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6章 雪涟姑姑

君若涔话音刚落,便目光一凛,他手中的剑仿佛被赐予了生命一般,随着他的肢体动作在他的周身翻飞!他的一招一式,就如同是笔走龙蛇,好不精彩!

在场的女人都惊艳了一把,作为一个男人能够把剑术练成这样已经很是难得的了,但是却没有女人会看上他。毕竟在这个世界,女人并不是想要一个能够上阵杀敌的男人,而是想要一个能够持家、贤惠的男人。太过于强势的男人,女人们是不喜的。

很快,君若涔的表演结束,而人们对于东方芷轩的注意力早就已经被吸引过去了,风清扬已经说过一次,若是再说一次那他故意刁难的意图不就要被其他人察觉了吗?还有,别以为他不知道,刚才顾云霜是特地开口替他解围的,他就是太了解她了。

高傲如她,什么男人入过她的眼,她又何时为一个男人解围过?而如今,藏在袖子里的手指根根握紧,就连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都不自知。不甘心,他真的好不甘心,为何他为了她牺牲这么多,却始终换不回她的一个眼神?

洗尘宴很快结束,顾云霜把所有人都送到了府门外,不过顾雪涟却留了下来,说是要与她叙叙旧。顾云霜也是点点头,毕竟她是这个身子姑姑,叙叙旧也是正常的。

在她与那些皇女们攀谈告别的时候,她的余光一直就都看着东方芷轩慢慢的坐上马车。

她看到坐在马车里的人儿居然还偷偷的掀开帘子看她,顾云霜嘴角一勾,趁着那些皇女,王爷上马没有注意的时候,悄悄地对着他眨了眨眼睛。东方芷轩愣了一下,他不过是心里有些不舍,所以就想偷偷的看一眼她,却看到她对自己眨眼睛……莫非,她是一直都在看着自己的吗?

一想到这个,东方芷轩的心里一动,面上也带了一丝的绯红。他放下帘子靠在马车的车壁上,眼中流动的是别样的光彩。马车开动,那些个皇女各自坐上了马背,顾云霜站在王府的门外,看着马车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了,才转身回府。

“咦,你脸红了?说,是跟谁眉目传情呢!”同坐的君若涔突然靠了过来,看着他脸上带着红晕,不由得打趣道。

东方芷轩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彻底忘记了马车里还有一个人,被他突然这么一靠近给吓了一大跳。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把头转向另一边,并不与他说话。

君若涔看他这个样子明显就是不想搭理他,撇了撇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诶,你跟那个霜王爷是不是认识啊?今天看她那样子,还有她居然亲自过来接你,我猜猜啊,一定是她喜欢你对不对?”

听到君若涔的话,东方芷轩微微一顿,原来表现的已经这么明显了吗?他们两个的处境实在不得不让他担心,他所谓皇姐又是个不安分的。但是又想到之前她说的话,她要他相信她,相信她的能力,所以她接下来要做的,该不会就是……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的脸上再次泛上了红晕,那样的事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旁的君若涔看他的这个样子,整个就是一个怀春的小少年……

回到霜王府内,顾云霜从门口回去,路过后花园的时候,那些人已经开始在整理了。没有做再多的停留,她直接往书房走去,她还有一个重要的人要面对。一来到就看到红玉还有两个顾雪涟身边的两个侍卫都站在门口候着。她往里面瞄了瞄,就可以看到那个顾雪涟就端正的坐在里面饮茶。

红玉见她迟迟不进去,还在外面偷看,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于是她问道:“王爷,您怎么……”而另外两个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顾云霜,一个两个都瞪大双眼,跟看到怪物一样。

“嘘~别说话,本王调整一下,咳咳……”妹的,还问她为什么不进去,那不是废话吗?都知道这个顾雪涟是想疼自个儿亲生女儿一样疼女主的,那么一定很了解女主吧?现在她脑海里虽然有这个女人的一点点记忆,但是那根本完全不够。万一被察觉了,就凭她疼爱原主那个劲儿,还不直接把她给烧了?

红玉好像是看出了顾云霜心里担心的,忍不住笑了笑,说道:“王爷您不必担心,属下已经替王爷像老王爷说明您失忆的事情了。”

听到红玉的话,顾云霜马上就松了一口气,早说嘛害她担心这么久。把双手背在身后,清了清嗓子说道:“咳咳,那么本王就进去了,你们在外面守着。”说完,她就抬步走了进去。

走到书房内,坐在一旁桌椅上的顾雪涟很快就察觉到了顾云霜的到来,便放下手中茶盏,在她还没有鞠躬行礼之前就笑着说道:“霜儿,你终于想到进来了,可是害怕见到姑姑?”

