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雷动电竞

第5104章 黑魔蛇

没看到什么奇怪的画面,赭炎等人松了口气,不管是神还是人,只要是雄性就都觉得男人和男人很……恶心。
   一人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很是安静,谁也没说话,静静的欣赏着,二十多个客人就像是丢了魂一样,这种音乐有这么好听吗?
   “公子请用茶!”一位美貌的小少年将茶水放在了凌非的面前,然后就弯腰离去了。
   几乎每张椅子的前方都是一张四方小桌,有五十多张,空了不少,生意真的不是一般的惨淡呢。
   “哈!”打了哈欠,这钱花得还真冤枉,谁叫外面一直没有关于伶人馆的传言?幕后老板到底是何许人也?女的?男的?老的……关键是你们来点刺激的好不好?靠!这就是传闻中的‘达卟溜,达卟溜,点,坑你,点炕亩’?你行,爷你也敢坑。
   赭炎和池冥竹同时瞪眼,美女还好,这男人再美也是带把的,他们真的没兴趣,无聊透顶。
   宗原藤不断的深呼吸,这都半小时了,前面屏风前的三个男人不腻吗?
   而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则是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屏风后一位少年匆匆离去。
   又听了许久后,凌非看向一旁坐着的一位中年男子道:“大叔,你觉得好听吗?”
   男子没有回头,双目呆滞,不至于吧?看得这么出神?赶紧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啪!’大拍一下桌子怒喝道:“你们三个是什么人?”见他们还在不断的吹奏,赶紧看向自己的朋友,发现他们居然也和那二十多个客人一样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前面。
   “默莲?默莲你醒醒!”惊慌的转身摇晃着后面的女孩,见她不回话,心颤抖了起来,慢慢转头看向前方,那三个人也跟中邪了一样。
   怎么回事?怎么自己没事?不是乐音的声音,看向自己那杯不曾碰触过的茶水,见大家面前的全是空的,捏紧拳头,很想叫老板来问个清楚,但是不行,不能慌了手脚,坐下身子同大家一样看着前方。
   所有的困倦消失,内心世界已经波涛汹涌,完全没了对策,这是什么茶水?不对不对,不是毒药,开门做生意的,怎么会毒害客人?自己来之前他们就这样了,说明只是一种对身体无害的药。
   没见有人过来,赶紧将茶水倒在了外面的湿地上,最后也呆滞的望着前方。
   许久后,三个妖媚男子缓缓放下手中的乐器,起身走向了屏风后,四层台阶上的屏风被慢慢移开……
   “哇!好美……”
   凌非不敢转头去看别人,他们能说话吗?为什么自己说话他们都不理会?也瞅向了让大伙惊呼的美人。
   只见一架纯红色的大床伫立在台子上,随着天色慢慢进入黑暗,周围的灯笼高高挂起,白色薄纱外可谓是窗明几净,光线也瞬间穿透所有物照亮这暗淡的亭台,柔和的轻风吹得此处妖冶异常,因为灯笼几乎都被红色布帘罩住,可谓是一片红。
   标准的古代雕花大床,帷幔还未打开,但是里面有着一种属于夜明珠的光线,隐约可见有一男子正在轻解罗裳,缓慢的露出了那平坦的胸膛,这……这不是要上演春宫秀吧?
   ‘砰砰砰!’
   就在凌非不断想对策的同时,突然一阵鼓声响起,如同行云流水,高低不一,却也让人热血澎湃,周围的人都看得快要喷鼻血,只有凌非自己头疼欲裂,一定是了,就跟去酒吧看脱衣舞一样,至于下药吗?又不是会逃跑。
   ‘唰!’床帐大开,再次惹来一阵惊呼,凌非伸手擦擦眼睛,再次睁开,不是幻觉。
   一男子如同那白色蝴蝶一样斜躺在一个高枕上,将手里的夜明珠扔出,一条玉腿弯起,勾勒出最完美也是最诱人的曲线,配上红色的锦被,还真是美得犹如谪仙。
   有着妖的妩媚,莲的高贵,风过处,扬起了那不断打在双颊边的发丝,可见身高七尺,二十来岁,那一双秋瞳勾魂夺魄,大腿根部是一件遮体的小短裤,其余的地方几乎都能穿透,那白色的衣衫薄如蝉翼,透明入镜。
   高贵得犹如一只刚刚睡醒的蛟龙,最后优美的侧身躺起,一只手肘支撑在枕上,大手托着侧脑,另外一只则玩弄着胸前的流苏,玉簪挽住的发丝有些蓬松,欲有随时散落的可能。
   衣襟敞开,两颗樱桃等待着人们去吸吮,腰肢纤细却透着一股强劲,纹理分明,在这血红色中,他真的很像是一只白色蝴蝶妖怪,正勾得所有人恨不得立刻上去将他压在身下。
   随着鼓声,男子渐渐将手摸向了小腹下,闭目微微仰头,好似很享受一般。
   凌非捏紧拳头,看了看周围的人们,还真是看得专注,宗原藤,你们不是觉得很恶心吗?快点清醒吧,否则以后一定会吐血的。
   男子看向那个一直转头的女人,嘴角邪邪的弯起,‘嗽’的一声,飞身而起,抓住她给弄到了床上。
   并没有惊呼出声,这就跟坐过山车一样,瞬间的移动,只是瞪着眼看着他,有着戒备,美则美矣,可强行让别人看他自淫就有点不厚道了,不过这小子长得还真是有点……引人犯罪,可为何就是喜欢不起来?
   肤若凝脂雪堆就,细柳扶风摇曳行,细腻的肌肤吹弹可破,秀挺的鼻梁下,唇如樱花水光闪烁,发若黑瀑垂落腰间。
   如此美男,配上这挑逗人的表情,还真有一刹那的失神,并没有很女性化,那双凤眼只有男子才有,他想做什么?该死的,又不能开口说话,万一对方真是什么恶人,自己会有危险,只能同别人一样痴迷的看着他。
   “小美人!喜欢吗?”剑眉微挑,眸子里有着玩味。
   头冒黑线,昧着良心点头:“很喜欢!”
   “那你帮我摸摸!”使用内力将帷帐放下,挡住了里面的春光,也在此刻无数薄纱从屋顶落下,挡住了外人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