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cmd368app

第6887章 我的非理性试车报告——捷豹XJL皇家加长版

1941年,上海已被日寇全面控制。
  荒郊外,一排轿车停在草木间。
  九名地下党破衣褴褛沾满血渍,从脸上到身上,无一列外不是伤痕累累。更有甚者,眉骨露出。
  李士群点燃一支烟,眯着眼在几人脸上扫过。
  他是76号特工总部副主任,时年三十六岁,早年参加过共产党,后被捕叛变成为国民党的中统特务。
  1938年卑躬屈膝投靠日本人,成立76号为日本效力。
  他吐出一口烟雾,哼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执行”。
  砰……
  九发子弹同时飞出枪口,爆响声在空间回荡。
  九条生命那一刻终结,最年轻的十七岁……
  甄文二十出头,身高一米七八,目光透着智慧。他走起路来,落下的脚步总是铿锵有力。
  他似一匹穿越大沙漠的骆驼,崭新的黑色皮鞋落满灰尘。
  他看上去疲惫不堪,偏偏不肯倒下,哪怕休息一会儿。
  一座黄色暗淡的楼房矗立远处,再向前能看见大门侧的的牌匾。
  日本宪兵队几个字,似龇牙咧嘴的猛兽,随时吞噬胆敢反日的人。
  这是比黑夜更加接近死亡的地方。
  一个正常人不该出现的地方。
  甄文竟然来了,好似不如此人生就了无趣味。
  日本宪兵队门前两个守卫一高一矮,见到甄文向这边走来感觉意外。
  没有谁敢在这里停留,更没有谁敢直奔大门而来。
  高个嘴角翘起,嘴里嘟囔一句日语,撇嘴举起枪。
  矮个瞪着眼珠子走下台阶,吼道:“什么人?宪兵队大门常打开,不是欢迎你的到来……”
  佐藤安健日本上海特高课课长,年龄四十一岁。
  他属于传统的军人,腰板挺直坐在宽木椅上,两眼目光似寒渊莫测,又透着无比的狡诈和精明。
  李士群双手递过一张黑白相片放在桌上,伪笑道:“佐藤课长,请您过目。”
  佐藤拿起相片扫了一眼:“李主任,我对你信任不疑。像这般抓个人不必请示,你完全可以独自决断。”
  佐藤表达出的信任,李士群可不这么想。人嘴两张皮,会说的不如会听的。除非脑袋被驴踢了,否则,谁信谁傻。
  “佐藤课长的信任,让我感觉如归家一般。但我不是要抓此人,此人是个密码天才,现在为军统效力。”
  “天才?”
  佐藤再看相片,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还是足足看了三分钟。
  李士群忽地提高三分语气:“若得此人,必将让军统跟共党再也没有秘密可言。”
  “??”佐藤微微皱眉。
  李士群怎地如此大话,平时看他也是一个稳重的人。
  相片上的人岁数不大,双眼透着自信。但能像李士群说的那样吗?如果有这样的人?怎么没有听说过?
  李士群感慨道:“此人姓甄名文,别看岁数不大但沉稳过人。真有泰山蹦于前而色不变的本事。后直呼他甄(真)稳,电讯组,行动处皆堪大用。”
  佐藤不是轻易震惊的人,听完还是略感震动。
  李士群不是信口开河之辈,他在自己面前也不敢胡言乱语,难道此人真的有些不同?
  “李主任,他既然在军统服务,你把相片让我看,有何意义?”
  佐藤言语中带着萧杀。
  李士群低下头,脸上略有先见之明的得意。
  “我是说,甄文很快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你说的甄文,或者干脆叫他甄稳,和我非友却和你相识,为何不直接投靠你?”
  李士群略有为难,吞吞吐吐道:“这个是我给他的建议……76号毕竟非我一人做主,投靠是个……技术,换我也会琢磨一番。”
  佐藤没有言语,但也不信这个叫甄稳的敢出现在这里?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里是魔鬼的前院,死神的客厅,看一眼不猝死,已经是天大造化。
  李士群直起身,慷慨激昂的道:“本人能为帝国效力,靠此人指点。没有他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76号。”
  佐藤越听越感觉匪夷所思,偏偏看李士群不似信口开河,不由得心中抓狂。
  “你看看这个。”
  佐藤有感,打开抽屉里拿出一份电文推到桌前。
  李士群拿起电文,四句非常熟悉的句子: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佐藤课长,这是诗经里的句子。”
  佐藤点头:“这是两天前截获的共党电文,都不解其意,请李主任给个高见。”
  李士群暗暗咬牙,佐藤之言似在嘲讽76号无人。
  他拿着电文来回走了几步,沉思让他的眉头紧紧皱起,也许是过于深思熟虑,左膝撞在桌上才惊醒。饶是如此,也未弄懂诗句所指。
  李士群擦汗道:“惭愧,其义难解。”
  “李主任的诚实让我敬佩,我已请四位成功人士,他们包括文学、历史、民俗、诗词专家,正在这里破解其意。”
  佐藤停顿一下道:“很快就会破解出来。”
  李士群向来瞧不起所谓专家,十个专家九个自夸,还有一个叫喳喳。
  这些专家只能添乱,对处理问题毫无益处。
  李士群不容置疑的道:“我敢打赌,那些专家若能知其含义,我李士群跳楼自杀。”
  佐藤没有惊讶,他也知道若是如此简单就能破译,这份密电就会就成为天下笑谈。
  李士群的话虽然偏激,却也证明他思考的正确。
  佐藤突地问道:“李主任,你先前说甄稳指点你来投靠帝国,说来听听。”
  “是,我和甄稳相识在军统,在帝国攻陷南京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彷徨无助,问他该何去何从?”
  佐藤饶有兴趣的问道:“他如何说?”
  李士群双手做出一个推的动作:“他什么也没说,半个字都没讲,而是走到窗前慢慢的推开窗……”
  佐藤:“他既然什么也没说,如何指点的你?”
  李士群恍然明白自己说的前后矛盾,忙解释:“窗外城边就是帝国的炮声,他是暗示我投靠帝国才是唯一出路。”
  “??”
  佐藤两目不瞬,李士群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报告,佐藤课长,门外有您的中国朋友甄稳求见。”
  “我得朋友?”佐藤斜视一眼李士群,“莫不是你二人商量好的?”
  李士群正望向门外,闻听忙回头:“实乃巧合,四句话我不能解,他必能解。”
  佐藤大笑看看手掌,似乎等着甄稳说不出个一二三,先给他几十个大嘴巴子,让李士群知道多干事少吹嘘。
  佐藤:“带进来,带进来。”
  甄稳一只脚踏在台阶上,矮个宪兵蹲在地上,正用力的给他擦着已经锃亮的皮鞋。
  而他只说了几句话:“他是佐藤请来的贵宾,愿意在佐藤面前给矮个美言几句,给他个官当当。”
  佐藤在窗前一股火冲上天灵盖:“帝国军人是来战争的,不是来擦皮鞋的。来人,把村野关起来,再把甄稳给我抓起来郊外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