顾云霜的嘴角一抽,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没想到顾雪涟居然已经察觉到了外面的事情。不过她很快把内心的尴尬给掩饰了下去,说道:“霜儿怎会害怕看见姑姑呢?姑姑可是从小都疼爱霜儿的。”

顾雪涟的眼中闪过一丝,招手让她坐下来,眼睛闪过担忧,说道:“好了,你也别贫了。快坐下来别站着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听红玉说你那次遇刺失忆了,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已经大好了,姑姑不用担心,琴玉可是神医。关于记忆,现在脑海里已经恢复了一些。”顾云霜看到她眼里毫不掩饰的担忧,心里也是一暖。原来在这个世界在除了女皇姐姐、子清之外,还有一个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

顾雪涟也是微微的放心,这件事情完了,还有一件事。她想到刚才宴会上发生的事,端起桌上的茶盏,掀开了上面的茶盖,说道:“霜儿,姑姑问你,这宴会上可是有看上的人?”

听到顾雪涟的问话,顾云霜心里一怔,她是猜到了什么吗?她稳住自己的心神,伸出手拿来茶壶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那姑姑可觉得哪个皇子适合霜儿?”

“本王是觉得,论容貌来说,自然是那百花的清扬皇子,但是却并不适合正王君这个位子;论才艺,自然就是那皓月国的青茹皇子,不过性子太过于浮躁,恐怕不能够管理后院。至于那个轩辕国若涔皇子,只会舞刀弄枪也实在不是能够担当正王君的呢……”

顾雪涟一一评价下来,却始终没有说到东方芷轩,顾云霜微微皱眉,说道:“那……”

话还没说完,顾雪涟就扬手制止顾云霜接下来要说的话,继续说道:“这些问题都不大,若是能够专门调教是可以改正过来的,却唯独……”顾雪涟的目光一凛,说道,“却唯独那个东方芷轩不可以,他无才无德,又无可以拿得出手的才艺,更重要的是,他的身子不知道被多少个人玷污过,这样的男人怎能当我凌云堂堂王爷的正王君?”

顾云霜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笃定的就否定了子清,目光一寒,她垂下脑袋,声音低沉地说道:“那霜儿若是非他不娶呢?”这该死的封建社会,她突然怀念起前世那个婚恋自由的世界了。

顾雪涟看着她的样子,心中也是不忍,她也知道凌云顾家一个个都是重情重义的痴情种子,爱上一个人就会一根肠子通到底。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若是真的喜欢他,那边把他收为侧君,日后再娶一个称心的正君,如何?你要知道,你作为王爷,是可以有不止一个的男人!”

顾云霜却是摇了摇头,目光中闪的是满满的坚定,她笃定的说道:“本王要娶也就只娶他东方芷轩一个,他就是本王的正君!”再娶其他的男人进来?笑话,她好不容易才把后院里那些个男人清理干净,还要再娶一个回来?那她之前做得努力不就全白做了吗?

顾雪涟听了顾云霜的话,一张脸瞬间就直接黑了个透彻,她手掌抬起猛地往桌上一拍,这一掌带了内力,直接就把两个人面前的桌子给拍了个粉碎!桌上的茶壶茶杯全部摔在了地上,顷刻之间也成了碎片。

门外守着的三个人听到了里面巨大的动静,连忙一个一个冲了进来,见到两个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的祖宗,都吓得倒吸了一凉气。这两个人从来不吵架的人怎么吵起来了?还第一次吵架就吵的这么凶!全部跪倒在地,齐声道:

“王爷息怒!”

