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五十三章,停尸间的讨论

孙受业将尸体重新缝合好后,又用白布将其包裹起来,使得尸体看起来像极了一个木乃伊。

他看向一旁刚刚将尸体放下的王刚说到:

“这具尸体年龄大概在十七岁到十九岁左右,死因是因为内脏破裂所导致的大出血,并且全身有多处骨伤。”

“嗯,你继续检查下一个,我再在周围看看有没有其他的线索,其他人继续警戒。”

“是!”

“是!”

孙受业看着其余几具头上被王刚插出窟窿的干尸,心中在默念了一声“罪过”后,便开始继续调查起这些干尸的死因。

由于第一具干尸的死因已经被检查了出来,所以之后的几具只要着重检查骨骼和内脏就可以了。

第二具,死因:内脏破裂。

第三具,死因:全身多处骨折头部有致命伤。

第四具,死因:脊椎断裂。

第五具,死因:助骨断裂后扎破肺部。

第六具,.........

孙受业一边解刨一遍嘴里诉说着每具尸体的死亡原因,并且每一具被解剖后的尸体,都会被他恢复原样后在用白布包裹好。

直到解剖到最后一具尸体时,孙受业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继续解刨。

这具尸体和其他几具明显不同,它的左臂明显是被锋利的刀具所砍断的,并且没有做任何止血的措施。

“流血流死的吗?........”

孙受业带着这样的疑惑开始解剖起这具尸体来。

和孙受业猜测的差不多,虽然这具尸体也有几处骨伤,但都不是致命伤,而且内脏和头颅都是完好的,其他重要的部位也没有受伤的迹象。

那他的死因就只可能是左臂的大出血了。

“队长!最后一具干尸的死因也查出来了,但是比较奇怪。”

王刚看向孙受业放下了手中的砖块。

“奇怪?”

“嗯,死因是左臂被刀具砍断后大出血所致。

从表面看伤口很光滑,凶器是大型的锋利刀具,类似于砍刀那种。”

“你是觉得这具尸体和其他几具死因不同而感到奇怪吗?”

“嗯,其他几具的死因明显和咱们找到的大量病人资料所吻合。

但是这具明显不一样,而且我想不出是什么样的情况能让他在左臂被斩断后没有时间来处理伤口。

主要是哪怕用衣物来扎紧伤口的处理都没有。”

宋林飞看着干尸的断臂说到:

“会不会是黑社会打架斗殴被砍断的?”

“不像,他身上除了这处刀伤外没有其他的刀伤,也没有被捆绑的累痕,虽然和其他几具一样有多处骨损伤,但都不是致命伤。”

王刚思索了一会后,向孙受业问到:

“你说他们的骨头都有损伤的地方,那他们的骨伤有愈合的迹象吗?”

“没有....”

“那能确定出他们是否在同一天内死亡的吗?”

“太难了,虽说人体在死亡后,我们可以用看皮肤、血液、骨骼等变化来推断尸体死亡的时间。

但他们死亡的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没有专业的仪器很难检查出来,就算有仪器,想要检查出死亡时间也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

王刚轻敲着自己的头继续到:

“如果假设他们是在同一天受伤并且死亡的话,那是否符合现在的情况?”

“这......倒是符合,但是....”

王刚摆了摆手。

“没事,我们可以先假设这些人同时遇到了某种灾难,并且这个人的左臂被某种东西砍断或者使他不得不砍断,并且没有时间来处理伤口,必须要一直逃命才行。

而且他们都有骨折的特征,所遇到的情况一定都是相同的,只是这个人更加倒霉罢了。

咱们将之前调查出的所有线索都套在这些尸体身上,看能不能将这种未知的灾难给推理出来。”

孙受业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并没有说出来,最后还是同意了王刚的想法。

虽然王刚的这种假设并不严谨,而且错误的判断还会使整个队伍葬送在这里,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好先这样了。

“嗯,医院一下子多出了这么多同样伤患的病人,这灾难的规模做起码也是波及了全市的,如果可以在去其他医院搜查的话,那就可以肯定这种假设了。”孙受业一边将尸体缝合,一边说到。

王刚到:“最重要的是,咱们只找到了这么几具尸体,这明显不对劲!”

王刚看着神经已经开始有些放松下来的几人,忍不住想到:

“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要抓紧时间将这种危险查明,然后撤离这里!”

李飞说到:“你们说这会不会是由强烈的腐蚀性酸雨造成的,这正好和之前那种不明腐蚀物对上了。”

孙受业将白布一圈圈的缠在尸体上,回应到:“不是酸雨,如果是算雨的话,那么陆地会被腐蚀的很严重,但这里的陆地并没有像房屋腐蚀的那么严重。”

王刚补充到:

“但这里的地上却有风蚀的痕迹,不......应该说这里到处都有!除了人少的地方.....”

