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纯爱 人人体育app下载ios

第669章 玄武场惊变

纪天宇被夕王活捉,并且关押了起来。
  纪天宇等了等,不见夕王来提审自己,心里纳闷。
  “夕王,你把我抓起来,到底想要做什么?总不能把我关在这笼子里总不放出来吧?”看到夕王露面,纪天宇忙问道。
  “关着你自然是关着你的道理。放心吧,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你了!”夕王上下打量了纪天宇几眼,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那个人哭着喊着蜚要纪天宇呢?
  纪天宇现在被捉到了,他要纪天宇到底做什么呢?一个大男人,虽然说得长还算是帅气,但就因为这个男人帅气,就让他来把他抓起来?
  这个念头一闪,就立刻消失了。
  纪天宇拍了拍那个大铁笼子。“就算是关着犯人,也不必用这狗笼子关着我吧?”
  “纪天宇,这是狗笼子?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夕王被纪天宇的那一句狗笼子气着了。
  这要是狗笼子,她费的心思,岂不是白费了?
  “这是锁龙铁,镇压龙族时,少不了要用到这种东西。平时所用的锁龙铁也不过是一小块而已,像现在这样大,并且还直接给你做了个笼子,也算是特殊照顾!”
  夕王的眼里,对那锁龙铁既有中意又有厌恶。夕王中意的是这锁龙铁可以把龙族锁住,并且让他们无法离开。
  厌恶的原因就是因为锁龙铁可以把龙族锁住,也就等于这个笼子其实就是一个监牢。
  夕王在尸窟里时,就等同于是被关在尸窟里。尝试过被关押的滋味,夕王对这个笼子是万分的不顺眼。这个不顺眼并不是因为纪天宇的原因而是因为这个笼子代表了不自由。
  但这东西是那个人给自己的,她也再讨厌也要给纪天宇用上,更何况,若是让纪天宇恢复了实力,她可真的是拿纪天宇没有办法。
  是谁要后面算计自己?纪天宇心里开始一个个的对号,如果说没有人,那肯定是不现实的。夕王的实力虽然说不错,但也就与奇木相差不多,但这样的实力,在纪天宇手底下,还真讨不到什么好处去。
  更何况,他不相信,那粒还颜丹是夕王自己炼制出来的。
  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僵尸会是炼丹师!既然是别人给的,那这个给她丹药的人,就肯定是背后要算计自己的人!
  想要自己性命的人,不想还好,这一想,倒是让纪天宇吓了一跳。数来数去,还真有不少人呢。
  自己怎么就得罪了那么多人呢?好像自己真的不受人待见似的。
  纪天宇心里愤愤然,说起来,他还真没有主动去找过别人的茬,就算是有仇人,那也不是他主动挑衅的结果。
  这让人追着到凡间界来寻仇的,也真是不容易了呢!
  纪天宇知道,要说想要他命的人,凌波仙子是一个,可凌波仙子已经被他和蓝倩联手灭掉了。再就是邪皇也是一个,其他的大大小小的想要他命的人,在仙界也是不少。毕竟仙界的那一团乱还没有摆平呢。
  好吧,他再多在这里等一等,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自己。自己在明处,敌人在暗处,这总是要遭暗算的。人家随时可以对自己出手,自己却不知道对手是谁,这才是最让人烦恼的。
  想打人都找不到目标!
  纪天宇就说嘛,自己的龙力一直被压制着,无法调动,他还以为那药效没过的原因呢,原来是因为这个锁龙铁的原因。
  有这么个东西,对龙族就是个威胁啊,看来,这个破铁笼子,自己是要把它毁了才对。
  就算是身陷囫囵,纪天宇也不担心,他想要离开,总是会有办法的。但他担心,他可以不在乎这么个锁龙铁,但其他龙族却不成啊。
  想一想,到底得有多少龙族因为这个东西被奴役,被杀害?
  “纪天宇,你的性命我不会要,但有些仇,我们是应该要清算一下了。
  在尸窟,你害死了我的多少同族?我得怎么跟你算这笔帐,才算是公平合理?”
  夕王坐在纪天宇面前不远处,阴森的问道。
  “夕王,别说是你一个尸窟,就算是再有十个八个,被我发现了,下场也是一样的。
  炸了尸窟,我不后悔。只有你们几个僵尸,就能把水搅得晕黄,要是真的那一窝子僵尸都出来了,之个世界也就可以改名叫作僵尸乐园好了!”
  “人可以证实这个世界,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我们也是天地所生!”似乎是被纪天宇的话刺激到了,夕王的语调不再平稳。
  “人为万灵之长,承其灵气而生。你们呢,借由人的尸骸而生,生而为祸,嗔心,杀心一样不少,现在更好,连名利心也起了,真真是祸害。
  夕王,你觉得你这样,不会受到天劫吗?别以为你不渡劫,天就不知道你们的罪恶。
  现在有正道讨伐,就算是正道伐而不止,天道也不会容你们存在于世间。这点道理,早已生灵智的你会不懂?”
  越是听着纪天宇宾话,夕王的脸色越是难看。
  “纪天宇,你又何必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你就没有名利心,没有杀心?没有杀心,死在你手里的冤魂还少吗?没有名利心,你跟着万永其在折腾个什么劲?
  在你身边的那个光明的魔王,他又是什么?不也是僵尸吗?你若是真的对僵尸没有好感,那你把他留在身边做什么?”
  夕王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道貌岸然的家伙,而纪天宇现在又是其中之最。
  “奇木?夕王,谁都有资格提奇木,你没有!你是怎么回事自己清楚,奇木又是怎么回事,你也清楚。你觉得你还有资格提奇木吗?”
  夕王若是不提起奇木,纪天宇还不怎么生气,可一听她提起奇木,纪天宇的火气就直线上升。
  要说奇木也是个倒霉的家伙,喜欢一个人也就罢了,死了也就死了,偏偏还要逆天而行,最后结果可好?人还是那个人,可芯子却变了,他自己也遭到报应了。 在纪天宇看来,奇木的遭遇就是报应。若不是他把夕王放入养尸地,哪有今天的夕王?奇木也不会被夕王设计封印。
  当然,有得有失,有舍有得。也正是因为被封印,才了如今神志清醒如正常人的奇木,而不是像夕王一样,嗔恚心,杀心极重。
  当然,身为僵尸,像夕王那样才是正常的,而像奇木这样的,就是异类。
  奇木虽然是僵尸,但纪天宇并没有门户之偏见。既然奇木真心跟在他身边,那便是他的人。维护自己人是他的责任。
  “纪天宇,你现在应该是担心自己,而不是狗拿耗子,管奇木的闲事!”夕王听到纪天宇的那番话,心里也有一丝异样的感觉。
  她不觉得自己封印了奇木有什么不对。一山不容二虎,奇木的实力本就在她之上,若是让奇木一直都在,她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