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忘尘阁(二)

没过多久九人都已经醒了过来,刚刚的梦境令几个人头脑发痛,几个人扶着头,看向紫衫女子。

紫衫女子也是微微闭着双眸,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这个梦,是测试你们是否有一颗执着的心,你们的行为还是很感人的,竟然没有任何人被金钱美色诱惑。”紫衫女子轻启双唇说道。

“那这位前辈,忘尘阁是否能看在我们这么执着地份上,收留我们,让我们入阁学习?“陆沉喜出望外的问道。

紫衫女子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您说,测试我们有什么意义?”张清山的暴脾气上来了,但是也稍微压制了一些。

紫衫女子笑了笑:“虽然我不可以让你们入阁,但是可以给你们一分忠告,这江湖很大,你们想要报仇,不是非入忘尘阁,忘尘阁的传授方式也是江湖历练,所以,你们要不断的去历练,才能报仇。你们在这日日休息,现在连“无双”都未到,谈何报仇?你们前几次被袭,也是我忘尘阁出手,你们才能幸免。”

“多谢前辈指点,前辈的指点,我等人终身铭记!”陆沉立刻跪下,叩谢紫衫女子。随即众人也跟随跪下。

“还没说完。虽然我不能带你们进忘尘阁,但是,这两个娃娃,我可以带走,传授武艺,让他们历练成才。”紫衫女子看向许枫儿和许灵儿。

许枫儿和许灵儿一直傻傻的看着紫衫女子,手里拿着风车,直直的矗在那。许枫儿看得已经入神,他羡慕紫衫女子的实力,希望自己也能有这般实力,入神时鼻涕流到嘴里都浑然不知。

“前辈,您刚说这忘尘阁也是引导弟子江湖历练,可是,这八岁的孩子,怎么去江湖历练啊!岂不是会有很多危险?我们真不舍得这孩子去江湖闯荡啊!”老九裴龙这时候着急的说话了。

“江湖历练,才能成长为一代大侠。何况你们放心,有忘尘阁暗中保护,这两个孩子是不会出事的!”紫衫女子笑道。

“枫儿,灵儿,你们想去吗,你们不想去,就跟在叔叔身边。”陆沉赶紧凑到两个孩子身边,和蔼地问着两个孩子。

“大叔叔,我想去!”

“我也想去!”

两个孩子一回答,几个叔叔顿时坐不住了,都围到两个孩子周围。当年宗主和宗主夫人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他们,几个人身上的责任重大,再加上与孩子这么多年的相处,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孩子要离开。几个大男人都哭哭啼啼的了。

李娘往门口一坐,更是经受不住,捂着脸,一言不发。

“叔叔们,李娘,枫儿灵儿就是去学习武艺,我们也想成为一代大侠!”许灵儿看着这几个哭哭啼啼的人,含着眼泪说道。小小的年龄,确实还不是很懂得家的珍贵,只懂得什么是感兴趣,什么是好玩。

“枫儿,灵儿,李娘这把你年纪也越来越难照顾你们了,把你们送到忘尘阁,李娘放心!李娘也算是把宗主和宗主夫人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李娘哭啼啼的说道。

“行吧,那你们就去吧,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陆沉抱着许枫儿说道。

两个孩子也是满眼泪花,走到了紫衫女子面前。

“那既然告别完了,我就带两个娃娃走了。离别相思痛,何处无尘埃?”说完,紫衣女子一挥衣袖,两个孩子还有紫衣女子带来的陪从,便消失不见了。

几个人看着眼前突然消失的孩子,更是哭得撕心裂肺……

“李娘!李娘!”几个人回头一看,李娘竟已经哭倒在地,头发斑白。几个人赶紧过去,却发现李娘已经没有了呼吸……

“宗主!夫人!李娘!伏龙剑宗的六百兄弟!我们一定刻苦修炼,为你们报仇!”陆沉对天怒吼……

忘尘阁的位置并不是在陆沉等九人跪拜的地方,九人跪拜的地方仅仅是忘尘阁的一个标志建筑,世人都以为忘尘阁就在那个建筑里,可实际忘尘阁处于一座深山里。深山里有一条幽深的小路,名为忘尘路。

一瞬间,忘尘路上出现了三个人影,人影正是紫衫女子、许枫儿和许灵儿。奇怪的是,刚刚那几个随从却不见了。

许枫儿和许灵儿跟着紫衫女子,左看右看,蹦蹦跳跳。

“哇,这里好美啊!好清爽啊!“许灵儿瞪直了大眼睛看着周围的花花草草。两个孩子都在鲁河城南境长大,到处都是荒漠,哪里见过这等景象。

许枫儿也是好奇地看着周围,随后挠着脑袋说:“姐姐,忘尘阁在哪里呀!”

