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飘零四散 节

别小看了这头牛,此牛名为悬铃青牛,虽然不过炼魄期第五层,吃着草时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这悬铃青牛双角坚硬无比,且与其庞大笨重的身体不相符的是,它的速度极快,它一次用尽全力的冲刺若是身法不济者,身上直接就要被撞出两个窟窿来。但他正在的可怕之处还不在于这些,真正可怕的是其角上的铃铛。

这铃铛具有一种神奇的功效,可以感应到周围空气的震动,哪怕是极其细微的风吹草动。任何想要偷偷靠近悬铃青牛的人都会被铃铛提前发现,若是有人胆敢偷袭它,只怕还没近到它身,便被牛角狠狠一顶了。而且在交战时,这铃铛会发出尖锐的声响,影响敌人的心智。此时佰剑已经意外的踏入了铃铛铃声所至范围,只见那悬铃青牛突然停下了咀嚼的动作,两双深黑的色眼睛对着佰剑所在方向一瞪,左蹄猛然对着地上狠狠一划便对着佰剑所在的树冲来。

佰剑见状瞳孔一缩,这悬铃青牛的可怕之处他是知道的,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青牛的速度竟然这么快。佰剑都来不及往旁边的树跃去,这青牛便一把撞在树的中部,两只角完完全全扎入到树木里面,然后狠狠往上一顶,整棵树沿中部撕裂开来,直接悬铃青牛抛向身后半空中。佰剑立刻在树木即将倒下的刹那往后面的树干跳去,但就在佰剑跃至半空时,悬铃青牛头顶的铃铛突然发出阵阵尖锐到人耳难以忍受的声音,佰剑在半空中整个人蜷缩起来,用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企图抑制声音的传播,一连串的出乎意料让佰剑有些措手不及,甚至都没有考虑到蜷缩的后果,这时反应过来,不禁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他这一蜷缩不仅把前跃的速度降低了下来,而且双手也忘记往前抓住另一棵树的树干了!他望向下方,青牛早已在那只等佰剑落下便是狠狠一顶。

佰剑望着青牛灵机一动,他双耳强忍着疼痛松开手来,双手往天上一举并向后仰去,然后在空中强行腰肢往上一扭,整个人在空中翻转360度,这一翻转,将佰剑从原本正对着悬铃青牛的角所在位置上方,退后了一些,落到了其角的后方,悬铃青牛的背上。

只见佰剑准准的落在悬铃青牛的背上,同时双手紧紧的抓住两个牛角。那悬铃青牛见状整只牛犹如癫狂一般不断的上下跳动,这牛完全跟得了疯牛症一样,佰剑双手抓住牛角,双脚夹紧悬铃青牛的身体都没用,整个人随之不断上弹,下撞,上弹癫狂无比,下撞又直直砸在在青牛坚硬的牛背上,佰剑整个人都快它撞懵了,晃晕了,摇傻了...

但佰剑抓着的双手却是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牢固的握着双角。佰剑并非没有策略,如此剧烈的动作对于青牛而言也不轻松,况且佰剑身上还有五百公斤的护甲,而这护甲更是坚硬如铁,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猛砸,悬铃青牛自己一定也受不住。果然,慢慢的,悬铃青牛的动作越来越慢,上下跳动的力度也越来越小,知道它终于停了下来。

“果然,”佰剑心里暗道。

佰剑本以为它是累极终于要停下,歇息一会,那成想这青牛的铃铛突然剧烈的晃动,发出刚才那种难以忍受的声音,刚才距离远了已经难以忍受,更何况佰剑如今距离这铃铛如此之近,那声音一钻进佰剑脑孩里,佰剑顿时觉得整个脑袋剧烈的震荡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硬生生要从他的身体里把什么抽出来一样,让人根本无法忍受,不经意间,手上的力道竟有了片刻的放松。这时,青牛抓住时机猛然前冲,那迅猛的速度直接将佰剑从身上甩了下来,佰剑刚被甩开,神智立刻清明,忍着疼痛往前面一抓,在最后一刻一把抓住青牛的尾巴,用力一拽,整个人向青牛的背上飞去,没想到,青牛吃痛停下了一下,原本应该落在背上的佰剑向着青牛的双角飞去,佰剑眼睛一亮,左手一把抓住其上的铃铛。

