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听戏

太后又拉着初似锦聊了许久,脸上许久都没出现过笑容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初姒锦那是把太后逗的哈哈大笑,寿安宫的笑声也是经久不衰。

夜里皇帝去看太后,发现太后没白日那般苍白,面色红润,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问,“母后心情看似很不错。”

太后她老人家也是拉着皇帝的手,小心在皇帝耳旁说些什么,皇帝也是哈哈一笑,太后看着皇帝,目光慈祥,“贵妃甚好,皇儿挑人眼光不错,哀家喜欢,要是有孙子抱就好了。”

皇帝听见抱孙子三字,带了点严肃,“锦儿还年轻,要孩子还早了点,儿臣不想让她步母后的后尘,加上如今天下不太太平,所以,儿臣还没有要孩子的打算。”

太后也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也是,当年母后就是怀你过早,身子骨没调养好,才变成如今这副模样,贵妃是个好孩子,罢了,你们那年轻人想怎么弄,便怎么弄吧,哀家这一副老骨头就等着安享晚年,抱大孙子和孙女了。”

皇帝又在太后宫中坐了会儿才走,被钟公公问要去哪,皇帝回都没回答,径直朝云锦宫走去。

钟公公总感觉脖子上凉凉的,赶紧拉了拉衣角,这晚上凉风习习的,怎么还出汗了呢?

皇帝踏进云锦宫,看见初似锦拿着一本游记在看,还看的入神,示意钟公公不要通传,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皇帝抽走初似锦看的书,却见初似锦已然睡着,顿时笑意肆起,

将初姒锦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皇帝又在床前站了好一会儿,看着初姒锦睡的可香,就离开了。

“钟公公回宫吧。”皇帝边走边对钟公公说道。

说来也巧,这云锦宫前面就是紫宸殿,倒是也离的很近走几步就到了。

其实猫锦宫未必就比云锦宫差,猫锦宫是皇帝特意为初姒锦布置修葺的,不过既然初姒锦喜欢云锦宫,让她住就是了,这样两人还能离的近了点。

进了寝殿,皇帝脱下外袍,对着钟公公吩咐说,

“今个儿母后刚回宫,想必会无聊,明日你就按照谨贵妃的意思,去请母后来听戏。”

“是,老奴知道了。”

钟公公精明着呢,怎么会不知道皇帝的意思,皇上这是替谨贵妃考虑呢,既然皇帝吩咐了,钟公公照做就是了。

––––

“谨贵妃这出戏安排的好啊,哀家正好回宫了有些无聊,谨贵妃费心思了。”

太后一边听着戏,一边夸赞初姒锦,眼角笑意满满。

初姒锦递给太后一块糕点,笑着说,“太后娘娘过誉了,太后娘娘不如吃块糕点,这糕点软糯不腻,很适合您吃。”

太后接过初姒锦递来的糕点,送入口中,轻轻咬下一块,糕点入口香甜,一入口就像化了似的,太后也忍不住赞叹:

“这糕点确实好吃,谨贵妃有心了,哀家喜欢。”

“太后娘娘喜欢就是了。”

