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2章 百年无虞(大结局)

花想容紧紧的咬着唇,尽力止住那控制不住的哭腔,眼泪落在伤口上,疼的人颤抖,染血的面纱轻飘飘的掉在地上,花想容用手按住肩膀处的伤口,沾了满手的血。

视线慢慢模糊,她还是固执的看着那道远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她才撑着站直了身体,缓缓转身。

她这一生都在追逐,追逐她的太阳她的光,心甘情愿的看着他的背影一辈子,捧着他,供着他,直到自己油尽灯枯,这是她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背着那人行走,走一步,远一步,走一步,少一步。

她踉跄着,哭泣着,哭干了眼泪,也碎了心。

死亡啊,呵呵,她这一生没做过半点善事,坏事做尽暴尸荒野的结局倒也算合适,她不想死在皇宫,更不想死在有柳无涯的皇宫,她不知疲惫漫无目的的走,双腿却软了。

她用力攥紧肩膀处的伤口,痛让她继续坚持着迈步,走远点,再走远点,离这个她喜欢了一辈子的人远点,再远点……

柳无涯回到皇宫的时候,身上还粘着花想容的血,北域一直等在书房,看到这样回来的柳无涯眼皮一跳。

书房里很静,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北域小心翼翼的开口。

“公子,您受伤了?”

柳无涯这才低头,看到了自己身上明黄衣袍上的丝丝殷红。

看着那道血迹,他愣了许久。

凌乱的书房已经被北域整理好,他摇了摇头,视线落在面前的桌案上。

那上头有一张鬼画符一般的纸。

他抬手拿起,却发现自己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

没有等到柳无涯回答的北域瞳孔一缩,指了指被柳无涯拿起的纸。

“公子……”

柳无涯眸光一闪,却没有把手里的纸翻过来。

他就那样看着鬼画符般的线条,然后缓缓的攥紧了拳头。

“北域。”柳无涯突然开口。

北域身子一僵,走到了柳无涯身侧。

他把手里的纸放在了桌案上,转头问北域。

“你看这画的像什么?”

北域心里有鬼,不得不凝神去看。

可任她怎么看还是没能看出这乱七八糟的线条画的是什么。

柳无涯皱眉,指了指其中的一块。

“像不像两个人?”

柳无涯的状态就像一根绷紧了的弦,紧皱着眉不经意间给人巨大的压力。

忽然,柳无涯站起身,推开北域就迈出了门,手里还拿着那张鬼画符般的纸。

他突然就看明白了这画上画的是什么,不知怎的,他有些急。

两三步就跨下了台阶,出了院子便运起轻功,几乎是从房顶上一路走到了记忆中的那个地方。

那画画的很丑,但柳无涯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谁的作品,他迈进破败的院子,缓缓推开了略微熟悉的房间门。

屋子还是记忆中的样子。

破败不堪,灰尘遍布。

柳无涯拿起手里的纸举到眼前,愣愣的顿在原地。

如果他没猜错,这画中间的东西,应该是画的那根檀木簪,乱七八糟的线条组成的场景,便是他们第一次在皇宫相遇时自己还给她簪子的时候。

那时候,花想容问他为什么来,他说。

“我来找你的。”

手里的纸张被画上了一个大×,柳无涯拿着纸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好似,一切都停止在那天了一般。

他翻过了手里的纸,两行字便出现在人的眼前。

纸张并不是很厚,在书房他就知道这张纸背面还有别的东西。

可是他没看,直到现在,他才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花想容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愿,没有花想容的云裳。

孑然一身,百年无虞。

柳无涯攥紧手里的纸,一字一顿的念了出来。

“愿,没有花想容的云裳”

“孑然一身,百年无虞。”

天暗了,花想容也走累了。

她不知自己走了多远,是不是离开了淮安。

她只知道,她没有力气了。

呼吸越来越困难,双脚也已经虚浮的好似踩在棉花上,她解脱般的靠在树上,轻声开口。

“愿,没有花想容的云裳……”

