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凤炎

“我不。我已经找好久了!好累哦,过段时间去问师父就好了。”上官欣欣拒绝。

“哇……哇…爷爷,她欺负我!哇…”小孩一边哭泣,一边说到。

上官欣欣被这个声音哭得头疼,又看不到人影,只能说道:“你不许哭!你爷爷是我师父?”

“对!额……”小孩停下哭泣,打了个嗝。

上官欣欣觉得很神奇,师父居然有孙子!问道:“亲生的?”

“不对!我们是不同的种族!我不是人类!”小孩否定了。

上官欣欣诱哄的说道:“我在以前出任务的地方看过一些小说,不同物种也能繁殖的!你确定你不是他亲生的?”

小孩继续否认:“不是!我比爷爷还要大!”

上官欣欣有点奇怪了:“你比他大?为什么叫他爷爷?是体型大吗?你是这座宫殿吗?”

“不是!我……我是上古火凤!!!爷爷叫我叫的!”小孩极力否认。

“我不信!除非你出来!不然你就是宫殿!”上官欣欣使出了激将法,一般小孩都受不了的。

上官欣欣四处张望,等待着这个声音的主人,这么稚嫩的声音怎么说都不会是个大人。

这个小孩也是个经不住激的,说了句:“出来就出来,你等着!”

说完后,殿中的凤椅上方就出现了一团火焰,比上官欣欣第一次看到火焰的差了何止一点。

那是一小团火焰灵动,飘逸,跳跃,变化莫测。橙黄的光辉摆动着,向四周伸展。颜色逐渐加深,黄—橙—红。

像精灵的狂舞,跳着,叫着。把手中的薄纱挥向天际,不时冒出几点鲜红,随即消失。

然后变成烟花在空中绽放,花瓣如雨般,纷纷坠落,上官欣欣觉得这似乎触手可及。

坠落在地上的小火焰慢慢凝结,显现出一个模糊的小小的身形,周围包裹着浓浓白雾,看不清里面的人的具体情况。

过了一阵子,白雾慢慢的褪去,那个模糊的身形慢慢露出来了,一个比叶倾城高了一个手掌左右的小男孩。

小男孩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挂着明黄色的腰封。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红色发丝服帖顺在背后。一身的贵气逼人。

一张带着稚气的白皙的面庞,还略带一点婴儿肥,玉琢般精致的五官,搭配在一起毫无违和感。

像一块没有任何瑕疵的玉,让人禁不住想触摸,两道淡淡的眉毛微微上挑,似乎略带笑意,又长又浓密的睫毛似羽扇般微微翘起,眼眸若平静的水面。

俊俏的鼻子,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微微抿着,与世隔绝的气质与身上雍容华贵的礼袍显得分外和谐。

仔细一看瞳孔的眼仁分明是暗金色的,本该是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的眼睛变得寒光四射且高傲尊贵无比。

上官欣欣看着他的神情十分专注,时间也好像静止了一般。

小孩也睁大着眼睛跟上官欣欣对视着,上官欣欣扛不住这个萌娃压力了,对着小男孩问道:“你是外国人?”

小男孩一脸懵逼,问道:“什么是外国人?”高贵的眼瞳里充满了好奇,这样的反差萌,击中了上官欣欣的姨妈心。

上官欣欣特别温柔的说道:“外国人就是跟你差不多的,颜色各异的头发、眼睛!不过他们的五官会更深邃一些,他们说的语言跟我们不一样。他们是外海那边的!”

“那我不是外国人,我是上古火凤!”小男孩高傲的昂着头,表示他比外国人厉害多了。

“那你有名字吗?我总不能一直叫你上古火凤吧。”上官欣欣表示这样很难。

小男孩明显愣住了,低落道:“名字?名字?我没有名字。”

上官欣欣看到上古火凤这个样子,心疼得很,这小孩虽然有点臭屁,但是他是真的纯粹。

上官欣欣心想,可能是因为这孩子一直待在手镯宫殿的原因,除了师父没接触过什么人,纯粹得让人想好好把他保护起来,不让他受到外界的“污染”。

上官欣欣安慰道:“没关系啊,没名字取一个名字就好啦,不要不开心哦!”

“取一个名字?”小男孩呆萌的昂起头闪着金光的眼睛看着上官欣欣。

上官欣欣顿时觉得自己被赋予了使命,回复道:“对!取个名字,你是上古火凤嘛,那就叫凤炎!怎么样?你本体就是凤凰嘛,所以姓凤,炎有火的意思。怎么样?”

“凤炎?凤炎!”上古火凤低喃着。“好!我以后就是凤炎了!”凤炎很开心的一直点头。

看到他这个动作跟叶倾城太像了,上官欣欣突然想到随即问出口:“对了!为什么倾城、倾国一进来就哭?”