“跟这走便是。”紫衫女子也不回头,淡淡的说了句。

“哎?姐姐,我该怎么称呼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呀?”许灵儿好奇的问道。

“我没有名字,叫我阁主就好!”紫衫女子回头看着许灵儿笑了笑。

两个孩子一听,傻眼了。许枫儿捏了捏自己的脸蛋,确定没有做梦。他们眼前的这位紫衫女子竟然就是阁主,实在令人吃惊。两个孩子也不多说话了,跟着阁主静静的走着。旁边的景色都不足以吸引他们了,他们一直沉浸在阁主的震惊中。

走了不一会,就见到了一座阁楼。阁楼前有一扇晶莹剔透的门。两个孩子跟着紫衫女子走到门前。

“这就是清心门,有世尘砸心的人都无法通过,你们去试试吧!“阁主对许枫儿许灵儿说道。

两人也是乖巧的走了过去,毫无波澜便过了清心门。

阁主看着点了点头。这两个孩子从出生到现在,未曾过多接触外界,心中无任何杂念,无比的纯真。

“阁主,这门是你设的嘛?怎么会如此神奇。“许枫儿调皮的问道。

“这门并不是我设的,是忘尘先祖设下的。没有任何的破解办法,所以即使我让你的叔叔们来忘尘阁,他们也无法进入。就连我如果动了俗念,都无法再进入忘尘阁。

两个孩子听的津津有味,也是连连点头。

“行了,别在那傻站着了,随我入阁吧。”阁主轻撩衣裙,向忘尘阁走去。

许枫儿率先跟了上去,许灵儿在后面喊叫:“哥哥,等等我,你不要你乖巧的妹妹啦!”

许枫儿笑着回过头,牵着许灵儿的手,两个孩子蹦蹦跳跳的随阁主入阁了……

(不好意思各位书友,昨天拖更了,太忙了。明天定会补上!)

