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喜忧参半

南风劲月担心不已,害怕尚倾雪会出事!

侍卫马不停蹄地请来大夫,为尚倾雪医治。

两个小家伙也被吓得不轻,生怕阿娘又会离开,眼泪婆娑不已。

大夫急冲冲赶过来,就立刻给尚倾雪号脉,只见他眉间露出喜悦之色,然后直接来了一句:“王爷,恭喜您了,王妃这是喜脉!”

南风劲月一听,一下愣住了,突然间回神,大笑:“赏,给本王重赏!”

此刻是画风突变,南风劲月又担忧问:“那王妃怎么还不醒来啊?是不是,身体有恙啊?”

“王妃只是最近有些疲惫,加上衣服穿得太紧身了,导致呼吸不畅,晕倒了!稍后开一些保胎安神药就好了!”大夫临走时,还不忘在南风劲月耳边单独说了几句。

南风劲月一听,咳嗽一声,耳根还泛红。

送走大夫后,南风劲月就守在妻子身边,望着如此娇俏之人,想想以后都要克制,就有些心有不甘,可是为了以后,还是忍住。

良久,尚倾雪终于醒了!

这一觉,她睡得真踏实!

“阿雪,你醒了!渴了吧,来喝口水!”南风劲月小心翼翼地喂着,生怕有什么闪失!

“阿月,你怎么啦?”尚倾雪一觉起来,感觉丈夫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王妃,您现在是双身子,这是王爷给您备的新衣裳,宽松舒适!奴婢,这就为您更衣换上!”丫鬟喜笑颜开地端着新衣裳进门。

“啊?难道我怀孕了!”尚倾雪立刻印证了自己的猜想,之前一直不曾来葵水,原来是这个原因。

“是啊,恭喜王妃了!”

“阿雪,你要当娘了,本王要爹了!赶紧的,回王府,全府戒备!”南风劲月欣喜片刻过后,就立刻想到了日后的安全问题,一刻也不落下,直接回王府。

自从,王妃怀孕了,整个雪城都传开了,自然也就传到了白羽的耳朵里。

白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喝闷酒,一言不发,也不见任何人!

“少夫人,少爷说了不见任何人!请您回吧!”小斯在外拦住了顾二小姐,现在白羽的妻子。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拦住本夫人的路,滚开!”顾氏自从嫁进来后,可就一直过得不如意,处处受到刁难,心里十分不痛快!

“谁在外大肆喧哗,给本少爷滚开!”白羽本王心情就不佳,外面的嘈杂令他心情更是烦闷,直接将酒壶砸向外面。

顿时吓得顾氏惊慌失色,大叫不已!

“白羽,你有病吧!怎么听到雪城那边喜事,不痛快了!有本事,你自己去抢啊!”顾氏也干脆破罐子破摔,一顿大吵大闹!

顿时,夫妻两就开架。

结果,把白家家主给惊扰了,直接过来了,看到儿子儿媳这幅模样,简直是痛心疾首,自从白羽成亲后,家里就时常吵闹不止,现在这门亲事都成烫手山芋。

想想,都是后悔不已!

“你们成何体统,白家的脸面都让你们两丢光了!真是家门不幸!”白家家主真是气愤不已啊,可是无济于事。

这场婚姻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阴谋下的牺牲品,只是利益关系而已!

白羽也很苦恼这样的婚姻生活,可是木已成舟,除了懊恼,还能做什么?

白羽一个人去外面清净,直接去烟花楼潇洒!

此处夜夜笙歌,一派繁华景象!

身在繁华簇拥中,白羽还是很失落。那些丢失的东西,再也难以找回,难道此生就注定如此错过吗?

白羽思索了很久,总觉得那天晚上的事情太过于诡异,明明设计好的,为什么还是会出现失误!看来,他要仔细查一下那天事情的细节!

看见远处花娘手中的酒杯和酒壶,跟客人喝酒时,在酒壶底下转动一下,给自己倒一杯!这酒怎么喝都不醉,玄机在壶底!

