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7章 被夺舍的少女(十三)

清晨看守宗派山门是最不受欢迎的活计,既错过了一天之中灵气最浓郁的时辰修炼,又实在无聊得紧。可是今天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一大早靠在山门巨柱上打瞌睡的两个小弟子,突然被呼啸而至的一阵狂风和兽啸惊醒,随即看到了令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

一人多高的火红色妖兽威风凛凛地立在门前山路上,巨大兽眼露出凌厉凶狠的目光,竟然是六级的火云兽!

更加让人吃惊的是,这以暴烈骄傲著称的妖兽,背上竟然还驮着一个娇小的身影!

那是一个白衣少女,长发飞扬,面若寒霜,冷冷地看着他们,那眼神竟然比那火云兽还让人胆寒心惊。

“我是外门弟子云早,两位辛苦了。”

少女的声音如玉珠落盘,清脆动听,却不带丝毫感情,冷漠地像是从千年冰川中走出来的精灵一般。

两个小弟子齐齐打了个寒颤,对望一眼,你推推我,我推推你,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少女已经一拍火云兽的脖子,指挥着它跃入山门,向宗门奔了过去,速度快得只余一道红色的影子。

“那个是火云兽吧?”

“是吧……”

“可是火云兽怎么会听命于人修?”

“是啊……”

“云早我不认识啊,是外门新弟子?”

“是吗……”

不过一个上午,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天极宗,一个外门新弟子收服了一只六级火云兽,甘心受她驱使,如今正被她骑着满山头溜达呢,人人咋舌惊叹,都在打听这个弟子是何来历,很快便惊动了夏芊芊。

外门弟子管事雷鸣第一次被宗主夫人招去,竟然是为了一个叫做云早的低阶弟子,这让他既激动又诧异,不过当他见到骑着火云兽,居高临下地瞧着自己的小草,顿时认出这个曾经跟自己捣乱的弟子来。

“你们两个短命鬼竟然敢一夜不归,放着任务不管偷懒玩耍!如此目无尊长法纪,应该逐出宗门以儆效尤!”

雷鸣一向喜欢欺负新弟子,少有敢反抗的,当时遇到小草姐弟就恨得牙痒痒,想着法子地折腾他们,不过因为有明泽昊在,也没讨多少好去,倒被小昊气得不轻,整日里跳脚。

“宗主夫人要见你们,你弟弟又死到哪儿偷懒去了?别耽误工夫,赶紧叫上他随我去主殿!”

雷鸣虽然也被火云兽震撼了一下,但是对云早这种不起眼的新弟子,他是从骨子里看不上的,是以口气并没有多客气。

小草眼神一冷,这人从前多番为难自己和明泽昊,她懒得计较,可是如今听他责骂小昊,心头火起,冷然喝道:“闭嘴!”

火云兽感受到小草的怒火,立时竖起鬃毛,一股烈焰从它口中喷了过去,将将接近雷鸣之时便消散开来。这惊险的一幕吓傻了周围看热闹的弟子们,齐刷刷地看向死里逃生的雷鸣。

虽然没有被烈火挨到,但是这种妖火可不是闹着玩的,极度的高温将雷鸣的毛发烧得干干净净,满脸乌黑,俨然一颗光溜溜的黑西瓜顶再肩膀上,看上去滑稽极了。

小草满意地摸了摸火云兽的毛,表示做得好,她并不想取这人性命,给他个教训也就是了。

看着小草指挥火云兽要走,雷鸣从极度震惊中回过身来,跟在后面叫道:“你去哪儿?你认得去主殿的路吗?”

小草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要问这天极宗内她最熟悉的地方,恐怕就是宗主所在的主殿了。原主拜师学艺,起居日常都是在那里,一草一木都历历在目,怎么会不认得路呢?

天极宗主殿在最高的主峰之上,由汉白玉石料修造,乌金木做梁,庄严圣洁。前殿是举行盛大仪式时才会启用的,比如拜师和祭天,中殿是宗主处理宗门内务,教导弟子修炼的场所,而后殿则是宗主一家和长老们打坐修行,日常起居之地。

火云兽的速度不是盖的,不过一炷香便到了主殿门口,小草并未多做停留,直直向中殿奔去。

“大胆,竟然纵使妖兽随意进入主殿,还不下来请罪!”

