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7章 孤注一掷(完结)

“对不起谷主我放心不下他,我一定要去找他,不见到他的人影,我绝对不能够安心放心,我不会连累你们的。”

洛天音不管不顾非得要去找君临渊,谁也阻止不了他,就连狮子也无法阻止他看得透彻,看得出来君临渊在洛天音的心中的分量。

而且狮子相信倘若真的君临渊出了事,洛天音绝对是没有信念活下去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去找人。

谷主万般无奈下,决定要跟洛天音一起去寻找,他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两个小孩出事。

而就在他们纠结的时候,令他们非常担心的主人公君临渊出现了,总算是让洛天音急躁的心稳定了下来,君临渊一出现洛天音整个人都扑过去抱住他。

“你知不知道很危险,为什么要一个人单独行动,你知不知道?我怕你出事啊。”洛天音第一次表现的这么害怕,以往的,他总是对什么都不关心,可唯独在君临渊身上,他做不到淡定,也无法掩饰自己的内心。

“对不起师父我回来迟了让你担心,我感到很抱歉以后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君临渊,反手抱住洛天音,紧紧的抱着她,两个小孩子在别人眼中自然看不出来什么。

“回来就好,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没事的你要是再不回来,这丫头就要翻天了。”谷主欣慰叹了一口气,随即眉头皱的紧紧的。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咱们就得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想大家应该都还没活够都不想死。”

谷主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在场的人除了谷主以及一众长老之外,他的年纪都不是很大,要么三四十岁,要么二十来岁,以及像洛天音他们这些十几岁八岁的年轻一辈。

没有谁是嫌自己的命长不想活了的,他们都还想好好的活着出去。

“大家都想活着出去,那就要做好,尽全力的保护好自己所有人都不能够死在这里。”

谷主的话振奋人心,听了他的话之后士气总算没有那么低迷了,可是不等士气有所高涨,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下时间传到了耳边,仿佛有个人突然之间从远处瞬移到了眼前,速度之快,行记之诡异。

“多么无知的人类呀竟然想从我的法阵中逃出去未免太痴心妄想了,老夫告诉你们,你们所有人都别想从这个地方出去,全都死在这里吧,哈哈哈。”

声音由远而近,在所有人都惊恐茫然的时候,天空之上一抹黑影,慢慢的显现了出来,他的出现,让人感觉到害怕,凭空而来的他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浑身发凉,一股寒气从脚底透上头等,害怕非常的真实。

“你是什么人?”天府谷的长老惧怕他的能力,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那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不屑的哈哈大笑。

“你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你活不过今天。”此人说话极其嚣张狂妄,长老被他激怒了。

“就是你在落日小镇装神弄鬼看老夫不杀了你。”张老说着已经和其他几位忍受不了的长者联合起来对那,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衣长者出手。

长老想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眼睛,一眨那几位长老就已经跑出去了,他的单身最终成了现实职位长老根本就不是那黑长者的对象,实力悬殊之下,他们仅仅只是出了半招人就突然之间毙命,不过是呼吸之间,几条生命就这么没了。

所有人被这一举动吓蒙在地长老级别的人物实力有多强,作为天府谷的弟子都心知肚明,可是他们的长辈却在一夕之间被人斩杀,由此可见,这一次他们若是想活下去,似乎真是天方夜谭,对手太强大了。

所有人都开始害怕,他们不想死,也都不是什么懦弱的人,只是因为对方太过强大,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感觉到害怕。

“害怕就对了,我就喜欢看到你们害怕的样子真是让人赏心悦目啊。”

“我一定不会让他得逞啊,谷主你让下面的人都做好防御姿态,只有攻破了他,我们才能够出去。”洛天音出声说道,眼前这个黑衣长者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差距无比扩大,他们根本无从入手。

“你没事就好了,我怕你出事。”洛天音看着完好无缺的君临渊,叹了一口气,她是真的害怕君临渊出事。

君临渊看到洛天音担心的样子,心里很暖,他安慰道,“师父我没事,现在好好对付眼前这个人,我已经查清了,这个人就是导致整个小镇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只要他死了小镇就会脱离危险,这个人绝对不能让他留下。”

君临渊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一振,眼前这个恶人就是幕后大boss,可是他的身手实力刚刚已经有长老领教过了,天差地别不为过。

长老一招半式没出就已经死了。

而且还是几个人顷刻之间就死了,这种实力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实力这么悬殊怎么能够把这个人给杀死啊?