看到这一幕,白羽突然明白了,自己那天晚上被人算计了!

那是谁在背后插了一脚?

白羽绝不会就被人这样不明不白设计了,有人做了局中局,让自己直接钻入这个圈套!

想到这里,白羽立刻召集手下人马,全力调查当日在郡主府的事情!

探子很快就给白羽带来了消息,白羽一看,就发现了一个人的异常。

“蔺时?他?蔺家的养子!”白羽回想之前总总,发现很多端倪!

“看来需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人的一切事情!”白羽直接下令把目标锁定在蔺时的身上!

蔺时站在窗前,突然打了个喷嚏!总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的,好像有人盯着他。

现在雪域的喜事莫过于多年单身的雪衣王终于娶妻生子了,之前坊间还有传闻说如今的雪衣王是个断袖,可事实胜于雄辩。

蔺时看到现在的结果,也是颇为满意。要是当时,他没有多一个心眼,可现在姐姐的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

回忆过往,蔺时知道姐姐是多么不容易,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后盾护她终生。

这一次的选夫计划是完全按照他的标准来执行的,那么歪瓜裂枣,一律淘汰。想想自己马上就要当舅舅了,心里就颇为开心!

为了姐姐和自己的未来,还有未来的外甥,他一定要小心谨慎行事,以免被对手给盯上。

这些年,他苦心在雪域经营那么久,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姐姐不在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也不必要再事事遵循别人的意志,可以自己过自己的生活。

虽然,雪衣王为人狠厉决绝;但是对于自己的人却是十分护短,况且他是非常爱自己的姐姐,也一定会宠爱她一辈子。

回想起,初遇姐姐的场景,一眨眼过去了十年;这十年来,姐姐一直都在细心呵护自己,给了他这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与温暖!

蔺时很知足现在的生活,能和姐姐这么近的生活在一起,是他这辈子最欢喜的事情。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时,被人惊醒。

“谁?”蔺时突然回头一看。

“时少爷,别来无恙!主上让小的给您托个口信,您也该给雪衣王去道喜了!以表示蔺家对于雪衣王的友好!”

来人是一个跟蔺时年纪相仿的少年,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原来是你,义父怎么舍得派你来了!伤,养好了?”蔺时不屑地看着此人。

以前在蔺府,这两人就一直两看生厌,矛盾重重!

现在好不容抓住对方的小尾巴,怎么会这么容易放过呢?

“放心吧!本少爷还等着看好戏,怎么也得来啊!”这少年死死地盯着蔺时。

“你小子,最好不要在这惹是生非,小心一点!”蔺时知道此人不是个省油的灯,肯定会见缝插针。

“你做好你的事情,本少爷,走了!”说完,这少年即刻消失不见。

蔺时,看着消失的背景,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雪衣王府一派喜庆,到处洋溢着活力。

老管家的脸上是乐开花了,心里想这下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一桩心事。

王府里其他的下人也是乐呵呵,:“咋们王爷总算是开窍了!”

雪衣王听着这些话,心里不觉得聒噪,反而有一种被人羡慕嫉妒恨的优越感!

多年夙愿,今日总算圆满!

南风劲月赶紧找来了大夫,细细询问着关于孕妇和胎儿的注意事项,生怕自己有所纰漏,毕竟人生第一次当爹,还是有些茫然。

大夫细细跟南风劲月讲述了关于孕妇的注意事项,以及夫妻间的生活方式。

南风劲月听得特别认真,甚至还拿纸笔亲自记录下来。

老管家在一旁看的直愣了,心里嘀咕:“这还是那个清冷的王爷吗?”

