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龙圣登录

第2277章 周小雨的约会3

咣锵!
  大刀斩下的瞬间,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金属色响,争先往前的骑卒们便望见那把内曲的寒刀高高往后抛飞出去。
  在空中旋过七八圈后,稳稳的扎进了雪地里。
  中年骑汉的右手虎口裂开出血,抑制不住的颤抖个不停,他尤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青年汉将,明明都已经身负重创,却又不知哪里来的这股子蛮劲。
  吕布从马背上直起身躯,画戟撤回往后一提,并未朝眼前的鲜卑汉子痛下杀手,他勒转马头,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驱马往斜侧方急奔而去。
  忽昱乞呆愣楞的坐在马背,眼神之中浑浑噩噩。
  他低下头,注视着两手空空却抖瑟个不停的手掌,自己都有些不信,他居然没死!
  先前跟吕布正面厮杀的骑卒勇士,几乎都是一个照面就被击杀下马,无一例外。
  而他,在率先出手袭击吕布之后,竟还奇迹般的活下来了。
  忽昱乞并没有感觉到庆幸和狂喜,反而心悸无比。
  方才那青年脸上的迷之笑容,在他看来竟与吃人的妖魔无二,是那般可怖,身躯仿似被无尽的寒冷包裹,打了个寒颤。
  什么将军,什么三万钱,不要了,通通都不要了。
  四周的骑卒围杀上来,他们刚才可都看见吕布受了重伤,心急大意之下,防御已不似最初那般紧固。
  待到他们发现吕布往人数最为薄弱的一处冲去时,才猛然醒悟,口中杂乱的呼喝起来:“快,快拦住他,这贼想要突围逃跑!”
  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胯下赤菟四蹄猛健,以风一般的速度疾驰突进,吕布手中也没闲着,旋舞起的画戟寒光四闪。
  斜侧方这些懵然间毫无防备的骑卒又岂会是吕布对手,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收刀防御,一颗颗大好头颅便都已在地上打了好几个圆滚儿。
  吕布的侧突反冲锋,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突出重围之后,吕布快马加鞭,顶着迎面吹来的疾风骤雨,奋力往步度根所在的位置杀去。
  身后追击的那些鲜卑骑卒虽是精锐,但要论胯下战马速度,跟赤菟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丁半点。
  陡然间,一股磅礴强大的气息停留在了吕布身上。
  这种感觉,就跟小时候进山狩猎,被熊瞎子盯上的感觉一样。
  吕布对危险素来有着极其灵敏的嗅觉,他将画戟横向头顶,与此同时,一杆长狼锤以山崩地裂之势,从空中猛砸下来。
  锵!
  双兵碰撞在一起,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悲鸣。
  吕布身躯略微往下沉了两分,双臂发麻,不由在心中暗道了声‘这厮好大的气力’,随即一戟横扫,暂且逼退来袭之人。
  待他稳住身躯,往前一看,才发现眼前拦路之人,他竟也认得。
  身形强健巨硕,鼻梁扁平,骑着一匹高大的黑马,裂开的牙口中有着两颗如熊般的尖利獠牙。即使裹着冬衣,也依旧能感受到从他体内散发出的庞大力量。
  鲜卑第一勇士,蛮赫儿。
  吕布稍压眉头,狭长的双眸似刀。
  身后的马蹄渐进,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让他来慢慢考虑。
  吕布拍马上前,蛮赫儿亦是不惧。
  画戟和狼锤乒乒砰砰的响个不停,两人坐于马背既不前进亦不后退,只管使着手中兵器,越舞越快。
  你来我往的斗了十余合后,追击而来的骑卒仅剩三十不到的距离。
  吕布手中画戟抖擞,心里却是着急,如若让这数千精骑困住自己,再想脱身,就真的是难如登天了。
  仅仅在这分神的一瞬,蛮赫儿左臂张开,看着吕布刺来的那一戟穿过他的腋下,随即臂膀一收,猛地夹住戟杆,死死的将画戟控制在他腋窝之下。
  吕布脸色微变,往后一撤,竟没能拉动,不由加大了几分气力。
  见画戟有松动之势,蛮赫儿索性将长狼锤一扔,双手握住戟杆,灰黑色的眸子里战意十足,直接同吕布斗力。
  此时,身后的鲜卑骑卒已经追上,数千匹战马环绕着两人左右奔跑起来,再度将吕布困在中央。
  可恶!
  望着四周已是密密麻麻跃马扬刀的鲜卑骑卒,吕布心中愤骂了一声,再度沦为笼中困兽,显然令他极为不爽。
  他双臂用力,想要取出画戟。
  蛮赫儿肯定不会让吕布得逞,他死死咬住牙关,一双大手往后使劲儿,巨大的身躯亦随之后仰,手中画戟未松,胯下战马却是被拉动得往前挪上了两步。
  后方两名骑卒见两人难解难分,以为有了机会,呼喝着杀来,想要将吕布拦腰斩成两段。
  画戟取不出来,后面又有敌贼杀至,吕布心中一转,干脆加了把劲儿,将戟杆用力往前一推。
  正奋力往后拔夺的蛮赫儿顿时重心不稳,身躯陡然往后一晃,重重的摔落下马。
  刀锋已至!
  吕布不敢有丝毫大意,后仰弯腰将上半身贴于马背,两把明晃晃的弯刀几乎是贴脸划过。
  伸手迅疾抓住那两只手腕,吕布起身往前一拉,再一划,两颗头颅‘唰’地一下齐齐飞向空中,又齐齐落在了地上。
  周围的士卒再度冲杀上来,吕布双手握刀,四面迎敌左劈右砍,黑色甲胄早已被血水浸染成了赤甲。
  数十匹战马围着吕布展开厮杀,刀影重重交织不断。
  冲突不出,唯有血战到底。
  吕布长啸一声,手中双刀的速度快到令人目不暇接,倒在赤菟四蹄周围的死尸也是越来越多。
  却不料此时右侧后方一根细长的狼牙棍猛地袭来,带刺的实心铁棍重重击在了吕布后背。
  正忙于应付前方骑卒的吕布身子猛然一个前趋,张嘴吐出一口闷血。
  周围骑卒一见有戏,双目放光,手头家伙更是一个个的使劲儿招呼起来。
  刀落四面,枪出八方。
  饶是吕布武艺超凡,在挨上一记粗实的闷棍之后,也渐渐有些招架不住,左臂未被甲胄覆盖到的地方,已有了两道寸长血口。
  鲜卑人浑不惧死,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又接着补上。
  这种车轮战兼人海战术,终于在以阵亡五十余人为代价后,成功将吕布给击下了马背。
  落马后的吕布在湿漉阴寒的地面连续翻滚数圈,避开了无数道想要他命的刀锋,以及想要将他碾为肉泥的粗健马蹄。
  此时,已经缓过气来的蛮赫儿大步冲上前来,二话不说,长狼锤对着吕布就是一锤砸下。
  吕布瞳孔猛缩,却也并不同他硬拼,主要还是手里兵器,挡不了那蛮力十足的一击。
  再度往前翻滚两圈,却恰巧发现了被弃于泥泞之中的方天画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