根本想都不敢想,可是若是不把这个人杀死整个弱弱小镇以及他们天府谷留在落日小镇里面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这么多人不要怕,这只是一个人,难道我们全部人都比不过他吗?”在无敌再厉害,不可能一个人打得了他们全部。

“稳住,但也别太小看他,能够随手杀掉三位长老眼睛不眨,你们觉得自己能打得过,你们一帮人一起上打得过三位长老?”所有人被说的一愣。

很明显,他们打不过。既然黑衣长者一人随手傻了三位长老,同样也能杀了他们,不可能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那怎么办啊,我们打不过。”他们急了,也很害怕,他们不想死在这。

“硬上,反正也是要死的,难道我们不打就逃得出去吗?”有人泄气了,想着破罐子破摔死也要拉上垫背的,可他以为真的可以吗?

“天真,想杀我?”黑衣长者哈哈大笑。

洛天音握拳,她很生气,生气自己无能为力,救不了人。

“不要冲动,先稳定军心,此人虽然不好对付,但启动那么大的阵法肯定已经竭尽全力,不要被他的表面所迷惑。”

“我有一个办法,但是可能会很危险我这次回来是想要告诉你们,我调查到了一些事情,而且很重要,是我们翻盘的唯一可能性。”

君临渊沉着声音说道,此时此刻的他一点也不像是个小孩子,在场的其他人他面色平静一点也看不到脸上的害怕。

“你有什么办法尽管说出来现在还管他危不危险,迟早都要死的,那倒不如死前拼一把,万一就还能活下来呢。”

其他人也不是傻子,虽然眼前这个小孩子看起来也不过8岁,可是一个人能从,包围之中走出来,找到他们,孤身一人能够活下来,可见这个小孩子肯定不是他们看得那么简单,此时听到他这么说,那些长辈们都没有对他产生怀疑。

“眼前这个人是一切罪恶源头的主导者,只要能够牵制住他,就算杀不死他可一定要牵制住他,我们分两批人,一批人在这边牵制住这个人,另外一批人前去落日广场把阵法毁坏,那么我们就能活着出去,落日小镇里面的人也能够活下来,若是失败了我们全部都得死在这里。”

在所有人都没有希望的时候,君临渊的一席话让他们生出了无尽的希望火苗,他们高呼着说道,“我们本已无路可逃,面临的就是最后的死亡,可既然咱们还有另外一条路选择,那么为什么不拼死一搏呢?”

“没错大家都是一条身上的蚂蚱了,不管死活,咱们也要站到最后,吴总我们请求全部留下来,在这比喻,你们赶紧前往落日广场破坏法阵。”

明明知道眼前的黑衣长者无人能敌,他们也不畏惧害怕,坚持守在这里。

谷主对于他们的舍身取义感到很震撼,但是他并不认同他们的想法,“所以说如此,可是眼前这个人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想象,就算你们全部留在这里也抵不过他多久。”

外法证的时间是有一定的,不可能让这帮人在这里拦着,恐怕这帮人拦不到多久就会被黑长者全部杀害掉,到时候反正也不一定能够破坏得了。

“我们没有办法啦,反正都要死,为什么不拼一拼呢?”

“不,我的意思是我留下来跟你们一起抵抗,黑衣长者把他牵制住,至于去拆掉法证这件事还望三长老你带着这几个人一同前去,你们最近都在调查这件事情,应该对这些比较熟悉,有我在这里黑衣长者,不可能这么快脱离牵制过去解救。”

不管是在眼前还是在落日广场,两方人马的前方所面临的都是非常大的危机,这一些危机他们没有办法解除,唯有迎难而上,到这个时候他们没有人会觉得害怕死亡,因为死亡就已经出现了他们所面临的,最终结果就是死亡,既然如此,那就再拼一把。

“大家都要坚持住,希望我们能够活着回去。”这个时候洛天音也不再多说什么,跟三长老他们在身后人的掩护之下偷偷的溜走了,黑衣长者并没有发现他们溜走的几个声音,因为当他们,计划好之后,谷主第一个献身对黑衣长者出手,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

昨洛天音君临渊三长老三个人偷偷的离开了这片被围追堵截的位置,巧妙的借助熟悉的小巷街道穿街走巷,终于朝着落日广场前去,终究是摆脱了那些傀儡一样的人纠缠。

“渊渊宝贝你可知道怎么破坏阵法,若是我们都不会破坏阵法的话,那我们去了也是白搭。”洛天音询问道山长老爷点头,他们虽然调查了此事,可调查归调查,他们并不知道这个阵法怎么解。

“你们忘了我之前所说过的一句话吗?万物不离根源,就算我们没有办法去破坏这个法证,可是有一点是都有效的,把他们的阵法他全部破坏掉,能破坏多少就破坏多少,所有的法阵行程之前都要有一个法阵台在那里立着,这些你们应该都懂。”