南风劲月做完这一系列功课,甚至还在全府宣导孕妇注意事项,从吃穿用度到环境变化,都事无巨细一一阐述,整个雪衣王府瞬间是提高警戒度。

尚倾雪所在的院内凡事有台阶的地方,都一一检查,是否地板砖有松动,院子的花草是否能养神,有利于孕妇心情舒畅。

这一波大操作,简直让尚倾雪目瞪口呆,一时间都晃不过神。

“阿月,你也太小心谨慎了,这样搞的我很紧张!”尚倾雪向南风劲月述说着。

“本王第一次当爹,要格外小心谨慎点也是应该的,毕竟经验有限!你是本王不可缺失的唯一,不能在遭受半点伤害了!”南风劲月耐心地安慰妻子。

他心里其实是很担心,毕竟这些年,他在外树敌颇多,有明有暗,谁也不知道危险何时回降临。以前,他孤家寡人,毫无牵挂,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自己最在意的人,自己最柔软的部位已经暴露在外了,不得不做到万无一失。

“你是本王最柔软的地方,是本王的逆鳞,任何人都不可触碰,否则.......”

“好了,我知道了,阿月!我也会保护好自己和我们的孩子,不要太过担心了!早点休息吧!今天也折腾一天了!”

“好!”

尚倾雪怀孕以后变得格外嗜睡,一天到晚老是觉得自己睡不醒,吃的也很多,感觉这孕期变化也太大了!

这段时间,尚倾雪也不曾出府,一直都待在自己的庭院里,其他来访的客人全部都老管家打发。

“王妃,有人来了,一定要面见你!”老管家匆匆来报!

尚倾雪感到很意外,之前那些人都被打发走了,怎么还会出现其他的人,看来者不善!

来人者是一位小妇人,面色憔悴,身段似弱柳扶风,一看就个惹人心疼的女子,身边还牵着一个两岁的孩子,这孩子无精打采,看样子似乎病了!

“姑娘是何许人也?”尚倾雪将人上下打量一番,随即问道。

“奴婢拜见王妃!本不应打扰王妃的,可是,奴婢也是毫无办法啊!可怜这孩子了?”跪在地上的女子嘤嘤哭泣道。

“哦?说来听听!”尚倾雪很好奇这个扶风弱柳的女子。

“奴婢是之前服侍王爷的,后来被派去照顾虞美人了,后因为主子得宠,王爷也爱惜主子,可是后来好景不长,主子生了孩子,身子弱了,竟一病不起,最后去了!奴婢一人带着可怜的小主子,一路沿街乞讨,才到了雪城,这才见到了老管家!请王妃救救小主子吧!如果,王妃不信,可以一看小主子身上的信物!”这女子哭得到是如梨花带泪般,惹人心疼!

尚倾雪都觉得心疼,何况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呢?心里:“看来,南风劲月这个家伙还有很多秘密没有交代啊?等着吧!本姑奶奶一定给你一一扒出来!看你怎么解释!”

“既然是王爷的孩子,那本王妃自然不能亏待!”尚倾雪看了看孩子身上的玉佩,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南风家独有的,孩子的身份是不会错的!

那么这其中肯定还有其他的原由,看来需要好好查实一番!

南风劲月前脚刚出去视察军务,后脚就有人抱着孩子前来认爹,看来事情不一般。

尚倾雪可不是一般的世家之女,她可是历经风雨洗礼,拼杀战场的女子,管理着那么事务,怎么会被这种小伎俩给吓到!

“管家,你赶紧请大夫为孩子诊治一下,看看是什么原因?”尚倾雪觉得第一要务,就是救治这个孩子!其他的稍后再说,毕竟孩子的生命是无辜的!

“安排这位姑娘在厢房住下,一切等王爷回来再做决定!本王妃乏了,一切交给管家处理!”说完,尚倾雪就瞌睡上头,直接回屋休息了!

老管家让大夫诊治后,大夫吓了一跳,:“这孩子得了痘症,会传染!赶紧隔离,千万不要让王妃接触,毕竟孕期的人,身子骨弱!”

“啊?”老管家吓得直冒汗!

“王妃。王妃刚看过这孩子,这可是如何是好?”老管家很自责,一时间后悔不已,不应该那么冲动带孩子见了王妃!

