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章 破空一剑

远离城镇的河边,除了哗啦啦的流水声就是鸟叫虫鸣声,这些声音虽然响亮却不扰人睡眠,因此,随意凑合睡一觉的话河岸边绝对是荒郊野外最佳之选。

素月悠悠转醒时,天已经亮了,她偏头看了看,发现自己躺在马车里,手臂上传来浅浅的疼意,她轻轻抬起手臂查看,手上的刀伤已经被包扎好。

“庄小姐,你在吗?”她缓缓坐起身,斜靠在马车上,小声地朝着马车外面喊了几声。

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应,只有河水哗啦啦流动的声音。

回想起前一天晚上在客栈内遭遇的杀手,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自己倒是中毒脱力倒下了,可是后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庄云梦该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吧!

一想到白慕山怒意满满的脸,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心一急,她顾不上身上有伤,就欲往外寻找,起身动作太猛,扯动伤口,手臂上包扎的浅色布条渗出了丝丝鲜红血渍。

掀开门帘,她往外大步走去,突然脚下踉跄,险些被什么东西绊倒,微微低头,才注意到倚靠在马车外车沿旁睡得正香的庄云梦。

从见到人的那一刻,她悬着的一颗心稍稍安定下来。

蹲下身子,她仔细查看了一番庄云梦,见呼吸脉搏均正常,浑身上下也没有任何伤口,松了口气,看来,只是睡熟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到自己刚刚叫唤了几声都没有回应,就连绊到也没有醒的迹象,她真害怕庄云梦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还好,庄云梦没事儿,一切不好的事仅仅是自己的猜想。

她将庄云梦小心地抱起,移动到马车里躺好,并且贴心地为她盖上小毯子,而后才轻手轻脚的出了马车。

此刻天已大亮,阳光也穿过树梢投射下点点光斑。

在马车外守了一阵子,素月轻轻撩起门帘看了一眼,马车里的人依旧睡得深沉。

昨夜晚饭没吃成,料想庄云梦醒过来一定会喊饿,她在树丛里随手捡了根有分叉的长木棍,用身上的短匕首削尖制成简易鱼叉,独自来到河边,准备捕获几条鱼作为早餐。

河不宽,也不深,水质清亮,河底的鹅卵石清晰可见,偶尔几条鱼从河底游过。

素月本就穿了身窄袖布衫,脱掉长靴后只是将裤腿挽起就下了河,下河后,左右看了看,一眼就注意到即将游过身旁的一条鱼。她保持着站定姿势,不敢轻易惊动河里的那条鱼,缓缓将握着鱼叉的右手举过头顶,待到鱼正好游到身前时,猛地用力,将鱼叉扎在鱼儿游的方向的正前方几厘米。

看似扎空,河里却漫出一丝血迹,她举起鱼叉,一条鱼正在鱼叉的前方左右摆动做着最后的挣扎。

成功捕获到鱼的素月的脸上并没有欣喜,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也是,行走江湖捕鱼抓鸟一类的事情没少干,早已经练就了一身本领,抓鱼在她看来再简单不过了。

而且,饿了一夜能够有条河抓鱼吃她已经深感幸福,在出任务的时候她什么都吃过,逼急了的时候,蚯蚓,蟑螂之类的小生物都是一把一把往嘴里送。它们味道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在极端时候不失为补充身体能量的“食物”!

正当素月将鱼丢回岸上,回过身想再捕几条的时候,她的眼睛突然看向河对岸,看了几秒钟,也顾不得没穿鞋,也顾不上丢在岸上的鱼,直接撒开腿跑向马车,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庄小姐,有敌袭!!”

河对岸的人惊觉被发现,纷纷从河岸旁的灌木丛中现身出来,踏着河水狂奔而来,河水被激起凌乱的水花。

素月赶到马车旁,见庄云梦并没有要醒的意思,直接抓着她的肩头使劲晃动,可就算如此庄云梦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素月又看了一眼已至河边转眼就要到眼前的敌人,急得满头薄汗。昨夜中毒受伤,她并未完全恢复,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够保证熟睡的庄云梦安然无恙,素月想着,若是庄云梦醒着,至少她情急之下还能自行躲避,总比躺着坐以待毙强。

事急从权,素月伸手就往庄云梦脸上拍去。脸是人痛感比较明显的部位,而且对于睡着的人来说更是敏感,可尽管已经加重了一些力道,甚至在她脸上留下了几道淡淡的指印,庄云梦却仍旧未醒,如果不是鼻下有浅浅的呼吸,她真的要怀疑是不是出事了!

