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edf官方网站

第8627章 竟是故旧

有心解禅
   这天,冬天的暖阳洒入禅堂。
   阿薰头一天吃香吃得很饱,同时它也注意到,小石头看它每一次吃香,都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
   小石头理解不了阿薰的吃香,正如阿薰理解不了小石头喜欢喝水。
   没办法,没有共同语言。
   老人家这一天来的时候很奇怪,袍子扎在腰带上,也不正襟危坐,随意蹲下就开始讲故事。
   “有一天,有一个沙弥问镇州宝寿沼禅师:‘万境来侵时怎么办?’禅师说:‘莫管它们!’”
   小石头插嘴了,问:“什么叫万境来侵?”
   “就是杂念顿生,胡思乱想。”老人家看了看好像没有专心听的阿薰。它正在纳闷儿,这么久了,很少见老人家不是盘腿坐在蒲团上的,为什么呢?
   阿薰灵机一动,紧闭双眼。
   老人家接着讲故事,说:“浅禅者不管遇到任何境遇,一开始都不能起心相应,一相应就受控于它们。深禅者却可以应,但是不管应与不应,觉者都该放下。而对于初入禅门者,面对顺逆、善恶事,最好莫要管它们。”
   “那然后呢?”小石头眨了眨眼睛。小阿薰依旧紧闭双目。
   “禅师说完不去管它们,此僧就感激地向后一步,准备礼拜禅师。禅师却说:‘不要动,你要是敢礼拜我,我就打折你的腰。’”老人家说道。
   “啊?为什么啊?”小石头皱紧了眉头,“沙弥有所学,拜师傅不是应该的吗?”
   “刚才禅师说了什么?任何事情来了都不要管它,要放下,那么,感谢是不是一件事情呢?”
   说罢,老人家站起身的时候问了阿薰:“阿薰,你闭着眼睛在想什么?”
   阿薰窃笑,显然这家伙一直在等老人家问它,答道:“我虽然奇怪你从来不穿成这样、坐成这样来讲故事,但是我觉得我不能问。”它仍然紧闭双眼。
   它想:“我这么说,老人家一定要问我,为什么不能问呀?然后我就好问他了,嘿嘿。咦?怎么没有声音了,再等等。”
   “师兄,你睁开眼睛吧,师傅已经走了。”良久后,小石头说。
   阿薰很泄气,禅堂四空,老人家已然离去。
   一心接茬
   读完这个小故事,你有何感悟?
   结合自己的经历,你想到了什么?
   每一段经历都是一个贝壳,贝壳的外表不一定都漂亮,里面却都藏着闪光的珍珠。
   这一次,你在自己的经历中发现的珍珠是什么呢?它带给“今天的你”的智慧提醒又是什么呢?
   回到书中的故事,你的禅心获得了哪些开启的顿悟?
   来,再随便听听浑噩阿薰的胡话,解解馋好不好?
   无心解馋
   禅师的开示在于行走坐卧之间,
   有时棒喝、有时讥笑,
   有时来找你,有时又会舍你而去。
   悟得道者便可顿悟智慧,
   有所觉后,都会深谢禅师。
   不过,所有的禅师都不用谢,
   因为如果能帮助更多人彻底得道、开启证悟,这本来就是禅师的本分。
   只不过禅师之师生关系,
   并不需要长尊,仅仅是相爱、同修而已。
   如果彻悟,自然知道,老师和学生没有高下,只有大爱。
   此处爱,并非憎爱之爱。
   只因众生一体,同体大悲,大爱无边。
   师徒自然在一起,同心而已。
   你的心可曾完全交出呢?
   可曾体验过那种无条件地在一起吗?
   自性若悟,
   众生是佛。
   自性若迷,
   佛是众生。
   --六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