君临渊源的话,亮洛天音脸色一洗,但是紧跟着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一般这种祭祀典礼开启大法阵,那个台子一般都是在正中心四周围都是人中心的台子,想要拆掉似乎很难哪。”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能力够得着那个台子,“这就需要我们三个人联手了,反正咱们已经是最后阶段了,不管怎么样都要把牌子拆掉去把台子最主要的人员都吸引开来,把他们的火力引开丫头,你跟我里应外合吸引掉,分流那些人,这样子才能给君临渊创造机会进入台中心。”

没有时间让他们去多做计划,只能做最简单的计划,调虎离山。

“我知道了,仅听三长老的吩咐。”洛天音点头君临渊也点点头,三个人打定主意之后已经来到了落日广场,果然如他们所想,整个落日广场上除了被控制掉的上万的傀儡之外,广场中心不知何时已经搭建出了一个高台,高台上坐立着几位看起来无比恐怖的人,而这些人中,那台子就这么伫立在那边,远远看过去还有一丝诡异的烟气环绕在四周。

“那是缚灵台,用来束缚禁锢灵魂我懂了!这些人想用这个小镇所有人的性命抽取掉两只禁忌大法,一旦练成这个法阵,只会让这片大陆陷入到无比恐怖的危机之中,现在就算是死也要把这个法证给停止下来,否则整片大陆将会生灵涂炭。”

狮子的一席话让三个人脸色大变,而狮子在说完之后,脸色更是变得难看起来。

瞬间就献出了真身,也不管洛天音的呼喊,直接冲进了落日广场之中,因为此时此刻,那台上的人正在开启法阵,若是在慢一步就没办法挽回。

金光大闪间,街角的狮子瞬间扑了过去,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四周的情况,以至于狮子扑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防范瞬间挡在两旁的傀儡,被狮子的吼声的轰飞出去,一下子出现了空隙。

“来不及了主人!希望你们能够救下这片大陆!”

“不!”

洛天音惊叫一声,然而他已经来不及阻止狮子就这么飞了出去,因为他的出现打乱了此事正在施法的整个法阵台法阵上面的人一片混乱顿时之间裂开了一个很隐晦的口子,能够让三长老趁虚而入。

沾着老井跟狮子的身后冲了过去,引起了法阵上面那几位长者的注意,他们此时正在施法的阶段,若是被破坏,所有都会功亏一篑,不得以他们暂停了手中的所有活,向着狮子跟三长老出手。

狮子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他孤注一掷的冲了出来,就是为了吸引掉所有的火力,他是魔兽,他没有感情,可是自从认了洛天音为主之后,他发现其实人类并非是十恶不赦的,人类跟魔兽也并不是不能够和平相处,至少它的主人对它是非常的好,他不希望看着洛天音死去。

还那么年轻的小姑娘,怎能够就这样子断送了自己的性命呢,他还能够活得很好,也希望他未来能够过得更好。

狮子在内心说了这么一番话,眼中已经变得绝然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洛天音想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君临渊死死的摁住它两个人窝在黑暗的墙角里边,目光的那一头,整个广场上变得混乱不堪。

“狮子是为了救你才会选择这么做,你绝对不能够让他所做的一切都化为虚有,不管如何等到他们把人引开,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的破掉这个法阵。”

君临渊让洛天音不要冲动,洛天音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狮子虽然傲娇跟了他时间也不长,可是他已经把狮子当成了很好的伙伴,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他冲进了人群之中,血色已经染上了他的眼睛。

“我怎么这么无力,我为什么实力这么弱,我若是再强大一点,我的伙伴们就不会这个样子他们为了保护我,丢掉自己的性命。”

昨洛天音哭了,就宁愿使劲摁住他,让他别多想,外边狮子已经献出了身,庞然大物一样的金色渲染着整个广场,使得广场周遭的一切都黯然失色,狮子的庞然使得山长老的身影变得虚无,若想反倒是给了他最好的保护。

天府谷的长辈实力都非常的高山,长老的实力也仅仅是在谷主之下,他的实力在眼前这帮人来说虽然算不上非常决定,可是还有一头圣兽在克制住,他们就给了很大的压力,他们不得以全力联手对付三长老跟狮子,三张啊他们顶着巨大的压力慢慢的把战场从广场中心往外面转移,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其中的蹊跷。