几番呼叫都未成功,素月只得跳出马车,欲赶着马车能走多远走多远。只是,她一出马车,敌人已至跟前,此刻也只得抽出身上的剑,护在马车周边。

素月心里打定主意,就算自己的性命今天交代在马车边,她也得守住马车,除非是她先死,否则谁也不能靠近马车半步,伤到庄云梦分毫。

来人有十几个人,穿了和昨夜杀手一致的藏蓝色制式衣衫,他们呈半弧形围在素月身前,有些犹豫不定,并未立即上前。

久经拼杀考验的素月知道,在明知不敌对方的时候只能出其不意,于是,她不等来人先行出招,自己主动迎上去,与来人战作一团。

开始素月还能勉强应付,击退一波又一波冲向马车的杀手,时间一长,她的体力渐渐不支,前前后后杀掉几人,但是自己也没讨到好,背上和腿上均被刺中,衣物被划破,浸出鲜红的血。

她将长剑插在身前,右手紧紧握着长剑支撑着身体,左手抓着马车车沿,半扶着身体,看向杀手的眼睛满眼腥红。

剩余的杀手再次举着刀剑小心迈步上前,她想撑起身子对抗却脱力直接滑倒在马车上,眼见杀手们一步步靠近,她艰难的望了一眼马车里的人,还是未醒,她的脸上闪过绝望。

看来,今天她们是在劫难逃了!还好,庄云梦睡着了,梦里面对死亡应该不会很痛苦吧!

站在最前方的杀手发现她力竭,举刀就向她砍来,她一瞬间爆发出最后的力量,直直迎上去,用身体的力量将人撞飞出去,而她自己也倒在了马车的几米开外,眼睛微阖。

剩下的杀手们左右看了看,其中一个左撇子杀手提着刀向素月走了一步,很快被另外一个杀手拉住,冲他轻轻摇了摇头,小声说道:“她已经不足为惧,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左撇子杀手了然的点了点头,转过身跟着说话的杀手,与其他杀手一起一步一步朝着马车走去。

他们的目标人物就在车里,只要将她杀了,任务完成便可以飞黄腾达,而其他不相干的人多杀一个不多,少杀一个不少,击杀掉目标人物回过头再处理她也一样,不能在关键时刻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素月力竭地倒在地上,眼见杀手离马车越来越近,想挣扎起身已经不能,只能虚弱的小声威胁,说道:“你们知道她是谁嘛,她可是天御国二殿下心尖上的人,你们若是杀了她,二殿下不会放过你们!”

“你们最好是尽早收手,不然不只是你们自己,连你们的亲人、朋友都会受到百倍千倍的伤害!”

尽管素月心里知道来人应该知道她们的身份,此时的威胁起不了多少作用,可她还是像丢出救命稻草般将这些话喊出口。

杀手们丝毫不受她的影响,坚定的举刀向前。众人将马车围住,说话的杀手小心地用刀尖将马车门帘一下子猛地挑起,而后迅速退了一步盯着马车内的动静。马车内的人没有反应,他疑惑的与刚刚那名左撇子杀手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才倾身往马车里探头看去。

见目标人物还正躺在马车里不知生死,说话的杀手轻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目标人物在他们不知情的什么时候先逃跑了呢。

既然没有反击之力那再好不过了,没多想,他举起垂在身侧的刀,就朝着马车里的庄云梦的胸膛刺去。

素月从杀手的反应确定了他们是一群训练有素,没有后顾之忧的人,面对自己无力阻止的惨状,绝望地闭上了双眼,不敢再去看。

“咔!”

“嘭!”

先是兵器相撞的声音,紧接着是兵器插进木头的声音!

