨羽却仗着一柄木剑所向披靡地将挡在他面前的强者一一斩落!最终登上了世界之巅,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无双剑皇!
  • 幽明劫主幽明劫主楚诺铭|玄幻少年楚云尚在襁褓时,就身负血仇,被异宝带飞,意外重活一世。 当他好不容易站在了大陆的顶端时,却发现头顶的星空波云诡谲,酝酿着大阴谋。 生与灭的纷争,光与暗的较量,站在星海的风口,他又该如何抉择? 幽明劫出,谁又是应劫之人?
  • 帝心不灭帝心不灭长风万里月|玄幻成风被人穿越了。 本猪脚风度翩翩、玉树临风,没去穿越别人,反而被别人穿越,怎么能忍? 成风:“你出来。” 青女:“我不出。” 成风:“我饿死了自己。” 青女:“正合我意。” 两人相生相杀又相辅相成。 终有一朝,我成风破大圆满境,炼化你的修为,成为无上大帝。
  • 独周独周马主|玄幻无赖大叔带着腹黑少年来到了南国,开始了另外一段传奇之旅。大周的帝王,从雷暴中伸出了手把巨城作为黑子。云端上垂钓的老人,以亿万生灵化为白子。上古被遗忘的种族,撕开大地向上挣扎,咆哮着把棋局搅乱。永恒的存在?不,历史的车轮会将一切碾碎。
  • 龙腾荒野龙腾荒野山脚下的土|玄幻一个没有不可能,只有想不到的世界,可以说是一个乱了套的世界。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在异世由于对神的绝对尊严提出质疑,遍遭打击。尽管屡遇不幸。但他从未屈服,放弃。一次次的失败,朋友亲人的离去让他意识到,只有拥有和对方匹敌的实力,才有和对方平等对话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