时间不等人,他们很快便把人给吸引了出去,就在这个时候君临渊拍了拍洛天音两个人不再犹豫,立刻从黑暗之中冲了出去,两个人联手速度极其快,瞬间就冲到了高台之上,而这个时候他们也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用尽全身的力量把高台直接轰成了废墟。

别人虽然想阻止,可是因为被三长老跟狮子限制住了身形根本就来不及去阻止高台轰然炸毁之后,所有的傀儡都为之一振,这个时候那些人已经爆发出了强烈的怨气,狮子为了保护洛天音他们淘宝,不知吞下了什么,变得极其的恐怖,国画后的狮子对那些人大打出手,终究是拦住了他们洛天音等人把最后的法证全部销毁,核心被他们砸碎之后,终于这个法证被破了。

落日小镇里面的人全部变成了傀儡,在法阵破裂的一瞬间慢慢的清醒的过来,他们纷纷倒地,不久之后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

可是狮子因为过度的出手奄奄一息,还来不及跟洛天音告别,便闭上了眼睛。

黑衣长者没想到人类在他的眼皮底子下竟然做到了这个地步,毁了他的一切,他发狂,但是天府谷的谷主也一样为了保护他古中的所有弟子,强行让自己提升了极其强大的力量,跟他牵制了很久。

最终那黑衣长者见已经无法得手了,便挥一挥衣袖,快速离去,谷主陷入了昏迷之中,重伤倒地,但索性性命无忧。

那些人见计划已经失败,不得已全部逃离落日小镇,落日小镇里面的居民慢慢的恢复意识,他们发现,原来自己早已经被惦记上了,而小镇的镇长,因为这件事情才告知原来落日小镇以前就是在一个古老的法阵之中建立起来。

小镇的底下似乎蕴含着某一些法术需要的能量,因为这件事情被他们惦记上,而落日小镇从古早以前出现,其实就是一个刻字封压住这些巫术起来的一个守护门派,他们的老祖先在这个地方定下了特别多的符文咒语一面,那些不该出现在人世间的东西出现。

没想到千百年后还是被人找上门来了,而且差一点整个小镇的人都要陪葬,索性天府谷的人出现的及时救了他们,还有很多醒来的人老早就发现了狮子的身影。

也知道在这一战中牺牲了一头圣阶级别以上的魔兽,魔兽是为了救下他们才会选择自己魔化,用强大的力量守护住所有人。

他们都漠然了,以前的他们一直以来都认为魔兽跟人类是不共戴天的天敌,可这一次他们却觉得,其实魔兽跟人类完完全全可以和平相处。

落日小镇回归了平静,天府谷的谷主也从重伤昏迷之后醒了过来,洛天音他们的所作所为所有人都知道,所以回了天府谷之后,谷主亲自拿出了石花,并且当着所有人的面交给了洛天音,没有人觉得他们拿走了天府谷的宝物,有何不妥?

因为若不是君临渊所得到的情报,他们早就已经死在了小镇里面,连同落日小镇上万的居民也都惨死,现在却因为他们的情报而活了下来。

“若是我再强大一些,狮子就不会死吧,他救了我的命,救了你们所有人的命,我希望今后人类跟魔兽或许能够改变一下局势,不再是像天敌一样互相对立。”