素月睁开眼,一柄长剑正正插在门框上,那长剑的剑柄坠着一块上好的玉,玉佩上挂着浅蓝色的穗子,也许是力道过大,此刻长剑仍在剧烈晃动着,而在马车旁边的地上则是被打落的大刀。

她看着破空而来的长剑笑了,长剑她认得,看来她和庄云梦命不该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圣女妖娆:倾权天下圣女妖娆:倾权天下凰冰柚|幻情今生没能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遗憾。来生和你白头偕老是我最大的心愿。
  • 若以止梦若以止梦phina|幻情也许只是个梦,却又那么逼真,我经历了许多难以忘怀的事情,也从别人那里听说了一些神奇的故事。想知道?让我慢慢道来吧!
  • 百变太子妃百变太子妃凌梦潇然|幻情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顶级杀手,冷酷狂妄。跆拳道,散打,近身格斗,毒药配制无一不精。她是离风国没有丝毫幻力的废物小姐,一次退婚投河自尽,当她穿越成她,从此懦弱不在,有的是风华绝代,她的到来注定大陆从此不再平静。这是篇绝对爽文,男强女强,结局一对一。【相信凌梦,男主绝对配得上女主哦】
  • 寒王嗜宠:绝色逆天逃妃寒王嗜宠:绝色逆天逃妃玲雪伊|幻情她,堂堂暗月杀手,却遭同伴背叛,机缘巧合,浴火重生,她成了她! 什么?穿越成废材还要嫁给什么废材王爷?好,可以,但是你们中途一张圣旨将新郎换了是什么鬼? 婚后逃出王府,誓要逆天而行,成为万众之巅,殊不知,那素未谋面的丈夫紧跟而来,将她一路宠上天! 男强女强,他宠她,她信他,只为生生世世……
  • 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九淮|幻情抓鬼被雷劈结果一朝穿越,她成了废材七小姐,不想正好砸中绝世美男,奈何邪王太凶猛。 什么?她是废物?看老娘天雷咒劈死你! “王爷,王妃说她要去浪了。” “那就把浪的地方铲平了。”
  • EXO:落泪化作永恒EXO:落泪化作永恒苏忆妍|幻情“啊!!!!!”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回荡。天玄崖上,一女子跪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留下。“鹿晗,我,我后悔了,我不该瞒着你,可我后悔又有什么用。”女子喃喃自语,“我虽是神族的公主,按理可以和你在一起,可我,可我的妈妈,却是魔族的人,我的血统不纯正,我又怎么能和你在一起。可我原本以为,你至少会喜欢过我的。”“可你却告诉我,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那我为你做的这些,算什么?”我自嘲的笑笑。“让我忘了你,鹿晗,你认为,忘记一个人,很容易吗?”
  •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穿越之凤君逃亡录一生浅笑|幻情本书gl,主受np,abo设定,纯爱唯美古风 她,月朝夙王,尊贵不凡,倾世容姿,霸主天下。 她,地下皇者,狡黠狂妄,清灵妩媚,生死不渝。 她,澜浪令主,邪诡多变,性冷脱俗,一见倾心。 她,大海之王,玩世不恭,狂放不羁,追逐不休。 ...... 以上都是配角。 主角呢? 又逃了??? 在万人追逐中,前方一个娇小的身影飞掠:“我要行侠仗义,笑傲江湖,那才是我要的人生!”
  • 恶妖正当道恶妖正当道夜尽天酩|幻情我本是天降一朵根正苗红小少女,奈何无依无靠流落乡村被误认为妖怪受尽屈辱,为了活下去,又有何妨,杀人放火天,哀嚎连天时,真妖怪出现,本以为小命不保之时,妖怪突然摸了我的头,我???女强男强?人鱼魔族?时而沙雕时而正经,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有OTL
  • 宿主是个大魔头宿主是个大魔头随姬|幻情魏之也差一点就成了第一个修成神的魔尊,奈何被奸人暗害……再醒来,被扔进了三千世界,啥都不记得,只有一个自称系统的东西不停在脑子里催促去找神皇的灵魂碎片,不然就得魂飞魄散??
  • 折妄长筝折妄长筝沽酒子|幻情“折辰,你还是忘了我吧,把折妄也带走吧……”“快走,走的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