同类热门
  • 归邪长生劫归邪长生劫君行迟迟|仙侠碧水云天和太虚境作为九重天阙执掌三界的依仗之一,自太古之乱后就一直留存了下来,乃是由始帝羲一手扶持创立的。两地承载千万载,似乎并不像表面上的这么简单。我、而一场针对着两大圣地的行动悄然展开,一步一步地开始揭开两地神秘的面纱,一场风暴,开始席卷三界。
  • 我真不想打辅助我真不想打辅助爆炒肉片|仙侠李星海叹了口气:那天起,我变成了个木有攻击力的男淫……
  • 梦幻系统回洪荒梦幻系统回洪荒今天还更么|仙侠失业宅男在家玩着梦幻手游,看着美女车模,伤身过多穿越了。。。什么。我是个碟子??还装着莲菜?
  • 幽冥重启幽冥重启猫咪难缠|仙侠大千世界,妖魔乱舞,冥域频生,混乱渐起,一代冥尊横空出世,战天骄,降乱世,稳中带皮。 本书又叫一块神秘的黑色玉石, 一个没控制住舔出来的世界。
  • 魔君之泪魔君之泪安静的飞飞|仙侠古老星空的海洋,一位大帝眼眸飘落下一滴泪。
  • 仙欲之门仙欲之门多寒ORC|仙侠本是一文不值的穷小子,连吃饱饭都是奢望,机缘巧合之下,成为地位崇高的仙人。阴谋,欲望,充斥着整个人间。仙族不仁,奴役凡人。妖族凶戾,为祸苍生。人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的出现,注定了他要成为真正的仙,救赎众生的仙。一起来陪我完成心目中的仙侠。
  • 玄天变玄天变飘落洪荒|仙侠一个绝望的年轻人,上古神龙血脉,踏入修真界,是猎取那颠覆江山的红颜,还是探寻那上古天人的古迹,亦或是争霸江湖?江山太大,总比不上美人胸口那对温润软玉来得柔滑小巧,江山太虚,总比不得身旁佳人体温来得顺心。
  • 凡尘接引凡尘接引梦宇源呐|仙侠???东黎看了眼尘星给他的功法《人妖的一百种,修炼方法》 他有些无奈了。 东黎觉得自从自己做了尘星的接引后,他就没有一天是完整的了。 “唉~我还以为能踏上人生巅峰,没想到只是做个保姆。”东黎抬头看着星星说到。 “怎么?是因为贫道待你还不够好吗?”尘星站在东黎身后轻声问道。
  • 傲娇帝君请婚录傲娇帝君请婚录卜欢|仙侠三世历尽桃花劫,一步一句,寸寸销魂。第一世:在洪荒伊始,她是朝火热血的少年神女,他是神无冷艳的青丘始祖。她对他满腔爱慕却无疾而终。第二世:她已然是九天之上,万仙景仰的神女帝姬,而他骤变成青丘新任小帝君,天资奇罕,冷艳清华。人人皆赞誉他少年成名,年少老成,但可惜天性淡漠薄凉,拒人于千里,她却悲愤了,这妖孽分明就是一只傲娇又无赖的流氓狐狸!到第三世:她身入凡世,为中容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青瑶郡主,他便成为身份高贵神秘的仙人国师,举国上下皆对其敬若天神。他为她宣告朝堂:小郡主天资聪颖,生来非凡,算来与吾有缘,吾即定收她为徒,不日便将接小郡主回府,亲自授业教导。*第一世小片段:她天真无邪又笃定地对他说:“白梵,你会爱上我的。”阿瑶……阿瑶,我都要死了,如何爱你?*第二世小片段:“梵色……听话,停下。”“不听。”小公狐狸话里无赖意味透顶,“我为什么要停,阿瑶,你给我嘛……阿瑶。”……他问我,“你愿意?”我对着他的眼,一字一顿而又轻描淡写,“我只是不介意。”我青瑶何许人也,我为娲皇青帝三寸骨血所造,独一无二的上古神女。我兄长是我爹娘血肉怀胎所生的第一只神物凤凰,盘古右眼衍生的三足乌金——东皇太一之精气而成的尤央帝君,我的教习先生是博古通今辩机万物的昆仑神兽白泽神君,我的义兄是令诸天神魔俱为惶恐的魔神素卿。我若真是不愿意,就算你梵色本事通天,也摸不着我一根手指头。是以我不阻止你的所有作为,只不过是因为我不介意。不过是男欢女爱,区区肉欲,还谈不上令我如何牵制,献上身体就同等献上心么?想得美。*第三世小片段:“皮相不如骨相,就算没能看清楚面皮,但打量公子你骨骼精奇,气质冷艳,一定是位绝世美人,不用害羞,来来,让我摸一下。”/简而言之,本文讲述一颗小虎牙与一只白毛狐狸的罗曼史,正文开头会从第二世开始写,第一世则穿插进文段之中,用来连贯主线,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闷骚气息和冷幽默,本文仙侠,各位笑纳。
  • 侯爷不在计划内侯爷不在计划内程萧何|仙侠澧国新帝登基不久,朝堂未稳,其手下忠臣定国公突患重病,众御医束手无策,新帝无法,遂张贴皇榜,求天下能人异士前来医治。 * “她能行吗?” “这治不好,可要累及三代!” 一个异族女子,不远万里,奔波到皇城,揭下皇榜,轻轻松松便治好了定国公的病。 “你这丫头,倒是有几分能耐,喏,你把她的病也治一治吧?你如果治好了,我就不再找你麻烦。从今以后都听你的,以后若见到你,我便躲着走。” 棠梨也不知道,她哪里得罪过这么一个臭名昭著,胸无点墨,谁粘上都要沐浴三天的人! *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已经阴狠毒辣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