洛天音留下一番话跟天府谷的人拱手告别,这一趟过来失去了狮子,但是也让让成长了很多。

洛天音带着石花,跟君临渊告别了天府谷,朝着青竹书院而去。

(本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快穿这个系统有老板快穿这个系统有老板酒醉·|幻情相传女帝千念脾气不好,怎么个不好呢,举个例子?神魔大战时,前任魔君叫阵,废话多了点,千念直接将他杀了……问别人喜不喜欢自己,得到否定答案时,直接将其带进了系统,一世不够,那就多来几世…… 千念:我脾气不好吗? 凤冥:挺好的。
  • 恣意红尘劫恣意红尘劫左潇瑶|幻情佛说:缘从心起。孽缘孽劫,长明灯前,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她不过一介彼岸花妖。而他是仙界几千年来唯一的帝君。她误打误撞成了他的徒弟,成日像是什么都不在乎,没心没肺的扯着他的衣袖笑,叫他师父。最后,红霞满天,他满眼都是红色,那是她的血。他曾以为自己的心底空凉一片,如今才知,他的心只有那么一件物品,惟她而已。握拳,袖中雕琢精致的彼岸花玉簪不知何时摔在了地上,碎成了两半,最中间的彼岸花蕊深深地划过他如玉的掌心,划出一道血痕。仰头,烈酒下肚,谁混着血尝着苦,谁含着泪饮,觉着凉。欢迎加入扑街企鹅号:552492986
  • 纨绔尊后纨绔尊后云中月苑|幻情娘亲抚着她的头,笑得眉眼弯弯,“娘亲会保护你一辈子的。”她做到了,即使自顾不暇,她仍无悔意,用她的一辈子来守护了她。哥哥紧紧将她护在怀里,掷地有声地道:“无论何人,若要伤害你,必然踏过我的尸体。”他做到了,即使蜿蜒的红线在他脚旁绣出一朵朵艳丽的彼岸花,他仍一如初见之时,风姿卓越,霁月清风。爱人揽着她的腰,亲吻着她的额头,语气温柔似水,“为了你,我可以抛弃这个世界。魔挡杀魔,神挡,我亦弑之。”他做到了,即使曾为神的他夺万人之血骨献祭,他仍是她记忆中那个爱她胜过爱自己的传奇。天曰:汝此生注定颠沛流离,无所归处,所爱之人亦无一人生还。吾言:若天言定如此,我便覆了这天!我自信命不由天!
  • 昭天录昭天录老坛柠檬糖|幻情荒山弃婴,从出生便身处棋局。身世之谜,我在何处,又为何人?
  • 傲世天下之邪王狐妃好妖娆傲世天下之邪王狐妃好妖娆清风不再|幻情一朝穿越,竟成了狐狸?还被世人闻风丧胆的幽王带回了家?进行着各种恩宠?“娘子,我饿了。”某王色眯眯的盯着已成人形的狐狸。某狐双手环胸,微抬头,一脸的高傲:“自己找吃的。”于是,某个房间的床,吱响了一夜。
  • 我的男神是条狗我的男神是条狗未央菌|幻情“我的爱神是条狗……” 爱神降临,沦为萌宠,想要经历三重情劫,一重孽缘,来洗净铅华,再次登入神界。 爷爷走后,萌宠被乔智秀继承,乔智秀告诉它:以后她定要找个像爷爷那样可以照顾疼爱她的男人…… 她找到了,可是遇到的却是一条拉布拉多!它名九菊,爱神附体,变起身来比那学长还要帅气;它会俘获芳心,是战无不胜的觅心猎手,悄无声息,就让乔智秀坠入爱河。 “九菊,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你是我一世孽缘,必将中我爱神金箭……”
  • 如婳之纪如婳之纪诗与炸鸡|幻情简介 前世 婳为保他生 除他全身功力,命他永世看守天牢 婳:“我定会为你正名!” 可不知情的白纪:“我定会复仇!” 今生 白纪:“前世让我那么委屈,想让我怎么罚你?” 婳:“别看我现在是个凡人就好欺负!” 白纪:“夫人饶命……”
  • 骑狐难下骑狐难下梦迷紫烟|幻情在这个地方,动物成精,他们与人一样生活着,拥有同样的感情和生活习惯,耳朵和尾巴是他们的标志。以狐虎狮熊四国为主的生活。四国的争斗几乎没有停止过,我们的女主人正是这猫族部落自小派到狐虎两国的人,目的是让四国崩溃。但是,她与狐国王子邂逅让人……
  • 风华倾情风华倾情戏娇i醉殇|幻情“曲昱林,我恨你”兰灵双眸死气沉沉的望着他。“恨又如何”曲昱林冷冷的说生如兰花,聚灵化妖,修炼成仙,坠落成魔,一念之间,沧海桑田。南离南白误落魔渊,兰灵称帝,转眼万年“你若成仙,我与你一起升仙,你若成魔,我定为你走火入魔!”天帝陨落,羽墨染掌管仙界妖王被诛,人间烽烟四起“大哥二哥,我该怎么办?”“兰灵,为了你不入轮回,斥于三界之外,我一点也不后悔!”“灵儿,若有来生,我定不负你!”忘川水封锁灵智,不愿化形,他仍痴心等待,既使不会有给果“我陪你”他闭上眼睛,洒然轻笑
  • 萌神驾到萌神驾到大圣是姑娘|幻情江山如此多娇,大神如此萌烧!你听说过仅靠卖萌就能获得很好的大神吗?明明靠卖萌就能活的很好,偏要靠我的实力!这就是属于一代萌神的任性与傲娇。苏安。神界唯一的萝莉大神,小小的身板儿蕴藏的无上的力量!偏偏长了一张萌死人不偿命的脸,每天顶着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眼神,压力山大!墨九卿。某一神秘组织的老大,妖孽的外表下隐藏着一副黑得掉渣的心,偏偏喜欢玩儿死人不偿命,我们叫他——黑芝麻汤圆!“小安安,来给爷卖个萌——”“嘿嘿,九九乖,该吃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