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章

“父皇,盛儿近来多摄政事,更深信如您所言,尽管太平已久然东昭兼我之心不死,战争来或不来只是迟早的事情,而今之计在于未雨绸缪。”

他收起了开始戏谑的言语,且用眼神示意秉退了左右。

“嗯,说下去。”

如此,我知道他认真在听了。

“北漠最致命的弊端并非无将,而是粮草的短缺使其无法供应大军行进,以至于但凡有战被迫只能速战。”

“所以你盘算如何解决粮草之难?”

我正视他的眼睛:“四字,借地圈地。”

他轻笑:“如何借法,又如何圈法?”

于是我将自己心底所想尽数吐出,我并不担心会因为哪句话说错他就发难于我,毕竟如今的北漠只能铤而走险了。

“先言圈地,我北漠多山且地势不平,偶有几处平坦之地。盛儿以为当派遣大臣对北漠境内所有平坦之地作以计数,后分以百姓农耕而税收仅七中之一,如此既能保证百姓耕之兴,又能保其腹之果。”

他拿着未蘸取汁墨的毛笔在北漠地图上有意无意的划过,而后对我说:“七中之一,对大军行进无分毫作用,然若能将北漠每岁饿死之性命减半,也无妨如此。”

如此退步对锦衣玉食惯了且从未体察民生之苦的上位者来说,已经足够了。而这也同样让我看出多年碌碌无为的这个北漠王,胸中是有丘壑的。

于是我接着说道:“除这部分外,还可对一些能作农耕然较险的土地予愿耕者分配,税收十中之一。至于最后收之国库粮食之多少,得大臣计地数后方知。”

我试探的问道:“父皇以为圈地可行与否?”

他深思许久:“可行,但此事开始只能悄悄行进且需派遣心腹,如此浩大的工程定是瞒不住诸国,不如等准备充足后公之于众。”

我与他对视后笑了笑:“还是父皇考虑的周到。”

他洋装睥我:“你哪是没想到,等着我说罢了。”

我已经意识到得到了他的应允,借地之言便再不惧开口是否太过胆大。

“借地,向南阳借地。”

他见我如此笃定只问我:“你盘算用什么代价?”

我这父皇自然是有头脑的,我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他从不实施只是害怕罢了,怕一朝覆国,他承受不起北漠亡国之君的名声还有天下人的唾骂,而今若允,这场变革便是一场豪赌。

“能让南阳心动的是什么只怕父皇比我更清楚,北漠和南阳两国交界之地的延绵高山向来易守难攻,领土之争自古争执不下。”

他皱眉直视我:“你想弃了?”

我知道我的想法惹恼他了,北漠人的血性从来都是寸土不让。

然这可笑的血性并没有给老弱妇孺带来生计,没有给从战火中侥幸存活的战士带来荣耀。甚至因为战死的男丁太多,家里连吃食都无法供给,这样的血性要来做什么?

