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 创世红海玩法

第9124章 我会看着你先死去

话说袁术在平舆城下提出斗阵,那是吃准了黄粱帐下无悍勇之将,一心要在士气上占据上风。这《汉末风云》的游戏之中影响战局的因素非常之多:天时(天气)、地利(地势)、人和(民心)、武将(勇略)、文臣(智谋)、兵阶(兵种)、兵粮(粮草)、战意(士气)甚至疾病瘟疫等等,其中的士气便是左右全军武力的重要因素(影响所属阵营的将领、士兵以及玩家等等),战场之中双方士气向来是此消彼长,稍有倾斜便会产生巨大差距。
   黄粱正自左右为难之时,忽有戏鸢趋前附耳献策,立时眉头舒展,对袁术朗声回道:“我若怕你,便不是颍川黄惟梦。今日你我斗阵,若只比一场,岂能尽兴?不如你我各遣三位勇将,斗上三场,也好看看谁家儿郎真正威武昂扬。袁公路,你可敢斗?”
   袁术本料黄粱领略过纪灵手段,必然不敢应战,没想到不止应了战还要斗上三场,心中不禁惊疑起来:莫不是这几日里黄粱小儿招揽到什么厉害人物,竟能敌得过纪灵?转念一想又觉得多半是虚张声势,故弄玄虚,当下蔑笑道:“呵呵!便斗上三十阵也不惧你。尔等蛾贼听好了,第一阵我便派‘神威将’纪灵出战!”
   此话一出,汉军阵营之中的千余玩家尽皆哗然,不少人心中已然默喜:这场浑水算是趟对了,跟着袁术这样的大boss果然没错,眼下又有纪灵这种级别的猛将相助,对付区区几千黄巾蟊贼,想不赢都难吧?一时间众多玩家你推我攘,都想靠前瞻仰一下,这能与关二哥大战三十合不分胜负的纪灵倒底是何风采。
   只见袁术身边果然飞驰出一骑虎将来,这人胯下一匹乌黑骏马,头戴紫金鍪,身穿明光铠,圆眼虎须,背膀雄健,手执一柄三尖两刃刀,当真威风凛凛。
   “啧啧啧。看看人家这气势,这装备,名将就是不一样啊,niubility!”玩家甲羡慕道。
   “我去,纪灵都这么酷!那关二爷、张三哥和吕布不是更牛B?”玩家乙感叹道。
   而此时黄粱正在考虑这第一阵该派谁去迎战为好。其实戏鸢所出的计策便是激袁术应邀互斗三阵,以田忌赛马之法求胜。《史记》记载,齐国将军田忌赛马,孙膑献计曰,“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最终得以三胜其二。但战场非马场,第一阵对战袁术“上驷”纪灵,败阵乃是意料之中,只是稍有差池,则可能折损部将,那代价未免太大。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武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今虎狼黄巾众将之中,单论武力,位列前三的依次为淳于琼、陈到、周仓,再后则为何曼、刘辟、龚都等人。“上驷”淳于琼当然不能第一个出战,必须留作后手以作致胜保证;“下驷”周仓虽然也颇勇武,但和纪灵相比,尚有不小的差距,而且性格略为急躁,首轮出阵恐怕有失,何况周仓的特性为悍勇(士气下降时武力反而提升),更适宜于次轮出战;“中驷”陈到行事稳重,也不乏胆力,前番在上蔡与纪灵有过单挑的交手经历,因马匹不力,落于下风。黄粱左右思虑,决定还是由陈到来斗第一阵。不过陈到可是难得的将才,何况又是杨顺逸仅有的爱将,那是万万不能挂掉的。为防万一,黄粱将自己的头盔铠甲赐予陈到装备,又向程寒借了宝马踏露。杨雄也对其嘱咐再三:只需斗个三五回合诈败即可,不可损伤半分。陈到见两位主帅对自己这般爱护,心下感动不已。
   “叮!部将陈到誓死相随,忠诚度上升至100!“
   袁术见黄粱磨磨蹭蹭,许久也未派人出战,心下不耐道:“黄粱小贼。你若不敢迎战,何苦夸下海口?”
   黄粱回笑道:“本想让纪将军多威风片刻,既然你急于求败,那便依你。这第一阵便由我虎狼黄巾‘奋威将’陈到迎战。”
   “陈到是什么渣渣?我赌一百,这货输定了。”玩家丙道。
   “我靠,不要这么看不起嘛?我赌他赢,押五毛!”玩家丁戏谑道。
   “陈到,应该不是那个陈到吧?”玩家戊沉吟道。
   “你说的是蜀国那个?不太可能吧,没听过这么早就活跃在黄巾战场上啊。”同样略知三国史的玩家己言道。
   而此时的陈到从黄巾阵营跃马而出,银盔银甲,白马阔剑,也是意气风发,英姿飒爽。
   纪灵眼见来人又是陈到,横刀立马,喝一声道:“来得好!”
   陈到并不答话,阔剑在手,拍马便是迎头一剑。
   “!”纪灵一刀挡开剑势,顺势一记横斩。陈到斜腰闪过,举剑就是一记“连刺诀”。这记杀招又快又狠,五剑连刺犹如汇成一剑,不少玩家已是看出厉害来,能把连刺必杀使成如此水准,岂能是寻常人物?更有不少人已为纪灵暗自捏汗。
   “喝!”伴随一记大喝,纪灵将刀柄往地上猛然一杵,周围尘土都被激得四散发扬,而眼见及身的剑刃竟然也被震得偏离半分。
   陈到眼见剑招落空,急忙弃了必杀收住剑势。
   那纪灵却忽地扯转马头,三尖两刃刀蓦然间背身劈斩,刀身划出一道虹光,直奔陈到头颅。通常重兵刀斧类的拖刀必杀,都是在诈败撤逃之时突施杀手,而纪灵这记“拖刀诀”必杀使得更是突然,立地扭身一刀,没有半分征兆。观战的汉军玩家已是喝出彩来。
   陈到招架已是不及,急中生智,狠狠拍了一记坐骑踏露的屁股。踏露没来由吃了一记巴掌,人立而起,恰好闪过刀势。纪灵正待再施手段,那白马却载着陈到返身就跑。倒不是陈到此时便要抽身撤退,而是那踏露吃了陈到的狠抽,顿时不乐意起来,想平日里主人程寒对自己如何呵护,哪里吃过这种亏来?
   纪灵岂会放过掌中猎物,策马便追。他胯下坐骑乌黑壮硕,乃是名马“追风”。只见场中一白一黑两匹骏马犹如风驰电掣,眨眼间便至黄粱阵前。那纪灵如何能料到陈到坐骑竟然不亚于“追风”,眼见陈到奔回黄巾本阵,只得弃了追击。
   刚回本阵,暴躁的踏露便将陈到甩下马来,惹得程寒等人哈哈大笑。
   “战场公告:袁术军纪灵单挑获胜!袁术军士气+40,全员武力属性+10;黄巾军士气-20,全员武力属性-5!”系统适时响起。
   “叔至不必介怀,这踏露肯定是匹母马,谁让你生得不如程寒将军俊美。”虽然首阵失利,黄粱却心情大好,也对陈到笑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