花想容弯唇,连眨眼都没有力气。

老人说,人死之前会看到自己这一生最为珍贵的景象,然后,便是四肢无力,瞳孔放大,呼吸稀薄。

她好似看到了那间屋子里的柳无涯,看到他拿着自己留下的那张纸,放声大笑。

笑歪了身子,笑红了眼眶。

那张纸被他攥的皱巴巴,有什么东西掉在上面发出嗒嗒的声音。

柳无涯凝神去看,却只见被不知哪里来的水珠晕开了的墨字。

他终于知道,书房里看着面带微笑的花想容他为何那么心慌。

为何就算是自己亲手将软剑刺入她的身体,她都是笑着的。

他见过无数次她的眼泪,会哭,不过是因为还抱有希望。

柳无涯毫无形象的笑着,笑的弓起身子,浑身颤抖。

他终于明白。

原来,真的痛到绝望的人,是笑着的。

花想容不住的咳着,鲜血顺着唇角滑落。

她轻轻闭上眼,无声的笑着。

都是骗人的,她怎么会想看到柳无涯难过。

他会在那间屋子里找到她留下的玉玺,从此之后。

“孑然一身,百年无虞。”

她已然满身罪恶堕入黑暗,临死,却还诅咒着柳无涯身边空无一人。

坏透了。

花想容突然就想起听空大师为她占卜的结果。

与皇宫羁绊不浅,有运无命,执着于追逐,害人害己。

实实在在,是个祸害。

有风吹过,膝盖上的手缓缓垂落。

她好似又幻听了。

听到有人一声声的叫她。

花想容……

花想容……

或嗔、或怒。

无奈、叹息、责怪、质问……

一声声,一遍遍。

直到,回归安静。

(完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杀手圣医杀手圣医夜叶叶子大大|古言郊外梅花林。 季华离缩了缩颈脖,几乎快把头缩进那披肩的狐裘里去了。 只见季华离懒散道:“你们都动作快点,大冬天的、赶紧的。” 在地上捡着落叶的两人苦不堪言,“唉、我顾迹居然沦落到为你打下手的境地。。。” “你得了吧、每次我酿的梅花酿不都你喝的最多!”季华离淡淡道。 “那你自己怎么不捡,要我们两个捡。你不捡就得了,干嘛要我们捡地上的?直接上梅花树上摘不就行了吗?。”顾迹有些愤愤不平。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何故无原伤其根叶?” 顾迹被气笑了、你一个杀手说这些话合适吗? 半响、 “诺、都在这了。”顾迹递上花篮。 “这么少、酿出来的酒都不够你一个人喝。” “可地上完好的只有这一些。” “那你不会摘树上的吗?” “呵...”这时、只见树上传来轻笑声。 ———————————————— 夜色微笼,季华离要悠闲地漫步于繁华街道上。 “唉、这将军府好生无趣,晚饭还必须一大桌人围在一起吃饭、...” “这就算了,干嘛菜都还那么难吃。。” “不行、要去打打牙祭。。” “记得我有到过一个地方,那里鱼塘好像都是玉潭鱼...” “诶、、是哪儿呢?有点想不起来了。。” 季华离一边走一边嘀咕... “想起来了!!”季华离加快脚步,慢慢地施展轻功、往暗王府方向而去。 当天晚上,鱼塘边上一堆鱼骨。。。 季华离只记得将近吃完要走时、身后似有人咆哮的声音。。ps: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爽文无虐。欢迎收藏~
  • 孤鸿诀孤鸿诀是许酒啊|古言他是帝国伸手可翻云覆雨的清冷国师,她是一脚踩空误入异世的心理高材生。诸王争霸,烽烟四起,天下将乱,谁主沉浮?两个不凡命,一段倾世劫。【注:本文略小白,架得很空,不喜误入。】
  • 风落尘泪风落尘泪沫千愁|古言灵域,诞生了一个一出生就会笑的女孩,她的笑声如同风铃般的碰撞声,是风与风的撞击,还夹杂着泥土的气息,让你享受自然的美丽······这个女孩本该有着幸福的生活,但造化弄人,当遇见他之后,她的命运全因他而改变。外面的世界里,她看尽了人情冷暖,自己也被这个世界给吞噬,一步一步被拉向深渊····“我再也笑不出来了,我失去了那种声音,我好恨,却又怨不了谁,我得到了我最想要的,却失去了我不曾失去的······”她绝望的看向这个世界,无奈的笑了一声,火焰慢慢地吞噬她的身体,直至毁灭······
