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雷电竞reybatapp

第6255章 食补药补误区 (1)

王小虎不敢回头,左手扛着穆青青,右手举着牌子朝后面划拉了一下,虽是什么都看不到,却听到一声好似烙铁烫在了人肉身上的嘶嘶……声,更加不敢的逗留,撒丫子就往自己屋子跑,一个单元,两扇门,也没多远的距离,却是跑不快,磕磕绊绊的连滚带爬才算是回到屋子里。
   刚跨进门槛,眼前的一幕就令他大开眼界,但见五张黄符悬在半空中,上面的字迹散发淡淡金光,滴溜溜在空中转动不停,形成一个圈子,将高琪和威廉林包裹在里面,高琪一副华山女侠模样,手中桃木剑比比划划,脸色肃穆,威廉林盘膝坐在地上,头上顶了个蜡烛,幽幽的散发着昏黄的光芒,呆头呆脑的四下乱看。
   不过就是一会的功夫,屋子里就成了如此模样,任谁见了都会觉得惊讶,尤其是威廉林脑袋上顶了个蜡烛,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那模样说不出的怪异,就这么一顿,威廉林和高琪都看到了他,威廉林见他扛着穆青青,朝他呲牙咧嘴道:“小……小虎,快进来!”
   危急之时,那里容得下他发呆,就这么屁大个功夫,王小虎就感觉身后一股子阴寒气息冰冷侵骨,急忙超前快奔,他刚动起来,就见高琪眼中精芒一闪,手掌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黄色的符纸,上面是朱砂写就的鲜红符咒,朝着王小虎一甩,迅如闪电,激射而出。
   王小虎以为黄符是奔他来的,急忙一低头,身体向前一窜,窜进了五张黄符围起来的圈子里,刚要骂人,就被威廉林拉住,指着前面,王小虎放下肩膀上的穆青青扭头一看,那道黄符贴在一个二十多岁凶恶异常的男鬼脑门上。
   男鬼必然是横死的,否则不会凶恶到这个地步,但那副尊荣却怎么也瞧不出来是如何死的,脑袋跟个筛子似的,全是密密麻麻的小洞,往外流淌着鲜血,一只眼睛没了,一只吊在脸颊上,一身破烂的衣衫仿佛硝烟未烬,右手剩下一个手指头,左手倒是还齐全,肚子豁开老大个口子,肠子跟门帘子似的耷拉到地上。
   男鬼十分凶恶,身上散发出绿色的光芒,幽幽鬼火经戾气催动,竟然就将高琪甩出去的黄符激射出去,高琪不敢轻敌,朗声念诵:“天地威神,诛灭鬼贼。六乙相扶,天道赞德。吾信所行,无攻不克……叱!”叱声一落,左手多出一张符纸,向前而去,符纸自燃,变成一个巨大的八卦将凶猛扑上的恶鬼罩住。男鬼脸上的狰狞之色更甚,双目中,双耳中,鼻孔中,嘴角处同时流出了几行鲜血。尤其是那双眸子在幽绿昏暗的灯光下竟然映射出了一种恶毒,阴森光芒。
   男鬼身边,聚集了二三十号各式各样的孤魂野鬼,比之前屋子里的那些凶恶了许多,每一个都是惨不忍睹,每一个都在跃跃欲试,却又不太敢靠近悬在空中的五张黄符,但不用想也知道,只要稍有破绽,这些恶鬼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
   王小虎也是见过鬼的人了,故宫里的群鬼,筒子楼里的鬼差,可如此渗人凶恶的还是第一次见,而高琪与鬼斗法之潇洒好看,也是令他眼界大开,什么玩意见多了,也就不那么怕了,不得不说,接连的灵异事件,让王小虎的心里承受能力已经是强大了不少。
   威廉林哆嗦着脑袋上顶着个蜡烛,不想看,又舍不得不看,眼前一幕可比电影真实多了,有了王小虎在身边,也就没那么怕,瞪着眼睛观瞧,一时间谁也没把地上还在梦魇的穆青青当回事。谁说美女就是天之**儿,都得围着她转?那也得看是什么环境,什么地方,这个时候,在王小虎和威廉林眼里,最美的女人是高琪,因为高琪能挡住这些鬼玩意。
   高琪制住了男鬼,轻轻一挥手,罩于男鬼身上的八卦图案猛地亮了一下,男鬼也因这忽然亮起来的火焰身体起了一阵阵的痉挛。身形向后退去,隐藏在群鬼当中。
   高琪这一手使相当漂亮,再加上穿的是道袍,当真有武侠电视剧里几分侠女的风采,众鬼被震慑住,一时间都不敢靠近,却又舍不得离开,围绕在四周不停的做着各种吓人模样,但不管是阴气还是戾气,都被挡在五张散发着金光的黄符外面。
   高琪也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身躯放松下来,脸色有点发白,施法不是说说就有的,那得精气神配合才行,斗退一个恶鬼,也觉得疲惫,幸亏得到清徽派的真传,普通人再强壮也累趴下了,高琪得了空闲,急忙盘坐下来打坐,恢复体力。
   王小虎和威廉都有些不知所措,就那么傻愣愣的待着,过了会王小虎怎么看怎么觉得威廉林脑袋上顶个蜡烛别扭,小声问他:“你脑袋上顶个蜡烛干什么?”
