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忘尘阁(一)

6年后……

鲁河族,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少数族系,与胡人和魏国只有商业上的往来,从无争端。鲁河族首领—贺巴其带领着族人创造了繁荣的部落群体,整个部落居住于大魏国东北处的鲁河城。鲁河城管辖的范围不到二百平方公里,却居住着两万多鲁河族族人,繁荣程度不下于大魏国。从来没有任何国家向鲁河发动战争,因为鲁河族有一个极强的宗派,名为忘尘阁。忘尘阁无疑是忘掉世尘之物,专心修行,与世无争。但同样如果鲁河族受到威胁,忘尘阁定不会坐视不管。忘尘阁的阁主早已是脱凡之人,据说挥一挥衣袖,就可以让数万大军瞬间消亡。

鲁河族南境,一处草房,炊烟缭绕……

“枫儿,又欺负灵儿,你是不是想让叔叔打你屁股了?”说话的人正是当年伏龙一战逃走的一个弟子,名为裴龙,排行老九。

“哼,是灵儿先抢我的糖果,是她先欺负我的!”许枫儿撅着嘴喃喃道。

“哥哥,你是我的哥哥,你就让着妹妹嘛!”许灵儿含着糖,笑嘻嘻的对许枫儿说。

每次许灵儿撒娇,许枫儿就无可奈何,谁让他有个妹妹呢,虽然妹妹不比他小,但是看到妹妹可爱撒娇的样子,总是心软,看到妹妹高兴的笑,他就心里也甜得不得了。

“看这两个孩子,真是好孩子呀,要是他爹他娘能看到,得有多好呀!”说话的人,正是李娘。李娘本就年老,再加上这6年的漂泊变得十分沧桑。

“李娘,你总提我的父母,我们的父母是谁呀?是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每次问你,你都不说。”许灵儿嘟嘟嘴说道。

“傻孩子,你出生前就没爹娘,怎么会有你啊!你爹娘的事我确实不愿提起,光想起来心都在痛……”说着说着,李娘用手帕擦了擦眼睛:“现在你们也明白事了,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的爹娘是大英雄,他们身上担负着巨大的使命,而这个使命也需要你们去完成。但是你们了解那个使命还太远,你们现在就需要吃饱喝足,给我安安全全快快乐乐的长大。”

“说了跟没说一样,什么有意思的消息也没有嘛……”许枫儿接道。许枫儿也是无趣,坐在门口看着院外,忽然一笑:“叔叔们回来啦!”

“李娘!九弟!”

“九弟!”

“枫儿!灵儿!”

回来的正是当年逃走的另外八个人—老大陆沉、老二邱莫、老三李忠魏、老四张清山、老五李青、老六赵天文、老七江禄山、老八王明。

院子里因几个叔叔的回来,热闹了起来。

“来,枫儿灵儿,叔叔们给你们一人带了一个风车,你们拿去玩吧,不许打架哟!”陆沉举着两个风车,笑呵呵地说道。

许枫儿许灵儿接过风车,两个孩子笑得合不拢嘴。“我们有风车啦!”两个孩子高兴的在院子里疯跑起来。

“几位师兄,还是老样子吗?”裴龙问道。

“六年多了,整整两千两百零三天,我们在忘尘阁外跪了六年,却始终连忘尘阁主都没见到……”陆沉摇摇头说道。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想入阁求学,但却一直未得到回答,到底收不收我们,也应该给一个痛快话啊!”张清山捶了捶桌子,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要阁主没明言拒绝,我们就永远不要放弃,我们得生命是六百多兄弟给的,我们一定要报仇!我们一定要入阁,为兄弟们和宗主报仇!“陆沉安抚着张清山,狠狠的说道。

“几位可是残余的伏龙剑宗弟子?”一个轻柔的声音划过,张口说话的人,整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该女子身着紫裙,修长的双腿向前迈着。女子身后跟着几名稍微逊色的美人。

“你是什么人,我们可不是伏龙剑宗弟子!“陆沉一听便知来者不善,恐怕又是杨睿派来消灭他们的。

杨睿这么多年不止这一次派人来消灭他们,但鲁河城是禁止他国军队前来的,所以杨睿只能指派魏国或者江湖上一些高手来绞杀他们。但始终未能成功。按理说这九个弟子的武艺,恐怕还未到达“无双”,但是来袭者在要下手时,全被送出了鲁河城,这也令陆沉等九人很是疑惑。

来的几位女子十分妖娆,身上散发的清香令陆沉几人感到一阵头晕。紫衣女子笑道:“不用隐瞒,我们不是来杀你们的,我是来给你们交代的。”紫衣女子接着说道:“你们九人,去忘尘阁的目的,是为了学本领报仇。但是杀心重的人是无法进入忘尘阁的,连清心门都过不去,更别提见到阁主。若你们真心想入忘尘阁,就要忘掉世间种种悲痛。”