小草一看,原来是小白脸楚玉,当下轻蔑一笑,身手矫健地一跃而下,看着夏芊芊说道:“夫人,宗主的伤势可有好转?”

夏芊芊第一眼见到小草活生生的站在殿前,一步步走到面前,她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个小弟子似乎哪里不一样了,话语间并不见丝毫恭敬,一股压迫感毫不掩饰地扑面而来,她轻皱眉头,没有回答。

“没有取到火云兽内丹,他的伤势越发严重了吧?”小草眼中不见丝毫温度。

夏芊芊越发觉得古怪,看了看火云兽问道:“你竟收服了这头妖兽?”

见小草点头,楚玉惊喜地看着夏芊芊说道:“师娘,这下咱们就有六级妖丹了!”

蠢货!小草和夏芊芊心里同时骂道。

这火云兽是妖兽界最难制服的妖兽之一,任凭谁收服了它,必然爱若珍宝,怎会任人杀兽取丹?

“你愿意替宗主疗伤?”夏芊芊试探地问道,暗道就是她的修为,也无法收服这妖兽。

“身为天极宗弟子,怎能看着宗主受苦?”小草凉凉一笑,眼中却全无笑意。

“可是要取妖丹,这火云兽……”你刚刚收服的珍贵妖兽可就没命了,夏芊芊并不明白。

“宗主的伤,不是只有妖丹能治好的。”看着这两人好生生地站在这里,小草心头一阵烦躁,愈发不想跟他们废话。

夏芊芊看着小草镇定自若的面容,感觉到一种强大的自信和力量,她试着放出神识去探测小草的修为,可是无论她怎么试探,灵力都如同陷入了一片虚无,看不见也摸不着,甚至连放出去的灵力也全然消失不见。

这一下夏芊芊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小弟子竟然如此深不可测,她心里有些不安,只是想到小草的灵根属性,她心才定了一些。有了这两个把柄在手,想来她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到时不听话,只要将她是水灵根的事公布出去,那么她只会生不如死,还有何可惧?想到这里,夏芊芊脸上恢复了笑意,看看小草身后问道:“你弟弟呢?”小草脸色一冷,“托百灵小姐的福,跌下悬崖后,伤重不治,被我葬在山中了。”夏芊芊面色一滞,本还想打探一下这云昊的修为底细,如今也没机会了,而云早是水灵根,最纯净的灵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修炼邪修那一套功法的。夏芊芊那点犹疑打消了不少,这才又说道:“那真是不幸,等百灵醒后定让她来向你赔罪,咱们修仙之人理应看淡生死,你节哀顺变。”说得可真是轻巧,小草心中怒极,只是冷冷地瞧着她,夏芊芊自觉尴尬,可还是忍不住追问道:“对了,云早你是知道该如何替宗主疗伤了?”

小草垂下眼眸,掩住眼中的一抹杀意,“总要亲眼看过伤势才知道。”

夏芊芊知道沧铭的伤势已经拖不得了,当下也不再犹豫,就算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也总比等死好些,何况水灵根本就对疗伤颇有益处,说不定真有办法呢。

见到夏芊芊点头,小草露出一丝笑意,这一别已有百年,沧铭,你还好吗?

你可别死得太早,那就辜负了我为你准备得一场好戏了。

---------------------------

谢谢鲁坐家同学的平安符,欢迎新同学;

也谢谢Wfzaxxy同学的打赏,么么哒;

今天推荐一本朋友的书书,金玉良颜(书号3575012)姚颖怡,

简介如下:

大武朝的金家穷得只剩下钱了,对了,他们还有一层道貌岸然的厚脸皮。带着秘密重生而来,金玲珑看一眼满目的金璧辉煌,又看向自己的一双空空妙手,轻声笑道:只要是我想要的,我都能偷得到,可我偷那么多干嘛呢,怪累的。某人冷笑:你有本事把我也偷走啊。

