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离去

一通闹下来叶羽兮感到身心俱疲,老爷福晋虽说是累了但是高兴啊,小格格在洗三时哭的响亮人们都说是是个有福的,再说各家的礼送的也是厚重,宾客都走了这氛围还是没有落下。主子高兴了赏了三个月的月钱干活更是麻利。叶羽兮早早在吴嬷嬷怀里睡的香甜。

“老爷宫里的王公公来了。”这王公公是娘娘身边的人这时来,佟国维想到。快步向前厅走去看着那王公公在喝茶,旁边的小太监那着几个箱子一时也想不到这里面买的什么药。“给大人请安。”王公公说道。公公请起。“这是?”“这是主子爷和娘娘给小格格添盆的。”“谢主子爷赏。”佟国维向那皇宫的方向磕头谢恩。“这礼送到了奴才也就回去了。”佟国维向佟管家看到会意到临走前给王公公塞了荷包。看着王公公离去坐在上堂看着这几个箱子一时让人想不清。“老爷这是主子爷赏的为何叫娘娘身边的人送过来?”“都说了这是主子爷赏的收着就是了。”“是。”夫妻俩一时无话。

夜深了。

“哼,小格格还没长大呢这就等不及了!你说一个小小的婴儿能威胁到她这般容不下人!”“福晋小心隔墙有耳啊。”桂嬷嬷温和的劝道。“别人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我能不知道!”福晋气急道。“福晋那位娘娘还在宫里呢手伸不在这里,福晋可别气坏了身子小格格还得你护着呢。”“告诉小格格身边的那些奴才小格格好不了她们的命就得留在这。”“是。”“老爷——老爷看着他是真心疼爱格格但是留一手也不至于无路可走。好了,歇息吧。”灯灭了。

——————————

景仁宫。

“送过去了?阿玛可有说什么。”“回娘娘大人并未说什么。”“下去吧。”砰!“阿玛这是什么意思本宫不过就是给那位小格格添盆吗!同时要让他记着前朝只有本宫才能说的上话,一个小婴儿值得吗?值得吗!”“娘娘,您歇歇气再说那个小格格还是个婴儿威胁不到您。”“她是嫡女我也是嫡女怎么额娘走了,府里当家做主就是那个女人嘛,不过是个续娶本来是推崔姨娘上位的好掌控,她倒好横差一脚嫁了进去,嫁进去也就算了还把崔姨娘挪到庄子里到现在也没回来,这几年损了不少人手府里的情况我们我不知道怎么呀嬷嬷?这女人生来就是克我的!”恨恨的说道。“娘娘少安毋躁,老爷不管咋们但是您是他的亲生女儿还是头一个出生的,可定也有几分情分在的,再说了夫人以前还留给娘娘不少人手府里的人手不多了但是还有一位呢,那位可是不简单,给她紧紧皮我就不信她能舍了,投信于福晋那边,我们我不会寸步难行。”苏嬷嬷安慰道。“额娘——额娘——”“好了四阿哥来了。”佟贵妃把脸上的表情收起来。

————————————

乾清宫。

“李德全,礼送去了?”“回皇上送去了。”李德全小心翼翼道。“嗯。”“听说倪震大师就要回京了改天就去拜访。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说。”“皇上,那礼是贵妃让王公公送去了,奴才派的半路上肚子吃坏了,碰上王公公也去送礼便一道送去了。”一时殿里一片寂静。李德全身子弯的越发厉害。“既然这样这份差就别办了。”康熙说道。“是。”声音末了下去。

——————————

“什么有一个和尚,老爷还见了!”叶羽兮被尖锐的声音吵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吴嬷嬷,吴嬷嬷赶紧抱起来哼着歌谣摇摇晃晃的叶羽兮慢慢的合上眼。“福晋听说是倪震大师老爷就见了,就在前厅呢。”“倪震大师快扶我去看看。”脚步声走远了叶羽兮进去了梦乡。只是这个梦——“荣锦——荣锦——该醒了。”叶羽兮睁开眼看着这个迷雾世界只听那声音越来越近,白雾慢慢散去这是个空间,随着声音走去,只见一茅草屋,推门进去一画像挂在那,进去看着这个屋子瓶瓶罐罐的有上万种屋子里有股草药味,是丹药!!!左边瞧瞧右边看看喊到:有人吗?有人吗?!“小丫头是个迷糊的!没有学到那个老家伙的半分精明,可偏偏选你当了徒弟,惹来了杀身之祸。哎!”“是谁人在说话!”“小丫头本尊在这儿呢!”叶羽兮看着这画像觉得越来越像一人:师叔!