同类热门
  • 鬼帝狂妻:妖孽,站住!鬼帝狂妻:妖孽,站住!灵可轩|古言前世的一个对外人冰冷狠辣,对姐妹却是呆萌。完全不是一个人。穿越过来,遇见“负心汉”。离开后,碰到妖孽王爷。呆萌的性格一下暴露,“妖孽王爷,你给我站住!”轩轩的第一本书,欢迎大家来看。前面会有些粗糙,看到后面就好了~~简介不重要,快点开来看看吧。轩轩装逼卖萌打滚,求收藏,求票票哦~~~欢迎大家加轩轩的QQ号:1304901737也可以关注轩轩的微博:灵可轩icon啦啦啦啦,等你们哦~我的可可豆们~~
  • 侍卫太冷,杀手小姐太热情侍卫太冷,杀手小姐太热情楠一玥|古言某女整天想着怎么扑到自己的冰山小侍卫,可是……冰山小侍卫长得帅,又有型,武功好,想扑到他的人好多好多。“绯寒,我是绯月,我们是情侣代号,他们都知道了,所以你不能抛弃我,不然我就没人要了”“……那我改名”某男不动声色“嘤嘤……死绯寒,他们都知道了我们是情侣了,你还改名,这不明摆着我被抛弃了嘛。”某女扑到
  • 琴掠淡烟琴掠淡烟紫云晨|古言那一念之间,一把凰火焚下的情劫。那一念之间,数不清的蹉跎里的坚守,泪水沁透的岁月下,强颜又一次欢笑的他。兴许是阴差阳错吧,也是天意。一朝穿越,她又一次来到了他身畔,继续坚持下这情缘。凌烟雪,当年没有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是我的错。我会用一生,下一生,每一生来偿还,只要你能不怨恨我。夏楚迟,当年的死去,这千载岁月的流逝,我依旧会期待与你缠缠绵绵,双宿双飞的日子。只要你不恨我,我就会等。只要你会等我,我不会恨。会等到的,一定会的……
  • 权卿为谋权卿为谋云尧|古言前世她是杀手界令人闻风丧胆的“杀佛”,却被自己暗恋的大哥当作叛徒,用来挡枪。 含恨而死,魂穿异世,却不知自己面临一场巨大的阴谋和更大的挑战。 重活一世,她岂能再陷入被束缚手脚的桎梏? 她向来以目标为重,其余皆是浮云。江山秀丽也好,盛事风云也罢,可她却不屑一顾。 不过这次,就以天下为饵,皇权为诱,助明主登基,重创辉煌,谱写她的盛事传奇。 当然,再顺便钓个郎君,任他人羡慕。 国都之中,人人皆道相府小千金余莫卿是个传奇。 听闻她十岁无脑追夫唯君不嫁,十四岁被判谋逆之罪流放他乡,十七岁大破冤案洗脱罪名,接任暗主之位护佑皇权,直至明君登基,被封公主之名,可谓风光无限,令人艳羡。 三年忍辱,阴谋与共,羽翼丰满,卷土重来。 一反太子无人怨,二上朝堂无人挡,三嫁夫君无人弃,四负盛名无人疑。 野史云:暗主之名,皎皎月华,绝代无双,天下盛传。 唯独余莫卿扶额,纯属扯淡! 天知道她每一次嫁的都不是心上人,还要陷入诸多阴谋? “什么!又是赐婚?还是当朝体弱多病的六王爷?” “好好……我嫁,大不了再休夫!” 怀着心上人的孩子,抱着再当寡妇的心,她的红盖头被轻轻掀起。 “妖孽,你没死!” “丫头,你都还没成为我娘子,我怎么舍得死?”
  • 细君公主——泪洒草原细君公主——泪洒草原伊犁河|古言这是发生在汉朝一个真实的故事。生于扬州市的刘细君,十六岁被汉朝武帝刘彻封为公主,远嫁伊犁河流域乌孙国王猎骄靡。随着十七岁的少女公主与七十一岁的乌孙王婚典的结束,汉乌军事同盟结成。一个年轻貌美的公主,远离故土,思乡之情日益剧增。就有了“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千古绝唱。为了延续乌孙王国继续强大,猎骄靡决定把王位传给长孙军须靡。在他活着的时候,提前把细君公主嫁给孙子军须靡。昔日的奶奶变成了孙子媳妇。为军须靡生育一个女儿。但是,终因天生丽质的细君公主不敌草原的暴风骤雨,走完了二十一年灿烂生命历程。
  • 妖狐逆世:甜妃太难追妖狐逆世:甜妃太难追顾梦筠|古言“甜筱筱,过来!”轩辕夜翘着二郎腿悠闲得喝着茶。“主...主人,有事么?”甜筱筱紧张的说道。穿越第一天就成为轩辕王朝的公主,真是福气,可为毛却遇上这个顽劣太子爷呢?哎...想想就很悲剧。
  • 特工兽妃闯天下特工兽妃闯天下杨多多啊|古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别的女主角都是穿越成美美的小姑娘,自己怎么就在一群动物里?号令天下群兽,发誓靠自己成就一番事业。却不想半路被人“捡”了回去。退婚,修炼,这是什么发展线路?雪雾缭绕中,他说:“永生永世,你都跑不掉了。”
  • 吾回头君可还在吾回头君可还在M宗洋|古言再见,明明我们的距离如此的短,却……独独留不下彼此……
  • 千金妖王腹黑帝千金妖王腹黑帝予梦生|古言左筱作为大晟皇朝的帝王,女扮男装,端的是个皇帝工作,高风险而又高回报,看着美男都只能瞅瞅,花了千两黄金悬赏美男图,岂料瞬间美男图变美男,左筱表示惊喜来得太突然,难以接受。第一阶段:左筱:“池子壑,你是我花千两黄金买来的,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懂吗?!”池子壑:“放肆!本尊岂是千两黄金能买的?!”左筱一个眼神,一群黑压压的禁军手持大刀呼啦啦将池子壑围个水泄不通。池子壑:“……”妖王报仇,十年不晚,我忍!第二阶段:池子壑:“哼,到了我妖族的地盘,看你怎么横!”左筱睁大了眼,一把扑上妖王的侍卫,“这个是狐妖吧,啧啧,长得真漂亮,送给我如何?就当是人妖两族和平共处的见证吧嘛!”池子壑:“……”果然是狐妖,到哪都喜欢勾引人,那狐媚样子有本尊好看吗?第三阶段:左筱:“壑壑,我想吃孔雀肉!啊啊!好想吃啊!”池子壑躺倒床上:“来吧!”左筱:“滚!”左筱:“壑壑,我想要孔雀翎做扇子。”池子壑:“乖,我把大毛叫来,你随便拔。”左筱:“……”大毛还是你亲生的吗?
  • 腹黑太子软萌妃腹黑太子软萌妃凤归云|古言她是狡黠无赖爱卖萌的软妹子;他是高冷狂霸酷炫拽的腹黑太子。她穿越时空遇见他,几次较量后,她试图拐卖太子殿下,最终却被太子赖上了一辈子,某女无奈抓狂道:“咦?明明是他推倒了她,为毛要她为他负责?”(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