同类热门
  • 玉哥哥,我的江湖大盟主!玉哥哥,我的江湖大盟主!香落梅花伴|古言他是她前世梦里的男子,她是他一见钟情的精灵,他们有着同样的名字“玉”,穿越成就了他们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爱情神话。
  • 夙生恋,今生缘夙生恋,今生缘漫人|古言夜君焱说“不论前世,不论今生,唯爱路凡言一个人。”凌陌琅说“普天之下,只有两个人对我最好,一个是凌曜辰,一个是路凡言,可为其生,为其死。”方子墨说“路凡言是我恩人,是我姐姐,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人。”左翎说“路凡言,你就是卓锦殊。”凌曜辰说“路凡言你生是我的人,死也要是我的鬼。”花玖月说“起于目的,终于爱情。”路凡言说“真心待我的人都走了。”
  • 一笑丹青一笑丹青攀南枝|古言她是新帝最为宠信的永安长公主宋聆,他是从容自得,高贵俊秀的公子徐晏。一朝先帝驾崩,一轴美人画卷,将两个毫无相关的人联系在了一起。“五年的时间,助本宫夺得所要。”她信声开口,眸中仿若藏下世间万千星辰,灼伤了谁的眼眸,“如此,足矣。”五年的誓约,生死相随。五年过后,各走各路,好聚好散。“徐晏谨听公主施令,愿,誓死相随。”
  • 夏有森光若流苏夏有森光若流苏找不到工作|古言流苏只知道那一夜,她站在门外看着他坐在蒲团上挺直的背影,直至一宿过去,天泛出蒙蒙微光,他微垂的头也没有抬起来过,最后,流苏解下手腕上已有些磨损的佛珠,轻轻放在门外,又看了眼坐在昏暗中依旧未动的身影,转身离开。半响,一连静坐了几夜的身影终于动了动,他缓缓站起,走向门口,捡起门外的佛珠轻轻地抚摸,俊美的眉眼依旧清淡,只是修长的双手忍不住开始颤抖。啪———,佛珠猛然散开,碎落一地,他长身玉立,双手僵在空中,佛堂的光线又暗了些,似乎随着她的离去,最后一点暖气也被抽走,黑暗笼罩着整个空间。
  • 神偷王妃,很倾城神偷王妃,很倾城焦糖松子|古言穿一送一,苏沫昭正混的风生水起,好闺蜜被坑来,某女怒吼“说好的我是女主的。”身后的美男摸摸头道:“夫人息怒,在为夫眼里你永远是女主角。”某女笑道:“嘴真甜。来啵一个。”美男打横抱起女孩说:“陪我造人,我随便亲,免费的。”
  • 荡寇女英传荡寇女英传糊涂小十四|古言写了很多,唯独没有明朝,算是补充吧!最后一本,封笔了,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我最后留下的足迹。
  • 倾世皇妃夫人莫要跑倾世皇妃夫人莫要跑叁柒贰拾几|古言前世,她是王府里明媒正娶的王妃,却被奸人所害,族人父母被斩首,含恨自尽。 重生后,她唯一发誓的,就是辅佐自己的爱人,夺下江山,让害过她的奸人,一个个的被自己亲手斩杀,永不翻身......
  • 侠若为皇侠若为皇斯盖|古言在江湖他是侠,在庙堂他为皇。从侠客到皇者,那些他爱的和爱他的,他是得到了更多,还是失去了更多? 为侠抑或为皇,依旧等待着他的选择。
  • 夜帝强宠:陛下别乱来夜帝强宠:陛下别乱来大果粒|古言女扮男装是项技术活,陌迟迟表示自己干得还算不错。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陛下看她的眼神越来越火热?活像是要把她剥光了吞进肚子里似的,吓得她心惊肉跳。她感觉自己的贞操岌岌可危!……陌迟迟背靠墙壁,声音颤抖:“陛下,我可是男的!”他的手撑在她耳旁,目光灼热:“那就让我来亲自检查一下,看看你到底是男是女?”“……混蛋,你别乱来!”【甜甜甜!宠宠宠!】
  • 恰似蝶翼双飞去恰似蝶翼双飞去三更随缘喵|古言一座独特的古墓, 一次离奇的穿越。 在一个未知奇幻的大陆,一人两粽子的奇妙组合,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