铃铛本来就是靠震动周围的空气来发出声音的,如今被佰剑一把捂住,无法与震动周围的空气,顿时如同歇了火的汽车一样安静了下来。

佰剑顺着前冲的惯性以牛角为支点绕行一圈,整个人向着青牛的咽喉卡去,其右手早已将长剑抽出,只见其剑尖对准着牛的咽喉部位,绕行时沿着惯性对着青牛的咽喉狠狠一刺。

青牛深黑色的瞳孔慢慢溃散,鲜血顺着长剑慢慢的流了出来,牛身向旁边一倒,“碰”的一声巨响。

佰剑将长剑抽出,鲜血不断从其伤口流出,瞬间铺满了周围的草地,连侧身的皮毛都被染成了红色,佰剑使劲对着牛角与铃铛挂在一起的接口狠狠一砍,铃铛应声倒地发出清脆动人的声音。

佰剑忙把铃铛捡起来,用长剑把剩余的牛角切开,将铃铛拿了出来,在身上认认真真的擦了一遍,将其上的灰尘与血迹都擦干净才塞进怀里,“这个师姐应该会喜欢。”然后再看着悬铃青牛的尸体,“嗯,这个师傅会喜欢。”又蹲了下去,摸了摸青牛的身上光滑的皮毛,想了想:“要不剔下来给师兄做身衣服好了?”刚一说完,佰剑在脑海中浮现自己做的披身兔袍,浑身打了个颤抖,苦笑了一下:“算了算了,还是拿给师姐,让师姐帮师兄做好了。”

这时,佰剑突然转身抽剑,将剑横于胸前一挡,“嘭”的一声巨响,一个黑影与长剑交错,佰剑一用力,将那黑影给弹了出去。它在地面上不断向后退,在身前留下几道长长的爪痕。佰剑一看,是一只火泥猴。

佰剑转念一想,喝道:“不好!”随即向周围望去,果然,周围的树上已经聚集了至少七八只火泥猴。

火泥猴,周身皮毛颜色鲜红如火,但由于尤其爱在土泥路上穿行且不喜水气,故而导致全身毛皮上长长沾染这无数的泥土而被称为火泥猴。

这火泥猴单个不过炼魄期第五层,但极其擅长在树上穿行,隐匿自身气息的本领也极强,这才使得佰剑刚才要等到一只火泥猴偷袭他时才发现他们。

但这火泥猴最可怕的一点在于,他们是妖兽中极其少数的群居动物之一,他们的猴崽在巢穴中被母猴照看,而雄猴会一同外出狩猎,少则四五只,多则十几只。而且其中一般都有一个领头者,实力是群体里面最强的,并不难辨认,领头者往往是族群中毛色最为艳丽的一只。

佰剑一看到一只火泥猴便预料到自己被火泥猴包围了,但如今几乎四面八方的所有位置都被一只火泥猴所镇守,且他们早已在佰剑预料之前便先行缩小了包围圈,佰剑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见状,佰剑沉着冷静的分析,将长剑横于胸前,此时只能先守,方才有一线可能反守为攻。第一只火泥猴去而复返,这只火泥猴很明显就是这个族群的领头人。它从弹飞后撞入的树干里钻了出来往树上爬去,抓住旁边的树干上向佰剑甩来,从半空中向佰剑跃来,在佰剑上方便一通乱爪。

佰剑用剑横于胸前不断改变角度抵挡他的攻击,利爪与兵器相碰撞的声音不断发出。但他在落下后做东不停,反而更快的猛爪,加之他本就比佰剑高上一倍,佰剑所站的地面裂纹不断向外蔓延。

这时,身边又有两只火泥猴围了过来,左边那只对着佰剑猛然冲来,右边那只则依着领头者的模样对着佰剑扑来,一通猛爪。

佰剑见状硬生生卡主领头者的两个爪子,右手发力,一根又一根的青筋从肌肉中暴起,对外狠狠一弹,将领头猴又给弹飞出去。

然后右脚踏地跳了起来,轻按在先冲来的左边的猴子头顶,身子向上一翻来到他的头顶,下落时双膝笔直对着它的头部狠狠一跪,膝盖一转,身子对着右边冲来的猴子而去。

佰剑手中的长剑从侧边避开右边冲来的猴子的猛爪,对着它咽喉的左侧狠狠刺了进去,立刻抽出,再左手对着膝下的猴子按去,身体腾空又更用力的跪下,这一跪,直接把身下的猴子跪得双脚跪在地面上,佰剑趁机一把将长剑刺入它的头颅。