  • 蛇王娇妃蛇王娇妃朝九不晚五|古言艾草从未想过自己会穿越到古代,更没想到的是她竟做了一条蛇的小妾,而且还是一条没有人情味儿的铁板面瘫蛇!算了,既来之,则安之。面瘫蛇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 梵音缘之仙坠红尘梵音缘之仙坠红尘鸢梦狐|古言老天,要不要这么坑动物,是不是嫌弃我们好欺负!穿一次也就算了,我们忍,你还要我们穿第二次,忍无可忍,不需再忍,本仙打算和你们一绝死战,不过穿回现代为毛还要带几个人过来!好在都是花美男,所谓秀色可餐。来!公子,过来!
  • 我的王妃我的王我的王妃我的王贪恋你的存在|古言乖乖女,从小到大家里所有人的骄傲,脾气活泼可爱,一身医术无人能及,一朝穿越,两个优秀男人该如何选择,灾难来临该如何如应对,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 花落若相怜花落若相怜夏沫巧儿|古言赵乐(yue)灵湖泊村的村民,最寻常不过的老百姓,却因为病重的娘亲下嫁给黎城首富倾落言。本来以为嫁给他,娘亲就有钱治病了,谁知嫁给他三天不到,他却突然对她说:“对不起,我救不了你娘,你走吧!”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乐灵所有的期望瞬间覆灭,她决然离去。满心凄凉回到湖泊村,却没想到第二天她的家被大火烧毁,连同娘亲烧得只剩下一堆灰。一个黑衣人携着一条蛇出现在她面前,笑着告诉她:“其实你不姓赵,确切的说你应该和我一样姓墨。”倾落言,英俊秀气,德才兼备,是城里赫赫有名的人物,可惜在他十七岁那年与人厮杀不小心毁了容貌,从那以后性格突变得淡然冷漠,并且整日以面具示人。他不想一人承受独孤,另外又为了寻一人真心相守,十年来倾落言娶了十七位新娘,但是前面十六位新娘,则在新婚当晚瞧见他的容颜,都被吓得惊慌失措落荒而逃。赵乐灵是他娶的第十七位新娘,但也是最后一个,倾落言本来对她没有抱太大希望,可她是唯一一个见了自己容貌却不逃走。甚至扬言道:“倾落言,你想要恢复容貌是吗?我帮你,纵然白蛇难遇,我一定要给你捉来,不管你长什么样,我也不会嫌弃,我一定要爱上你,并且成为你的两味药。”
  • 许我白头,还你不弃许我白头,还你不弃落雨翊央|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民警察,同样也是深藏在社会深处惩处法律无法处置的罪大恶极之人的杀手。一次意外死亡,她成了她。她是相府嫡女,有一个宠她上天的爹娘,还有一个完全就是妹控的大哥,于是穿越成相府嫡女的她表示整个人生都完美了。他,是隆裕王朝的摄政王,传言他对待敌人一向心狠手辣,没有最狠,只有更狠,不过传的更凶的还是他不近女色,应该是断袖之类的流言,不过他本人对此嗤之以鼻满不在乎,他只是在等,再等那个属于他的女子。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古灵精怪的她,,一时好奇便开始注意她,从此一颗心便遗失在她身上无法自拔。自从遇见他,她的人生观感觉都要颠覆了,明明世人传的那样的人在她面前却是腹黑无耻赖皮,让她很长一段时间以为他是有精神分裂症了。只是后来他宠她,爱她,甚至已经到了魔化的程度,但是她却觉得这吧才是好男人的标志,好好享受宠爱才是正解。他说:许我一世携手白头,她说:还你一世不离不弃。本文一对一宠文,无虐无误会。
  • 淘宝系统:商后太嚣张淘宝系统:商后太嚣张罗墨|古言一朝穿越,21世纪的淘宝店主变成一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小农女,不过这都是小事。上有爷奶偏心,下有奇葩亲戚刁难,家里还有几个小包子眼巴巴的等着投喂。夏依依仰天长叹:“我好想吃肉!”突然叮咚一声,淘宝系统提示,您的猪肉脯已下单。--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沉渊路沉渊路褚竹|古言她本来是在峭壁上,后来不知不觉地沉入深渊,渊下的路,是她一步步走出来的,只是最后仍旧毁灭,她的愿望,从来没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