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龙八注册入口

第7626章 联想与想象(2)

“婉容啊,等过了年,我陪你去江南吧,看看姝儿和她二哥。”颜姝重获自由后,直接去江南投奔她二哥了。这件事,他没瞒着大家,大家也觉着这样的结果最为妥当。颜姝在琅琊的名声已经臭了,去江南,或许能有另一番天地。
   林姨娘诧异地眨了眨眼:“老爷……”
   颜宽轻轻一叹:“上半辈子都给了他们,下半辈子给你,如果你不嫌弃太晚。”
   林姨娘含泪摇头,她是等了多少年,才等来这个男人的心?不过不算晚,因为,她以为一辈子都等不到他全心全意的那一天了。
   崔妈妈神色慌张地本进来,就看见自家老爷与林姨娘拥抱在百花丛中,温馨得令人不忍打扰。顿了顿,崔妈妈压下心头的异样,低声道:“老爷,老太太找您有急事!”
   颜宽是与封氏同时抵达老太太的院子的。
   尤氏敢告状,不敢承担后果,早在老太太宣颜宽与封氏时就借口帮忙找二少爷、三少爷溜之大吉了。
   大门口,封氏看见颜宽,想起他这些日子终日与林姨娘呆在一块儿,完全不踏足她的屋,心中登时升起一团怒火,不咸不淡地唤了声“老爷”,尔后鼻孔朝天地走了进去。
   颜宽瞧她这模样,越发厌恶得紧,只觉她连林姨娘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两夫妻貌合神离地进了屋。
   老太太的脸色非常难看,一双浑浊的老眼恨不得将眼前之人射成筛子,一手抓紧桌角,一手指向二人,厉声道:“给我跪下!”
   颜宽与封氏俱是一惊,跪?自打成亲,二人有多少年不曾跪过老太太了?老太太唱的是哪一出?
   老太太瞧二人没反应,想起自己被蒙在鼓里一事,越发认定自己在这个家没了地位,恼羞成怒地操起一个茶杯,朝二人中间砸了过去!
   杯子碎了,她的声音也碎了,带着一股凛冽心扉的犀利。
   “叫你们跪下,耳朵聋了?还是眼里没有我这个长辈了?”
   二人扑通跪下了。
   老太太冷声道:“我问你们两个,为何婳儿还活着的事要瞒着我?”
   颜宽猛地一惊:“婳儿……活着?”她不是被皇后处以了凌迟之刑吗?
   封氏眼神闪了闪。
   老太太犀利的眸光一扫,问颜宽:“你不知道?”
   颜宽摇头:“果真……活着?”隐隐有一丝窃喜。不管颜婳做过多少天怒人怨的事,都是他的女儿,他可以恼她、怨她、恨她,却不能不要她。如果她真的活着,对他来说将会是一则好消息。
   老太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明白尤氏所言不虚了,整个颜家,就只有封氏知道颜婳的事,连颜宽都瞒着。如此,她内心稍微舒服一点儿了,媳妇儿好歹是隔了一层肚皮的,如果连儿子都不诚实,她就真不知被气成什么样子了。
   敛起心头思绪,老太太恶狠狠地瞪向了封氏:“你为什么要收留颜婳?为什么叫她把旭之与敏之掳走?”
   “什么?旭之敏之被婳儿掳走了?”颜宽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封氏捏紧了衣角,头垂得低低的,连肩膀都开始轻轻颤抖:“我不知道她会掳走旭之和敏之,我……我……母亲,婳儿是我怀胎十月掉下来的骨肉,她满身伤痕地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她被人陷害了,难道我这个做亲娘的要放着她不管吗?”
   老太太怒不可遏:“她被人陷害?哼!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她之所以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全都是咎由自取!”
   封氏的泪水掉了下来:“就算……就算她错了,她也是我女儿,是颜家的孩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在我面前……”
   老太太厉声打断她的话:“你住口!颜家没这种丧门星!只差一点,只差一点我们颜家就要毁在她的手上!”与燕王勾结,密谋行巫蛊之术诅咒皇帝,又嫁祸给太子妃,这种行径,实乃十恶不赦!颜家侥幸躲过株连已经祖上积德,若是被人发现他们窝藏朝廷要犯,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短暂的思虑过后,老太太已经打定了注意,必须与颜婳撇清关系!但前提是,先成功地把颜旭之与颜敏之救回来!
   “你是她娘,你倒是说说,她把孩子们抱去哪儿了?”
   封氏听了老太太的话,战战兢兢地抬头看了老太太一眼,又慌忙垂下:“我……我……我不清楚。”
   颜宽站起身,面色冰冷地睨了封氏一眼:“婳儿归家一事,你千不该万不该瞒着我!”
   封氏吸了吸鼻子:“老爷……”
   若林姨娘哭成这样,颜宽会心疼得不行,可封氏哭,他只觉厌恶:“我问你,你给恒之与慧儿请的女夫子,是不是就是婳儿?”
   封氏咬唇,点了点头。
   老太太气了个倒仰!
   灾星,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她竟然没发现!
   颜宽愤愤地瞪了瞪封氏:“我去找旭之敏之!”甩袖离开了。
   封氏缩了缩脖子,怕老太太为难她。
   老太太简直连看都不想看到她了,接连摆手:“走!给我走以后没我吩咐!不许来给我请安!另外,你最好祈祷旭之敏之没事,否则,我颜家,绝不要你这种媳妇儿!”
   却说颜博与廖子承各自前往前门后门寻人,颜博去的是前门。他刚奔到那儿便瞧见一辆马车急冲冲地驶出颜府,眉头一皱,他高声厉喝:“给我拦下!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出府!”
   原本已经放心的侍卫听了四爷的吩咐,忙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了马车。
   颜博脚底生风,行至马车的车厢旁,正色问:“车内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