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谨贵妃这般心思,可是下了功夫的,不知是早有准备还是借花献佛?”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生三世之雨音倾澈三生三世之雨音倾澈亦恋菲凡|古言躲不开那三世情缘,打不翻那忘情之水,饮下后,忘记了前尘。向来情深,奈何缘浅,注定永不再相见,也要奋不顾身,或许是那苦修五百年换来的一个回眸,等待一千年得来的一次邂逅。爱得很深,伤得很重。能做你的护花使者,一生足矣。第一世,天宫之上,默默守护;第二世,凡世之中,江湖恩仇;第三世,穿越古今,咫尺天涯。
  • 阴差阳错:世子的绝色妃阴差阳错:世子的绝色妃蔷薇晚晚|古言一觉醒来,陆青青竟发现自己穿越了,被嫁人,被受伤,被陷害,还被一个高冷男追着不放。那个谁谁,请放手好吗,你认错人了。某男一脸深情,这一生我都不会再放手。——————————————————备注:架空。还有,个人感觉是暧萌宠文。
  • 风吹花烬香满园风吹花烬香满园兮无常|古言他是东临天朝帝子,坐拥万里河山,执掌雄兵百万。 她是西晋弱国最小的公主,儿时与北宸国结下娃娃亲却被迫前往与东临天朝和亲的道路。 一场阴谋策划的和亲政变,令北宸国吞并西晋国,骤时狼烟四起,尸横遍野。前往东临和亲的队伍被沙暴冲散,身为和亲之人的她遭人暗杀,容颜尽毁,身中剧毒奄奄一息。亡命途中,阴差阳错之下巧遇其庇佑西晋的白狐圣女。 当层层往事将一波波阴谋浮出水面,其涅磐之路,才刚刚开始……… 戏子否?红唇尝,追忆否?凤还巢。不解相思苦,空留风吹花烬香满园。
  • 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是以卿卿|古言太历二十二年,至亲蒙辱,幼子惨死,她的善良换来的是夫君无情,长姐无义。这仇,这怨,只能以血来还!曾经执意相随的夫君变成势均力敌的对手!曾经倾心相赴的邀约变做险象环生的战局!腹黑冷面的睿智王爷,志同道合的世子殿下,竹马情深的少年将军……一切重来,她不允许自己的命运被操纵!这一世,她要手刃仇人,也要享受一世的锦绣福缘。
  • 访花录访花录八日樱|古言很久以后,他仍然记得二十岁那年遇到的人。 少女白衣白裙,用带笑的声音念了八个字,说完就飘然离去,像流过他掌心的风,像谁都抓不住的月光,又像天上卷舒自在的浮云,和冬日里触手即化的雪。 -------------------------------------- 她身负血海深仇,蛰伏七度春秋,一朝掀开伪装拂去尘埃,非攻剑在手,斩尽不义人。本以为今生独孤终老,偏有人折花相邀,方知此心悸动、温柔、眷恋,皆归于他。 -------------------------------------- “那我呢?”谢沉突然道,“我是什么?” 醉得站都站不稳的少女挥剑指月飒然一笑,高声回答,“身在深渊,心如日月。” --------------------------------------- 他们的人生并不只有报仇,还有爱情,还有大义。
  • 独宠无良丞相独宠无良丞相念执着|古言一朝穿越,变成女扮男装的丞相,心中甚是纠结。
  • 浮笙遗梦浮笙遗梦吾裳|古言“你终究还是负了我……”当泪缓缓落下,她的身体亦是变得冰冷,心,也重新冰封起来……再次相见,已是千年之后。历时千年的轮回,她早已忘记了他。于是,他开启了漫漫无期的追妻之路……
  • 女侠,你节操掉了女侠,你节操掉了魔小语|古言除了作为史上最没有节操最彪悍的女侠,柳瑾瑜还有着严重的恋兄情结。无奈命运却为她安排了两位兄长。义兄与她青梅竹马,却被迫分离。师兄与她情深意重,却背负仇恨。除此之外,白白嫩嫩任推到的小师弟似乎也不错。嗯……看无节操侠女怎么闯荡江湖,搅乱皇宫,与心爱的他双宿双飞。PS:欢萌文,无节操。
  • 梨窝盛酒把颜笑梨窝盛酒把颜笑团团爱圆圆|古言一曲歌谣,一段纷争,脍炙人口唱尽长安繁华,武林风云。然而,谁曾料,十年前的风起云涌在十年后又将卷土重来! 某天,一位世家公子爷从街上随手捡回了个古怪小萝莉,几日不见却成了自个儿小徒弟,还被迫莫名认了个“私生女”,自此沈老父亲心力交瘁的头疼生涯便拉开了序幕。只是,当年少时心心念念的青梅竹马“白月光”千辛万苦回来了,自家小徒弟却黑化了该怎么办? 这一场闹剧纷争,到底是负了谁?
  • 爱犹不及爱犹不及零雨其蒙蒙|古言因为上一代的恩怨,盛倓和阿罗交换了身份,盛倓成为盛国太子,阿罗成为尼姑庵女尼。一边是家国情仇,一边是年少爱情,执拗的两个人都作出了最坏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