上官欣欣说对了的时候,凤炎还一脸开心的看着她。等上官欣欣说到倾国、倾城的时候,凤炎把头一转。

“噔噔噔…”跑回凤椅,跳起来一屁股坐了下去,特别傲娇的回答道:“哼,我不喜欢小孩子!他们太吵了!”

上官欣欣回想了一下几次的情况,反驳道:“你别骗我!他们进来几次都没说过话,动都没动就哭了!”

“那…那……他们…他们…”凤炎突然想不到可以形容的词语了。

“凤炎要说实话哦!”上官欣欣本来温柔得可以溢出水来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凤炎有些吓到了,只好乖乖说出原因来:“我不要弟弟妹妹!他们会把这里弄得鸡飞狗跳!”

上官欣欣问道:“鸡飞狗跳?这里除了你,哪里来的鸡、狗?嗯?”

凤炎张嘴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低头想了半天,开口说道:“我们上古火凤是有传承的,你知道吗?我们上古火凤从洪荒存活至今也是靠着传承,不然早就在那一场大战中灭族了!”

凤炎小心翼翼的撇了上官欣欣一眼,看到上官欣欣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上官欣欣看凤炎突然停下来,有点不满的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讲啊,讲一半就停下让人怪不舒服的。

凤炎跟小大人一样,装模作样的挺直了腰板,清了一下喉咙说道:“我传承的记忆里,弟弟妹妹会抢走爹娘的注意力,而且弟弟妹妹破坏力惊人,他们总是趁爹娘不在就欺负人!”

上官欣欣有点无语,这传承的是什么鬼记忆哦,怎么可以这样误人子弟。

上官欣欣耐着心,安抚凤炎道:“你看啊!刚刚倾城、倾国进来一开始是不哭不闹的,对不对?”

凤炎想了一下,发现他们两刚进来的时候确实没哭,只是呆呆的看着四周,凤炎乖乖的对着上官欣欣点了点头。

上官欣欣继续问道:“他们两现在还小,话都说不全,怎么欺负你?”

凤炎抿着嘴,看着上官欣欣,不说话。

上官欣欣再接再厉说道:“你跟他们相处一下试试?”

说完上官欣欣立刻观察着他的表情,发现凤炎还是那个表情,继续开火。

“你看啊,你在我的手镯空间,以后我出了什么事,那他们两你躲不掉的是不是?你现在趁他们还小把他们教好,不然跟你传承的记忆一样,他们变成了熊孩子,长大了还得欺负你!”

上官欣欣看着凤炎一边说一边点头,凤炎被上官欣欣这段话说的有点晕乎乎的,感觉好有道理的样子,不自觉的就跟着上官欣欣一起点头。

最后还是上官欣欣胜利了,再次尝试着把倾城、倾国拉进来。这次上官欣欣跟凤炎约定好了,凤炎不再用威压吓唬他们两了。

两个小家伙进来后确实不吵,不缠着上官欣欣,也不去骚扰凤炎。

而是呆愣愣的看了一会主殿之后,两人手牵着手,坐在一旁上官欣欣一起拿进来的玩具堆那里玩耍。

偶尔会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偶尔倾国会拿着玩具蹭到倾城面前叫着:“姐…姐…看…漂漂!漂漂!”然后被倾城一掌拍开。

倾城拍开弟弟后,好像是觉得愧疚,又跑到倾国面前,一把把倾国抱着:“乖…乖弟弟!乖…呼呼~”

凤炎在凤椅上看着这一幕心里好像开阔了一些,上官欣欣看着姐弟这样子,觉得自己跟陆清明的教导还是很好的,看看他们两多棒啊!

看了一会后,上官欣欣就借口外面有事,让凤炎帮忙看一下,一会就回来。

凤炎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排斥了,应了下来,不过还是没有靠近两个小家伙,一直坐在凤椅上看着两个小家伙在下面玩闹。