但此刻不仅仅是领头猴回来了,剩下的五只火泥猴也围了过来。

佰剑将手中剑抽出,一股滚烫的鲜血随之喷出落在前方的地面上。佰剑右手执剑立于火泥猴尸体之上,一下便解决了两只火泥猴,那五只刚围过来的火泥猴一时都不敢进攻,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推搡着彼此,爪子不住的抓着头顶。

领头者见状愤怒不已,对天发出一声怒吼,身上的火红色毛皮犹如真的的燃烧一般发着火焰一般的亮光,其上堆积的泥土纷纷消融,露出其内部鲜艳明亮的毛发。

周围其余五只猴子见状不敢怠慢,纷纷一声怒吼,他们身上的泥土也慢慢消融,露出其原本的毛色,只是颜色不如领头猴一样艳丽。

六只猴子配合默契,同时对着佰剑扑来,他们这一次的速度竟然比刚才快上一倍不止!

佰剑见状,手中长剑在周身不断的飞舞,不断的防御着每一个角度的攻击,但寡不敌众,更何况这些火泥猴遇血后凶性更甚。这时,佰剑身后的一只火泥猴对着他后背狠狠一抓,佰剑身上的黑色劲装随之出现数道抓痕,虽然由于玄铁护甲的阻碍没有伤口,但火泥猴这一击的力道却是结结实实的落在了佰剑的身上。

这一击来得突然,佰剑身子不稳向前倾去,手中剑法也因此紊乱。

这时周围数只火泥猴的攻击已经来临,佰剑见状知道用剑已经防不住了,马上整个身子蜷缩起来,露出的不过护甲部分的身体部位,火泥猴的攻击接连不断的落在佰剑的护甲上,凶猛的力道隔着护甲像凶猛的雨点接连不断的落在佰剑的身上。

佰剑从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他咬着牙,双眼猛然变为血红色,“拼了!”佰剑蜷缩着身子将全身所有的肌肉都调用起来,暗暗的蓄力等待时机,他感受着身上的攻击,耳朵聆听周围的风声,终于,在某一个节点上,每一次火泥猴的爪子都即将要落在他身上的那个瞬间。

佰剑全身肌肉骤然发力,腰肢更是爆发出凶猛的力道,身体向外弹出砸向落下的火泥猴的爪子。狂暴的力道和火泥猴的抓力相互碰撞,火泥猴的爪子向上,在半空中停滞了一瞬间。

佰剑借着力道向下,对着地面狠狠一踏,透过火泥猴的爪子出现在半空之中。

但也不过是暂时逃过攻击,身下的火泥猴此时已经缓了过来,围在佰剑下落的位置等着他坠落下来。这明显已经无力回天了,佰剑虽然能在半空中借助身体的力量改变下落的位置,但也只是短距离,如今这种情况,除非他能移动个十几米到旁边的树林里,否则根本逃不掉。

但佰剑依旧面无表情,双眼中闪耀着冷静漠然的光芒。他握紧手中的长剑,喃喃自语道:“青竹剑:流火坠日!”半空中,佰剑腰肢一扭,整个人在半空中逆转方向,剑尖对准地面疯狂的旋转起来,剑尖处出现三寸金芒且光芒还在不断闪耀。整个人对着地面射去,犹如一颗坠落的太阳一般,其旋转速度在下落的过程中越来越快,甚至与周身的空气相互摩擦产生了火花一般。