“第子拜见师叔。”“呵呵起来吧。”“师叔,我师傅呢?”“那老家伙在闭关呢,听闻你的消息托我来看看你。”师叔打趣道。“只是你香消玉损你师傅了伤心了一段时间呢。”语气低迷的说道。一时俩人无话可说。“算了都过去了。”“师叔你怎么找到我的。?”“常常在身边带的那个玉佩是我给你的,里面有我一丝精魂,你在香消玉损是一滴血滴到这玉佩上,跟着血脉只知道你脱胎了,今日你打开这个空间也是因缘巧合。我的时间不多你细细听着。”“是。”“这玉佩是仙物,你滴血认主因缘巧合下开启,只是这世间无任何仙气可供你修行,欠下了因果轮回,外面那和尚也是我给你找来的,前世是你师傅的一位弟子,潜心跟着他可保你一世安稳,去佛寺,吃斋念佛足足13年不可有一丝怠慢,还了那因果你这一世的父母才得平安,你身上的因果早早还完对他们有益,否则反馈你受得受不住也是一说,他们是凡人必死无疑!这房子里的丹药在你还完因果之前不肯动的。好了,荣锦,去吧。”师叔的声音越来越虚直到不见。荣锦恭送师叔。

“佟佳.羽兮——佟佳.羽兮——醒来了。”一声一声,眼睛慢慢睁开,只见一和尚坐在床前,那双眼睛看透红尘眼底近视慈悲。“额娘的羽兮你可醒了,呜呜呜。”“夫人,小格格欠下的因果轮回得早早还完,才可得一世安稳啊。阿弥陀福。”“好好,多谢大师。”“阿弥陀福。”

原来在吴嬷嬷怀里睡着了,到了时辰怎么也叫不醒,一时吓坏了众人。整整三天,我昏睡了三天,没有办法叫来那和尚。

“你们几个跟紧格格了,她要出什么事可得小心你们那颗脑袋!”狠厉的吩咐道。转身。“额娘的小格格你早些回来啊。呜呜呜。”忍不住苦出身来。“好了好了,只是吃斋念佛又不是去受罪,别担心了,在说还有大师在那。快给小格格准备好东西要有十三年呢东西可得齐全了。”佟国维安慰道。福晋打起精神开始张罗。

三天后。

一辆清淡无奇的那车向江南方向跑去。

而佟佳.羽兮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追夫小记追夫小记雪漫南陌|短篇浮生一梦 但求无憾 矢志不渝 愿抵初衷!
  • 秦征的一生秦征的一生惊爵|短篇叙述了上世纪90年代一个山区孩子短暂的一生。
  • 我们都是变脸大师我们都是变脸大师零零叁|短篇社会的你、我、他都是个变脸大师,可以变出一张张适宜的脸与传说中的变色龙无异。
  • 散文随笔散文随笔青年|短篇《散文随笔》《数字笔记》这是我的两本书,不是什么小说,只是散文随笔,一些情感感悟,诗词而已,还有点哲理的人生感悟。新书,灵异文,《阎罗无常》
  • 最后一座不孤城最后一座不孤城一不平凡|短篇我们就像是那微小的尘埃,面对命运的安排是那么的无能为力。我们两个人的爱情路是那么的漫长,似乎是无止境的,你在一端,而我却在另一端。我们约定好了,如果有来世,我们一定要做最平凡的我们,那时候,你等我,我等你,我们一定要在一起。如果你毁约,如果你反悔,那么,我诅咒你,我诅咒你找到一个你更喜欢的人,开心的,毫无遗憾的过完你这一生。
  • 绒毛猫绒毛猫月似深夜|短篇是由于一只猫引发的日常生活,一只猫却让俩人的命运纠缠在一起,一个女装大佬,另一个男装憨憨。。。
  • 深山老人和狗深山老人和狗小林杰|短篇深山老人和狗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陕西安康市一个偏僻高山上最顶处也是最后的一个小村庄叫做(青峰村)在这个深山老林里居住着一位年已八旬的孤身老人,每天除了听到一些鸟叫声之外几乎安静的有些让人害怕,老人养了一条大黄狗名叫做“滚子”,也只有它陪伴老人不离不弃将近度过9个年头,老人和滚子相依为命,因为时间久了老人和大黄狗有种说不出的亲情存在,每天老妇上山下山或者爬山下地不管走到什么地方·大黄狗都紧跟相随前后照顾着老人,就像一位守护神一样日复一日的保护着老人,滚子是一个不寻常的狗;它除了不会说话之外但很多地方很通灵性,几乎懂得人的情绪和安慰人,它好像还有点预知当天要发生的不祥之事。
  • 脑洞演绎法脑洞演绎法茅乐后|短篇意识是散落在宇宙中的沙粒,每一颗沙粒都有可以意象出宇宙可能呈现的模样,只要你脑洞够大,够胆。
  • 豪门深爱:总裁的灰姑娘豪门深爱:总裁的灰姑娘程笙|短篇“你喜欢钱”夜凉尘平静而冷冽的声音悠悠地响起来,面前的女孩脸色苍白,她咬着下唇,眼中闪过一丝坚韧的光,抬头对着他那张英俊如天神的脸,一字一句地说:“学长…哦…不对,夜先生,你难道还要问吗?我没钱,而你有钱啊,有了你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不是吗?”“啪”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落在许欢颜的脸上夜凉尘如冰的声音响起“滚吧”说完从钱包里扔下了一大叠红票………从此,她不再是他的情人,可是夜凉尘你知道吗,许欢颜爱你,爱了你整个大学季…你不知道,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夜凉尘,这辈子你是我的深爱,所以下辈子我希望我是你的唯一
  • 星潮——中国新生代更新代科幻名家新作选星潮——中国新生代更新代科幻名家新作选董仁威|短篇一部中国新生代、更新代科幻作家的选集:《星潮——中国新生代更新代科幻名家新作选》的文稿摆在我面前,我看后亢奋不已。中国科幻小说,到了一个井喷的时代。这样的形势并非凭空而来,而是与神州大地万象更新,经济和政治生活飞速发展密切有关。时势造英雄之说,在历尽沧桑的中国科幻小说发展史上,表现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