上官欣欣出去后,手镯宫殿里面的三个小孩相安无事,在上面看了很久的凤炎终于忍不住想要跟他们一起玩。

小心翼翼的靠近他们,发现他们根本没有注意自己,更多的心思是在他们的玩具上面。

等凤炎正式进入玩具圈的时候,两个小朋友双双抬头看着凤炎。

凤炎有点尴尬,有点不知所措的双手背到身后,一直紧紧的抓着,想要往后退开他们两的玩具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神界说:余生请你多指教神界说:余生请你多指教殃崎|幻情原本是杀手界的天之骄子,却误被奸人陷害,意外身亡。再次睁眼,眸中尽显淋漓霸气,看她如何傲视群雄,自立为王。不过在异世修炼的道路上,总有几个不靠谱的存在:NO.1凤湖“美人主子,最近有没有想凤湖啊?”靠,谁能解释下这个笑的一脸“美艳”的家伙是什么玩意?上古神鼎?我看是上古色鼎吧!NO.2白泽“主人你看我昨天可是好好练习了哦,你看!”只见白发美男手持银剑在自家院中飞舞了起来。“轰隆——”一声,呵呵,我精心种了几十天的白玉林。BOSS.北溟修“汐儿,不开心的话我的怀抱永远属于你~”上去就是一个熊抱,还是我家修最好最靠谱!只见某男嘚瑟的望了一眼自己的N个情敌,哼,汐儿是我的,你们抢不到!
  • 离香不独影离香不独影乔凌曦|幻情风简墨:最美好的故事在于我和你之间的故事,因为我们曾经都爱过,所以我们都选择了留恋,但故事依然还要发生,这一世,我会牢牢握紧你的手,只为等待你的无言不悔,永不分离。“珈儿,你爱我吗?”男人深情地望着面前的女孩。“爱啊!”女孩头也不抬的回答。“有多爱?”男人追问。“很多爱,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爱你就对了!”风简墨:珈儿,你要记得你说的!要一直爱下去。
  • 重生傲天小毒医重生傲天小毒医绫流绚|幻情楚漓觉得自己上一世死的忒憋屈,重活一世的她打定主意绝对要让那些算计她、伤害她的人生不如死!楚漓——天川药谷的小小药师,一朝重生竟成为了大陆顶尖的毒尊医皇。炼丹制药,杀人无形。威慑四方的神器自动上门认主,求她收留;逗比强大的灵兽萌宠自愿随其左右,凭她差遣!既然重生,那便不能白活。欺吾者,吾必杀之、灭之!奉吾者,吾必敬之、护之!(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异能女王虐心恋异能女王虐心恋寒雪玄冰|幻情她属于二十一世纪,是国际异能组织禁卫军的队长沐顷阎,可因为一次意外,来到了一个架空的时代,成了一个不受宠的庶女。敢惹她?找死!她可是邻国公主!她逆袭,逆袭,逆袭,从一个下人都不如的庶女成了人人仰望的女王。她狂,她傲,她嚣张,她拥有无尽的权利,可是却拥有不了一段完整的爱情。她渴望爱,却因爱陷入深渊。爱,成了奢望。前世的情缘同今生联系在一起,但她却依然改变不了情这一劫。爱,与被爱,真的是相互的吗?
  • 重生之龙横异界重生之龙横异界梵云倾|幻情月银雪买下一块白龙玉佩,谁知却穿越成了一条小白龙,还获得的真龙遗留的传承,从此一步步走上龙生巅峰! 夙墨玄:她怎么老盯着我?是我长的太帅还是我衣服穿反了? 月银雪:他今天的围脖是金水貂的吗?看上去手感好棒,好想摸。 夙墨玄:我最讨厌那种靠家族势力随意欺压学生的家伙,我断他两根骨头不过分吧。 月银雪:咦?你有事吗?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没收住手,放心人还有气。 夙墨玄:…… [文案废,改一下会有收藏么?QAQ]
  • 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九淮|幻情抓鬼被雷劈结果一朝穿越,她成了废材七小姐,不想正好砸中绝世美男,奈何邪王太凶猛。 什么?她是废物?看老娘天雷咒劈死你! “王爷,王妃说她要去浪了。” “那就把浪的地方铲平了。”
  • 时零审判时零审判yer喵悉|幻情这世界是哪来的?谁创造的? 答案较多,众说纷纭。 就暂且说是神吧。 时空穿梭,审判与决定,无尽的智慧,速度与力量,控制活物的心理,九个元素以及万物生灵的生老病死。 “神识”存在于世上的时间叫做“诞辰”。
  • 特工毒医:支离破碎的梦特工毒医:支离破碎的梦梦沫雪灵|幻情她,二十一世纪的特工,穿越为白痴小公主的身上,说她白痴,好那她就装白痴,让他们睁大眼睛看看,白痴是如何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的,为了强大而努力,为了力量而走向世界的巅峰,可是她命里终有一劫——情劫......他,为了爱而将灵魂拆散,遍布个个大陆,为的只是寻找她转世后的灵魂,万年来,他的心从不曾变过,可她终会恢复记忆......一个魔,一个神。会因爱而不顾天下反对在一起,还是会因前世的恨而敌对?
  • 凤妙成神录凤妙成神录素鸢萝|幻情凤妙临死前祈求神佛能救救她病重的母亲,神给了她实现愿望的机会。于是凤妙开始到各种世界里做任务,一边为神打工,一边努力让自己强大起来。上天让她唱歌、跳舞、招鬼、请神来保命。她好想哭,咱是个简单直白甚至有点小粗鲁的人,这种装逼技能学得精吗?其实她想学的是单刀直入的招数,例如用剑刺、用刀砍快意恩仇才是她的本色!正当凤妙努力修练怎样装逼成神,她出生的星球开始了末世危机。凤妙能让所爱的母星人生存下去吗?
  • 逆天只为你逆天只为你艾知雪|幻情“你们连他也不放过,那我便不放过全天下。”古灵夕 她为了他终入魔! 她踏山河,寻神魄! 她孤寂万年之久,只为等待他的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