在我看来弃了也罢,但我当然不能如此直白的指责,让他心生不痛快的事,我懒得做,不如组织好措辞换种说法,让他听的也开心。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农门福妻巧当家农门福妻巧当家音若笛|古言一朝穿越,美貌与才华集于一身的现代女性成了古代山野农家妇,还差点儿就要被休掉,虞书那个高兴啊,休得好! 谁知到手的休书竟不作数,她得继续跟一群极品奇葩作斗争,这就算了,还总有人冒出来,不是惦记她的钱,就是惦记她的人(相公)! 虞书当即举起擀面杖,“敢惦记我东西的,通通打出去!” 某男见状,举起长枪站到了虞书背后,“惦记她人的,通通下地狱!” 虞书回头,白了某人一眼,“那你先把自己是送下去吧。”
  • 后来居上之令妃传后来居上之令妃传游漓梦|古言大清乾隆年间前有结发孝贤后,慧贤皇贵妃,哲悯皇贵妃后有继后乌喇那拉氏,舒妃,嘉妃,众妃明争暗斗一代包衣,魏佳氏,本无心侍帝王侧,只愿寻一有缘人终身厮守田园岂天不遂人愿,怎料痴女无情,帝王有意不爱则不爱,爱则傻痴,一次次深爱,一次次悲伤本不愿与人为敌,怎奈我不伤你,你要伤我是自卫?是出击?是争宠?是谋位?且看一代宠妃如何一步步后来居上......
  • 庶女当自强庶女当自强青梅子|古言身为颜家小庶女,颜明沅表示很淡定。嫡母重身份正人品,只要老实不作死。比着前面几个庶姐,她嫁得肯定不错。嫡女大姐病重咳血?侯爷姐夫眼看单身!庶出亲妹动了心思…珍爱生命,远离围观!谁说庶女唔易作不出头不作死不抢姐夫顶着老实两个字前头正有好姻缘等着你呐
  • 帝国隐后:血砂帝国隐后:血砂冷羽轻寒.CS|古言兼吞六国一统江山又怎样?换不来她一句“我愿意”。没有她,他情愿后宫无主,做一个孤独的始皇帝。一代丹砂女王,礼抗万乘名显天下,竟敢忤逆帝王之意,只因她要的不是虚名。倾尽所有为他打造帝国基业,用另一种方式守护着他。爱,不是予取予求,而是可以更多。
  • 萌物世子妃萌物世子妃沐洁澄|古言前世遭到从幼时一起玩耍的姐妹背叛,一朝穿越,让她来到了一个历史不曾记载的大陆,成为了天朝最为废材,却受宠爱的沐府大小姐。三年后她秘密的”梦醉千年“是天朝连续两年获得销量第一的青楼,暗地却培养了不少顶尖杀手,其余的店的营销也是让人要抖三抖的。却不料一物降一物,一次皇宫宴会让她和一只腹黑鬼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 坠入尸界:道家实习生坠入尸界:道家实习生安妮快跑|古言上一秒惊心动魄查冤案,下一秒魂穿古代做尸王。我抱着脚下的肉团子,眯着眼“这什么玩意?我生的?”怀中的孩子伸了伸懒腰,我一不留神手松开了,正当孩子要坠落掉地,一只大手环住了我的腰,另一只手拖住了孩子。“没心没肺的女人。”
  • 魅世天下:萌妃杠上腹黑王魅世天下:萌妃杠上腹黑王尘尘煙樰|古言她是人见人怕的暗夜殿的冷面阎王‘刹血魔尊‘,她也是百姓们心中如神一般的鬼才神医‘轻寒公子’,俗话说阎王不留人到五更,她偏偏可以留到六更!她是在江湖中来无影去无踪的武林盟主,武功天下无绝,轻功第一,使毒第一的高手,是江湖中人所尊敬的‘千影盟主’;却也是痴傻呆弱的相府大小姐,有爹疼,有哥宠,是所有人羡慕的傻小姐,某天,当扮猪吃老虎的傻小姐碰到表面纯良内心腹黑的王爷;片段一:”娘子,为夫的下面好痛,帮为夫医医好不好?“某男呆萌道,某女脸微微一红:”流氓!“”娘子,为夫只是脚痛而已,怎么会是流氓?娘子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某女风中凌乱,某男眼里闪过狡黠。
  • 北故萧北故萧孪生果|古言亡灵写亡书,亡国成王土,北风萧萧兮,嫣然旧人故。
  • 浅清溪浅清溪沐洛妧|古言人总说命运,可命运到底是什么? 有人说,命运是责任,是担起天下苍生的责任; 有人说,命运是归宿,是保护所爱安乐的归宿; 有人说,命运是追寻,是向自由一生无尽追寻; 有人说,命运是束缚,是沦陷却不自知的束缚; 有人说,命运是成长,是穷其所有学会的强大……
  • 重生之女君风华重生之女君风华醉晚悠|古言她是庆元国女君,传闻中她无情暴戾,霸道凌厉。 他是将军府嫡子,传闻中的京都第一公子,淡漠疏离,尊贵雅致。 上一世,他陪她死在了血流成河的人堆中。 直到死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心对她的人到底是谁。 再次睁眼,她回到了一年前,她要报仇,要守护好她的子民。 但最重要的,是求得他的原谅,做一个好妻子。 是能护他一生平安喜乐,与他一起白头到老。 Ps:简介无能,男女主身心干净。 不是女尊王朝,不喜勿入。 欢迎提建议,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