   威廉林小声道:“我也不知道啊,女侠让我顶着说有用,我就顶着了。”
   脑袋上顶个蜡烛能有个屁用?但既然是高琪让顶的,必然有她的道理,反正顶蜡烛的也不是他王小虎,也就不在多嘴,却没想到,高琪打坐了会,恢复了精气神,正好听到他问,开口道:“屋里太黑,让他顶个蜡烛照亮用的。”
   威廉林听到这话,有点急,半天了,脑袋上顶个蜡烛,以为真有什么大用,动都没敢动,更操蛋的是,高琪还让他打坐,摆了个姿势顶着,腿都麻了,蜡油子滴答了一脑门子,黏糊糊的挺烫,感情就为了照个亮,不由得道:“我日你先人板板,你这是坑……”
   高琪目光猛然扫射过来,带着一丝冷厉,威廉林最后那个字愣是没敢说出口,咽了口吐沫没敢吱声,他不说话了,高琪却是得理不饶人,冷声问他:“不顶蜡烛,你能干什么?”
   我这……威廉林被噎的半天没说出话来,高琪哼了声,一把扯下卷着穆青青的**单子,沉声对威廉林道:“靠近些,照着她。”威廉林被她的气势震慑住,不敢顶嘴,脑袋上顶着蜡烛,情不自禁的靠了过去,王小虎看着好笑,也不帮着威廉林,探着脑袋看高琪要干什么。
   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就见穆青青脸色白的吓人,皮肤上面青筋血管暴露,嘴唇都变成紫色的了,更让他觉得恐惧的是,她两条油亮的眉毛,隐约的有两条长形的黑气萦绕不散,诡异的扭动,犹如两条怪蛇盘桓在眉宇之间。神情之间充满惊恐,嘴唇微微蠕动,像是在说话,却又听不到一点声音。
   穆青青哪里还有温婉轻轻的模样,简直狰狞如鬼,王小虎情不自禁的问:“她这是怎么了?”
   “她用了邪术了,桃花降,眉毛上抹的是冤死女子下巴炙烤出来的尸油,能增加桃花气运,帮助她的演艺事业,哼,愚昧无知,不知道命数本是天定,枉用邪术改运,最后倒霉的还不是自己!”
   王小虎点点头,在权威面前,听着就是了,也轮不到他插嘴,心中却是暗暗奇怪,高琪说的跟周润德说的基本没区别,高润德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而且他未免对穆青青太过上心了吧?心有疑惑,刚想跟高琪说周润德的事,却见高琪右手又取出一张黄符,嘴里轻声念诵咒语:“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
   啪啪两声,高琪捏着黄符的手,在穆青青两道眉毛之间轻轻拍了一拍,然后双手快速将黄符叠成一个三角,就见黄符里面有东西不甘心的在轻微挣扎,高琪伸手将叠成三角的黄符伸到威廉林脑袋上顶着的蜡烛上面,点燃了黄符,朝符阵外面一扔。
   随即穆青青嘤咛一声醒转过来,双目无神的盯着高琪看了半天才轻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高琪冷哼一声,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沉声问道:“你是不是刚从泰国回来?你是不是养了小鬼?”
   穆青青还没反应过来,惊讶道:“你怎么知道?”随即捂住了嘴,知道自己说漏了,喃喃道:“我养的不是小鬼,是古曼童,地童古曼,大师说能保佑我好运,还能为我积福……”
   “你花多少钱请的?”高琪语调依旧冰冷,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霸道,穆青青天性柔弱,跟高琪一比,一个像头母狼,一个像头小山羊,穆青青被她慑住,情不自禁道:“两万。”
   高琪冷哼一声:“蠢女人,你请来的根本不是地童古曼,而是小鬼王!”
   感谢红旗镇四哥打赏100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