“什么?”大夫也吓了一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桃花源之外桃花源之外新暖心|古言12岁的孤儿周以诺,意外穿越到地球的孪生兄弟上,那里正处于封建社会,在探索的过程中周以诺发现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和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 六月莲灿六月莲灿晴窗一扇|古言明媚就像六月的阳光一样,能照亮他内心的阴霾,带他慢慢一起走,人生那么长,就算那人一直在他心里,那又有什么要紧,岁月那般仓仓,我们相伴而行,就只是搭伙过日子,一步步走吧!(公子士无双,权势与他只是锦上添花,少年心动,花繁不得让,雏菊清新,一隅独放,偏偏入了心,终是一抔黄土掩风流。只是那片明月光却一直在他的世界,萤萤光辉是他世界的整个太阳,让他在看不到其他,对那个闯入他生活的她,她也不知道是爱她多一点,还是爱她身上的影子多一点,只是,那已是……)
  • 风中的雪风中的雪情深何处寻|古言贵为公主的她,从小母亲去世,受尽哥哥们的欺负,连父王也对她有时冷漠,在没有遇见她的时候,她和她的好姐妹一起相依为命,这次想要离开皇宫的她,命运又会如何呢……
  • 权臣谋心权臣谋心有颐|古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相见即缘分,只是我与你缘浅,能走不到最后,成不了眷属。
  • 天价萌妃,邪王追妻路漫漫天价萌妃,邪王追妻路漫漫冰18|古言她,本是21世纪精才艳艳的杀手之王,奈何因为了一个精心布置的爱情陷阱丧命,重生异世大陆,这一世她发誓绝情绝爱,要在这一世活的风生水起,一步一步·创建自己的势力。只是谁可以告诉·她这一个夜夜潜进自己闺房·要求暖床的男人是肿么回事。某女人看着眼前在自己床上无比淡定的男人咬牙切齿·的问道:“王爷,深夜造访小女子的闺房不知有何贵干!”某男闻言勾魂摄魄·的一笑随即说道:“娘子,最近天气转凉,为避免娘子受凉,为夫特地来给娘子暖床,“某女:”.....“
  • 心似石坚亦可柔心似石坚亦可柔雨雪霜|古言与世无争到鲜有人知晓的上古上神,竟然重生了? 其实不应该说是重生,而是为了枯燥无边的生活,增添点色彩。 ………… 和平安稳了上万年之久,总是有耐不住寂寞的,一场大战又要再次降临? 众人:“还请般若上神,出手相助,以便拯救苍生!” 般若:“生灵涂炭如何?血流成河又如何?于我……又有何干?”
  • 本宫生性纯良本宫生性纯良川裙裙|古言听闻太祁长公主嚣张放肆,毒如蛇蝎。 千岁抬眸,本宫生性纯良,何来虚妄之词? 前有矜贵帝师开路,后有硬核团队辅助。 她要伶家盛世阑珊。
  • 穿回古代当农妃穿回古代当农妃红果粒|古言脑洞大的出奇的都市少女阮果,一朝穿越却悲催的成为草根,纳尼,竟然穿越也是门艺术,为何别人不是将门之女就是尚书嫡女,邂逅的男主不是王爷就是皇帝,后来不是成为王妃就是皇后,为何到了自己这里却只能是村姑,隔壁的男人也只是个村夫……
  • 欢天喜地七仙女1欢天喜地七仙女1听风易雪|古言七仙女紫儿与三位姐姐下凡玩耍,巧遇凡人董永。两人最终相爱,成婚后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但她的行为触犯天规,事情暴露后,王母在众神的压力下抓回七仙女,准备治罪。董永爱妻心切,在表弟鱼日与龙王的帮助下闯上天庭,但面对的是王母的责难和因失去仙骨而虚弱不堪的妻子。董永发誓要好好照顾妻子,与她白头偕老,恩爱一生。王母痛斥董永害了紫儿,董永据理力争后带紫儿回到人间。而董永和紫儿两人之间的不离不弃也感动了其他六位仙女。
  • 冷王在上:弃妃要翻身冷王在上:弃妃要翻身灭绝师太|古言候门深深,君恩凉薄,曾经的生死相许,比不过他心爱女人的一句话。她病,他要她这个正妃跪伺床前;中毒,他拿她行过血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