王刚说完沉默了片刻继续说到:

“那么我们有必要相信这些风是有意识或是被某种意识操控的,并且对生命有强烈的敌意。

而且自从咱们来到这里之后就只遇到过一次风,而且那风来的同时还发生了一些状况。”

孙受业拖着包裹好的尸体放在角落里一排排摆好,说到:

“如果以他们遇到大规模的风灾来推断的话,那么我猜测他们的这些骨伤很可能是被风吹起的重物所砸伤的,而那具尸体的断臂也是那灾难本身所导致的。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推断而已,毕竟现在我们找到的线索还是太少了。”

李飞看着墙角一排排的尸体忍不住想到了205号房间。

“你们说这城市会不会是被那种怪物给毁掉的?”

李飞刚说完几人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虽然几人现在看似正常,可每当闭上眼睛时,那怪物向几人扑来的情景依旧能呈现在他们眼前。

王刚思索了一会后,说到:

“不太可能,那怪物的回复能力虽然恐怖,但以一个城市的军备来讲,那种东西根本翻不起任何风浪,即使数量再多,面对重武器的压制也会吃力不讨好。

之后出现的那些血刃.......虽然瞬间切断人类的手臂没什么问题。

但我不觉得正常人在被斩断一条手臂时可以从那东西的手中逃出来,就连咱们在宋林飞异能加持下也是死里逃生才跑出来的,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

孙受业继续补充到:

“而且后面林易的鞋子在被斩断时并没有出现被腐蚀的现象。”

宋林飞打了个哈欠,掏了掏耳朵说到:

“啊~哈~那我们可以把风和腐蚀物结合在一起嘛,他在逃命时被带有腐蚀性的风给吹到了左臂。

这使他不得不将左臂砍断,而其他人为了逃避那风所以一路上就拼命的逃跑,但在逃跑的路上还是被风吹起的各种东西砸到,所以他们浑身都有受伤的地方,

可虽然他们撑到了医院,但因为伤的太重所以没撑住。”

孙受业反驳到:

“先不说腐蚀性风的问题,就单说那几具尸体,他们受的可都是致命伤,不可能在受了伤之后,还能自己逃进医院。”

王刚看向花泽飞说到:

“而且人是跑不过风的!花泽飞,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我......我没什么想法...”

“没事,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说出来。”

“是...是!”

“好了,讨论到此为止!现在主要注意风和腐蚀物,收拾一下装备,准备去资料室过夜,明天去搜查其他医院和这里军队的动向。”

“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她的男友是忠犬她的男友是忠犬凤洛白|短篇那年夏天,他对她一见钟情。 他说:“小姐姐,恋爱吗?我超甜超专一。” 他说:“刘丝楠,答不答应是你的事,要不要继续追你是我的事。” 他说:“刘丝楠,知道吗,我看不见你就想你,你不开心就很在意,你笑我就开心,你生病就很担心,你说,我是不是要疯了。”
  • 不良情绪记录簿不良情绪记录簿妜er.|短篇算是公开的日记本吧,记录情绪变化,其中可能会稍有夸大。 女生的一些小心思,以及情绪糟糕的人面对男朋友的表现。 主要讲一些本人情感方面的事情。
  • 老鼠看到猫老鼠看到猫五毛的崽|短篇老鼠没想到自己会和猫相处呢那么好,并一度感受到猫对它的欢迎。可是,后面的猫打破了老鼠的幻想,原来不是的,不是它的猫,就不会对它好。它想猫了。
  • 我们的恋爱我们的恋爱青阳哥哥|短篇我和她,从游戏里认识,在现实中走到一起。
  • 逮捕迷心小丫头逮捕迷心小丫头乔绯泠|短篇少年时期的宁淼生被易以航收养,却不想自己渐渐沉溺在他的温柔之中。 宁淼生想要逃离,却不知道易以航早已像她一般泥足深陷。 两人因为种种原因各居一方,再见时她已不记得他,只在别人怀里巧笑嫣然,对于他,只道,“先生,我们认识吗?”
  • 青春回忆笔记青春回忆笔记悲切自知|短篇这是一篇跨世纪的个人经历感悟,作者的处女作。笔锋青涩,记载我的年华二十载。
  • 熊孩子大逃杀熊孩子大逃杀梧兴|短篇《熊孩子大逃杀》改编自两部我的世界(mc)游戏微电影《熊孩子大突袭》、《熊孩子大逃杀》,作为前两部的续集。主要剧情:大魔王阿牛被阿达和阿西搞得身败名裂之后,阿牛组织了一群叛乱分子准备攻下犀利村,并且绑架了阿达。带有主角光环的阿西将如何拯救?
  • 波转波转乱疚|短篇这是一个围绕“轮回”的故事,他将在世界中闯出怎样一番天地呢
  • 纯幕纯幕林槿辰|短篇单纯且无知,这便是最大的幸运,不会察觉阴谋与伤害.......
  • 徒然上心徒然上心木易牙佳|短篇这世上说不清先有人再有命,还是先有命才有人,顾家少爷出生的时候就差人算了一卦,据说此子命带富贵,可没什么老婆命,吓得一家人给他找了一个童养媳,二十年后,这个童养媳却成了顾家的二小姐管心,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又隐瞒了什么?岁月流转,情深依旧,管心在她故事的结尾写道:如果人的一生只爱一个人的话,那么时间变深沉,岁月成遥远,从此,车马邮件很慢,书信很远,日子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