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abg欧博app

第8038章 被器灵狂虐

苏海棠又何尝没有听出来呢。不过这要在相公的面前做一个贤惠大度的妻子,是不能在正面计较这些的,当然背后就不能放过她了。在朱邪逸玄的怀里转过身子,懒懒的斜靠在那温暖的胸膛里,”相公,若不然,咱们去瞧瞧吧,若不然的话,当真是不大合适。“
   何婉书要的就是这句话,她们俩一起去看了晚清,以后晚清在朱邪家的声望就会大大的提高,到时候不管是在谁的面前,都是高人一等的,而且还是苏海棠的的救命恩人,不过她这还没有开口。朱邪逸玄那里便先开口道:”这会儿已经这么晚了,风又大,你若是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我明儿在陪你去看。“
   大年初一的,哪里有去看病人的,何婉书便连忙道:”明日是大年初一,单听说过要拜年的,却没有听说过去看望病人的。“
   却不想朱邪逸玄道:”如此的话,那过了初五在过去看吧。“这说着,便要打发人送何婉书回去。
   那何婉书如何会答应,她在这些下人的面前,如此不要脸面,也算是低三下四的跟着相公求情了,却得到这么一个结果,怎么会甘心,当下只道:”相公,若推迟到那初五,恐怕石家的人已经来,叫他们知道了这几日没人去探望的话,那岂会答应?“其实这石家的人生气倒是没有什么,关键是她们若是不去看的话,那么这几日里定然没有其他的主子姑娘们去看,如此的话,岂不是叫晚清白白的受罪了。
   苏海棠有些诧异,何婉书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是当着朱邪逸玄的面,用石家的人来威胁朱邪逸玄?难道她真的把自己的身份忘记了,为了她所说的手帕交,去做那石家的人么?
   果然,朱邪逸玄听见她的这话,脸色就沉了下来,原本对着苏海棠温润的目光里,闪过一道冷冽的神色,看着何婉书,”你在威胁本家主?“
   何婉书被他的眼神吓到,全身一阵巨寒,怔了怔,这才反映过来,刚才一时着急,有些口不择言,便连忙摇头解释,好一副楚楚可怜,眼泪记得犹如那断线的珠子,哗哗的顺着白皙的脸颊直落。”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一心为朱邪家的颜面着想,所以一时间说错了话,相公万不可误会妾身啊。“
   苏海棠见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儿,也跟着劝说朱邪逸玄道:”夫君,罢了,妹妹不过是一时心急,说错了词,她原本不是那个意思就好了。“她其实不是贤惠的,不过此刻何婉书说的这些话,只要自己随便的劝说一句,与之对比起来,也显得自己是如此的贤德。
   朱邪逸玄收回眼神,冷冷的朝那何婉书道:”亏你还是名门闺秀,年纪也比海棠要长些,说话竟然是不经脑子过,不说你的才得如何,单看你今日为了一个外人,来竹园里又哭又闹的,本家主就该把你打发出去,你不是这么喜欢石家么?到时候石家的人来了,就把你赐给他们,正好是顺了你的心。“
   朱邪逸玄的这番话,绝对不是说着玩的,何况他这个人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当即何婉书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来,身子一软,就跪坐到那朱邪逸玄的脚边。痴痴傻傻的看着朱邪逸玄。
   是啊,她是年纪是长了些,可是她也有苏海棠一般的年轻过,不过那时后他在哪里呢?成亲一年,没有能见过他的一面,这会儿却是在嫌弃自己已经老了,这般为他守身如玉为那般?
   罢了,罢了!便是爱,那也是放在心里爱,可是若不爱,怎么能活下去呢?难道恨么?可是自己现在连恨一个人的资本也没有,父亲名义上是南月国左相,可是实则上却是空手无权,如今自己已经是那嫁出去的女儿,便是犹如泼出去的水,早已经不是何家的了,除非自己能给何家带来什么利益,若不然的话,休想能得到娘家的一分好脸色。
   突然间有些羡慕苏海棠,她拚弃了娘家的人,却是得到了这样的朱邪逸玄的信任,从一开始她在这上面就比自己聪明得多。
   苏海棠见此,便连忙让书香把她扶起来,只道:”找几个体贴的嬷嬷,把姨娘送回采薇园去,好生的伺候着。“
   朱邪逸玄也不理会,挽着她便进到屋子里,才亲手将她身上的披风摘下来,拉着她坐到那桌前,方道:”海棠,贤德虽然是朱邪家主母必备,可是有的时候,你也不能太仁慈,这何婉书今日来,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她是个什么目的。“
   苏海棠闻言,俏皮的吐了一下香舌,”你看出来了?不过她有什么目的是她的事情,在知道她的目的不会达成之前,我还是要以礼相待的,不能因为她不懂规矩,我就跟着她胡来吧,如此的话,这个家里岂不是要乱作一锅粥了。
   “好,怎么说来都是你有理,不过这江州离洛州其实也不算远,石家的人若是要来的话,也过时五六日之后的事情,到时候你在她们的面前8226;8226;”朱邪逸玄接话题,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过这话没有说完,便叫苏海棠打断,只道:“你倒是不必担忧,到时候我知道该怎么做,他们若是真的要让我报恩的话,不过是想把石姑娘多留在朱邪家一阵子罢了,何况时石家的目的似乎是你,不在我,他们估计很希望石姑娘能嫁给你。”
   朱邪逸玄突然有些心疼起苏海棠来,站起身来,捧起她的脸颊来,眼里竟然满是那样缠绵的怜惜之意,“海棠,如果你不是这么的聪明玲珑,该会多好,如此的话,你就不会想到那么多,你此刻的心里定然是有许多的愁意吧?”
   苏海棠有些不适应他这样的眼神,只是低眉浅浅笑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胡话,人生在世,哪里会没有烦恼的,便是那红尘栏外人,他们也未必能坐到四大皆空,何况我还是一介俗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