他对着地面狠狠一砸,将所有的火泥猴砸开了一段距离。但这也不过是一刹那,在泥土尘灰散去的瞬间,六只火泥猴都从天空四面八方向佰剑扑来。

但这时佰剑眼神更加冷静,他睁开双眼的刹那,长剑对着四周不断的左右上下各个角度划去,只见一道又一道的剑芒凝结在在佰剑四周,形成了一层密不透风的剑网,在火泥猴向佰剑扑来的瞬间,长剑猛然在身前一划,整个剑网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这时,火泥猴都处于半空之中,自然没有办法躲避,剑网在碰触到他们利爪的刹那突然金光大放,爪子竟硬生生被剑网切割开来且不断往后,把六只火泥猴都变成一块块的碎肉,掉落在地面上。

佰剑突然左膝着地,右手长剑插在地面上扶住身体,对着前方喷出一口鲜血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吞噬诸天万物吞噬诸天万物公子苏扶|玄幻发现:屠龙刀,元精+100,天赋,洪荒巨力觉醒! 发现:饕餮兽,元精+666,天赋,好吃懒做觉醒!
  • 位面眷顾位面眷顾紫荆阁主|玄幻仙魔共存,一念之间便是没有回头的路。 浩浩华来堂一夜覆灭。 仙境迷失,魔界无踪,只剩下不知凡人。 万年过后, 一个新生儿的降临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吗? 难道……
  • 持笔封天持笔封天我征服|玄幻一个关于五千年的等待,一个关于仙界魔界的故事
  • 中国全能英雄中国全能英雄啊猫好像猫|玄幻哪个说中国没有自己的英雄?!我们的中国全能英雄赵子龙不但外形俊美而且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手持未来科技制造的精美羽扇。他嫉恶如仇,屡屡用瞬间移动和提前预知的能力戏耍贼寇!这位值得全中国乃至世界尊重的中国全能英雄一直默默地保护着我们的中国!不过中国全能英雄尽管无敌,但是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无敌,我们的中国全能英雄不断迎接着新的挑战。终于!我们的中国英雄为救佳人而撼动全国,举世震惊!接着,各种无形的挑战和压力纷至沓来。。但我们的中国全能英雄永远不会倒下!永远不会!因为,中国英雄,无可匹敌!
  • 龙象风云龙象风云夜凄凉|玄幻一少年被大学开除,整天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一次意外,穿越到宋朝,成为一名武夫,机缘巧合下搅乱了一池浑水,让隐迹江湖的剑侠刺客们,一时都纷纷重出江湖。江湖上的传说很多,哪一个才是真相?
  • 独划时代独划时代宇世尘封|玄幻在这万法皆可修的世界里,修到深处者,只手可翻天覆地,弹指可灭星辰,只要修到绝巅便无所不能,可与天争,逆天改命,长生不死。在这里不论人,妖,魔,但凡不是修道者皆为蝼蚁。在这里但凡修道者,不突破就意味着任人宰割,寿命无多,不得道超脱终将寿限而去。突破一个又一个境界,终极一生只为得道,这是众多人所愿,但一南蛮少年不求得道超脱只为好好的保护爱人,家人,朋友!在大时代的背景下,一系列的因果,使得南蛮少年不得不做一次又一次的突破,最终他是否能独霸一时代?他守护的人是否都能护得住?
  • 我的不死外挂我的不死外挂梦还二|玄幻周天渴望死亡,因为每死一次都能让他变的更强! 不能修炼的凡人,借助不死系统一个个强悍的技能,在异界搅风搅雨的故事! 枪脏了就要擦,我的外挂叫不死! 新书《夺运之瞳》发布,老板们请支持!
  • 神醒神醒乌小贼|玄幻玄术,诗词歌赋,无所不玄。战武,战天斗地,战气滔天。魔法,七大心魔,风云变幻。三大式术,各有千秋!然而这一切,却不及神醒之万一!看地球小子飞越始天地,踏上无上神醒大道!
  • 苍茫之战苍茫之战依水仙|玄幻忍不忍,争难争,战非战,和非和 真不真,假做假,荣非荣,辱非辱 罪不罪,罚易罚,卑非卑,尊非尊 始不始,终难终,神非神,魔非魔
  • 异世妖主异世妖主时间模糊双眼|玄幻妈耶,我居然穿越成一只狗?咦这品种好像在哪见过,草,这特么不就是一只土狗嘛,啥,我爸是地狱九头犬?我妈是远古天狗?会吃月亮的那种! 开局一条狗?进化全靠浪?