“那不可能!我们九兄弟这一世定要为我伏龙剑宗的弟子们报仇!”陆沉揉着太阳穴,狠狠地说道。紫衣女子身上的清香就像一种迷魂散,陆沉等人的神智越发得不清晰……渐渐的,几个人昏睡了过去。

几个人一同进入了梦境。看到了紫衣女人站于他们面前。

“来呀,来呀!”紫衣女子勾着手指对九人说道。

九人随即跟上,看看那女子究竟要带他们去何处……

紫衣女子走到一扇门处,仅仅是一扇门,凭空出现在眼前。紫衣女子打开门走了进去:“来呀……跟我来。”

九人跟着跑进了门内,进入门内,眼前的景象看得眼花缭乱。一户人家,炊烟缭绕,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无数的美女,散发着幽香,在九人面前走来走去……一座座金山,珠宝首饰闪烁着光芒……几个人看着每一处的景象,眯着眼睛,晃来晃去……每个人都痴迷在他们心中向往的生活中。

“只要放弃了你们的固执,你们会得到你们想要的生活,活得潇洒,活得快活!”紫衣女子笑道。

陆沉迷惑在向往的家庭生活,田园风光,惬意生活。忽然内心深处传来了惨痛的嚎叫,眼前的画面也变成了六百多兄弟惨遭人屠,宗主和宗主夫人拔剑自尽……每一个片段,都在刺痛着他的内心……

“不!不!我只想为兄弟们报仇,其他的我都不要!”陆沉在幻境中挣扎着醒来,看向周围的几个兄弟也是在同样的挣扎着……

同类热门
  • 我有一张妖画我有一张妖画一江芦月|仙侠踏破天下山川河流,历经风雪寒霜,无尽的前路从来不会因为阻挡而停下脚步。只愿天上无血染长空,人间无乱世纷争。
  • 仙梦痕仙梦痕晓浅儿|仙侠千年花妖,万年一遇的花中之女,前世梦痕转世。一个妖娆的人儿浅笑低吟,顾人倾城。瑶池仙会上,她一曲《知音》名震四方,让他二见钟情。她闯下大祸,被贬凡间,他亦不离不弃,为寻十五朵奇花。”哪怕你已不在,我也必寻你至死。“
  • 天食仙帝天食仙帝天冷不想起床|仙侠谁说修仙者不爱美食?世人皆爱美食,修仙者也不例外,如果你们不信,来来来,尝尝我做得灵食。
  • 太虛太虛止戈沉戟|仙侠神魔鬼怪竞艳,仙佛妖圣争锋。这世间就是一个大苦海,红尘多难而苦海无边,每一个渺小的众生在苦海上犹如孤舟摆渡,四处飘荡而无可解脱。茫茫生灵,生下来匆匆一趟然后死去,接着轮回,再匆匆走一趟…人生苦短,生死无常,如此一遭又一遭,何时是个头?
  • 瓦洛兰逸闻录瓦洛兰逸闻录钉子形|仙侠穿越前,蒋唐是个学渣。穿越后,蒋唐成了塔里克的传承,贾克斯的学徒,易大师的小弟。你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蒋唐说三人行必有英雄焉。你说“我的剑就是你的剑”,蒋唐不同意了,他更愿意说“英雄的剑就是他的剑”。人生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瓦洛兰五大域却是蒋唐的私人天地。这是一个蒋唐与英雄联盟众多英雄命运交叉,肢体摩擦的故事集。你所熟知的每一个英雄人物都有着不同于平时的演绎。“万族修命,我独修星!传说有神,我就是神!”
  • 兽兽也修仙兽兽也修仙画绯|仙侠肉身死了,灵魂守在墓边不能离去,看着一个个假心假意来看她的人,却又无可奈何,这是小女子修炼成妖和亲亲老公互宠互爱的暖情故事。
  • 九衍妖尊九衍妖尊青山孤松|仙侠混沌开,分天地,苍莽大陆,芸芸众生,谁主沉浮,是人?是仙?是佛?还是……
  • 星愿崛星愿崛小屁溜溜|仙侠星河沙数,浩渺无垠,我们在抬头仰望星空,星空也在低头俯视大地。我们羡慕星星的光芒璀璨,星星却羡慕我们的甜蜜柔情。百亿年巨星轰然爆炸,毁灭了身躯,抛弃了漫长岁月,辗转千回,轮回百世,却只为体味人生百态,感受滚滚红尘。他亦或者它的命运最终走向何方?又要经历怎样的风雨坎坷?一切都是未知。
  • 掌门女婿掌门女婿黑化石|仙侠以天地为踏石,视众生为鱼肉。穿越成了掌门女婿,随身还带了一本写满武功秘籍的‘天书’,看他如何把世俗三流门派发展成修真第一大派。
  • 冰河有一位神仙冰河有一位神仙长台|仙侠十万年前,真神界的太极女神竟牺牲性命救下五界宿敌——魔界之主。十万年后,仙域惊现旷世之才,“千年之约,只求一战”使这位奇才误落尘网,自此于凡尘冰河修炼,等待约定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