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小说 看球吧24

第6893章 即将到来的赛车对决15

宁静顺着他眼光一看,一眼就看到了刚才去洗澡之前,自己扔在沙发上的小内内和胸~罩,脸上一红,快步走过去抓在手中,推开自己房门扔了进去。
   出来时一张脸已经一片通红,偷瞄了几眼卢飞,却见对方正在好奇地看着桌子上的平板电脑。
   宁静心中一紧,绕过茶几,走过来一边将电脑收起来,一边说道:“你现在感觉如何?要不要去医院?”嘴上说着,眼睛瞥向电脑,好在她设置了屏幕保护,此刻看到的,只是一张峨眉金顶的图片。
   卢飞摇摇头道:“没事,休息一阵就好了。”
   宁静‘哦’了一声,忽然问道:“对了,你看清那小偷的模样了吗?”
   卢飞心中暗笑,这明显是没话找话嘛,当即摇摇头,苦笑道:“喝酒喝得晕乎乎的人,你说还能看得清谁啊?不过那人看来也不是个惯盗,开锁的手段还差了点,要是换做我啊,你这门要是简单的内反锁,我三秒就可以打开!”
   宁静脸上顿时露出不信的神色,笑道:“哟,刚才还被人家抓着脑袋杵墙上了,这会就开始说大话了?”
   卢飞忙道:“没有,我可说的是实话!”
   宁静见卢飞急了,顿时觉得好玩,咯咯笑道:“我要是你啊,要进我的屋,还用的找开锁啊,直接用你那穿墙术的魔术,不就简单多了吗?”
   刚刚说出口,宁静忽然觉得这句话似乎有点……歧义?什么叫要进我的屋?进我的屋做什么?
   可卢飞听到的,却又是另外一层意思,他听到的重点,则在‘穿墙术’这三个字上。
   当下随口就道:“原来你也看了我的演出啊,怎么样,逼真吗?你没看出端倪来吧?唉,不是我说,要是我真的有穿墙术的能力,我第一个要进的屋,还真是你的屋子!”
   心中暗道:“跟我玩文字小游戏?你既然想了解穿墙术,那我就专门谈穿墙术,看我好好玩玩你!”
   果然,听到卢飞这赤~裸裸的表达某种意思的话,宁静脸上一红,尴尬地站起身来,摆摆手道:“那个…我进去换件衣服!”
   说着逃也似的钻进自己屋中。
   卢飞眼中露出狡黠的笑意,大声道:“就比如说现在吧,你在里面换衣服,我要是有穿墙术,不用敲门,直接穿墙进去,那不是万事大吉了嘛!”
   宁静在里面呵呵一笑,很快便走了出来,此时已经换了一件宽松的睡袍,走过来坐在卢飞身边,笑道:“说真的,我很好奇你那个穿墙术的魔术,你是怎么做到的?”
   卢飞喝了口水,放下杯子讪讪一笑,道:“魔术魔术,也就是戏法儿,说出来,就没了那个味儿了,你自己琢磨着呢?你说说你的观点?”
   宁静收起腿,坐在沙发上,沉吟道:“那广告牌没什么异常的话,唯一的解释,那就是你像电视剧里面那些飞天遁地的侠客一样,用极快的速度,一晃就出现了。”
   卢飞心中暗笑,这宁静果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这么说着话,也是怀着心机,不过他自己,未尝又不是从始至终都是怀着心机呢?
   “哈哈哈,我要是真像那电视剧中的侠客,还能被人家公司开除一个月,还找不到工作吧?你想,我要是真能飞檐走壁,我去抢银行,抢珠宝行,再或者,抢博物馆的馆藏什么的,随便得手一件,我都发了,哪里还用得上苦苦找工作啊!”
   他刻意提到‘抢博物馆’几个字,看似随意,却时刻关注的宁静的表情。
   宁静尽管掩饰的很好,但卢飞还是明锐的捕捉到了她听到那几个字是神情的细微变化。
   “看来他们所图的,果然是那海兽戏波葡萄铜镜!”
   心中自语一声,卢飞又笑道:“能飞檐走壁,就算是当个快递员,那也是业绩刷刷刷的往上提啊,咱不说远的,就说刚才吧,要是我真有那么神奇的力量,也不至于被人家抓着脑袋往墙上杵……哎哟”
   他动作一夸张,顿时牵动了伤口,疼得叫出了声来。
   他这些话,自然是有用意的,看似随意说出,但每一句,都在明里暗里的替自己的穿墙术做掩护。
   宁静赶忙站起身,口中一个劲的说着小心,做出想要替卢飞看看伤口是否还在流血。
   不过卢飞的伤口正好在另一边,宁静要看伤口,势必要大半个身子趴在卢飞身上,她略微有些尴尬,本不想看的,可隐约间又看到纱布中渗出一些血来,急忙道:“你别动,我看看!”
   说着就要从卢飞面前走过去,去另一边查看伤口,熟料他们两人坐的沙发跟茶几之间的距离很窄,卢飞腿这么一放下去,宁静根本就过不去,或许是心急卢飞的伤势,她竟然忘了这一点,想要从小小的缝隙中挤过去,却猛然感觉似乎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心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卢飞原本脑袋还真的有点疼,可忽然觉得一双柔若无骨丝滑柔嫩的小脚踩在了自己脚上,他全身如同触电,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微微低头一看,果然宁静那双白皙的脚正踩在自己脚上。
   宁静也终于觉察到异常,低头一看,只见两人的脚叠在一起,一双白皙柔嫩,另一双则是典型的大男人的脚。
   宁静脸上顿时腾的一下通红,她何曾跟别的男子有过这等肌肤接触,一种异样的感觉中带着一丝酥麻,酥麻中又带着一点点的舒服,她忽然醒悟过来,脚下一阵慌乱,就要走开,可茶几跟沙发间的缝隙实在不够大,再加上两人的腿都放在那里,宁静又想避开卢飞的脚,又想跨过去,顿时身子一晃,竟然直挺挺的扑向卢飞。
   眼看着薄薄的睡衣下,那对活奔乱跳的玉兔便要扑在自己脸上,卢飞更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期待着美女的降临。他甚至已经想好了,一旦宁静扑来,他就赶忙抱住宁静,然后来个惊慌失措的转身,将她放下来,甚至他还可以装作牵引到了伤口……
   “咦?你的鞋呢?”
   脑中做着美梦,卢飞还在纳闷佳人为何还不入怀,便听到宁静的声音响起:“咦?你的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